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94章 今夜无人入眠(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纵然已是深夜时分,但澳门城内仍旧是灯火辉煌,赌场内外,人流熙熙攘攘。不过这些沉浸于纸醉金迷之中的赌徒,却是不知道,已有一场风暴席卷了这座城市。

“爹地,就算你有意扶持那位贺小姐,只要表明态度就够了,何必要把副赌牌的竞拍权也交出去。难道你没发现,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大厅里那些叔伯们眼都直了,那可是一棵摇钱树,咱们何家什么时候把到手的东西让出去过!”海滨别墅内,何遒光有些气急败坏道。

人前他无法表露出自己的态度,但是回到老宅内,都是自家人,他根本不用隐瞒自己的心声,是以没有任何遮拦,便把今夜这匪夷所思的一切产生的疑惑尽数问出。

“什么?!爹地把副赌牌交出去了?!”何遒光话音刚落,一名推门走进别墅的美艳女子顿时止住脚步,一脸错愕的望着何鸿焱,疑惑道:“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这次的副赌牌要交给遒光来打理,让他在集团内建立威信的么?爹地你怎么把赌牌交出去了?”

这走进别墅的美艳女子是何老赌王的次女,何琼英。也是如今何老赌王通过和米高梅合作竞拍到手的另一块副赌牌的持有人,也是何氏集团的董事之一。此女在经营生意上有着极强的天分,传闻中,何老赌王百年后,家产就会由她和何遒光一道打理。

“何止是交出去那么简单。”何遒光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想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些,但一口气吸下,却是无奈发现根本无法平缓心情,只得恨恨道:“爹地是为了让贺小姐拿到主赌牌,才放弃了副赌牌竞拍的!我都怀疑那位贺小姐才是爹地的亲生女儿!”

“遒光,你不要说气话!”听到何遒光这话,何琼英愈发错愕起来,不过她终究比何遒光年长几岁,而且女人心性也更为沉稳,略一沉吟后,便向何鸿焱问道:“贺小姐?爹地,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要把副赌牌的持有权交给其他家的那些叔伯?”

“遒光、琼英,我最器重你们两个,你们来说说在澳门的赌场有这么多家,可为什么葡京能够屹立不倒,我们何家也能长盛不衰,甚至成为行业领袖!”何鸿焱仿若没有听到何遒光的气话般,脸上带着温和笑意,突然岔开话题,向他们两人问道。

“为什么?!这个答案不是很简单么,我们何家公平公正、诚信自持,自然能够生意兴隆。何家有今日的荣光,也是爹地你经营有方,能够让旁人信服!”何遒光闻言不假思索开腔,不过他心中的气还没消,皱眉道:“爹地你问这些,和把副赌牌交给别人有什么关系?”

“琼英,你怎么看?”何鸿焱没有回答何遒光的问题,反而笑着转头,向何琼英问道。

“遒光说的也对,但是还没说全!”何琼光皱眉思忖片刻,她知道自己父亲问这些问题,绝对和今夜的事情有关,所以思忖片刻后,接着道:“我们何家能发展到这地步,除了爹地你的努力外,还有各方面的打点,在夹缝中求生存,才有了今时今日做大的机会。”

“你们说得都对,但是还有一点你们都没有提到,那就是风水!”何鸿焱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轻笑道:“如果没有呼延大师这些年尽心尽力的帮助咱们,替我们出谋划策,我们何家绝对成就不了这么大的一份家业,就算机缘巧合有机会,也守不住这份基业!”

“风水?”何遒光自幼接受的就是国外的教育,虽然一向对呼延大师极为敬重,但是对风水这些东西却是嗤之以鼻。如今听到何鸿焱说风水才是何家能够发家的最重要原因,不由得有些诧异,甚至隐隐觉得自己父亲是不是有些老糊涂了,才说这样的糊涂话。

不仅仅是何遒光,就连何琼英心中都有些疑惑,有些诧异的望着何鸿焱。要知道何鸿焱这话可以说是,将他自己大半辈子的努力抹灭的干干净净,反倒认为何家有今日,完全是风水上的功劳,这可不像是何鸿焱这样有着一代赌王身份的人,该说的话。

“你们信也罢,不信也罢,但是我为了何家的未来考虑,却是不能不做今日的这些事情!”何鸿焱见自己子女二人的模样,有些倦怠的摆了摆手,淡淡道:“你们回房去睡吧,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以后也要多跟林先生和贺小姐亲近,不要生出什么枝节!”

何遒光颤抖着嘴唇,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颤抖着手一把打开房门,疾步朝门外冲去。何琼英轻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向老赌王道了晚安后,便转身离去。

原本吵闹的室内顿时空空荡荡,看着空洞洞的房间,何老赌王不禁轻轻叹息出声。

“这次赌牌的事情,本来都已经向遒光许诺好了,要让他在集团内立威,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心里有些不好受也是应该的。小孩子嘛,有些脾气不要紧,过两天也就消停了。何老友你又何必唉声叹气,只要你知道是为他们好就行了!”

就在此时,呼延大师从一侧的房间走了出来,笑眯眯的坐下后,轻声向他劝慰道。

“琼英稳重一些,我倒不担心她;只是遒光做事有些急躁,我是怕他做出来什么不恰当的事情。”何鸿焱轻叹了口气,然后郑重其事的看着呼延大师,道:“老朋友,你给我说句实话,你有多大把握,那个年轻人就是咱们要找的人?!”

“没过去之前,我本来有五分把握,但是见到那个人之后,我觉得有九分把握!”呼延大师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朝门外看了眼,缓声道:“你做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遒光的以后,等他知道事情原委的那一天,一定不会再对你有什么怨气的!”

“九分把握,也算不错了!不过我老喽,不知道还能不能捱到那一天,只希望他不会做什么错事,把我辛辛苦苦做的事情给破坏掉!”何鸿焱苦笑摇头,轻轻叹息道。

呼延大师缓缓摇头,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容,道:“贵人已到,就算出了什么差池,也不会偏差太大!只要能得到他的襄助,你一定能看到那一天的!”

何鸿焱没有吭声,只是沉默的朝窗外望去。从他的方位,恰好能看到灯光陆离之下,葡京赌场那闪烁不定的霓虹,这不知道让老人想到了什么,轻轻叹息出声。

何家如此,窦家也是一般无二。窦菱有些狐疑的将今夜发生的种种向自己父亲讲了一遍后,却发现在自己父亲脸上分毫没有怪罪自己没拿到赌牌的意思,仿佛当初坚持让她竞拍赌牌的不是他一般。而且让她诧异的是,在这位年过半百的中年人脸上甚至有一抹古怪笑容。

“老头子,看样子您的心情好像挺不错的!您老实告诉我,这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故意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看着自己父亲的表情,窦菱心中满是狐疑。

“我是没想到何鸿焱居然也搀和进来了,不过他这误打误撞,也算是得了一份福气!”窦云生轻笑着摇头,拍了拍窦菱的脑袋,笑眯眯道:“天也晚了,女孩子爱美,想皮肤好就要早些睡。不要想那么多了,赌牌的事情我会替你向叔伯们交代的,不会让你难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您就告诉我嘛!别藏着掖着的,总叫我心悬着!”窦菱现在彻底被自己父亲给弄迷糊了,好像在他看来,何鸿焱为了让贺嘉尔拿到主赌牌,主动把副赌牌交出来,不是一种损失,反倒是得了天大的好处一样。

“你这小脑袋瓜子里就少装些事情吧,等以后我一定告诉你!”窦云生缓缓摇头,然后爱怜的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笑眯眯道:“赶快去睡觉,不要再让我催你第二遍。”

窦菱闻言愈发愕然,自从她长大之后,父亲还真没如今日般对待过自己几次,今天到底是有了什么喜事,会让老头子变得这么兴奋。虽然心里疑问重重,窦菱却也是知道,想从自己父亲这里掏出话来,恐怕是难之又难,只得悻悻然朝房间走去。

“还有一件事情,你以后要多跟那位贺小姐和林先生来往一些,关系越亲密越好!尤其是那位林先生,更是要客客气气对待,见着他就像是见了长辈一样客气!”等窦菱走到门口的时候,窦云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窦菱的背影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

话音落下,扶着门把手的窦菱差点儿没摔倒在地上!那骗了贺嘉尔的臭小子究竟是有着什么身份,居然让自己父亲说出来,对待他要像对待长辈一样客气的话。

“贺老,事情都办妥了。出乎意料的顺利,何鸿焱居然也出手帮忙了,不过那老狐狸心思一向缜密,要不要我仔细打听下。”见窦菱进房后,窦云生缓步走到阳台上,拨通电话道。

“不必查了,应该是林白那小子搞得鬼,不用理他!”电话那边的人除了燕京城贺老又能是哪个,笑了几声后,老人家客气道:“这次的事情让你多费心了,嘉尔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等你再来燕京城的时候,来我这里一趟,我再亲自向你道谢!”

“贺老言重了,都是我应该的!”窦云生微笑出声,不过面上神情却也是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