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25章 积年恩怨今日解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谢晖,我找了这么多年,总算找到你了!”就在此时,赌场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有些激动的苍老男声,话语中满是不可掩饰的激动,“你这些年去了哪里,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又为何要对我用上那样狠辣的手段,我何某人究竟是怎么亏待你了?!”

场内诸人闻声急忙转头,这一看之下,更是大惊失色。来人虽然面色激动,甚至连五官都变得有些扭曲,但即便是如此,场内这些人却还是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除却澳门米饭班主,一代赌王何鸿焱之外,还有谁会是这幅长相,举手投足间便带着一代枭雄的霸气。

只是让他们着实不解何鸿焱话语中的意思,听何老赌王这话,好像他和眼前的银沙赌场老板谢晖,有着些说不清的渊源!而且似乎谢晖还摆了何老赌王一道!

别说是他们,就连林白都有些诧异。他对中间的枝节清楚无比,不过看何老赌王这架势,似乎怎么着都没想到改换了何家子侄辈命理的竟然是眼前的谢晖。

“找我?找我做什么,找到我,也像对付我家里那些人一样,把我也杀了,然后扔进公海里面么?!”谢晖听到这话,脸上的伤疤几乎扭曲到了一起,冷笑连连道:“今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即便是我死了,也要在九泉下诅咒你何鸿焱日夜不得安宁!”

场内之人闻言无不动容,到底这谢晖和何老赌王中间是有着怎样的仇怨,此人才会如此愤恨何老赌王,乃至于说出即便是死了,也要在地下诅咒何老赌王的话语。

“谢晖,谢晖……”场内有那年长之人,对澳门博彩业历史极为清楚之人眉头紧皱,心中细细思忖,而后脸上露出惊愕之色,望着谢晖颤声道:“你是玉面赌王谢晖,这怎么可能?”

玉面赌王?!在场一众赌徒闻言之后,脸上顿时露出错愕之色!玉面赌王可说是澳门博彩业上不亚于何老赌王的一位传说人物,而且此人还是何老赌王刚开始涉足博彩业时的左膀右臂,也是葡京娱乐场兴建之后的坐馆师傅,为何鸿焱发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初葡京刚刚开张之时,澳门各路赌术高手云集踢馆,何老赌王有一辈子不赌钱的誓言,所以都是由谢晖出面迎战,大大小小数百场赌术搏斗,谢晖都未尝一败,才让葡京在澳门博彩业站稳了脚步。葡京赌场有今日的兴旺,谢晖绝对占有百分之五十的功劳。

不仅仅如此,何老赌王和谢晖两人之间的友情,更可说是尔虞我诈的澳门博彩业中的一桩美谈。二人相交多年,从来没有红过脸一次,也从来没传出过什么金钱上的纠纷。

但过了数年之后,澳门却是发生一起惊天大案!谢晖家中莫名失火,妻子儿女悉数丧命于大火之中,而谢晖也从此不知去向。此事发生后,在澳门引发滔天波澜,何老赌王震怒之下,下令彻查此事,更是在黑道中许下天价暗花,要找出纵火的元凶。

可是不管何老赌王如何查找,却是根本找不到纵火之人的任何端倪,而谢晖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在澳门地界上出现过,此事也成为了澳门博彩业的一桩悬案。

如今谢晖重现出世,而且从他话语中,更是指明何老赌王就是当年纵火的元凶,这不由得不让人惊叹。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在场的人却也并不觉得奇怪,葡京赌场当时风头极盛,说成日进斗金都不为过,但凡是换做谁,恐怕都不愿意有人和自己同分这一棵摇钱树。

所以当初火灾的事情发生之后,坊间便有传闻说此事是何老赌王所为,而后来寻找谢晖和找出纵火元凶的事情,不过也是贼喊捉贼而已。不过事情过去多年,谢晖杳无音讯,而何老赌王在博彩业的积威也越来越甚,此事便也没人谈起。

如今谢晖再现世间,这段公案又被翻出,诸人心中不禁好奇无比,更是觉得今夜果真是不虚此行。不但见识了林白与谢晖那一场精彩绝伦的赌骰子大赛,更是可以亲眼见证谢晖与何老赌王当年那桩公案的究竟,这机缘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上的。

“谢晖,如果我说当年的事情不是我所为,你也肯定不会相信,对不对?”何鸿焱闻言牙关紧咬,苦笑一声后,盯着谢晖那张有些狰狞的面容,神情平静道。

“是不是你做的,只有你自己最清楚!”谢晖冷笑连连,恨声接着道:“当年葡京赌场日进斗金,你想把我挤出赌场,我不怨你,只要你摊牌,我自然会离开!可是何鸿焱,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事情加到我妻儿身上,他们与你有何冤仇,却要惨死于烈火之中?”

“放肆!”跟在何鸿焱身旁的阿全闻言勃然大怒,望着谢晖,怒言相向道:“当初我一直陪在老爷身边,根本没听说过这些事情!而且老爷当时已经决定将你在葡京赌场占据的份额提高一成,让你拿六成,他拿四成!若是他真有害你的心,何至于做这样的事情?”

“掩耳盗铃罢了。”谢晖缓缓摇头,憎恨无比的朝何鸿焱望了眼,道:“何鸿焱,何赌王!事情究竟如何,你比谁都清楚!这些年如果不是我以滚漆毁掉面容,吞炭毁了声道,澳门还会有我的立足之地么,而你何赌王又会与我一介亡魂相对峙么?”

听着谢晖的话语,林白沉默无语。他着实没想到,现实社会中竟然真有如战国时期的豫让这样的人物,漆身为厉,吞炭为哑,改变声音相貌,矢志复仇。

只是在林白看来,恐怕谢晖这次真的是冤枉人了。以他这些时日对何老赌王的了解,他断断做不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而且听谢晖的言语,当初的事情大有隐情在,恐怕谢晖只是被仇恨迷了双眼,看不清幕后的真相,所以才会一心一意认定何老赌王为幕后元凶。

“是与不是,的确只有我自己最清楚。”何老赌王神色委顿无比,只是短短这片刻,似乎已经苍老了许多,无力的摆了摆手后,转头朝林白望了眼,苦笑道:“林老弟,我拜托你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何家子侄辈命理的事情,就听天由命吧,权当对他这些年受苦的补偿。”

“老爷……”阿全闻言脸上露出愤懑不满之色,朝谢威瞪了眼,言语中带着哀求的意味想要拦阻何鸿焱的决断。在何家待了这么多年,何家那些子侄辈的人,可以说都是阿全一手抱大的,感情之深,和自己的亲子侄没有什么差别,他如何愿意何遒光他们以后潦倒终生。

“阿全,你不用再说了,我心意已决!”没等阿全把话说完,何鸿焱便连连摆手,朝地上的谢晖望了眼后,叹息道:“只希望我这个决定,能够稍稍平息掉你心中的怨气。当年的事情究竟如何,你我心中比谁都清楚,只是你我都不会久于世间,就让他过去吧。”

话说完之后,何鸿焱面色颓唐,哪里有半点儿往昔澳门赌王的威严,就像是一位陷入行将就木的老人,在阿全的掺扶下,身子有些踉跄的朝银沙赌场外走去。

赌场之内,也是静谧一片。所有人都沉默无言,他们不知道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何老赌王拜托给林白的究竟又是什么事情,但他们知道,恐怕这桩悬案以后还是悬案。

“小玉,你看到了吧,我终于在真师的教导下替你们报仇了!”颓然坐在地上的谢晖突然望天癫狂大笑,笑着笑着,眼眶中却是有猩红的血泪留下。

真师?!听到谢晖的话,林白脸色骤变。时至今日,他仍然记得当初那位古大师在发疯前口中不断高呼的‘真师救我’和那几句偈语。如今同样的话,又在谢晖身上出现,这绝对不是巧合那么简单。难道十万大山的事情到现在还没了结,甚至都牵扯到了澳门?!

“小玉,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可以去找你们了,咱们一家四口终于能在地下团聚了!”就在林白惊疑不定之时,谢晖突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一头朝银沙赌场墙壁撞去。

林白闻言急忙伸手,想要前去拦阻,但谢晖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已豁出了全身的力气,哪里是他还能够拦阻的。他的手还没够到谢晖的衣服,赌场内已然发出如西瓜落地般的一声脆响,而后血腥味弥漫室内,地上满是红白之物。

场内诸人见状,惊愕之下,心中皆是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林白微微叹息,望着地上已经没了气息的谢晖,摇头不语。时至今日,也许死对于谢晖而言,才是一个最好的解脱。这么多年下来,复仇已经成为谢晖生命的全部,祸害何鸿焱也成为了他生活中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如今与何鸿焱当面对质,也算了了多年的夙愿。

不过林白不相信,这么多年下来,谢晖心中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何鸿焱不是当年那桩祸事的幕后元凶。不过就算是他怀疑过,恐怕也不会去过分深究,因为除却了怀疑何鸿焱外,他再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对象。面对丧妻丧子之痛,他需要一个宣泄的对象,无论那人是谁。

只是那张摆布命运与股掌之中的黑手究竟是谁,又究竟为何才会做这些事情?!林白想不明白。他感觉仿佛正有一个面带笑容的黑影,在拨动世间,让自己面对这一切种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