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36章 色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场内诸人此时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尤其是那瓷娃娃,此时更是连脸都白了,她实在是想不明白,马祖良为什么对这个穷小子会这么客气。甚至看林白那模样,跟马祖良说话的时候,就像是教训后生晚辈一样,可马祖良还真就照单全收了。

世间各行各业分三六九等,虽然世人嘴上说不分贵贱,但还是有高下之分。而富家权宦子弟也是一样,三六九等分得更是清清楚楚。比如这瓷娃娃,虽然在寻常人眼中也是白富美级别的人物,但在小圈子里面,实际上却是垫底的人罢了。

李秋水这位华人首富的孙女,毫无疑问是第一等的。马祖良虽然家族产业大部分集中在澳门,但是财富摆在那,勉勉强强也能算作第一等里面靠后的。瓷娃娃虽然瞧不起林白,但根本不敢对马祖良发火。能够跟马祖良搞在一起,已是她极尽炫耀的事情。

别说是这瓷娃娃,就算是场内其他人,也实在搞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局势就发生了这么大的逆转。他们原本是笃定主意要对林白开涮的,如今反倒是促成了林白,让他不大不小的出了一次风头。

尤为要紧的是,连马祖良都对此人如此恭敬,那来历又该是如何了不得。他们今天这样夹枪带棒的讽刺人家,若是这人心眼小儿的话,以后说不得会怎么对付他们。

李秋水看着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仍旧漫不经心往嘴里灌酒的林白,心里莫名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觉得眼前的林白,也许并不像她想的那么不堪,可能是真的有本事在身上,要不然的话,马祖良怎么会如此恭恭敬敬的对待他。

不过这年头只是在李秋水心中一纵即逝,旋即这小妮子便又开始绞尽脑汁的难为林白,想要挑拨林白和马祖良之间的关系。但让她失望的是,不管她用什么法子,马祖良却是连半个屁都不敢对林白放,甚至还不断的给林白斟酒递烟,极其热情,和狗腿子没什么区别。

“林少,您怎么来港岛了?”马祖良小心翼翼的给林白斟满了酒之后,小意道:“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心尽力,给您帮忙。”

“李老爷子有些事情需要我帮忙,过来帮衬一二罢了,就不必马公子帮忙了。”林白淡淡一笑,虽不愿跟马祖良多说,不过林白也不是什么记仇的人。马祖良苦头也吃了,如今又这么小心谨慎,对自己不敢有任何不敬,惩罚也就够了,没必要多给他脸色。

马祖良讪讪一笑,不敢再吭声。场内气氛一时间沉闷无比,场内诸人更是面面相觑。和先前不同,林白如今越风轻云淡,他们便越觉得林白神秘。李老爷子那位华人首富还需要他来帮衬一二,这年轻人该是有多大的能耐,着实叫人诧异。

气氛这么一僵持,场内人为了弥补先前犯下的过错,更是对林白马屁拍个没完没了。李秋水已经完全没了再在这里待下去的兴致,意兴阑珊的喝了杯酒,便要跟林白离开。

“那你们继续玩,我和秋水就先告辞了。”林白面带笑意冲诸人点了点头,也不等他们说话,便跟在李秋水身后,朝门外走去。

“不过就是个吃软饭,拿李首富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人罢了,有什么好嚣张的!”瓷娃娃看着林白的背影,不屑的骂了一句,然后依偎在马祖良怀里,盯着他青白变幻不定的面颊,柔声道:“祖良,那个人那么嚣张,你怎么不好好打压打压他的气焰?”

“打压,你这个婊子是被人压惯了吧,就知道压压压!”马祖良闻言青筋暴露,一把将怀里的瓷娃娃推开,骂了一句后,厉声道:“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烦老子!”

瓷娃娃抹着眼泪,望着马祖良那张脸,然后捂着脸便朝酒吧外奔去。场内诸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今天的事情实在没趣儿,都走了出去。

“王八蛋!王八蛋!别让你栽在我手里,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好看!”马祖良咕咚咕咚灌进肚子一瓶红酒后,一抹嘴角鲜红如血的酒液,眼中满是恨意,厉声道。

断指之恨!失宠之仇!当初竞拍赌牌失败之后,又添了断指,家族中那些人看向他的目光,至今仍旧历历在目,挥之不去。他如何能心平气和的面对林白,尤其是见林白先跟贺嘉尔搅在一起,然后又跟他意动的李秋水混在一块,更是叫他心中抑郁难平!

可是就算抑郁又能如何?!马祖良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林白的对手,而且马家也绝对不会允许他跟林白再起冲突!何鸿焱如今还在人世,老赌王雄风依旧,马家想在港澳生存,就必须仰人鼻息,如果他跟林白闹起来,马家就算是做出弃卒保车的举动,也丝毫不出奇。

“王八蛋!”酒精已经将马祖良的大脑冲得有些发懵,他觉得自己无助到了极点,接二连三的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后,一把将酒瓶摔在地上,恨声道:“马祖良,你有什么本事,你拿什么跟他斗!他是个王八蛋,你就是个废物!他再王八蛋,也比你这个废物有本事!”

“年轻人,好大的火气!有这么多的火气,不发泄在女人肚皮上,耗费在酒精里,有些浪费了。”就在马祖良自怨自艾之际,身前却是突然传来一句有些生硬的华夏语。

马祖良睁开惺忪的醉眼,见眼前站着的是一个面容有些沧桑的老外,便冷笑一声,淡淡道:“你是什么人,算什么东西,又凭什么管我,难道老子就长了一幅被你们管的脸么?”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老外听到马祖良这话,丝毫不动怒,犹如一尊笑口常开的弥勒佛般,淡淡道:“重要的是,我是一个能帮你的人。你想不想要贺嘉尔,想不想要李秋水,想不想把林白踩在脚下面,如果你想,我就可以帮你完成这些事情。”

“你……”马祖良闻言酒意尽消,惊愕不定的望着眼前的老外,他有些不明白,这个人怎么会对自己的心思如此了如指掌,不过这惊疑感只是出现一瞬,他脸上又露出疲态,苦笑道:“就算你知道这些事情也没用,你帮不了我的,我也斗不过他。”

“帮不帮得了,你说了不算。”老外笑眯眯的往马祖良身边一坐,伸手扭开一瓶啤酒,微笑着喝了一口后,淡淡道:“咱们边喝酒边说,也许马公子你会改变主意。”

小巷内,霓虹陆离,光华闪烁,道路两侧人流熙熙攘攘,端的是纸醉金迷,喧嚣无边。

“大坏蛋,大恶人!”李秋水有些赌气的将脚下的啤酒瓶当做林白,玩命的踢个不停,良久之后,转头望着林白,沉声道:“你很牛逼?”

“一般牛逼。”林白不动声色一笑,但眼神却是止不住朝身后的一众酒吧内望去。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感觉到在兰桂坊内出现了一股微弱的术法波动,但只是一瞬,就消失无踪,让他无法找寻到那波动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高手,瞬息间就能躲过自己的勘察,此人绝对是一个相术高手!林白心中此时已经笃定,给李秋水身上弄出这样桃花煞的人,绝对就在兰桂坊内。

“哼!”李秋水看着林白神神叨叨的模样,撇了撇小嘴,不屑道:“神棍。”

林白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懒得去猜这小女孩儿家的心思,追寻了片刻那术法波动无果后,便伸了个懒腰,轻笑道:“走吧,咱们回去睡觉,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李秋水闻言冷哼一声,但那双溜圆的大眼睛却是骨碌碌转了起来,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最后竟然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小妮子神神鬼鬼的模样,林白早就习惯了,也没理她,拦了辆的士便带她回了酒店。

只是让林白没想到的是,回酒店后,就在他在温暖蓬松的鸭绒被里睡得正舒坦的时候,房间内突然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而后昏暗的床头灯突然亮起。

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如蜜般香甜的气息突然在他鼻尖弥散开来。林白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只见李秋水那小妮子竟然斜靠在门框,双眼微眯盯着他,然后姿态优美的伸了个懒腰。

她这懒腰一伸不打紧,但这小妮子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真丝的粉红色小睡衣。懒腰一伸,睡衣的裙摆顿时被拉了起来,露出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和圆润可爱的肚脐,绑着蝴蝶结的粉红色小内内更是完全暴露在了林白眼前,此情此景,端的是美轮美奂,美不胜收。

“想不想看看我这件衣服下面穿着的是什么?”李秋水见林白睁开了双眼,缓缓往前迈出一步,而后抬起右手,做端起人下巴的模样,媚眼如丝,犹如电影《无极》中饰演倾城的张柏芝般,朱唇轻启道。诱人的媚态,眉心的青涩,两个本来矛盾的对比,此时完美融合。

梦游,还是色诱?!看着这小妮子的动作,林白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