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30章 女子隐疾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虽然李嘉程往常在媒体和外人面前,一向是不开口先带笑,但如今却是一脸愁容,紧握着酒杯,嘴角虽然露出一丝笑意,但笑容却也是无比勉强,其中满是苦涩。

“林老弟在澳门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替鸿焱老弟解决了那么大一个难题;而且还帮助贺小姐夺到澳门的赌牌,为她堪舆地脉,改动风水兴建起的嘉林赌场营业额更是破了澳门博彩业的纪录,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实在是叫人叹服。”

李嘉程先恭维了林白几句,冲他竖起大拇指后,脸上苦涩愈发深重,道:“想来林老弟你也能想得出来,我让清风老哥把你请到港岛,是有些事情想要你帮忙。”

“李老过誉了,都是何老看得起我,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举手之劳罢了。不知道李老你请我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林白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不在乎这些名利之事后,笑眯眯开口,他着实想听听这位雄踞华人商圈顶端的首富,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难办的事情。

听到林白这么干脆利落的话,李嘉程脸上露出犹豫之色,更是忍不住朝一侧的吴清风望去,显然他遇到的这事情恐怕是有些不光彩,涉及到了难言之隐,要不然不会如此尴尬。

“这事儿嘉程老弟也说不清楚,还是由我来给林小友解释吧。”吴清风看到李嘉程脸上的模样,轻叹了口气,苦笑道:“一切都是因为嘉程老弟的长孙女秋水,这小妮子好像有些烂桃花缠身。也正是为了这个,嘉程老弟才把她送去了国外的女子教会学校。”

烂桃花?!林白听到这话,终于明白了李嘉程为何会吞吞吐吐。桃花缠身,在寻常人看来是一件幸事,但若是换做烂桃花,那就成了一桩祸事。而且这事儿若是发生在富贵人家的男人身上倒也还好,最多担个浪子、花花公子的坏名头,做个茶余饭后的闲谈,也无伤大雅。

但这种事儿要是发生在一个女人身上,尤其是按照吴清风所言,那个李秋水如今不过刚刚成年。以她的这种年纪和身份,这些事情若是张扬出去,以后还如何自处?!说得好听点儿,那叫女子多情;可说得难听些,说成是淫娃荡妇也不为过。

李嘉程深情专一,为亡妻大半辈子辈子守身如玉,若是临到老了,家里晚辈担上这种滥交的恶名,如何叫他在诸人面前抬头。难道要让人戳着脊梁骨说,他李嘉程大半辈子孑然一身,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若不是上行下效的话,他孙女怎么会成这幅模样。

而且最关键的还不在名声,而是关系到李嘉程仙逝后的财产分配问题。按照港岛的法律,李家的家产势必会有李秋水的一份,若是这小妮子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乌七八糟的人,分到家产后,很快挥霍一空,然后潦倒此生,这才是李嘉程最不愿看到的。

“李小姐正值豆蔻年华,春心萌动也算是正常的事情。就算是有烂桃花缠身,以吴老先生您的手段,也断断不会无法可解吧?”林白思忖少许,望着吴清风道。

吴清风苦笑摇头,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遇到这种事儿,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可是根本无法根除秋水那小妮子身上的烂桃花,哪怕暂时抑制,过不了几天就又重新复发。我怕是嘉程老弟家的祖茔风水出了问题,可又看不出端倪,这才请了林老弟过来。”

“吴老哥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我就通过不少渠道,接触了一些在港岛极富盛名的相术泰斗,可是他们也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李嘉程轻叹了口气,面带苦涩道:“秋水眼看已经成年了,要是再继续这么下去,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儿,我实在不能坐视不理。”

对风水堪舆之说,李嘉程比李家任何人都要笃信。他很清楚,这些年若不是有吴清风在一侧扶持,长江实业根本不可能发展到这种地步,他李嘉程纵然是可以成为富家翁,也绝对成不了能够在华人乃至世界商圈,跺跺脚就颤三颤的首富。

所有人都知道李嘉程能够有今日成就最大的一个决策,就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趁着港岛左派暴动,地价暴跌的档口,以地价购入大批土地储备,几乎涵盖整岛。

但那些人不知道的是,做出这个决断的不是李嘉程,而是堪舆地脉,断定风水元运正神仍在港岛,虽然港岛时局混乱,但必将成为亚洲金融重镇的吴清风。

当初被吴清风逼着做出这个决断的李嘉程心中可谓是忐忑无比,但当形势好转后,计算出短短几年之内,他便可以暴涨无数倍的家产。此后,李嘉程对吴清风无比信任,再不敢对风水堪舆之术有半分的不敬重,哪怕到了今日,李家晚辈见到吴清风都要如见到他般敬重。

“林老弟,烦劳你一定要帮帮我这个糟老头子,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尽力满足……”这个在外人面前贵为华人首富,甚至可以跻身世界富豪前十的港岛大亨,如今就像是一个被烦心事困扰的老人一样,双眼直直的盯着林白,眼中满是真诚之色。

听到李嘉程这话,吴清风也是急忙接腔,诚恳道:“林老弟,我知道你是热心肠的人,一定会帮我们这个忙。不过也请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林老弟你白白帮我们做这些事情,事成之后,除了贺小姐公司上市的事情外,嘉程老弟还会有另外的厚报相送。”

“报答不报答的不重要,吴老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更看重的是什么。”林白缓缓摇头,贺嘉尔掌控了两座赌场后,再加上他以前的积累,钱财对他而言真成了身外之物。想用金银钱帛来让他动心,就算是叫人瞠目咋舌的天文数字,都不一定能够起效。

“这个我自然知道。”吴清风听到林白这话,知道他已经决定帮忙,便连连点头道:“等晚上我就把刘伯温大师的那卷古籍给你送去,也算是做了件完璧归赵的善举。”

“那就多谢吴老先生了。”林白点了点头,朝窗外望了眼后,笑眯眯看着李嘉程道:“李老,晚辈有个不情之请。如果您真打算解决贵孙女身上的烂桃花,最好让她尽快赶回港岛。只有搞清楚她身上的症状,我才能对症下药,一劳永逸。”

“可以,我马上就给伦敦那边电文,让他们把秋水送回来。”李嘉程连连点头,陪着笑脸道:“酒店住宿的事情,我已经让手下的人给两位安排好了,这就让他们带你们过去。这一路舟车劳顿,想来两位也累了,我就不多叨扰了。”

林白闻言微笑点头,冲李嘉程和吴清风拱了拱手,便告辞而去。

人去楼空,客厅内静谧一片,只剩下吴清风和李嘉程捧着两盏清茶,相对而坐。

“清风老哥,你说这个年轻人真有那么神么?秋水那小妮子身上的隐疾,咱们请了那么多人来看,都没起到半点儿作用。他小小年纪,能应付得下来么?”李嘉程轻叹口气,道。

“嘉程老弟你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难道连这些东西还能看不出来?”吴清风摆了摆手,淡淡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这点儿我自然明白。可是我搞不懂的是,那年轻人如此淡定,似乎胸有成竹,可是按他的年纪,能在相术上有多大的成就,难道还真能在清风老哥你之上不成?”李嘉程道。

“在相术中,年龄算什么。师父领进门,修行只能看个人。有些人天资卓绝,即便年轻,也比普通人修炼大半辈子来得厉害的多。”吴清风重重看了眼李嘉程,沉声道:“世上有没有能超越他的人,我不敢说。但我知道,我自己是远远不如他!”

话音落下,李嘉程脸上顿时满是惊愕之色。他着实没想到吴清风对林白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甚至毫不犹豫的说出相术修为不及林白这样的话,那林白的修为又该有多高?!

难道这个来历神秘,自己在大陆花了高价,连一星半点儿讯息都没搞出来的年轻人真的是那种不世出的天才人物,可以帮助自己解决掉秋水那小丫头身上的隐疾?!

吴清风朝神情变化不定的李嘉程扫了眼,端起热茶一口饮下,脸上满是苦笑。如李嘉程这种普通人,如何会明白,化神之境对相师而言代表的是什么,又是怎样的一道鸿沟!

“小师弟,你觉得那位李首富家里孙女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儿?”走进酒店房间之后,张三疯笑眯眯的掏出些从卤味店弄回来的家伙什儿,然后咬牙起了瓶酒,对林白笑问道。

“家中女子有烂桃花缠身这种事情,无非是三种可能。一是家中祖茔不力,祸害后人;二是命理不佳,引来祸水;再者便是外人有心算计。”林白夹了筷子卤肉咀嚼咽下后,又喝了口酒,笑吟吟道:“这三者慢慢排查,总会有个结论的。”

“有没有把握?”张三疯惬意的往沙发上一趟,朝四下看了眼,美滋滋道:“这么大个肥羊摆在面前,要是不能好好的宰一把,以后我恐怕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事在人为。喝酒,喝酒。”林白也嘿然一笑,举杯笑眯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