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02章 证明给你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呼延老头儿,你这话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以为我小师弟还会骗你?!”张三疯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紧紧盯着呼延大师,阴郁无比道。

“两位消消气!”何鸿焱见状急忙打起了圆场,呼延大师是陪伴了他这么多年的得力干将,而林白则是他费尽心思请来的高手,不管是哪个人,都是他现在不能得罪的,便笑眯眯道:“你们都是为了帮助我何某人而来,咱们不能乱了自己阵脚,有什么事,有商有量的来!”

“师兄不用动气,既然呼延大师要我证明给他看,那我证明给他看便是,又不是什么麻烦事情!”林白脸上笑意不变,似乎根本没有因为呼延大师的态度而引起半点儿怒火。

实际上,对呼延大师如今的表现,林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极为理解。人家费心费力勘察风水,布置风水局,耗尽心力来保佑这一家老小的运势。可是自己却突然站出来说别墅这里的风水局已经被人破坏,出现了地气五行冲撞的情况,而且还没被呼延大师发现。

这事儿听起来虽然没什么,但实际上却等于在指责呼延大师学艺不精,在打他的脸。但凡是修习相术之人,大多都是心高气傲,一旦认定某些事情,绝对不会轻易赞同他人的观点。更不用说呼延大师和林白是初次相逢,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认同他的观点。

别说是呼延大师,即便是林白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也定然会心头冒火。所以他很理解呼延大师的心情,人嘛,都爱面子,没有确凿的事实,怎么会轻易推翻自己的观点。

“呼延大师,我想请问你一下。何老赌王在搬到此处之后,别墅前的海域中是不是建了一条贯通海峡两岸的天然气管道?”林白摆手示意张三疯不要争吵,然后面带微笑问道。

“确有此事!”呼延大师点了点头,但脸上却是带着不耐烦的神色,有些嘲讽道:“那条天然气管道的走向,我仔细勘察过。对别墅的山龙和水龙都没有任何影响。难不成林小友你认为老夫眼拙,没能看出来其中的关节,是这条天然气管道破坏了此处的风水?”

“您并没有看错,这条天然气管道的确没有影响此地的风水。”林白摇了摇头,脸上神色依旧,丝毫不见怒意,耐心无比解释道:“但是您少考虑了一个问题,这天然气管道的确不会破坏风水,但天然气管道一建,却是会影响到水龙的地气五行。”

“你继续说!”呼延大师微眯双眼,不置可否道,但他心里却是在迅速无比的按照林白的假设在进行推算,验证是否真如林白所言,天然气管道会改变地气五行。

“天然气管道为合金铸造,五行之上属金,而且这管道蔓延及长,几乎可以看做是一条金龙;至于其中流动的天然气,则视为树木沉积地下汇聚而生,五行为木,可算一条木龙!山为土,海为水,管为金,气为木,是不是少了火?如此一来,地气五行会不会冲撞?”

“无稽之谈,牵强附会!”呼延大师不耐烦的摇头,连连摆手,沉声道:“你这不过是将五行之说牵强附会于此处,我着实有些不明白三疯那老家伙到底是缘何对你夸赞有加!”

“闻所未闻,不代表不存在!天地分五行,地气分五行,此地是不是地气五行冲撞,咱们一试便知!”林白被呼延大师这话弄得也是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之后,转身对何鸿焱道:“何老,麻烦您让人去别墅里打一盆清水过来,我有用处。”

“好,我这就派人过去!”何鸿焱已是被林白这话给弄得头昏脑涨,而且他现在也确实有些糊涂了。虽说呼延大师与张三疯交好,但是似乎他们这两拨人在见解上,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两方各执一词,事到如今,他已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好。

呼延大师听林白语气变差,心头火气更旺,怒声道:“好小子,只要你能验证你的说法,从此以后,我呼延尘对你就执弟子礼,视你如师门长辈一般!”

林白听着呼延大师这有些荒唐的话语,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心想如此也好,只要能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便可打消呼延大师心中的疑虑。便不再多和他争辩,而是随手从别墅四周的草地上,折了几枝有些青黄的草秆,然后朝别墅望了眼,便摆成了个九宫形状。

与此同时,别墅里的下人也端着一盆清水过来。林白摆了摆手,便让下人把水摆在了草秆摆出的九宫中央。做完这些,等下人离去之后,林白深吸一口,静下心,双眼微眯,河图洛书持在手中,双手印诀缓缓掐动,法力透体而出,开始勾动四周地气。

突然间,林白手上的印诀开始变动,掌心微微朝向面门,双唇也开始翕动不止,不停念诵咒语。河图洛书更是缓缓朝前推出,将因为印诀和咒语而汇聚到一起的地气,朝清水汇去。

纵然是对相术了解不深的何鸿焱,在林白手上显露出的动作下,都觉得周身气息变得有些古怪;更不用说是浸淫相术多年的呼延大师,举手投足,便能将地气汇聚,这手法绝对不容小觑,甚至他觉得也许自己真的是想错了,别墅的风水局真的被人动了手脚。

随着林白手上动作的变化,诡异的一幕开始出现在诸人眼前。在河图洛书的转动下,盆中的清水居然也开始缓缓转动,而且明显分成了五个部分,每一个部分都应对着五行。不过让人诧异的是,这盆中水有一个部分,明显比其他四处低矮了几分。

水盆之中波纹荡漾,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但那五个部位泾渭分明,在这样迅速的转动下,根本没有半点儿变化,各自成一体的转动不停。而后水液开始平平升起,朝上溢出。

只见盆中水就如同是受到了上方某种极强的牵引一般,瞬间从水盆中升起了有三指的高度,五个部位泾渭分明,看上去恰似一幅五行衍化的模样。

清亮的水纹明亮无比,虽然高速转动,但却像是一面平滑的水镜,除了空缺的那个部位之外,五行运转不止,衍化之时,诸人仿佛看到其中都开始有阴阳鱼图在相互追逐。

何鸿焱和何遒光二人此时已是惊愕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们实在没想到,相术居然能够达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能够在眼前呈现出如此诡谲的画面。

呼延尘眉头紧皱,他焉能看不出林白此时的打算。水为天下至纯之物,虽然秉承五行为水,却是最能够消弭五行的杂乱波动,而且能够承载其他五行。林白此举显然是将地气的五行灌入水中,想要证明给自己看,这风水局的布局已经出了问题。

不过哪怕是到了如今,即便是某一处有些空缺,但仍旧没到影响五行衍变的地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自己的功夫还是到家的,这别墅的风水局没有被人动什么手脚,一切不过是林白弄错了而已。想着这些,呼延尘脸上不禁露出自傲之色,挑衅般的朝张三疯望了一眼。

只是还没等呼延尘心中的自豪落下,场内局势却是陡然开始变化。溢出盆外的清水在这一刻变得越来越暴躁不安,原本泾渭分明的五个部分,居然开始互相冲撞起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自己特意布置下的风水局,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五行不和谐的症状!呼延尘瞳孔微凛,不禁朝林白手上的动作望去,想要看看是不是林白故意动了什么手脚!

但这一眼望去,他却是有些无奈的发现,林白掐动的印诀,无一不是最纯正的催动地气之术,根本找不到任何牵动此处五行的手段。这个发现让他的身体不禁有些无力,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真的是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动了手脚,而没被自己发现?!

就在他思忖的这会儿功夫,水流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五行变得越来越驳杂纷繁,而且从那盆清水中不断发出沉闷的声响。就在诸人惊疑不定之下,空气中突然传来巨大的一声爆响,那团原本在空中转动不止的清水突然爆裂开来!

眼睁睁看着清水爆裂,地气表现的五行在这一刻变得暴躁不安,呼延尘心如刀割,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股陡然爆发的五行冲撞气息猛然一撞,却是噗通一声,一屁股跌倒在地。

就在那团水雾散开,将要浸湿周遭地面之时,林白手上印诀又开始变化,中食两指并成剑诀,朝水盆指去,口中轻叱道:“九宫转,地气动,阴阳变,五行动静如自然,着!”

话语声刚一落下,空气中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之声,而且伴随着微微的烤焦气息。诸人有些狐疑的朝水盆处望去,只见原来被林白摆做九宫模样的草秆,此时居然悉数断裂,而且不断朝外冒着青烟,然后砰然一声,耀眼的火苗带着炽热的温度,出现在诸人眼前。

这火苗只是出现了短短一瞬,便瞬间消散,甚至灼烧后的地面,连一星半点儿的青灰都没留下。就在这火光一闪的功夫,那眼睁睁要撒诸人一头一脸的水雾,却是像受到了巨大的向心力般,陡然汇聚,而后砰然坠落盆中。水光清亮,似乎之前的一切皆是幻象。

“呼延大师,你觉得小可证明得如何?”林白脸上笑意依旧,缓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