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81章 你以为你是赌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葡京赌场外,灯火通明,霓虹闪烁。有人垂头丧气,头发凌乱;有人言笑晏晏,左拥右抱。此情此景,端的是一幅天堂和地狱只有一线间的最真实写照。

而在赌场大门外,此时正站着两个极其吸引人眼球的老少二人,不少人看着他们的模样窃窃私语不止。这一到场,便吸引无数人眼球的老少二人,除却林白和张三疯,还能有谁?!

低头看了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已然比和贺嘉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三分钟,林白不禁微微叹了口气。虽然拿到了特批的航线,但是他们着实没想到到了珠江市的时候,居然会遇到雾霾天气,不得已之下在那里耽误十几分钟,等天气稍霁,这才重新起航,却还是晚了一些。

“放心吧,嘉尔是善解人意的姑娘,肯定不会怪你的!”张三疯伸手拍了拍林白的肩膀,安慰他一句后,双眼直冒精光,连连搓动手掌,嘿然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葡京赌场,果然跟销金窟一样,道爷我今儿可得好好过把手瘾,不尽兴就不回去了!”

林白听着这话,不禁微微摇头,却也不敢再耽误时间,抬步便朝赌场内走去。进入赌场后,深嗅一口气,手指微微掐动,瞬间便推算出了萧薇如今所处的方位,脸上露出一抹惬意笑容,轻车熟路的朝赌场二楼的包厢入口处走去。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包厢现在正在进行赌牌的竞拍见面会,不对外开放,还请你们稍等片刻!”还没等林白的手碰到包厢大门,便从一侧冲出来两名带着黑超的彪形大汉,抖着一身的腱子肉,将包厢大门死死堵住,手更是不自禁的朝怀中摸去,显然带着火器。

“我就是来参加见面会的,你去通报一声就行了!”林白面带微笑,不卑不亢道。

“先生,不好意思,见面会已经开始了!里面的老板发了话,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进去!”那两名彪形大汉听到林白这话,不但没有退让,反而朝前逼近一步,皮笑肉不笑道:“希望先生你能够理解我们的工作,不要打扰里面的人物,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你进去帮我传个话,就说是林白到了,里面的人听到我的名字,自然就会让我进去的!”林白笑容不变,缓缓道。说句老实话,林白觉得自从成了当爹的人之后,自己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若是换在往日,他早就一脚把门踹开了,哪里会和这些杂鱼多说话。

“先生,不好意思,请您退回一楼!”不料那彪形大汉却是连一星半点儿的面子都不给林白,掀开西装亮了下里面别着的枪柄,沉声道:“如果您在这里,不要怪我采取强制措施!”

“强制措施?”林白犹如听到了世上最有趣的的笑话般,脸上的笑意愈发深厚,盯着那彪形大汉的双眼,淡淡道:“这就是你们葡京赌场的待客之道?这地方红火了百年,我看也是时候该好好装修一番,或者换个主人,养一批有礼貌的奴才了吧!”

张三疯看到林白脸上的灿烂笑意,就知道要坏事,不过他向来是生怕天下不乱的人,当即口中念了声无量天尊,便笑容灿烂的朝后退了一步,有些悲悯的望着那彪形大汉。

彪形大汉看到张三疯的眼神,心中颇有不解,不过如今他火器在手,自然觉得世上没有自己摆不平的事情。也不去理会林白的话,这彪形大汉手一伸便往里面摸去,想要把枪掏出来,好好的吓唬林白一番,让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难而退。

他的速度快,不过林白的速度更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白的脚就如闪电一般踹了出来。砰砰两声,那两个彪形大汉就犹如皮球般,朝包厢大门撞了过去,咔嚓有声,那一扇实木打就,而且从里面上了锁的包厢大门,就这样生生被撞得四分五裂。

一时间烟尘四散,木屑纷飞。包厢内正紧张无比盯着场内局势的诸人,不禁不悦回头。

要知道包厢内的梭哈大战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虽然只是过了短短十几分钟,却是险象环生。代表窦菱的李升和代表马祖良的娜塔莉,各自扳入一局;而贺嘉尔则是每一把连底牌都不看,次次弃牌;另外那三人,如今都有一人出局。

这样惊心动魄的局势,被人骤然打断,他们心中如何能觉得愉悦!尤其是何遒光那张原本没有半点儿烟火气的面颊更是多了恼怒之意,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将葡京赌场的一扇门踹坏,难不成连天高地厚都不知道了?!

要知道这次见面会之所以会选择在葡京赌场进行,便是看在何老赌王的面子上。如今有人踹门而入,这踹得不是一扇门这么简单,而是在踹何老赌王的脸面,若是不好好教训一番进来的人,那以后何老赌王还如何在澳门立足,难不成让人诟病何家式微,让人骑在头上?!

看着这一幕,马祖良眼中不经意间露出淡淡的促狭笑意,似乎对这个情况毫不意外。

“德叔,这是怎么回事儿?”何遒光缓缓起身,没有理会破门而入的林白,而是朝声音响起同时,疾奔过来的一名中年男人沉声问道,言语中满是不悦之意。

“少爷,这位先生说他是贺小姐请来的帮手,不知道怎么的就跟这些人闹了起来!”旁人不知何遒光的狠辣,德叔这位从小陪伴在他左右之人可是心知肚明,伸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后,朝地上那两名哀嚎不止的彪形大汉扫了眼,道:“这两人也不是咱们赌场的人!”

“贺小姐请来的人,我不是已经吩咐过了,贺小姐的人到了,就让他们进场的么,怎么会有人拦着?”何遒光闻言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笑容,疾步走到摔倒在地的那两名彪形大汉跟前,以脚尖挑起他们的面颊扫了眼,淡淡道:“马世侄,这不是你的保镖么,怎么在这里?”

“手下人不懂事,让诸位看笑话了!我手下的人应该是以为咱们在进行见面会,不能让旁人打扰,不过贺小姐请来的这位先生,还真是好大的脾气,上来就动手伤人!”马祖良闻言心中一沉,但脸上却是打了个哈哈,然后便将屎盆子笑眯眯朝林白扣去。

拦阻林白的这两名彪形大汉,的确是他手下的人,而且还是他特意嘱咐的。马祖良觉得贺嘉尔既然那样信赖林白,那就一定有什么缘由,为了赌牌最后落入自己手中,不能不兵行诡道,所以便让自己的手下堵好大门,明令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放入包厢!

“我脾气大?”林白嘿然发笑,脚尖一踮便把那彪形大汉怀中藏着的火器踢了出来,淡淡道:“马公子,如果你被人用枪顶着,不知道火气会不会和我一样大呢?”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何遒光脸上。要知道葡京赌场早有明确的告示,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允许携带任何利器进入赌场,对赌客造成威胁,更不用说居然有人敢带枪进入赌场,这摆明了是不把何家放在眼里。

“这是个误会,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不能带枪的,谁知道这些王八蛋还是带过来了!何世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他们这一次吧!”马祖良闻言眼角狂跳不止,心里更是把这彪形大汉的祖宗问候了一个遍,这些人做事怎么如此不经用,两个壮汉都拦不住人家一个人!

“误会?还有这样的误会,要不我也给你玩个误会?”林白淡淡一笑,俯身将枪捡起,在手里转了个圈后,冷不丁抬手,直直指住马祖良的脑门,冷声道。

枪炮不长眼,而且看林白这架势分明就是个二百五,说不准真会开枪!看到这情景,冷汗顿时顺着马祖良的额头冒了下来,神色一怂,可怜巴巴朝何遒光望去。

“既然是个误会,那这位先生就不要多计较!不过马世侄你手下的这两个人也太没礼数了一些,我就替你教教他们!德叔,把这俩家伙抬出去,装麻袋扔海里喂鱼!”

何遒光自然知晓一切皆是马祖良刻意安排,不过不愿把事情闹得太僵,便收敛心中的火气,朝林白轻笑道:“这位先生,你觉得我这个安排怎么样?见面会已经开始十五分钟了,贺小姐的手气也不怎么好,我看你还是别多计较,尽快替佳人效劳要紧!”

林白闻言冲何遒光点了点头,便接了这个台阶,然后疾步走到贺嘉尔身侧,温声笑道:“不好意思,路上遇到了雾霾,耽误了些时间,来晚了一些,别生气,晚上好好补偿你!”

话音落下,场内诸人神色顿时变得极为诡异,像是忍着笑一般。林白的态度明显说明他跟贺嘉尔的关系不寻常。不过这些人表情古怪的原因,还不止于此,而是因为林白的装扮。

黑色呢子大衣,白衬衫,黑领结,油光鉴滑的大奔头,略略欷歔的胡茬,稍稍忧郁的眼神,还有手里捏着的雪茄,活脱脱就像是从电影《赌神》中走出的赌神高进!

“乡巴佬,土包子,都什么时代了,还穿这样的打扮!”马祖良鄙夷冷笑。

“开牌吧!”林白恍若未闻,双手一掀,呢子大衣应声搭在座椅上,而后双手握在一起搭在赌桌上,恍如赌神高进附体一般,淡淡道:“给我拿一盒最好的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