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23章 天道破六衰(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霉运晦气的威压越来越重,林白周身法力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凝滞,被他汇聚出来的抵挡手段也开始不断朝身体收缩,而桌上的竹筒晃晃悠悠不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停止转动。

林白很清楚,霉运晦气为何会有这种恐怖的声势。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霉运晦气之中,汇聚着六根所接之六衰:色、声、香、味、触、法!

所谓色衰,谓眼所见者,如明暗质碍,能染污眼根,晦人观感。

所谓声衰,谓耳所闻者,如动静美恶,能染污耳根,晦人听感。

所谓香衰,谓鼻所嗅者,如通塞香臭,能染污鼻根,晦人嗅感。

所谓味衰,谓舌所尝者,如咸淡甘辛,能染污舌根,晦人味感。

所谓触衰,谓身所感者,如离合冷暖,能染污身根,晦人触感。

所谓法衰,谓意所知者,如生灭善恶,能染污意根,晦人神感。

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可谓是人周身之命门,更是修习相术之人费尽心力都要保持清明之物!若是六根被衰尘所蒙蔽,也就意味着一身的法力都要被封锁,以后事事霉运陪伴。

汇聚霉运晦气,以六衰来蒙蔽六根之法,华夏相术传承至今,都没有任何记载!这银沙赌场的老板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修习到了这种阴毒的法子!林白思忖之际,心中惊疑不定。

场内所有人此时都是屏气凝神,紧紧盯着赌桌上的变幻。虽然他们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能够看到林白的面色出奇的难看,而且他身前装着骰子的竹筒转动的速度也明显放慢了许多,似乎要不了多久就会停止转动,露出里面的骰子点数,结束赌局。

就这样结束了么?所有人的心不禁揪成一团,但不知为何,他们总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何鸿焱,就算是你请来了这种能手,终究还是不能与真师传授我的法子相抗衡,你何家满门,终究还是要为当年你犯下的过错受到惩罚!银沙赌场老板望着林白青白不定的面容,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拳头紧握,心中暗忖道。

不过除却了复仇的快感外,他还有些同情林白的遭遇。说实话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手段着实匪夷所思,竟然能够将各路赌场的运道收摄己用,若是假以时日,绝对能成大器!但可惜的是,他却站错了队,和何鸿焱站在一起,而且还不知因何开罪了真师,所以必须死!

“六衰凝,晦气聚!霉运漫天,封锁六根!”银沙赌场老板唇角微微翕动,口中低低念诵咒诀,双手印诀陡然并起,开始疯狂催动赌场上空的霉运晦气朝林白压下。

咒语出口,盘旋在银沙赌场上空的霉运晦气骤然紧缩,凝成一团,几乎凝聚成了肉眼可见的黑雾。而且这黑雾更是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冲破林白以地气五行凝聚出的防御阵法,仿佛转瞬之间,便会侵袭到林白身体之中,彻底改换他的命理,从此霉运伴身!

怎么会有这样浓郁的六衰?!与此同时,从嘉林赌场赶到银沙赌场门口的寿眉老人陡然止住脚步,皱眉朝天幕望去,心中思忖不止。沉吟片刻之后,寿眉老人不禁叹息出声,他很清楚,这六衰必然是人力所致,而且在这样浓郁的六衰之下,对抗的那人必败无疑。

恐怕自己这次又找错人了。寿眉老人轻叹了口气,转身便朝外走去。六衰何其阴毒,恐怕这汇聚六衰的人,和他心中抱有疑惑的那件事情牵扯到的人蛇鼠一窝。可怜那汇聚赌场气运的相师,恐怕要被六衰彻底封锁,成为霉运缠身之人,而自己心中的疑惑,也无法可解了。

六衰?!六衰?!感觉着丝丝缕缕的霉运晦气已经突破了地气五行元气的封锁,朝自己体内侵袭不止,林白勉力保持着心神的清明,心中思忖不止,更是旗语的有些像跳脚骂娘。这王八蛋这样疯狂抽取人身上的霉运,毁坏他人的命理,难道就不怕天道反噬么?!

思绪刚一出现,林白觉得自己似乎捕捉到了点儿什么!娘的,赌一把,大不了以后就变成周霉运!林白一咬牙,猛然睁开双眼,双手缓缓竖起,口中低低吟哦出声。

“这小子要做什么?”看到林白的动作,银沙赌场的老板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警觉,就在林白双手变幻的那一刹那,他觉得似乎有什么危机在不断的靠近自己。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银沙赌场上空却是陡然出现异象!深沉无比的夜色之中,骤然多了一个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的巨大身影,那身影顶天立地,带着无匹的威势,而且若是有奇门相师在此的话,定然会发现,那身影和林白的面容极为相近。

“法相?!”就在此时,那原本已经走出银沙赌场六衰波动范围的寿眉老人却是惊愕转身,朝银沙赌场上空望了眼后,惊愕无比道:“如今怎么会有人凝聚法相,而且还是这样凝重沉郁的法相,甚至面目几乎都要变得如真人一般灵动!天,难道那人已到了化神的境界?!”

话还没说完,寿眉老人面色陡然大变,犹如受了惊的兔子般,疯狂朝前奔逃不止,仿佛在他身后跟着一大波洪水猛兽,随时都有可能将他吞噬。

这寿眉老人前脚跑开,银沙赌场上空林白的法相大手已然张开,平静无波的双目之中陡然爆发出异样神采,似乎是在推算着什么东西!这光华只是闪动一瞬,银沙赌场上空原本还有着的几粒星子骤然消散,从海天相接之处,恍如千万匹黑马般的滚滚黑云,瞬息涌来!

黑云骤然一现,迅速便将天地笼罩成锅底之色!而后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朝着地面疯狂拍去,狂风更是顺着海面席卷而来,似乎要将一切摧毁!

天道反噬!召唤出法相的那小子难道是疯了,竟然敢以法相来推演天机,难道他就不怕天道反噬以天雷把他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法相轰成粉尘?!也亏得老夫见机快,否则的话,被这捅了天道马蜂窝的事情缠上,岂不是遭了大麻烦!

思虑着这些,寿眉老人脸上不禁露出侥幸之色,只是这思绪刚一出,他面上神色却是陡然变换,惊愕无比望着那顶天而立的法相,颤声道:“难道那人是要以天道反噬破六衰?!化神!这绝对是化神境界的高手,除了化神之外,谁还敢做这样的事情?!”

虽然口口声声疯子喊个不断,但寿眉老人的脚却像是在地上长了根一样,不愿离去;而且双眼更是紧紧盯着银沙赌场周围的变幻,眼眸中隐隐露出期待之色!

闷雷之声不绝于耳,而且赌场内的灯光更是闪烁不断,甚至连周遭的天地元气都开始出现微微的震荡!银沙赌场老板感触着这一切,望向林白的双眼不禁露出惊骇之色!

天道反噬?!这小子难道是被自己以六衰之法逼疯了,才会想出这同归于尽的法子!

“你还敢不敢跟我赌!”林白陡然睁开双眼,眼中满是惊人的戾色,嘴角带着哂笑,道。

“赌!”银沙赌场老板没有任何犹豫,脸上露出嘲讽,淡淡道:“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究竟是到了怎样出神入化的地步,我还不信你能逃过此劫!大不了咱们一起死!”

“相信我,活下去的一定是我!”林白微微一笑,双手掐动的速度愈发迅疾起来,竭尽全力催动河图洛书,汇聚四周的天地元气,抗衡霉运晦气的侵袭;同时调动法相,抗衡天道。

雷殛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赌场内的灯光忽明忽灭!但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紧紧盯着赌桌!他们不明白发生的这一切究竟是什么,但他们更想看热闹,人生在世,能有几次机会,见识这样的大场面,几个小小的雷声,又算得了什么!

暴雨如注,朝银沙赌场倾洒不断,雷光明灭之间,横亘于赌场上空的法相就如沉默的神祗般,不动声色,没有任何申请波动,仿佛真到了太上忘情,一切万物不动于心的境界。

轰!似乎对法相蓦然的态度极为震怒,漫天的乌云陡然碰撞,传出惊天动地一声,紧接着黑暗的夜色中一道明亮光芒骤然闪现,朝着法相的身躯便攻袭而去,似乎要将他夷为齑粉。

完了!远处的寿眉老人望着那犹如一条愤怒巨龙般的闪亮光柱,心中不禁一颤。天道反噬之威如此骇人,这种威势下,人力如何能与之抗衡。恐怕这一下之后,就要法相毁,人亡!

但出乎寿眉老人的意料,银沙赌场上空的法相就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到这天雷的威势般,竟然冷漠抬头,望向那道天雷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土鸡瓦狗一样。

就在天雷陡然爆发,即将轰击到法相身躯之时。法相的右手突然抬起,平平朝着虚空之中抓去!这动作虽然看起来无比缓慢,实际上却如行云流水般,找不到半点儿瑕疵。

一抓伸出,那原本看上去狂暴无匹的天雷,竟然如一条被抓到了七寸的小蛇般,在法相手中不断挣扎,而后缓缓趋于平静,最后更是被法相攥着,朝银沙赌场内一掷而去!

天!寿眉老人望着眼前的一幕幕,颓然跌坐泥地,大张着嘴,惊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