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03章 布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呼延大师脸作青紫,坐在地上一言不发,显然憋屈不行,尤其是跌坐在地,那模样就像是和人吵架没占到便宜,只能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泼妇一般。

何鸿焱和何遒光只觉得过程不可思议,却不明白其中的关联。但这一切他却是无比清楚,水能承载万物,林白以清水吸纳地气,清水爆散,自然就是此处的地气出现了五行冲撞之事,而后来草秆燃烧,火气补充,清水汇聚,证明此地地气恰如林白所言,正是火气不足!

他实在没想到事情竟然会真的像林白说的这样,当初何鸿焱出现日夜忧思,无法入眠的情况后。他自然也想到了是不是别墅的地气出现了什么问题,但饶是勘察千百遍,却是没有发现任何蹊跷的地方,最后也只能劝慰何鸿焱几句后,让事情不了了之。

可如今林白却是拿着实打实的证据放在他面前,证明了他先前所认为的结果是错的。千百次的推衍还不如这年轻人来到这里看上一遭,怨不得张三疯对他这个小师弟百般夸赞,果然是有极大的能耐,而且自己也真的是老了,未来看来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后生可畏,此地的确是出现了地气五行冲撞的事情,老夫输的心服口服!”良久之后,呼延尘摇头苦笑,冲林白拱了拱手,言语间已丝毫没了先前的不敬之色。

“咱们相师一向说话算话,呼延老儿你可别耍赖!”张三疯嘿然一笑,促狭笑道:“刚才我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说若是林白能验证他的说法,你就对他执弟子礼,如今我小师弟已经证明给你看了,你是不是也得向他师兄我,乖乖的行个礼,叫声师伯来听听!”

“师兄……”林白闻言苦笑不迭,三疯师兄实在是促狭得紧。呼延尘被自己证明了他先前看法错误,心中已不知难受到了什么地步,若是真要他向自己这个小年轻执弟子礼,再向张三疯这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叫师伯,恐怕这要比杀了他还难受。

“后生可畏,是我先前轻视林小友了,还请不要见怪!”呼延尘苦笑一声,缓缓起身,出乎意料的向着林白一揖到地,诚恳无比的说了一句后,起身朝张三疯笑道:“跟我立下赌注的是你小师弟,可不是你这个老家伙,你想让我叫你师伯,先有了你小师弟的本事再说。”

“老家伙你够无耻的……”张三疯一时语结,摇头不迭,脸上满是失望之色,他实在没想到呼延尘竟然会钻了言语上的空子,免了向自己行礼的事情,实在叫他不爽。

呼延尘笑呵呵的冲他点了几指头,然后两人相视一眼,捧腹大笑。这两人臭味相投,又相交那么多年,这点儿事情不过是他们互相促狭对方而已,哪里做得真!

“呼延老弟言而有信,高风亮节;林老弟手段高明,都叫人无比佩服。”何鸿焱见状急忙笑哈哈的打着圆场,然后有些担忧的看着林白道:“林老弟,按你的意思,是我这别墅出了地气五行冲撞的事情,林老弟你手段高明,可一定得帮帮老哥才行!”

此时此刻,何鸿焱心中对林白的疑虑尽数消除,愈发佩服起这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年轻人,而且他更是将林白视为了能够解决自己这些难题的贵人。

何鸿焱话音落下,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林白的身上。想要听听林白究竟是打算怎么样来解决地气五行冲撞的事情,好让自己这些人开开眼界。

“好香……”出乎诸人的意料,林白抽动了几下鼻子后,眼巴巴的朝别墅内望了眼,然后一脸苦笑的看着何鸿焱,笑呵呵道:“何老,咱们能不能先回别墅,让我填填肚子,再商量这风水局的事情,要不然的话,恐怕我都要被这香气给馋晕了。”

“是我心急了,赶快别墅里请!”何鸿焱嘿然一笑,拍了拍脑门,便把诸人朝别墅内请。

不得不说,钱真是个好东西。寻常人想吃点儿不错的东西,只能去餐厅,可何老赌王竟然直接把人酒店的大厨给请到了家里,专门为林白等人准备餐饭。

而且不单单是厨师的手段高明,食材也都是无比顶级。什么澳洲大龙虾,什么智利的深海雪鲟,什么神户的红酒牛肉,什么天九翅,什么两头鲍,甚至还有堪比黄金的世界三大珍贵食品,鱼子酱、法国鹅肝和意大利白松露。

单是看那些菜色,就已让饥肠辘辘的林白食指大动,当下也没跟旁人客气,大刺刺的坐下,也不理会一旁主厨怪异的眼神,操着一双筷子就对桌子上的东西挥动不止。

用筷子吃西餐,何鸿焱请来的那大厨看着林白这狼吞虎咽的模样,连连摇头不止。他实在不明白,像何老赌王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会请来这么个没有礼数的客人。

“遒光,去把酒窖里那瓶加烈葡萄酒拿来,我要跟林老弟把酒言欢!”但出乎这大厨的意料,何老赌王不但对林白粗鲁的吃相毫不理会,反而表现的兴致极高,甚至挥手让何遒光亲自去取出那瓶他以极高价格拍卖得到的加烈葡萄酒,这态度着实叫人诧异。

要知道那瓶加烈葡萄酒,是何老赌王在2001年的时候自伦敦苏富比拍卖行购得,售价四万余美元,生产这瓶加烈葡萄酒的是马桑德拉酒庄,被公认为沙皇俄国时代最好的酒厂,而这瓶加烈葡萄酒就是酒庄年份最久的陈酒,甚至还刻有沙皇的皇室封印。

何老赌王自从购得这瓶加烈葡萄酒后,如获至宝,从不拿出来与人享用。可如今何老赌王不但丝毫不忌讳林白粗鲁的吃相,甚至把那瓶价值连城的葡萄酒拿出来与其共享,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不知道要多少人大跌眼镜,也不知道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一顿美餐下肚后,品尝着美味的葡萄酒,林白惬意无比的靠在椅子上,脸上尽是满足的神情。他今儿也算是彻底的奢侈了把,过了回燕窝漱口鱼翅剔牙的瘾。

至于那主厨略带鄙夷的眼神,林白权当没看到。自己就是华夏人,千百年来一向用筷子吃饭,干不了在桌子上动刀动叉的事。而且何老赌王不介意,你心里就算再恼火,又能怎样?!

“年轻人果然是好胃口,真是叫我羡慕嫉妒。”见林白吃得高兴,何鸿焱心里也是畅快,便笑眯眯的看着林白道:“林老弟,饭菜还合胃口吧,要是不够的话,再跟我说,我让厨房再添些过来。到了我这可千万别客气,不然还让人以为我何鸿焱小气!”

虽说林白食量大如牛,又饿了大半天,可贺嘉尔食量极小,这一桌子的菜,倒是有一大半进了他的肚子。纵是他此时再垂涎菜色,可哪里还能吃得下,便笑着摆了摆手。

“遒光,送主厨回去,以后还有劳烦他的时候,多给些辛苦费!”何鸿焱微笑点头,礼貌的冲主厨点头示意一下,等主厨走出大门后,这才毕恭毕敬的看着林白道:“林老弟,咱们也酒足饭饱了,不知道能不能跟我们说说解决别墅风水局的事情。”

话音落下,场内诸人顿时目光灼灼的盯着林白,尤其是呼延尘,更是双眼圆睁,精神高度紧张,似乎生怕漏掉林白说出来的任何一个字。

“风水局的事情不急,我想先问何老赌王一个问题!”林白浅啜了一口杯中红酒,然后做高深莫测状,笑眯眯的看着何鸿焱,轻声道:“不知道何老赌王你是想先谋求自己能够安眠,还是想先把幕后布置这些歹毒局法的人给揪出来?”

“自然是后者!”何鸿焱闻言眼珠一亮,紧张无比的望着林白,急声道:“难不成是林老弟你想出了什么解决我们何家这些事情的法子?若是林老弟你肯帮忙的话,我先前的话绝对不会反悔,两百亿港币,在加上何氏集团的部分股份,都是你的!”

睡得好;和能让自己子侄不至于因为乞丐命理而导致家道败落,这两者孰轻孰重,对何鸿焱而言,答案很明显。他就算能睡得再好,若是等百年后,何家还要败落,那又有何用;反倒是如果何家能够长盛不衰,他就算每天晚上都睡不着,那又有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要辛苦何老赌王和何公子几天了!”林白脸上露出一抹促狭笑意,淡淡道:“既然那人不想让你们何家好过,自然也不会放过跟何家交好的人!若是嘉尔备受何老赌王你的器重,一力扶持,到时候那人自然就会浮出水面,咱们也好对付他!”

诸人闻言沉默不语,看向林白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敬佩之意。诚如林白所言,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那人既然恨何鸿焱入骨,自然也不会放过与何家交好的人。若是何鸿焱表露出对贺嘉尔的倚重,那这人自然要跳出来施展手段,坑害贺嘉尔。

现在敌在明,我在暗,一切都不好处置!若是按照林白的想法,让那人露出端倪,局势自然反转,一切必然会好办许多,等擒住那人,还怕何鸿焱睡不好觉?!

林白端着酒杯笑而不语,那张年轻的脸,落在桌旁诸人眼中,犹如老狐狸般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