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88章 老赌王驾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传入在场诸人耳中,却是如雷霆爆响,叫人身子不禁一颤。哪怕是表现的极为倨傲的崔、周二人,都稍稍侧开身子,为方便老人走进包厢而让开了一条路。而在场的小字辈角色,听到这声音,则是眼中露出狂热神色,似乎极其崇拜那位老人。

这一切不因为其他,因为这声音的主人他们再熟悉不过,他就是澳门一代赌王—何鸿焱!

不过让在场诸人实在没想到的是,赌王竟然会大驾光临!要知道如今赌王已年逾近百,手下的生意,大部分也都交给了何遒光打理,今天到底是什么风把他老人家给吹过来了?难不成是因为赌场内出千的事情,不过这事情好像也没大到惊动他老人家的地步吧?!

“爹地,您怎么过来了?”何遒光疾步迎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搀扶住老人家后,有些惊愕道:“怎么全伯和呼延大师也过来了?是不是赌场里出什么事了?”

听到何遒光的话,在场诸人更是忍不住咋舌不已,而且目光更是忍不住朝何鸿焱背后望去。在澳门早有传言,何鸿焱只所以能坐拥如此之巨的家产,与他手下的一文一武不无关联。

文的就是呼延大师,风水堪舆,铁口神算,比如这葡京赌场的风水,据说就是呼延大师一手布置出来的,也正是因为风水的关系,葡京赌场才能长盛不衰,屹立澳门赌业金字塔!

而那武的,就是何遒光口中的全伯。传闻之中,这位老人家修为已臻大宗师境界,因为何老赌王对他的一饭之恩,一直报答到现在。而且这位全伯在澳门动荡的年代,更是干过以一己之力,血洗澳门地下黑道的事情,震慑四方,才保住了黑道不敢觊觎何家。

如今跟在何鸿焱背后,一个穿着白色中式唐装,扎绑腿的精瘦老人,不是阿全又是谁;而那个一身石青色道袍,头上扎了个发髻的,不是呼延大师又是何人?!

如今深居幕后,从不轻易见人的何老赌王亲自驾临葡京赌场不说,还把他这一文一武的左膀右臂也带了过来,实在叫人觉得匪夷所思!难不成是葡京赌场里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情,老赌王怕何遒光镇不住场,这才带着他的左膀右臂亲自来了这里?!

“我要是不过来,怕是真有人要坏了葡京赌场公平公正、诚信自持的金字招牌了!”虎老雄风在,何老赌王虽然年逾百岁,但是话语间却是霸气十足,转头朝场内扫了眼后,淡淡道:“就是他们两个闹起来的么?你查清楚是谁出老千了么?”

“爹地你不要生气,我正在吩咐手下的人调出来刚才的录像,一帧一帧的翻阅,应该能够找出来一些蛛丝马迹的!”被老赌王这么一训,何遒光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道。

众所周知,何鸿焱之所以把家业交给他来打理,把葡京赌场这座可以说是何家金字招牌的地盘转于何遒光名下;甚至让何遒光代替自己出马,来做赌牌竞拍的公证人,足见老赌王对他能力的认可,可是本来光彩的事情,却成了这样,何遒光心中如何不觉得憋屈。

“何叔公,就是这个叫林白的大圈仔出老千的!我带来的娜塔莉摸到了一张红桃A,如果不是出老千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拿到同花大顺!”马祖良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接着道:“何叔公,咱们两家是世交,您老人家肯定明白,我们是不会做这么不光彩事情的!”

“大圈仔?!”呼延大师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淡淡道:“你是哪家的孩子,是你们家哪位长辈把你调教的这么会说话,连大圈仔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何鸿焱声音落下,在场诸人脸上均是露出尴尬之色,看向马祖良的神色也有些不善!马家的长辈是怎么调教后生的,居然当着全伯和呼延大师的面,说这么不上台面的话。

所谓大圈仔,是早年间港澳两地对一些偷渡到港澳进行地下活动的大陆人的称呼。何鸿焱身边的全伯和呼延大师,都是在当初那个纷乱时代逃亡澳门之人,不知道因为这个称呼受了多少白眼,如今马祖良当着他们的面一口一个大圈仔,这简直就是在撩拨虎须。

“呼延伯伯,这是马家的长公子,马祖良!”何遒光如何不知道其中的隐情,有些责备的瞪了马祖良一眼,然后陪着笑脸道:“伯伯您不要跟他计较,他一向都是有口无心!”

“原来是老马家的孩子,难怪这么出息……”呼延大师阴阳怪气开腔,虽然话语看似在夸赞马祖良,实际上话中的挪揄味道却是人尽皆知。窦菱听到这话更是忍不住捂嘴嗤嗤笑了起来,促狭的望着马祖良青白变化的面颊,心知他就算有多少怨气,也都得忍在肚子里。

“呼延,你跟一个毛孩子计较什么!”何鸿焱拍了拍呼延大师的肩膀,转头笑眯眯的看着马祖良道:“既然你说是他出老千的,那一定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了!”

“我……我没有证据!”马祖良闻言先是脸上露出霁色,但听完老赌王的后半段话,额头上却是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身体更是有些颤抖。时至今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要称何鸿焱为澳门的地下皇帝,单是这份言语上的威压,就不是寻常人承受得住的!

“原来你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你乱嚼什么舌头根子,难不成你们马家就是这么管教孩子的?”何鸿焱刚开始还是笑呵呵的,但话刚一出口,脸色却是瞬间沉了下来,厉声道:“他一张红桃A,你一张红桃A,你又没有证据,凭什么死死咬住别人不放?”

马祖良听到这话,再看到何鸿焱眼中爆射出来的精光,身体顿时有一种利芒在刺的感觉,不自觉的将头低下,怯懦道:“何叔公,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到马祖良服软,何鸿焱淡淡一笑,眼中骤然射出的精光骤然收敛,取而代之的还是一个神色平和的老人,仿佛刚才的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年轻人说话做事都要有分寸,不要胡言乱语!今天我既然来了,就一定会为你们做主,不会让出老千的人有什么好下场!”何鸿焱话说完后,缓缓转头,打量着林白道:“这位应该就是林先生了,运道这么旺的年轻人,老夫好多年都没见到过了!”

何鸿焱在打量林白,而林白何尝又不在打量这位传说中主宰者澳门博彩业的赌王!何鸿焱的面相,鼻高颧高,在面相说上此为易得权势之相;而且鼻主性格,鼻梁挺直之人,往往做事极有决心。而且何鸿焱的鼻子是偏财鼻,最宜做这种收入不稳定的博彩业。

而且何鸿焱的鼻子在整张脸上占了极大的比例,鼻翼肥厚,鼻梁挺直,此为守财之相!这也正是为何这位老赌王能够在澳门这种风起云涌的地方,长盛不衰的缘故!

“赌王谬赞了,不是我运气好,而是你们赌场的风水旺,连带着把我的手气都带好了!”林白微微欠身,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模样,言语文雅,仿佛是个翩翩君子。

何鸿焱为什么会来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明白,但是只有林白心里边最清楚。这位老赌王之所以火急火燎的带着他的心腹过来,肯定是因为他觉察到了有人在赌场的风水局上动手脚,而且他明白这种事情不是何遒光能够控制的,所以才会如此惶急。

不过从头至尾,林白也没有打算要瞒着这位老赌王,反而他之所以这样大张旗鼓,除了要替贺嘉尔赢得赌局的胜利外,还有一个缘由就是想把老赌王给引出来!

贺嘉尔既然想在澳门做博彩生意,如果有老赌王的照拂,那绝对万事轻松,顺风顺水;反之的话,就会寸步难行。林白让老赌王来这里,就是要看看老赌王对这件事情会持怎样的态度,会不会冒着自己这个能够撼动葡京赌场风水的相师发怒,来阻拦贺嘉尔的发展。

若不然的话,林白有不下一百种方法,可以悄没声息的将这座葡京赌场汇聚的运气收入自己体内,然后瞒天过海,不让任何人知晓。

自己用了别人的东西,给贺嘉尔赚了脸面,如今这件正主的东西到了。不管是为了贺嘉尔以后在澳门的发展,还是因为自己抽取运气的关系,林白都不能不笑脸相迎。而且他对这位老赌王的为人着实有些敬佩,别的不说,但是驾驭家中那几房美妇这本事,就叫人艳羡。

说句难听的,林白此行不无向老赌王求取驭女之术的打算。他红颜知己的数量不在老赌王之下,如今她们能和睦相处,谁知道以后如何,若是处置不得当,后院失火,可就糟心了。

“既然我来了,出老千的事情就由我来处理!”何鸿焱向林白微微点头示意,然后转身向马祖良扫了眼,笑眯眯道:“马公子,你有没有什么异议?”

“何叔公一向坚持公平公正、诚信自持这八字,由您来处置,我自然没有异议!”事到如今,马祖良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顶上,陪着笑脸道。

“放心,我已经知道是谁出了老千!”何鸿焱脸上笑意依旧,停顿片刻后,望着马祖良笑吟吟道:“马公子,你在我这赌场里玩了这么多鬼把戏,闹得开心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