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07章 九星擒龙(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天地反噬!

感触到周遭的变化,这四个字迅速出现在林白心中,不过林白并没有惊慌。他想以九星擒龙来改换此处的风水,已经触犯了天道威严,若是不出现天道反噬,那才是出了邪。

乌云盘旋不定,轰鸣的雷声仿佛就在头顶,而且那些乌云时不时还会挂上一缕金边,很显然其中蕴积了无数充斥着狂暴戾气的天雷。看着眼前的一切,呼延尘心惊胆战,他不敢想象,若是这些狂暴如斯的天雷倾泻下来,该是何等恐怖的情况!

仿佛老天真得感受到了呼延尘心中所想,一刹那间九条恐怖无比的天雷骤然降下,直直朝着水渠的九个节点坠下。霹雳出声,水渠的九个节点所用的那些砖石瞬间被击成碎片,而水渠中流动的那些积水,也被高强度的雷电蒸发成水汽,逸散在空中。

即便如此,闪电的余威仍旧没有消散的迹象,就像是竖起了一道电墙般,将张三疯和呼延尘两人灌入水渠的法力生生拦阻,并以天地威压,迫使他们做不出任何举动。

与此同时,地下那些原本被星气抑制的水脉,在这一刻就像是回过神了一样,发疯了般的爆发出纷繁杂乱的地气,将林白的神识和那些星气,朝外逼退,生生要将风水局再次改回原来的模样。只是短短瞬息功夫,局势便出现这样的逆转,着实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而且即便是如此,天雷的威势仍旧没有消减的迹象。那些乌云不断朝着林白的头顶汇聚,轰隆之声震耳欲聋,乌云的金边忽明忽灭,更叫人觉得森冷诡谲!

天地元气此时已经完全无法操控,地气更是蒸腾而出,朝着四下裹挟不定。天幕上原本明亮无比的九曜,已被乌云彻底遮挡,所有光华悉数收敛,根本借助不到半点儿星气。

轰!就在此时,天幕之上的那些乌云中陡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一道硕大无朋的闪电轰然涌出,朝着站立在那株青竹之下的林白轰击而去。原本身材还算魁梧的林白,在这天雷的威势下,却是显得极为渺小,就如同站立在泰山高峰下的孩童一般。

天!呼延尘再无法控制心中的惊慌,发出惊惧叫声。相对于之前跟着林白风里来雨里去的张三疯而言,这还是天道反噬离呼延尘最近的一次。他以前想都没有想过,这事情居然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他几乎已经能感觉到,若是天雷击中林白,情况该是何等惨烈!

也许一切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错的,自己不该搅合到这里面来!人力怎么可能胜得过这片天地,古往今来那么多有能耐的前辈都没做到的事情,又怎么会被他们做到。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就在他惊呼出声的同一时刻,屹立在青竹之下,对铺天盖地降临的雷霆恍若不觉的林白,双眼微眯,口中却是陡然念诵九字真言!

话音刚一出口,一股刺眼的光华顿时顺着林白的身体出现,刺得呼延尘无法张开双眼;而且于同一时刻,一股无法言说的强烈压迫顿时席卷而至,那感觉就像是一瞬间潜入了万丈海水之下般,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甚至要比天雷带来的威压还要强大。

“这……这是什么?”盯着林白身后出现的那个顶天而立的身影,呼延尘不禁惊呼出声,双膝一软,更是跪倒在了地上,在这一刻,他心中竟然莫名生出顶礼膜拜之感。

这身影自然就是林白的法相,而且是在寿衣老人指点后,凝聚出的法相!在法相笼罩下,林白的双手不断挥动改换印诀,而后猛然一跺脚,口中厉声叱道:“阵列,兵行!”

话一出口,林白更是突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本命精血。他的动作刚一落下,身后的法相便如被操线控制着的木偶般,做出了一般无二的举动,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古朴雅致气息,举重若轻,手势挥动间,似乎要跟这天地融为一体。

天雷陡然而至,与法相陡然轰击在一起!惊天动地的响声传出,一侧的张三疯和呼延尘二人觉得连脚下的地面都是在震颤的!但林白汇聚出的法相却是如一切都没感受到般,而且周身的光华闪耀的愈发凝实,眉眼间与林白也愈发的相似!

天雷如冰雹,嗖嗖嗖不断投下,但法相却是仍旧挺立于天地间,任由其轰砸。而且那模样看在张三疯和呼延尘眼中,倒不像是承受苦难,反倒像是在接受洗礼。

随着雷暴的出现,天幕上的乌云缓缓消散,朝地下闪耀着耀眼光辉的九曜终于重见天日。再短短不到五秒的时间内,从九曜上坠落的庞杂星气就如形成了实质般,九道耀眼的光幕灌注于水渠的九个节点之上,硬生生将天地元气又朝地下水脉压去。

“九曜行,星气动,天地变!借星擒龙!”感受着身周的变化,林白面色微变,朝前踏出一步,右手食指决然放于齿间咬破,而后在空中唰唰唰挥舞不断。

短短几秒后,一道蕴含着庞大元气的符箓顿时出现,而后一分为九,朝着水渠的九个节点便飘了过去,等到了节点上空后,恍若千钧巨石般,轰然坠落。

符箓落下的同时,天幕之上的乌云悉数消散,奔腾的天雷也消散不见!而张三疯和呼延尘只觉得自己脚下的地面轰隆不断,似乎在进行着什么剧烈的地质构造。

而且在同一时间,他们觉得已经被冷汗打湿的身体,突然间被一种奇异的暖意包裹,就像是寒冷的冬夜行走了半宿,突然走到了太阳光下般,那感觉的奇妙,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就是短短的一瞬间,呼延尘便觉得自己身体间的一些痼疾已经消散,而且身体更是变得轻飘飘的!此时此刻,他已然明白,林白借星擒龙的谋划已然功成,生生以天地元气将水渠和澳门地下的水脉建立了关联,将此处变成了一处绝佳的风水局!

星光渐收,乌云散却,夜风依旧清凉,若不是地面上狼藉一片,更是有无数被天雷炸下后出现的焦黑状况,诸人真要以为一切都没发生过。

虽然身体和心神已经疲惫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呼延尘却是朗声笑个不停,不单是他,张三疯也是笑得连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千百年来,无数奇门中人梦寐已久以人力改换风水的事情,就这样被他们完成了,而且还在此处改换出了九星银河水局这种绝佳风水!

谁说人力不能胜天,纵是雄关漫道真如铁,今朝也能一笑而过!

天地间的异动,震颤到的不仅仅是身处此间的林白他们。与澳门一水之隔的港岛之上,盘膝坐在漆黑静室中调息打坐,神游九虚之外的一名老者陡然睁眼,连连掐指片刻后,脸上露出一抹不可置信之色,惊惧无比的朝澳门方向望去。

他不敢相信,以人力改换风水的事情,居然在如今这个时代能被人完成!能够达到这种地步,该是有何等的修为!也许他能帮助自己那位老友解决那个难题?!

没有丝毫犹豫,老人推门而出,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摁下几个号码后,沉声道:“李老友,澳门那边出了些事情,我要去看看,也许你心中疑虑的事情有法可解了!”

不仅仅是港岛,沪市一郊的别墅群内,眉眼如女子般俊秀的赵静廷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急忙起身,冲到阳台上,伸指掐算片刻后,脸上惊疑不定之色愈发深重,而后没敢再犹豫,疾步朝着别墅内一个漆黑的房间处便冲了过去。

“真师,林白那小子居然以人力改换了风水,完成了千年来无人完成的事情!”赵静廷咬紧牙关,咬牙切齿的说出几字后,有些不解道:“我实在不明白,真师您为何要为那小子指点迷津,要不是因为您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有今日的成就!”

“我告诉他的,也告诉过你。能有几分成就,只看你们的资质!”良久之后,静室内传出悠悠一声叹息,停顿片刻后,静室内那人轻笑出声,淡淡道:“既然他有了这能耐,你就传令下去吧,让孩儿们都开始操练起来!乱世将起,我要还这世间一个清明!”

赵静廷嘴唇翕动,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停顿良久后,终是没敢多说一个字,恭恭敬敬的朝后退去,疾步走出屋门,然后掏出一个黑色的卫星电话,开始连连按动号码。

静室之内一片漆黑,跟赵静廷对话的那人的容貌根本无法识别,就像是他整个人跟墙壁投下的黑影完全融成了一体般。良久之后,两点精光陡然在黑暗中亮起,而后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像是自语又像是哂笑,在室内徘徊不止:

“一脚踩死蚂蚁,总不如猫戏老鼠来得有意思!刘伯温那么多徒子徒孙,总算出了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那老家伙若是知道我如此玩弄他的传人,不知该是什么表情!哈哈哈……”

笑声在静室中盘旋不止,如刀剑摩擦般尖锐嘶哑,就像是隐藏着滔天的仇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