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17章 大杀四方(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就是,这么点儿钱而已,你们赌场难道还玩不起?”林白话音刚一落下,场内便满是附和声,不少人纷纷对他进行声援,道:“要是连这都玩不起的话,今个儿是他,赶明儿我们手气上来了,赢你们点儿钱,你们难道就要把我们赶出去不成?”

这些赌徒这几日在银沙赌场早就输红了眼,如今好不容易看到有人能替他们出了这口恶气,自然是义愤填膺,替林白仗义执言,不停的帮腔,胁迫那荷官不止。

看着眼前的情景,荷官后背都已经湿透,双眼更是愤恨无比的盯着林白身后的女荷官!如果不是这蠢女人的话,他怎么会面临这样一个大难题。如今进退维谷,放弃和林白赌牌,就会让赌场丢失信誉;继续下去,肯定还是输钱,自己这份工作肯定保不住了!

亏得自己之前还准备把人家当成凯子来宰,现在算是傻眼了!

“你们还玩不玩了?银沙赌场这么大个地方,就这么点儿气魄?”林白好整以暇,淡淡道。其实他心中此时已经笑开了花,他要的就是把事情闹大,如今这局面,正是他乐见的。

“老板不要动气嘛!”就在这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疾步走过来后,便想和林白握手,但林白却是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脸扭到一边,这中年男人讨了个没趣儿,却也并不发作,转头朝林白身前的荷官瞪了眼,道:“小刘,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中年男人名叫陈峰,是银沙赌场坐镇的师傅,类似于武馆的坐馆,负责监察赌场内赌客是否出老千,处理一些紧急状况。如今林白这边儿闹出了动静,原本在楼上俯瞰的他,便疾步赶了下来,想要搞清楚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好好的赌场怎么就乱了起来。

“小美带来的这位老板手气出奇的好,接连赢了五十万,其他的客人都不愿和他坐一张桌子,他又不愿就此罢休,想和我继续对赌下去。可是赌场这么多人,要是一个荷官对一名客人,怎么合适。”荷官小刘见到陈峰,如逢大赦,一抹额头上的冷汗,急声道。

陈峰闻言意味深长的朝林白身后那名叫做小美的妙龄女郎瞪了眼,在他看来,但凡能在赌场内赢得盆满钵溢之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这小美以前做事还算机灵,今天怎么犯了这样的错误,这事情要是不处理好的话,被老板知道了,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小美闻言脸色青白,双眼如刀子般狠狠的剜了小刘两眼。亏得老娘陪你睡了那么多晚上,遇到凯子还巴巴的往你这里带,出了事儿,你小子就吃干抹净,直接把我卖了。

“这位老板手气不错嘛!”陈峰面带笑容,朝林白打量了眼,确认此人和自己记忆中那些澳门赌术奇才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后,才笑眯眯道:“来这种地方的客人,都知道见好就收。老板你也赢了不少了,不如出去潇洒潇洒,谁敢保证您手气会这么好!”

陈峰这话看似极为关照林白,但言外之意实则是在告诫林白:哥们儿,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商量,我已经知道哥们儿你的底细了。现在给你个台阶,你顺着台阶下就好了,之前你赢了多少钱,我也会既往不咎,不跟你细算,别闹的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这种地方,这不是赌场么?赌场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赌么?!”听到陈峰这话,林白脸色骤变,带着嘲讽笑意,冷冷道:“难道堂堂银沙赌场还见不得我们这些客人赢钱了,只要赢得多了点儿,就要往外面赶么?你们到底玩不玩,小爷我相信自己的手气,够胆你就来!”

话音落下,周围顿时一片附和之声,而且聚集过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陈峰见状脸色青白变幻不断,他原本以为林白会接下自己给他的台阶,可没想到林白听了他的话之后竟然如此嚣张!难不成这小子还真以为他手气旺到滔天,赌术也是世上第一?!

“既然老板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两把好了,也免得别人说我们赌场小气!咱们贵宾室请吧!”陈峰面色稍稍变幻,朝林白拱了拱手,哈哈大笑道。

陈峰这模样看似粗犷,实际上却是狡黠至极。如今这局势下,如果他不接,赌场信誉就会大损,生意也会随之一落千丈,他担不起那个风险!之所以让林白去贵宾室,也是为了规避这个风险,避免让更多的人看到接下来的事情,影响到赌场。

“贵宾室,不去!”林白大刺刺的摆了摆手,嚣张道:“我就要在这,热闹!”

“那就祝老板你好运了!”陈峰闻言再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冷笑连连,挖苦道。他陈峰还真不信这个邪了,以他九指陈峰在赌术上浸淫了这么多年的经验,难道还能胜不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年轻,既然这小子想丢人,那就让他丢个够!

林白如何听不出这话里的挖苦味道,笑眯眯道:“这话可有点儿意思了,我运气要是好的话,你们赌场岂不是要赔大发了,陈先生你的胳膊肘难道是往外拐的!”

话音落下,场内哄笑一片。陈峰的脸色更是青白变幻不定,这小子真够牙尖嘴利的,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连连坑了自己几次。不过在他想来,林白现在越嚣张越好,嚣张得越厉害,等会儿输的时候,看起来就更惨,给赌场这些人的教训也就更深。

“口舌之争,徒劳无益。咱们还是赶快开始吧!”陈峰也懒得再理会林白,摆了摆手,然后朝愣在一旁的荷官瞪了眼,道:“小刘,准备发牌吧!我和这位老板好好玩玩!”

林白笑呵呵的转过身子,双眼不自禁的朝陈峰望去。陈峰的双手和普通男人不同,显得分外光滑白皙,显然是经常保养,不过他中食两指却是有一层淡淡的老茧,若是不用心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很显然这两根指头经常练习夹什么东西。

而且陈峰只有九指,左手的食指显然被利器连根剁去,只有一个惨不忍睹的硕大伤疤。这和他保养极好的双手丝毫不吻合,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

想着这些,林白抬头朝陈峰的面颊望去。从五官来看,陈峰显然是一个心性极为坚定的人。人必有所执,方能有所成!能够在某些事情上有所成就的人,往往皆是心智坚定,不为外界所动之人!不过过满易折,执念太多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

就在林白面上露出微微笑意,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东西的时候。荷官已经把牌发好,这一轮林白的手气相当不错,除了底牌之外,竟然生生拿到了四条J。这样一来,陈峰根本没有再竞争下去的意义,陈峰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选择弃牌,丢掉十万筹码。

不过这陈峰气度也是极为惊人,十万筹码丢出去,就像是扔了块石头进水里一般,手指头连抖都不带抖的,脸上更是带着淡淡笑意,盯着林白的双眼,不动声色。

而林白赢了这一把后,更是分外嚣张,随手捡起一万筹码扔给身后的小美,让她继续为自己捶背捏肩。可如今形势已经变幻,林白不再是小美眼中的那个肥羊,而是和赌场对着干的对头,她要是再收下去,说不得还要被人当成林白是和她串通好的,自然推辞不受。

“小美,既然这位先生想让你给他捏肩,那就给他捏,咱们赌场一条龙服务的规矩不能变!”看到小美的态度,陈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嗤笑道。他如今愈发笃定林白是个略微通些算牌手段,便想去赌场趾高气扬显摆的年轻人。这种人,不值一哂。

陈峰都发话了,小美哪里还敢犹豫,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赶紧给林白揉捏起来。不过她的双眼却是看似不经意的朝林白放底牌的地方扫视不停,想要竭力看清林白的底牌,好通过赌场的暗语来知会陈峰,好把自己身上背着的里通外贼的罪名洗掉。

小美的心思,如何能逃过林白的双眼。不过他却是不置可否,翻不翻底牌,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他想看,别说是这张底牌,就算是小美旗袍下面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衣,她双腿间到底是黑木耳还是粉木耳,也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发牌,发牌!”林白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连连搓动双手后,抬起右手在脖子处做了个斩首的动作,盯着身前面不改色的陈峰,淡淡道:“小爷我要大杀四方,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陈峰淡然一笑,对林白这嚣张的态度不置可否,摆了摆手,示意荷官发牌。

底牌发出之后,其他的牌接二连三发出。林白手上的牌面极佳,居然拿到了同一花色的8、9、10、J,只要他的底牌能拿到同一花色的Q,就能组成同花顺,若是拿到同花色的K或A,则是可以组成同花,都算是了不得的大牌!

而陈峰的牌面和林白相比则显得很一般,出来的明牌只有一对9和一对8。

两者相较之下,林白的胜率绝对要比陈峰高出许多。在场诸人均是屏气凝神,紧紧盯着两人,想要看看究竟是陈峰能峰回路转,斩林白于马下;还是林白能一鼓作气,大杀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