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40章 舢板渡海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46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此时此刻,对巷内这些桃花煞的异常,林白已是完全清楚。如他料想的一般,这些桃花煞的确不是为了增加附近酒吧的艳遇几率来增加客人,而是灌输进人体。而那人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打造出一个与李秋水有同等桃花煞之人,然后让两人桃花相惜,做出苟且之事。

而他之所以在此处动下这样的手脚,以桃花煞攻袭林白,恐怕就是要拖延林白的时间,好让他培育出的桃花煞入体之人趁着这机会,将李秋水玷污。

也亏得林白临出门之前,在萧薇身上种下了一丝自己的神念,好把握那小妮子的动向,否则的话,恐怕真要被这幕后之人给蒙骗过去,拖延了时间,铸成大错。

“师兄,你撑住,我去找李秋水那小妮子!”朝一旁仍在挣扎的张三疯疾吼一声,林白脸上露出惶急之色,朝着小巷外便狂奔而去。

和林白料想的一样,李秋水心中忐忑无比。她甚至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三言两语后怎么就跟着马祖良登上了这艘游艇。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一样,让她身不由己的就想亲近马祖良,听从他的安排,惟命是从。

随着船身的颠簸,望着马祖良满是笑意的面颊,李秋水心中的忐忑感越来越强烈,在她内心之中,仿佛正在有两个声音在不断的争吵。

一个声音在提醒:赶快从这里脱身,这个马祖良绝对没安什么好心,肯定要对你做什么苟且之事。等到了没人的海域,你对他而言,和白白嫩嫩、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有什么两样。

而另一个声音则是在不断的蛊惑着她:听从自己内心的感觉,这一切肯定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不然的话,你怎么会觉得和他极其亲近,不由自主的就想靠近他。

“秋水,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就在李秋水内心挣扎不定的时候,马祖良却是递过来一杯红酒,然后有些促狭道:“是不是在想你那个叫林白的男朋友?”

林白?那个大坏蛋?听到马祖良这话,李秋水心中不由自主的开始浮现出昨夜的种种旖旎之事,面颊不禁有些发红,心底更像是有千万只小猫在抓挠般,瘙痒无比。而且在这种情势下,她愈发觉得马祖良面容变得和蔼可亲,不自禁的便想与他亲近。

望着李秋水那张已经变成绯红色的小脸,马祖良心头意动不已。昨夜那个高鼻蓝眼的老外果然有两把刷子。自己听了他的法子,竟然真就把这娇滴滴的华人首富孙女给心甘情愿的带到了游艇上,不过看这小妮子意乱情迷的样子,好像和林白似乎发生过什么。

就算是发生过什么,按照那老外的话,只要她尝了我的滋味,以后就会对我百依百顺。

马祖良想到此节,心中原本的一些愤懑之意顿时消解,嘴角更是浮现出一抹狞笑,心中暗忖道:林白,这小妮子不过是个开始罢了,你的女人,你在澳门的产业,都将是我的,还有你加在我身上的那些羞辱,也会一一奉还,叫你生不如死!

“李小姐,海上天气有些热,不如咱们把外套脱了,好好吹吹海风吧。”一口将杯中红酒饮下后,马祖良脸上露出一抹狞笑,伸手便朝李秋水揽去,想将她抱在怀中。

不行!李秋水看到马祖良这动作,下意识的就想反抗,可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却是完全不听使唤,根本提不起挣扎的力气,而且心底深处更是隐隐觉得,好像自己极度渴望马祖良的碰触,想要好好的呼吸他身边的气息。

“看样子还是个雏儿!林白,既然你不先动手,那我就先替你采撷了这美人儿!”看到李秋水的动作,马祖良心中一喜,大手揽住李秋水的肩膀,使劲往怀中一带。

只听到嘎嘣一声,李秋水白色真丝衬衫胸前的扣子竟然生生崩落在地,而马祖良又一使劲,她的整件衬衣就到了马祖良手中。

衬衫褪去,李秋水的上身就只剩下一件白色的bra,大块大块的雪白粉嫩肌肤,尽数暴露在马祖良眼前,叫他情难自已。感触到冰冷的海风吹拂到身躯,李秋水惊呼一声,雪臂急忙抬起,想要挡住胸口乍泄的春光。

但她的双手却是根本提不起来,那两个声音又在心头不断徘徊。一个让她竭力抵抗;一个则是在不断的引诱着她,让她不要抵抗,曲意逢迎。

看着李秋水如雪似玉的白嫩肌肤,还有那叫人迷醉的沟壑,再加上她眉心的青涩和眼中的媚态,那模样着实是说不出的诱惑!马祖良就像是一头草原饿狼见到肥羊一样,双眼中满是贪婪的目光,喉头更是吞咽不止,似乎想把李秋水一口吞进肚中。

“宝贝儿,你马上就是我的了!”马祖良将手中的衬衫一甩,顿时被海风吹着卷进海水之中,而后双手连连搓动不止,向目光有些抗拒又有些呆滞的李秋水扑去,桀桀怪笑道:“马上我就让你尝到我的厉害,从此以后,让你只是我一个人的玩物!”

海面之上风声呼啸,惊起白鸥无数,似乎连这些飞禽都不愿再目睹身下即将发生的事情。

“娘的,怎么着去海上了,那小妮子也真不怕别人把他吃了!”驱车赶到海边之后,林白顿时发觉李秋水的那股气息正在遥远的海面,而且那股气息此时变得暴躁不安,显然是这小妮子体内气血在不断翻腾,恐怕是有什么恶劣的事情即将发生。

朝着四下一扫,林白转头望着渡口诸人,从口袋摸出一大把钱,急声道:“老哥,有没有出海的汽艇,借我一用,这些钱就是你们的。”

“汽艇没了,都被人租走了!”渡口那些人看到林白手中捏着的大把钞票,纷纷眼热无比,但苦于没有汽艇,只是指着渡口下一艘小小的舢板道:“只剩下这个了,你要用就拿去。”

“舢板,勉强也能用了!多谢了!”听到这话,林白把钱朝着那些打渔的大汉一撒,然后跃身跳下渡口,落在了舢板之上,身子刚一站稳,两手便紧握住一旁的船桨,双手如风车般划了起来。

眼瞅着那只能靠人力划动的舢板,犹如脱弦利箭般朝着海面冲刺而去!渡口一众人均是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在海上讨生活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形!

单凭人力就把舢板划得比汽艇还要快上几分,这得要有多大的臂力?!而这样的臂力还是人能拥有的么,难不成这年轻人是海龙王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