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89章 真正的老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举座皆惊!

所有人都没想到,何鸿焱居然会把矛头对准了马祖良,而不是来历不明的贺嘉尔和林白。

“何叔公,您在说什么,我不懂!”马祖良闻言冷汗不禁顺着后背往下淌个不停,他不确定何鸿焱这话究竟是在以危言耸听来诈他,还是真的已经洞察了自己的谋划,是以抬起头故作懵懂道:“葡京赌场设备齐全,而且公平公正,我在这里自然玩的很开心!”

“你这是打算跟我打哑谜了!”何鸿焱微微一笑,转头冲阿全使了个眼色,淡淡道:“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勉强你,我找个能替你说话的,而且绝对能保证公平公正!”

话说出口,马祖良心中暗叫一声不妙,此时此刻,他已确定何鸿焱恐怕的确洞察了自己的所有谋划。诚如何鸿焱所言,出老千的确不是林白,而是他马祖良!娜塔莉在拉斯维加斯以算牌被人称道,但外人不知道的是,这小妮子出千换牌的技术也是神出鬼没!

按照马祖良和娜塔莉的打算,是打算让娜塔莉在最后一局换掉底牌,赢过林白!

但他没想到的是,林白居然拿到了同花大顺,使得赌局里出现了两张红桃A,是以马祖良便打算将计就计,以此来污蔑林白出老千。按着他的想法,林白在澳门无亲无故,自然无法证实没出老千这件事。这样自己就能成为最后的胜者,但他没想到何鸿焱居然亲自出面!

虽然他不明白,何鸿焱究竟是怎样看穿了自己的谋划,不过他心中却还是有所依仗!娜塔莉换牌的技术可以说是举世无双,而且娜塔莉准备好的替换牌,更是他以高价收购到的葡京赌场常用牌,花色图案都和此次赌局采用的扑克牌如出一辙,根本查不到任何端倪。

“老爷,这张牌是假的!”阿全走到赌桌上,将两张红桃A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后,道。

诸人闻声望去,只见阿全手中拿着的赫然就是娜塔莉从她幽深沟渠中掏出的那张底牌。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两张底牌如出一辙,怎么可能会有真假之分!”话刚出口,马祖良便觉得自己有些失言,果断停嘴,伸手指着阿全,沉声道:“何叔公,肯定是我刚才的话冒犯了他,所以现在他才会用这样的话来报复我,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

“阿全跟了我几十年,他会骗我?!也就是遒光年轻,才会被你蒙骗过去,险些坑害了林先生!”何鸿焱眼中精光暴射,哂笑道:“阿全,他不相信,你证明给他看!”

阿全闻言没有任何犹豫,两指搓动,两张扑克牌的边缘瞬间便化为碎屑落在地面上。不过不同的是,林白的那张底牌边缘化作碎屑之后,竟然有淡淡的金色光芒闪烁,显然其中掺杂了什么金属;而娜塔莉的那张底牌化为碎末后,则是和寻常纸张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何鸿焱冷冷发笑,冷眼看着惊惧不安的马祖良,淡淡道:“竞拍赌牌事关重大,关系到未来几年澳门博彩业的布局,政府既然让我当公证人,我不能不谨慎,便在纸牌中加了金粉,以防有人偷牌,没想到我这个无心之举,居然真起了作用!”

诸人闻言轻轻叹息,他们着实没想到,马祖良为了赢得此次见面会的胜利,居然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而且是在何鸿焱这位赌王的地盘上,果真是丧心病狂!

不过赌王何鸿焱果然是名不虚传,心思缜密的令人发指,寻常人哪里能想得到一把寻常的扑克牌,居然还会被他弄出来这么多的讲究!而且若不是有阿全这样的极强指力,有几个人又能随手把纸牌捏成碎屑,发现其中的蹊跷?赌王雄踞澳门,确实是有一定原因的!

“娜塔莉,美国人,十三岁开始便混迹于拉斯维加斯,以算牌技术称道,甚至拉斯维加斯的一些赌场拒绝她进入!不过旁人不知道的是,她精通的不仅仅是算牌,还有换牌!如果马公子你不是知道她这个独特的技术,怎么舍得花上百万美金,把她请来替你出手?”

呼延大师捻着颌下的胡须,笑眯眯望着娜塔莉道,不过不知道为何,这位大师的眼神和一侧的陈白庵极为相似,居然都一刻不肯离开娜塔莉那无比丰腴的肥臀!

“公平公正,诚信自持,既然你要这些东西,那我就给你这些东西!”何鸿焱呵呵冷笑几声后,淡然道:“人证、物证皆在,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我,何叔公,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马祖良心道不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住何鸿焱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道:“这一切都是娜塔莉那个蠢女人,输红了眼,才想出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赢得胜利!叔公,您看在我家大人的面子上,原谅我吧!”

“我没有你这样出色的侄孙!滚一边去!”何鸿焱一脚将马祖良踹到一侧,然后转头望着林白道:“现在处置你的不是我,而是林先生!你血口喷人,诬陷他出老千,现在真相大白,如果你不能给林先生足够的补偿,他怎么处罚你都与我没有任何异议!”

“马祖良,你还是不是男人,敢做不敢当,出事之前你说不管出现任何事情,都由你做主;可是现在真出了事儿,就想让老娘背黑锅!你想的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娜塔莉似乎觉察到形势不妙,居然操着一口极为纯正的粤语,向马祖良破口大骂道。

“臭婊子,你自己做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马祖良连滚带爬的扑到林白身前,带着乞求的神色,哀声道:“林先生,求求你让何老先生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只要你答应放过我,我愿意退出这次竞拍,再把娜塔莉送去伺候你,再给你一份厚礼!”

“蠢货!你以为我像你那样傻逼?!”林白闻言错愕摇头,他实在没想到马祖良真是蠢得可以,到了这时候,居然还没明白自己先前的一切都不过是掩饰而已,轻笑道:“女人我有,嘉尔就在那边,娜塔莉跟她比算什么?你出老千在先,赌牌哪里还有你的份?!”

“林先生,您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给您!”马祖良连连叩头不止,惊慌失措的望着林白,痛哭流涕不止,神色仓皇至极,犹如一条丧家之犬。

“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林白轻轻一脚将马祖良踹到一侧,向何鸿焱微微颔首行了一礼后,轻声道:“何赌王,见面会也该宣布结果了,就不要让这些人在这污眼睛了!”

“好,林先生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替你做这个主了!”何鸿焱哪里不知道,林白这是在给自己面子,让他来处理这些事情,转头看着阿全道:“娜塔莉装进麻袋,送到公海喂鱼。马祖良痛打一顿,丢到葡京门口,让马家的长辈自己过来领人!”

“刚才我见马公子一直用食指朝我小师弟指指点点,还指我家弟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那根食指长得挺漂亮,不知道能不能送给我把玩把玩?”就在此时,一旁正捧着一串葡萄大快朵颐的张三疯,却是眯着眼睛,笑吟吟开腔,话语随和,仿佛是在开玩笑一样。

何鸿焱闻言朝何遒光望去,何遒光眉头微皱,略一沉吟,便向一侧的阿全使了个眼色。阿全见状没有任何犹豫,缓步走到正在一步步往包厢门口爬去的马祖良身侧,脚尖微微一踮。

咔嚓,骨肉分离的声音顿时传出。还没等马祖良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右手的食指,竟然已经和身体成了两个部分,而后钻心般的疼痛顿时袭上心头。

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传出,马祖良抱着朝外冒血的右手,滚下楼梯。阿全俯身捡起地面上的食指,随手一抛,那条血肉模糊的手指,顿时以优美的抛物线落在张三疯捧着的果盘里。

“看起来我刚才是看花眼了,这根手指也不怎么好看!”张三疯连正眼都没往那根手指瞧一下,便笑吟吟的将果盘扔进了垃圾桶里。看着他这模样,在场诸人不禁倒抽了口冷气,这老家伙看似没有半分烟火气,实际上却是狠辣歹毒无比,谈笑间就坑了马祖良一道!

这群大陆人不好惹,以后要好好招呼他们才行!看着言笑晏晏的林白和贺嘉尔等人,在场所有的大佬们心中都是一动,再不敢有任何轻视林白和贺嘉尔的心思。

尤其是对林白,他们的忌惮更甚!刚才这个年轻人在赌局上所做的种种,显然都是刻意为之,但是就这样居然就把诸人给瞒的死死的,只以为此人喜怒形于色,对他百般鄙夷,甚至认为他能够赢也仅仅靠的是运气,若不是最后闹得这一出,甚至他们还要被瞒在鼓里。

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心机,如果假以时日,这年轻人又该有多可怕!也亏得如今和林白对上的是马祖良而不是他们,不然的话,恐怕也要在这小子手里吃个暗亏。

澳门这潭水,此次算是又放进来了一条过江龙,不知道以后这潭水要浑到什么地步!

不过最让这些人诧异的是,这两个年轻人究竟又是有着怎样的身份,居然能够让赌王因为这件事情亲自赶来,替他们出头。尤其是林白,在赌王没来之前,甚至还看了手腕上的时间,仿佛已经算准了何赌王会带着阿全和呼延大师来葡京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