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26章 偷得浮生几日闲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何老,谢晖已经死了。”何家老宅中,林白与何鸿焱相对而坐,缓缓道:“他一死,加在何家子侄辈那些人身上的诅咒自然不复存在,我已经为遒光他们揣度过命理,已经开始有了细微的改变,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恢复他们原本该有的命理。”

“多谢林老弟了。阿全,把我起草好的协议书拿给林老弟。”何鸿焱点点头,朝身旁的阿全摆了摆手,道:“两百亿港元,何家所属产业的三成股份,都已经改成了林老弟的名字。”

“何老多多保重身体。”林白伸手将那价值数百亿的几页薄薄纸片接过后,轻叹了口气,虽说何鸿焱面色不变,但他何尝看不出,何鸿焱眼底深处那抹浓浓的伤悲,便劝慰道:“当初之事,其中必有蹊跷,我也会帮您查询一二,只要有什么结果,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多谢林老弟了。”何鸿焱点了点头,神情没有半分波动,对阿全缓缓道:“阿全,你替我送送何老弟,再帮我办一件事情。把谢晖的尸体处置好,和他的妻子家人埋在一起,让他们也能在地下团聚,这么多年了,恐怕小玉和那几个孩子也想他的厉害。”

林白和阿全相视一眼,没再吭声,缓缓朝门外走去。

积年恩怨今日解,但对于何鸿焱而言,此事不会给他带来半分解脱感。恩怨消解,老友丧命,而且将所有恩怨都挂在他身上,对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而言,这实在太沉重了。

“如今虽然阴阳相隔,但我也会死,以后在九泉之下再见,谢晖你是否会解脱些许,又是否还会如今日一般,冷眼相对!”何老赌王靠在沙发上,手捧一盏清茶,缓缓自语道。

清茶水雾袅袅,将何鸿焱的面容氤氲成一片,叫人无法看清这位在澳门博彩业叱咤风云一生的赌王神情波动,也叫人无法得知他心中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想法。

“何老也蛮可怜的,一大把年纪了,还遇上这样的事情。被最好的朋友认为他是害死家人的罪魁祸首,心里恐怕一定不好受,而且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贺嘉尔听完林白的话后,轻叹了口气,神色不禁有些悲伤,道:“何老帮助咱们地方挺多,林白你一定要帮帮他。”

林白点了点头,嘴角带笑,没有言语。话到嘴边,他还是将事情之中有关‘真师’的那一节隐去。此事牵扯甚大,即便是林白自己都无法解惑,而且女人天生爱多想,若是被贺嘉尔知道这些事情,不知道她得担忧成什么样子,说不得还要多些麻烦。

不过林白深知瞒得了一时,却无法瞒一世的道理。这件事情还是得尽快去查清楚,经此种种,不难判定那位‘真师’绝非善类,若是事情拖延下去,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数。而且林白实在不喜欢这种,似乎自己一举一动都像是冥冥中被人安排好了的一样。

这样的人生和傀儡有什么区别,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何老赌王还真是大方,居然真给了林白你两百亿港元和何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以你如今的身家,恐怕也能跻身于福布斯在亚洲的富豪排行榜了!”贺嘉尔看林白神情有些郁郁,只以为他还在为何鸿焱的事情忧心,便出言调侃道。

“财不露白,这些东西咱们自己知道就好。”林白微笑摇头,然后促狭的看着贺嘉尔,道:“你还不一样,谢晖已死,我和他之间的赌局也有了结果。以后银沙赌场就是嘉尔你的产业,一人独拥两座赌场,又有何老赌王扶持,以后定然是澳门赫赫有名的女赌王!”

“这些还不都是你的功劳,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不稀罕这些东西。”贺嘉尔伸手揽住林白的胳膊,将头靠在他肩膀上,神情有些不舍道:“澳门这边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我在这里也站稳了脚跟。林白,你是不是又要去别的地方了?”

“放心吧,我暂时会在澳门多待一段时间,等事情弄清楚了,我再走。这段时间,我会好好陪你的。”看着贺嘉尔娇羞无比的模样,林白将她环抱在怀中,温声道。

这话倒不是林白在安慰贺嘉尔,而是他的确有这个意思。谢晖死前说出的那句话无比蹊跷。古大师如今已经疯了,唯有谢晖这些年一直在澳门逗留,只要费些心思,也许能够从他身上找出关于那所谓‘真师’的蛛丝马迹,确定那人究竟是在图谋什么。

“那就好,我最怕你又火急火燎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贺嘉尔闻言脸上总算是露出一抹喜色,抱紧林白的腰,滚烫的嘴唇便向着林白开始索取不止。

被贺嘉尔这么一撩拨,林白也是情动如火,一翻身便将贺嘉尔轻轻放倒在柔软的沙发上。望着青丝半遮半掩下那张弥漫着盎然春意的面颊,林白只觉得浑身燥热。

林白并没有如以往般猴急的将贺嘉尔剥得清洁溜溜,而是细细的亲吻着她的面颊、脖颈和耳垂,然后用下巴略微有些扎人的胡茬在她柔软的胸脯碰触不止,而双手更是伸入裙中,在贺嘉尔光滑如羊脂白玉般的双腿间,徘徊游走不定。

在林白的撩逗下,贺嘉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火热到了一个极限,再也无法按捺心头那股原始欲望带来的冲动。那张红润而又魅惑众生的烈焰红唇半张半合,不断向外喷吐着醉人的幽香,而在莹白贝齿之间微吐的舌尖,更是如一条小蛇般诱人。

等到身体汇总与在一个临界点爆炸开来之后,贺嘉尔再顾不得任何的矜持,开始主动对林白上下其手,将他的衬衫扒下,用滚烫的红唇亲吻着林白结实的胸肌,随后颤抖着双手,将自己的裙摆褪下,将没有半点儿瑕疵的身躯呈现在爱人炽热的双眼前。

情动如火,当两人再无法抗拒心底弥漫的春情时,林白终于进入了贺嘉尔的身体。感受着被紧致温暖包裹的感觉,林白只觉得全身上下的毛孔像是都要张开了一样,细细体味那深入骨髓的快感;而贺嘉尔也瘫倒在林白怀中,闭上眼睛享受着那如波浪般的迷醉感觉。

你来我往,来来去去,迎合不止。这一夜,贺嘉尔与林白两人缠绵不止,而且在林白的带领下,更是尝试了诸如观音坐莲、老树盘根、老汉推车种种羞人的姿势。

春色将澳门的长夜迷醉,陈陷入情欲之中的贺嘉尔恨不能让时间在这一刻永远停止。

但时间哪里会如人心所想,而出现半点儿变动。第二日清晨阳光初升之后,贺嘉尔便被床头的电话吵醒。澳门博彩业经历了这一波风起云涌之后,已然到了大洗牌的时间,而凭借林白拿下银沙赌场经营权的贺嘉尔,毫无疑问是此次最大受益者。

但相对应拿到手的这些利益,贺嘉尔所要承受的负担也要比旁人重许多,更不用说,银沙赌场还需要全新的整修装潢。这些事情都是必须要贺嘉尔亲力亲为的。

但所幸的是,一分辛苦一份回报。在两个赌场间劳碌多日的贺嘉尔,也尝到了成功的甜头!嘉林赌场和银沙赌场装潢整修完毕之后,两个赌场同时开业,虽然这一夜没再像嘉林赌场开业那日,澳门各路名流汇聚,但两个赌场的生意总和,还是到了接近十亿的边缘。

澳门博彩业的各路大佬,在看到嘉林赌场和银沙赌场门前的车水马龙之后,都很清楚,如今的局势,对他们而言,已是无力回天。无论他们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贺嘉尔这个外来人还是在澳门博彩业站稳了脚跟,而且攀升的势头,更是要超出有些赌场数年的积累。

澳门博彩业恐怕是要变天了!看着嘉林赌场和银沙赌场的盛况,不少澳门人甚至觉得,也许等到何鸿焱老赌王百年之后,就是这位外来的女人会取代何老赌王的地位,成为澳门新一代的米饭班主,登上无比荣耀的赌王之位,主宰澳门博彩业的未来。

贺嘉尔在忙,林白同样在忙。但天道酬勤的道理,似乎完全无法用在林白身上。无论他在澳门怎样盘查,都根本找寻不到有关谢晖身后那位‘真师’的只字片语;而且连谢晖失踪的那段时间,究竟去过什么地方,经历过什么,都无从知晓。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被人用一场大火在一夜间毁去一样,又像是谢晖只是个为了复仇,凭空从地狱中钻出来的厉鬼一样,死去之后便化为空气,不着半点儿痕迹。

林白不想接受这个结果,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和张三疯大眼瞪小眼,干叹气。

但就在林白心力交瘁,忙死忙活找不到任何结果的时候,他的手机上却是出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号码,一个澳门通讯业专属于何老赌王的私人号码。

看到这个电话号码之后,林白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丝警兆,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又在冥冥之中找上门来,想要谋求让自己去处理。而接通电话后,他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何老赌王只说让他去何家老宅,却没提任何让他过去的原因。

难道自己真是天生劳碌命,只能偷得浮生几日闲,便要匆匆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