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35章 老熟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听着身边这些女人七嘴八舌的问话,李秋水心里不禁乐开了花。

在座的这些人都在港澳两地混生活,能够在两地崭露头角的青年才俊也就那么几位。哪怕是再不露锋芒隐忍的,他们也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这些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林白就是个陌生人,这样去询问林白,说穿了,就是想调侃林白,拿他寻开心。

闹起来,赶快闹起来,最好这家伙恼羞成怒,大打出手!李秋水心中暗暗期盼不止。

“谈不上高就,就是做点儿小生意,不值一提。”林白咬了口西瓜,不置可否道。

“还搞神秘啊。”瓷娃娃听到林白这话,顿时有些不乐意,撅着嘴调侃道:“大家都是在港岛上生活的,谁还不知道谁的底细。是不是林先生你觉得自己所做的行业太见不得人,拿不上台面,又怕丢了秋水的面子,所以不敢跟我们说。”

“看你们这些话说到,他可是有本事的人,身家不止百亿呢。”李秋水唯恐天下不乱,故意做出热络模样,朝林白扫了眼,轻笑道:“你说是不是啊?”

“马马虎虎吧。”林白依旧是一幅不置可否的模样,既没否认,也没辩解,只不过是一笑置之。对林白而言,身旁这些人不过是一群小娃娃罢了,和这些人置气,着实没有必要。

而且林白这话也不是虚言,且不说贺嘉尔在澳门的那两座赌场,还有夏小青在燕京的一些产业,单就是他这些年在世界各地转悠弄到手的钱财,的确不在百亿之下。

“哎哟喂,想不到啊,咱们身边还坐着这么一位有成就的青年才俊,秋水这次可真是撞大运了。”那瓷娃娃听到林白的话,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倒在那大眼美女的怀里,笑眯眯道:“上百亿的身家,这么有钱,不如今晚就由你来做东,咱们好好开心开心。”

在场的人听到瓷娃娃明褒实贬的轻蔑话语,也是跟着笑了起来。这些人的眼光何其毒辣,如何看不出来林白虽然表现的风轻云淡,似乎真有什么了不起的资本。但身上的衣着实际上都是一些根本上不了台面的中等品牌,就算是再低调的公子哥儿,也不会穿这些东西。

是以他们才会认为,就林白的模样,根本负担不起酒吧里高昂的消费。

“不就是喝几瓶酒么,叫人送上来吧。”林白懒得和这些人多做纠缠,既然他们想刁难自己,那就随他们便好了,自己来酒吧,是想看看李秋水身上的桃花煞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没必要和这群看似眼高于顶,实际上却没半分见识的少爷、公主起争执,淡淡道。

“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李秋水闻言眼睛顿时一亮,她和在座的这些人心里边想法大致相同,认定了林白虽然有俩钱,但绝对到不了大富的地步,如今既然这小子给机会,能不好好的让他丢次人,一打响指,对侍应生道:“一瓶八二年的拉菲!”

“秋水,你这是打定主意要让你男朋友出此血了,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诸人听到李秋水的话,脸上不禁露出笑意,纷纷向着侍应生喊个不停,而且极为整齐划一的都点的是动辄便过五位数的好酒,想要看看林白打算怎么应付。

一旁的侍应生听着这些人的话不禁暗暗咋舌不已,这一轮酒点下来,已然将近数十万之巨,哪里是寻常人可以承担得起的。而且他怎么看不出来,场内坐着的这些人是打定了主意要难为林白,不禁有些同情的向林白看了眼,心里为他默哀不止。

“先生,小姐,酒马上就送上来。”但同情归同情,酒吧的规矩在那,侍应生闻言脸上露出笑意,俯身望着林白笑眯眯道:“先生,请您先把酒账结一下。”

林白闻言一愣,他着实没想到这兰桂坊竟然是没喝酒先付钱的规矩。看着林白这模样,在场诸人忍不住腹诽不已,看他这样子,连兰桂坊最基本的规矩都不知道,实在是太土了。

“等一下……”林白自嘲一笑,伸手便往口袋摸去,想要把贺嘉尔为他在运通公司办的不记名无限额百夫长黑卡掏出来,但手这一伸,竟然摸了个空。

他顿时明白,这绝对是自己那个活宝师兄干的拿手好戏,除了他之外,再没人能悄没声息的从自己口袋把钱包摸走。而且也只有他才会对这种事情乐此不疲。

“实在是不好意思,钱包忘记带了……”林白心中暗骂张三疯这老不羞一句,然后脸上带笑,望着侍应生道:“能不能先上酒,我打个电话让人把钱送来。”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规矩就是先结清酒钱,才能上酒?”侍应生看着林白这模样,心中不禁微微叹息。果然不出所料,这年轻人确实无法承担高额的酒价,只能用一个这样的烂借口来忽悠人,恐怕接下来他身边这些女人又要对他冷嘲热讽了。

“这么巧,陪秋水出来就没带钱包。”大眼美女听到林白的话,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笑意,朝李秋水看了眼,调侃道:“秋水,这林先生总不会是你养得小白脸吧?”

“可我看林先生的脸也不白啊,这小白脸当得也不尽职,有空还是多去美美容。”小磊子脸上也满是促狭笑意,摇晃着酒杯,对林白不屑道。

看着在场这些人的模样,李秋水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在她心里,只要林白吃瘪,她就痛快,至于这些人言语间对她的那些不敬,根本无需理会。

“出门不带钱包,啧啧,林先生真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人……”瓷娃娃吧咂吧咂嘴,不屑的扫了林白一眼,正准备再讽刺他几句,但余光却是扫到酒吧门口的一个人影,脸上顿时露出娇羞之意,媚笑道:“祖良,我们在这边,赶快过来!”

“你们在聊什么,怎么着这么开心?”那被瓷娃娃称为祖良的人还没到,声音先传来。

听到这声音,再想到瓷娃娃先前叫出的名字,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古怪笑意。

看着林白脸上的神情,李秋水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这小子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好像对这些人的嘲讽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这实在是不应该啊!

“李小姐,不好意思,公司有点儿事情,来晚了。”马祖良笑眯眯的摸了摸瓷娃娃的脸,然后有些觊觎的朝李秋水望了眼,刚准备坐下,但余光刚一扫到一旁笑眯眯端着酒杯的林白,就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然站起,手脚狂抖,道:“林少,你……你怎么在这?”

对于林白这张脸,马祖良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之前发生的种种,对他而言仍旧历历在目。无论是赌桌上林白大杀四方,逼得他无法前进,再到后来,直接搬出来何鸿焱,指破他出老千的事情,不但让他退出赌牌的竞拍,更是断了他一根手指。

断指之痛,失宠之伤,马祖良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对林白恐惧至极。而且他之所以出现在港岛,也算是间接拜林白所赐。林白和何遒光在酒店遇袭,马家为了表明心迹,洗脱这件事情和他们没有关联,才把他送到港岛来避避风头,不要再起什么纠纷。

虽然人在港岛,但是澳门的事情还是源源不断的传入马祖良耳中。先是林白协助贺嘉尔夺得赌牌,再是嘉林赌场创下澳门赌场首日营业额记录,紧接着又一力拼斗玉面赌王谢晖,从他手中赢得银沙赌场。一切种种,都让马祖良心神颓丧,他知道自己此生再无法报复林白。

报复不起,躲还是躲得起。港岛和澳门一水相隔,而且马家在这的产业也有不少,马祖良在港岛小圈子里也算混得风生水起,更是搭上了这个瓷娃娃。

今日听瓷娃娃说,李嘉程的长孙女李秋水要来参加派对,他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想要留个好印象,看能不能一亲芳泽。但打死他都没想到,竟然在港岛又撞见林白这个活阎王!要是早点儿知道林白会出现在这里,就算是打死他,都绝对不会过来。

“这港岛马公子来得我自然也来得。”林白微微一笑,朝马祖良缠着绷带的右手扫了眼,淡淡道:“马公子,手上的伤好些了吧?”

“哼!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弄伤了祖良的手,我一定要下暗花,不把他整死,也要让他褪层皮!”瓷娃娃听到这话,极为怜惜的握住马祖良的手,心疼无比道。

“不要乱说话!”马祖良闻言脸色勃然大变,一把推开瓷娃娃,小意看着林白,恭恭敬敬道:“托林少您的福,我手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应该就能痊愈。”

“那就好。以后老实做人,不要动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不会有好结果的。”林白点了点头,正色道:“刚好你也来了,我今儿没带钱包,你先帮我把酒钱结了吧,以后还你。”

“谨记林少的教诲。”马祖良闻言忙不迭的掏卡递给侍应生,陪笑道:“能替林少分忧是我的福分,钱不钱的算得了什么。您这么客气,那就是扇我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