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95章 酒店惨案(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真是好算计,我真没想到,让嘉尔你过来开赌场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缘由!”春宵欢愉之后,贺嘉尔将此行的原委悉数向林白道出,听完贺嘉尔的话后,林白感叹不已,爱怜的看着贺嘉尔的小脸,温声道:“不过这个责任却是有些重了,以后你凡事都要小心谨慎一些。”

林白原以为贺嘉尔前来澳门竞拍赌牌,是为了制衡澳门博彩界何鸿焱一家独大的局面,却是没想到贺嘉尔此行,竟然是高层授意,甚至身上还背负着调查内患和外患的重大使命。

不过澳门是赌城,鱼龙混杂,人物更是形形色色。贺嘉尔想在这里立足,恐怕只有殚尽竭虑才行。想着自己的美娇妻,以后可能承受的风险,林白不禁下定决心,要趁着如今闲暇无事,在澳门逗留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多布置些手段,以保贺嘉尔平安!

“放心吧,有家里的打点,我在这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就是见不到小景行,有些想他,等过段时间稳定住了,就把他也接过来。”贺嘉尔温柔一笑,靠在林白肩头,然后皱着眉头,道:“林白,你说那位何老赌王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这么帮咱们?”

“等有时间就接过来,我也挺想他的!”提到自己儿子,林白脸上便浮现出慈祥笑容,仿佛看到了小景行的乖巧模样,呆笑一阵后,道:“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他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帮助咱们,肯定是有事相求。不过嘉尔你在澳门,有他照拂,倒是能叫人放心一些。”

何鸿焱的态度值得叫人玩味,不过林白可以确定的是,这位老赌王肯定是看出了自己在赌场玩得那一手之后,才会如此相帮。他这样做,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求助自己。

不过这位老人家也真是够意思的,为了求得自己的出手,竟然没有任何犹豫就退出了副赌牌的竞争,堵住了其他觊觎之人的悠悠之口,这一招是真够大手笔的。不过何鸿焱付出的越多,求助于自己的事情肯定便越重要,到时候说不得就有些麻烦。

不过让林白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昨晚在赌场,他总觉得自己师兄和何老赌王身边的那位呼延大师俩人好像有些不大对劲,极像是旧年相识。

贺嘉尔闻言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她实在不愿让林白再以身犯险,皱眉缓缓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来澳门,也不会让你牵扯上这些事情。要是何老赌王要你做的事情太为难的话,林白你就推辞掉好了。就算他不帮我们,大不了我让上面出面,把赌牌的事情弄好。”

“这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就算付出些代价也划算。”林白伸了个懒腰,轻笑道。澳门以博彩业为主,各种势力错综复杂,贺嘉尔在此地经营,有何鸿焱这地头蛇帮助的话,定然能减去不少麻烦,若是推辞掉,折了何鸿焱的面子,以至于惹出麻烦,到时反而不美。

贺嘉尔没有吭声,只是紧咬着嘴唇,显然还是在担心林白。看着贺嘉尔这幅娇憨模样,林白转头朝四下扫了眼,一双禄山之爪却是又变得不安分起来,又开始在贺嘉尔身上游走。

可谁知道天公不作美,就在贺嘉尔双目含春带水,口中娇喘吁吁之时。车外却是缓缓出现了几名来海边晨练的老人。看到这情况,贺嘉尔哪里还能让林白继续肆无忌惮下去,提起全身力气挣脱林白的怀抱,稍稍整理了下衣衫后,便红着脸让林白开车回酒店。

眼见此情此景,林白知道自己是再不会有半点儿胡作非为的机会,只得悻悻然调转车头,向着酒店进发而去。折腾了这么一晚上,他也着实有些饿了,而且赌牌到手,今天也还有许多事情要忙,若是贺嘉尔一拿到赌牌,人就不见踪影,肯定会有些麻烦。

澳门的交通显然要比燕京城好很多,没多大会儿功夫,两人便到了酒店楼下。将车泊好后,贺嘉尔便带着林白朝酒店顶楼的餐厅走去,贺嘉尔如今住的酒店,是澳门最豪华的酒店,而且这酒店的海鲜更是一绝,贺嘉尔尝了之后是赞不绝口,如今情郎来了,自然要带他尝尝。

一进餐厅,看着林白朝四下扫视,眼馋无比的模样,贺嘉尔不禁捂嘴娇笑。自己家这位的食量,她是再清楚不过。昨晚上做了那么久的体力活,这会儿就算有一头牛摆在他面前,他也绝对吃得干干净净,不留下半点儿残留。

“龙虾、三文鱼、扇贝、鲍鱼、鱼子酱,再来一瓶拉菲!”贺嘉尔拿过菜单之后,不假思索的勾勾画画,一会儿便将酒店内的海鲜点了个遍。

听着贺嘉尔报出来的菜名,那侍应生咋舌不已,贺嘉尔点的几样东西虽然常见,实际上都是酒店最拿手的招牌菜,每个菜都价格不菲,这一顿下来,怕是得有几万才行。

就在林白焦灼期盼厨房把饭菜端上来的时候,酒店内却是突然出现一阵小小的骚动。林白和贺嘉尔不禁疑惑转头,却发现原来是何遒光出现在了酒店中,看着周围诸人看向何遒光那艳羡和崇拜的目光,林白不禁暗暗感叹何鸿焱在澳门积威之深。

“林先生、贺小姐,这么巧!家父刚才给我电话说要请两位去家中小坐,没想到咱们就在这遇到了!”何遒光转头四顾,很快便发现了林白和贺嘉尔,而后满脸堆笑向两人走来,而且大老远就把手伸了出来,态度看上去极为恭谨。

听到何遒光这话,酒店内顿时哗然一片,惊愕无比的朝林白和贺嘉尔望去。

何遒光是什么人?是何老赌王未来的继承人,何家这艘澳门博彩界最大战舰的领航人。可是这位未来的小赌王竟然对这对年轻男女这么客气,实在叫人诧异,而且还说是老赌王让他前来相邀二人,这两人得有多大的面子!

听到何遒光这话,林白缓缓起身,脸上堆笑和他握了握手,正准备开腔时,面色却是陡然一沉,而后迅疾转身,一把捉住贺嘉尔的胳膊。以生拉硬扯的姿势,生生将两人扯到在地。

贺嘉尔错愕转头看向林白,但还没等她出言发问,一阵急促的枪声却是陡然响起,杯盘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声音犹如炒豆,清脆至极,显然来人持着的是大口径的冲锋枪。

短短片刻的沉寂后,餐厅内惊呼声四起,甚至有胆小的人,更是被枪声吓得哭了起来。

“妈的,人去哪了?”枪声刚刚落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出现在了林白等人所在的桌子旁,领头的持枪蒙面男子一把扯开桌布,朝地上一扫,却是没发现任何有人的踪迹。

还没等这大汉反应过来,却是觉得眼前一花。抬头一看,只见一张硕大的白桌布迎面扑来。那蒙面大汉眉头微皱,伸手就想去扯,可是手刚伸出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便从手心处传来,只见一把小巧玲珑的叉子此时已是生生戳进了他的手掌中,入肉极深,鲜血直流。

要知道餐厅的叉子都是精心打磨过的,锋锐的那头早已磨钝,平常拿着扎人连个印痕都不会留下,可是如今这飞来的叉子竟然几乎把这大汉的手掌穿透,足见力道之大。

“妈的!”那大汉强忍着手上的剧痛,抬枪朝着桌布便是一阵扫射,可桌布被打成千疮百孔落下后,竟然还是连个人影都没有,那蒙面大汉一咬牙把叉子扯下,朝四下扫了眼,沉声道:“都给我散开,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老子非把那臭小子活剐了不可!”

话音刚一落下,蒙面大汉却没听到从身后传来任何动静,不禁愤怒回头,却惊愕发现。跟随自己而来的其他三名枪手此时面色惨白,紧紧盯着餐厅的窗户方向,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物一般,身体颤栗不止,握着枪的手都哆嗦个没完没了。

“你们在看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找人!”那蒙面大汉见状心中虽然有些惊疑不定,但手掌心一阵接着一阵的疼痛,却是叫他怒不可遏,转身朝那三名枪手抽了几耳光后,仰天扫了一梭子,怒声道:“餐厅的路已经被我们堵了,你跑不了的,赶快给我滚出来!”

话一出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瞬息传来。蒙面大汉惊喜转身,枪口迅速抬起,但眼前看到的一幕却是叫他彻底失神,连抽冷气不止。那串急促的脚步声,并不是他们要追杀的林白传来的,而是跟随他而来的三名枪手,这三人就像是把此处当做田径场般,狂跑不止。

“停下来!你们给我停下来!”蒙面大汉心中惊愕莫名,后背上汗毛倒竖,伸手想要扯住其中一人,但他的手还没伸出来,那名枪手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身边冲过,视身前如无物,撞翻了无数桌盘后,义无反顾的朝窗外一跃而下。

这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另外两名枪手竟然也如出一辙的紧跟在那名枪手之后,前赴后继的朝着窗户狂奔而去,仿佛在他们身前的不是百米高空,而是一块平地。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此时此刻,那蒙面大汉心头冰冷一片,惊愕转身四顾。却是发现自己眼前连个鬼影都没了,酒店内喧嚣的人声也彻底消失,他错愕低头,却是看到在自己心口处,正有一把明晃晃的的餐刀在那颤抖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