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98章 赌王相求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5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听到林白这话,何鸿焱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苦涩,更是恼火无比的瞪了何遒光一眼。

他先前所做的种努力,无不是为了能让林白念在自己给予的好处上,可以出手相帮。但是如今何遒光玩了这么滑稽的一出,算是彻底把他的谋划打乱。林白饶了何遒光一条命,已经把先前他欠何鸿焱的人情悉数还完,如今他还怎么跟林白开口提帮忙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从今年开始,我莫名其妙就得了一种怪病。”何鸿焱犹豫稍许,知道自己若是推脱反而显得扭捏,便沉声道:“虽然访遍世界各地的名医,但是那些医生根本束手无策,我也让呼延大师帮我看过,也还是一无所获。”

“怪病?什么怪病?有什么症状?”林白闻言有些错愕,如他所见,何鸿焱虽然年事已高,但是精神无比矍铄,可谓是虎老雄风在。而且就算从何鸿焱的面相看,也不是那种福薄的面相,要不然也不会守得住这份偌大的家业,让何家成为澳门博彩业的领头羊。

“说是病,其实也并不怎么算得上,只是每天夜里总会做些噩梦!”何鸿焱轻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尴尬道:“白天倒还好,做什么事情都正常,但是只要到了晚上,头一沾着枕头,就会不自觉的做噩梦。”

林白点头表示了解,要知道何老赌王可是在澳门还归属葡萄牙治理的时代就已发家,那个时代的澳门可远不像如今这样的平稳。博彩业本就是个鱼龙混杂的产业,其中不乏黑道染指,何老赌王闯下偌大一份家业,当年恐怕也没少做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保持住心态的平和那才真是出了邪,要知道不少早年间叱咤疆场的将军,每到暮年也多会出现各种异常;尤其是那些早年间拼打拼杀的江湖大佬,到暮年之后都成了变态或者有略微的精神疾病。何老赌王单单有做噩梦的征兆,也算轻的了。

“如果只是做噩梦的话,也就算了,最紧要的是我每晚所做噩梦的内容皆是相同。”何鸿焱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神情,显然这些年下来,他被这件事情困扰的不轻。

“每晚都做同样的梦?”林白思忖少许后,有些犹疑的又问了一句:“梦的内容是什么?”

按照常理而言,人但凡做了什么亏心事,因为心中忧虑,就会去做噩梦。尤其是年老之后,更爱回忆,做噩梦也是极其寻常的事情。但是如果真像何鸿焱所说,每晚都做同样的噩梦,那就绝对是出了什么问题。

“对,就是每晚!”何鸿焱缓缓点头,朝何遒光看了一眼后,叹息道:“梦的内容和我无关,而是关于遒光他们。梦中的情景是发生在我百年之后,遒光被人百般算计,何家家业败落,家中长幼日日受人欺凌,备受白眼。一切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力去改变。”

何遒光闻言惊诧莫名,只觉得毛骨悚然。看着何鸿焱看向自己时略带痛心的眼神,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何鸿焱会去百般曲迎林白,夜夜在梦中看着自己晚辈受辱,却无力改变这一切,而且每晚都无尽的重复,单就是想想,就叫何遒光头皮发麻。

“家主多梦,多是家宅不安的缘故,呼延大师有没有看过这房子的风水格局?”林白眉头也是紧皱,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他也是生平仅见,着实叫人难以理解,不过看着何鸿焱担忧的神色,他还是劝慰道:“何公子不是福薄之相,做个守成之主应该不会有问题。”

“呼延大师也检查过,只是看不出任何端倪。”何鸿焱话说完之后,苦笑着摇头,目光灼灼盯着林白道:“林小友你是不是认为遒光的面相极佳,我梦中所做的事情皆是妄想?”

“梦中之事应该是白日忧思过多所致,家宅既然平安,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何老平常多服用些养心安神的药物,修心养性,应该不会怎样。”林白缓缓点头,有些委婉道。

何鸿焱苦笑一声,淡淡道:“遒光,把你的生辰八字报给林先生!”

“丁卯、庚戌、癸卯、壬子!”何遒光颤声将自己的生辰八字报出,之前在餐厅见识过林白的手段,他对这些事情再无法保持心平气和的态度,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又有什么蹊跷,一双眼睛盯着林白,疑惑道:“林先生,我的命理这有什么不对吗?”

“初年运道尚曾通,几许蹉跎命亦穷。短命非业为大空,祖宗基业在梦中。平生灾厄事重重。凶祸频临陷逆境,终年打拱过平生!”将何遒光的八字在口中念诵片刻之后,林白眼中陡然露出疑惑之色,盯着何鸿焱沉声道:“何公子怎么会是这样的命理!”

“我怎么了?”何遒光神色紧张无比,虽然不知道刚才林白念诵的东西在玄学中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意义,但是单从字面上的释义来听,何遒光也觉得似乎自己的命理极为不佳,尤其是最后一句‘终年打拱过平生’,说得就像是街头的乞丐一般不堪!

“没错,遒光的确是守成面相,乞丐命理!”何鸿焱沉吟片刻之后,一咬牙,沉声道:“我膝下的这么多儿女,也都跟遒光一样,虽然面相富贵惊人,实际上命理却是极差!”

到了此时此刻,林白终于明白为什么何鸿焱会在赌场中这样百般曲迎自己,甚至不惜拿出副赌牌来向自己示好,也明白了为什么葡京赌场会做成百鸟夺运风水局。

何老赌王所做的这一切,无不是为了能让他这些空有一幅富贵面相,却有着乞丐命理的儿女们,能在他百年之后,守住何家的家业,不至于枝叶凋零,受人欺凌。

而他之所以会去选择向林白示好,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林白在赌场中所做的事情,就是将葡京赌场百鸟脱运风水局中积聚的运气化为己用。而这手段用在何家的这些一幅乞丐命的儿女身上,帮助他们增强运势,脱离命理束缚,的确是再合适不过。

如今何老赌王仍然在世,以他惊人的运势压制,再加上葡京赌场的庇佑,还能压得住房中这些儿女们那凶险的命理。可是一旦何老赌王离世而去,祖荫之效散去,那谁还能护得这些人的周全,何家的败倒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事情罢了。

乞丐命是万中无一的命理,林白出道至今也只见过周霉运一人有那样的命理。如何家这般,皆是一幅富贵相,但却是出乎意料的有着相同乞丐命的事情,更是头一遭遇到。

“林老弟,这件事情让我日夜寝食难安,还望您能不计前嫌,念在小老儿的面子上,帮帮我们!”何鸿焱眼中满是恸色,缓缓起身,而后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林白身前,颤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