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99章 酬金百亿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1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何老快起来,我做晚辈的哪里能承受得起这样大的礼数!”林白见状急忙起身,伸手将何鸿焱从地上挽起。

开什么玩笑,就算林白再托大,也不敢让一代赌王跪在自己面前相求,且不说这位老人家的权势,单是他这些年严守澳门博彩界,整顿秩序,让澳门博彩业越来越发达,甚至能够使澳门成为世界第一大赌城,为澳门同胞争取到的福祉,就足够让林白对其生敬。

“林老弟你这话的意思是能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何鸿焱惊惶不定的望着林白,道。

林白闻言沉默!事实上在刚才推算完何遒光的命理后,林白就发现在何遒光的身上,似乎受到了某种外力因素的控制,一种像是奇门术法,又像是天道的限制。这种限制虽然不会让何遒光丧命,但却是让他运道尽失,何老赌王百年后,惶惶如丧家之犬,委实残酷。

所谓乞丐命,其实并不是说一定要做乞丐,而是命局之中没有官星、财星、妻星、子星,这些对人而言极为重要的星局都被他的命理克得落花流水,也就是说他这一生里,除了他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说得通俗点,就是钞票事业感情一概没有,只有烂命一条!

如果说何遒光出现这种状况是人为的,那这种使人只有烂命一条的法子,未免也太歹毒了!试想一下,如何遒光这种富家子弟,若是在何鸿焱百年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业败落,对他而言该是一个怎样之大的打击,又该被多少人所耻笑。

可若是因为天道衍化,出现这种情况只是巧合的话,那也未免太巧了些。

而且眼前的这种情况,不管是哪一种,林白都觉得自己不会有太好的方法去应对。虽然他能够抽取葡京赌场百鸟脱运风水局汇聚的运势为自己所用,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修习相术,而且还有河图洛书这等天下第一法器庇护的作用。

河图洛书事关天相派传承,林白自然不会割爱;而让何鸿焱家中这些儿女修习相术,说起来简单,但是想达到林白这种程度何其艰难,而且何遒光是老幺都已将近三十,以他们这些人的年龄,再来修习相术,已是为时已晚,根本没有学成的可能。

这两者皆无法起到效果,想要扭转局势,就只有另外一个法子,那就是逆天改运!可是何家这么多儿女,若是逆天改运,天道反噬之威又该何其恐怖,饶是林白,恐怕都经受不起。

事出反常必有妖,万中无一的命理居然如扎堆般出现在何家,这件事情怎么看就怎么叫人觉得邪门,林白觉得事情的背后恐怕不是天道这么简单,而是有人在悉心布置。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和何鸿焱有着这样深的仇怨,要做这种让一家老少变成乞丐命的丧心病狂、天怒人怨之事!

“实在不好意思,何老,这件事情,我也没什么法子!”林白沉吟良久后,缓缓道。

“林先生,你是不是还在为遒光的事情生气,只要您肯帮忙,怎么惩罚他都行!”何鸿焱咬紧牙关,沉声道:“或者我给您钱,我可以给你十亿港元,不,两百亿港元!再把我旗下集团在澳门博彩界的股份分你三成,只要你肯帮忙,不够的话我们再商量。”

“何老,这些不是钱的事情,而是我真的力有不逮!”林白闻言微微咋舌,两百亿港元,再加上何氏集团的三成股份,简直比摇钱树还来得吓人。纵然林白并不缺钱,但听到这数字也难免有些意动,但此事诡异,他着实无力妥善解决。

何鸿焱嘴唇翕动不止,良久之后,重又向林白追问道:“林老弟,真的没有办法么?你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能替我解决这个隐患的!只要谁能替我解决这些事情,别说是家产,就算是让我现在死了,我也绝对不会有一句怨言!”

林白缓缓摇头,此种情况罕见至极,他也没有任何解决的把握,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不过在林白看来,也许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够解决这事情,就是他在出租车上长谈的那个寿衣老人,不过那人来历神秘,自从那日之后,便杳杳无踪,却叫人何从找起。

何鸿焱颓然靠在椅子上,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突然变得无比疲惫,疲惫的想要将这一切全部放下,似乎世间的一切对他都没了意义。在博彩业中,他是纵横捭阖,叱咤风云的一代赌王,哪怕是轻轻跺脚,就能引起澳门博彩业的地动山摇。

但是遇到如今这样的事情,他努力积攒的家业最后都要在儿女手中败落成空,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华夏父母皆是相同,拼命经营都是为了儿女以后的幸福。何老赌王身份虽然尊崇,但心思也如出一辙,若是儿女无法承受经营的一切,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何遒光脸色更是如死灰一般,他实在没想到何鸿焱所做的这一切居然都是为了他,还有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亏他昨夜还觉得何老赌王偏心,愤恨之下,去找那些西贡仔,让那些人出面教训林白,险些酿成大祸。

“何老,虽然我无法逆转何公子他们的命理,但是我想试一试,看能不能找出些端倪。能够解决最好,如果不能解决的话,还请何老不要怪罪我!”看着何鸿焱颓丧的模样,林白着实有些于心不忍,他如今也是为人父母,自然能懂何鸿焱的心情。

“那一切就拜托给林老弟了!”何鸿焱作势又要下跪,被林白挽起之后,郑重无比道:“我不求林老弟你做那种逆天的事情,哪怕只要能让我家里的这些儿女像普通人一样过活,便已足够。只要林老弟你能做到这一点儿,我便给你百亿港元的酬金!”

何鸿焱话如斩钉截铁,不带半分拖沓,看向林白的双眼更是充满了希冀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