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28章 九龙环港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才说的要在澳门多待一段时间陪我,接了何老一个电话,就要丢下我去港岛了!”贺嘉尔听完林白的话后,撅着小嘴,不情不愿道:“我就知道不该信你的话。”

“这不是事出有因嘛,我也没想到会出了这事情。六代祖师的遗物,我总不能不去取回来。要是眼睁睁看着却不去取,历代祖师在地下都要怪罪我的!”林白听着贺嘉尔娇嗔的话语,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接着道:“而且咱们的嘉林集团想挂牌上市,不也得去港岛。”

听到林白这话,贺嘉尔顿时有些犹豫。自从兼并了银沙赌场之后,贺嘉尔便创建了嘉林娱乐集团,如今事情都已平息,上市确实是摆在贺嘉尔面前最重要的事情。只有集团上市,才能更好的融资,才能将赌场做大做强,更好的完成华夏高层交代的任务。

融资来坐大企业,这是澳门各大赌场的必经之路,如果嘉林集团迟迟不上市的话,恐怕会给澳门博彩业的一些大佬带来疑虑,认为嘉林赌场可能只是何鸿焱布下的傀儡机构,若是耽搁了时间,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到那时反而不美。

而且贺嘉尔还咨询过窦菱,得知澳门并非亚洲金融重地,没有让经营赌场的娱乐集团上市的资本,而想要完成上市就必须前往港岛。如果按林白所说的话,此行是李嘉程这位叱咤港岛的华人首富相邀,肯定会对嘉林集团上市的事情照拂一二,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只是贺嘉尔实在舍不得和林白相聚的时间,两人从结婚到现在,待在一起的时间寥寥无几,哪怕是在澳门的这几天,林白也时常是跑得见不到人影。若是这次再一去港岛,不知道又会出现什么变数,若是再像以前那样,相隔千里,遥遥相望,实在叫人心中不快。

“我可以让你去!”沉吟良久之后,贺嘉尔心中终于做出决断,望着林白沉声道:“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等港岛的事情结束后,就一定要回澳门好好陪我,不然的话,我哪儿都不让你去,只让你待在我身边,再把几位姐妹接过来,一起惩罚你!”

“不用等她们来了再惩罚我,嘉尔你一个人就能完成这个重任!”林白闻言面上露出调侃之色,大手一伸,便把贺嘉尔揽进了怀中。而后嘴唇开始狂乱的划过贺嘉尔光滑的额头、修长的睫毛、小巧玲珑的鼻子、滑嫩柔软的脖颈,而后便是被雪白内衣遮掩下的双峰。

当林白的舌头滑入那深深凹进去的粉嫩沟渠之后,贺嘉尔的身体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离别和不可知的未来叫人情动如火,澳门冰冷的寒夜,在林白的挑拨下,渐渐温暖如春,然后变成了炙热无比的夏日,似乎要将两人彻底融化入那浓浓的甜蜜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沉沉睡去。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林白突然起身,没有说话,望着贺嘉尔温暖的睡颜,俯身轻轻亲吻着她的面颊,脸上更是露出了久违的温柔之色。

若是那些丧命于林白手中之人在此,断断无法相信,那个举手投足便露出无匹威势,改天逆命,调拨风水的天才相士,竟然还有这样温情脉脉的一面。不过那些人不知道的是,那些杀戮,还有那些冰冷的阴谋,哪一个不是林白为了守护这份温情,所做出的决断。

在贺嘉尔眼睑上轻轻吻了一口后,林白缓缓起身,穿好衣服,站立在屋内沉郁的黑色中,望着贺嘉尔侧身睡觉的模样,轻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去,没有言语。

但林白不知道的是,当房间大门关上的时候,贺嘉尔双眼间悄没声息的留下了两行如珍珠般的泪水。情到浓时,已不是言语可以表述的;不言不语,只是为了盼君早早归。

再见这话说起来容易,但对贺嘉尔而言,如果永远没有再见,那该多好。

“美人在侧,林小友居然还能起得这么早,果然是定力远超常人!”望着林白有些发黑的眼圈,早早就在何家老宅门口等待的吴清风朝何鸿焱扫了眼后,调侃道:“怨不得林小友能和何老弟意气相投,原来都是这世间少有的多情种子,情圣一般的人物!”

听到这话,张三疯是赞同不已,打了个哈欠后,跟着调侃林白道:“我这小师弟可是普天下姑娘梦中的情郎,到了港岛你可得好好叮嘱李首富,他要是有什么女儿孙女,最好尽快藏起来,可千万别让她们见了我这小师弟,闹出什么事情,到时候可就不好看了!”

“哈哈哈!嘉程老弟没有女儿,大孙女也才刚刚成年,而且还在国外念书,林老弟这次怕是没有当情圣的机会了!”吴清风闻言嘿然发笑,道。

林白听到诸人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话,不禁苦笑摇头。不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刚才吴清风提到李嘉程孙女的时候,神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这让林白心中不禁起了疑心,难道吴清风此次邀请自己前往港岛,所要谋求的事情,与李首富的孙辈人物有甚牵连?

“阿全已经把直升飞机准备好了,你们直接从这里起飞前往港岛便是,我就不送你们了。”没等林白发问,何鸿焱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冲林白拱了拱手后,道:“林老弟,大恩大德,我和某人没齿难忘,贺小姐在澳门的一应事情我会多加照拂,你以后多回来!”

何鸿焱这话没有半点儿作伪,这点儿从他泛红的眼角就可以看出。他对林白,可说是感恩戴德。如果不是林白,偌大的一个何家以后就要家破人亡,产业散尽;如今虽说谢晖的事情未解,但何家再无后继无人之忧,这恩情说成是恩同再造都毫不为过。

而且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他更是觉得林白虽然年纪尚轻,但处事却是无比老道,为人更是叫人心悦诚服,若不是他膝下女子都已年长,而且贺嘉尔容貌超群,定然是会将自己膝下的女儿许配给林白一位,好让这份善缘能够长长久久的结下去。

“那就有劳何老了,您老人家也多多保重身体,咱们等等再见!”林白见状也是有些感伤,轻叹了口气,冲何鸿焱拱了拱手道:“谢晖的事情我会尽力去查,一定给您个结果!”

“甚好,甚好……”何鸿焱听到这话,再忍不住热泪,老泪一时纵横不止。

“何老弟你春秋鼎盛,以后咱们不是没有再见的时候,不用学那江湖儿女泪沾襟的举动。”看着这情景,吴清风更觉得这次自己是找对了人,不然的话何鸿焱一代赌王绝对不会如此作态,朝林白看了眼,道:“林小友,时候不早了,咱们尽快赶路吧。”

林白冲何鸿焱一拱手,没再言语,转身朝何家老宅一侧的停机坪走去。

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何鸿焱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老泪更是不可抑制的纵横不已。对于林白的恩情,他已是不知道该如何回报才好,以后只能多多关照贺嘉尔,聊报恩情。

飞机平稳起飞,冲破薄暮,向着港岛便疾驰而去。港澳两地本就相距不远,没多大会儿功夫,飞机便已到了港岛上空,这座古老而又有着年轻生命力的城市,悉数展露在诸人眼下。

“吴老先生,咱们这也到港岛了。您也能跟我说说,让我来港岛这一趟是要做什么了吧?”朝机窗下这座光华陆离的城市扫了眼后,林白缓缓向吴清风问道。

“不着急,不着急!”吴清风摆了摆手,笑吟吟道:“等见了嘉程老弟,咱们再细谈。”

吴清风不愿说,林白自然也不勉强,便笑眯眯的低头朝机窗下望去,开始揣摩起港岛这座被誉为东方之珠的金融重镇,究竟是有着怎样的风水助力,才成就了如今的盛况。

和澳门不接大陆龙脉不同,港岛虽然也是于大陆隔海相望,但按林白所见,龙脉却是几乎可以追溯到华夏祖龙昆仑山脉。昆仑祖龙蜿蜒西行,绵延至番禹白云山,再入罗浮山,而后延伸至莲麻坑过脉,冲上麻雀岭,可说港岛地气皆是发自罗浮山。

这条山龙直入新界北,再入中港边境的梧桐山,而后向西南绵延至新界大帽山,一路所行山脉巍峨宏伟,庄严秀丽,俨然是港岛群山之祖,也是龙脉发源之地!

而在林白看来,港岛之所以能有如此好的发展,大帽山可谓是功不可没。龙脉结与大帽山后,并无停滞,反倒是一分为九,先经城门、石梨贝两水塘,而后再冲至笔架山,雄视半岛,再延伸至狮子山和大老山,横冲飞鹅山岭,鹅峰起伏,形似冲霄,有地气冲日之象。

笔架山龙脉东南延伸,至鲤鱼门及佛门堂,再向北分为西贡及马鞍山。这几条路线交织在一起,就如同是九条巨龙一般。龙脉渡江涉海,冲出海面,带来无尽地气培育,在这样浩瀚无匹的地气烘托下,港岛如何能不一飞冲天,成为金融重镇!

而且港岛不但山龙峻秀,水龙也是极有来历。水取珠江,西流向东,聚于维多利亚港湾月之窝,水深则民富;而去水则是于鲤鱼门港口,犹如鲤鱼嘴之细小,紧锁而不散。

但让林白心中有所不解的是,虽然处于三元九运期间,风水元运正神仍在西北,与港岛祖山和九运正神之位相吻合,可地气竟然出现后劲不足,呈现衰退败落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