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43章 其中隐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也好,那我就托大一些,以后叫你小林好了。”

李嘉程闻言略一思忖,便笑着点了点头。说实话,林白这话颇对他的心意。虽说林白的确有本事,但以他李嘉程的年纪,以他华人首富的身份,每日对林白恭恭敬敬,甚至开口闭口还要称呼这个小年轻为老弟,这着实是叫李嘉程心中略微有些不舒服。

不仅仅是他,听到这话后,李秋水面上的神情也稍稍转晴了一些。她刚刚和林白发生过那种事情,若是真要依着李嘉程的意思,称呼林白为叔公,着实会叫她心中多不少的压力。你见过哪家的姑娘和自己的叔公搅和在一起,做出那些羞人的事情。

“爷爷,我有些累了,想回去好好歇歇。”李秋水将头歪在李嘉程怀里,缓缓道。

“好的,咱们这就回去。”李嘉程心疼孙女,听到李秋水这话,自然是忙不迭的点头,然后向林白拱了拱手,道:“小林,秋水的事情多谢你了,等回去之后,我绝对有厚报。”

林白闻言连连摇头。自己把人家的孙女都给上了,若是再要什么报酬,那还算什么事儿!纵然是李嘉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真收了人家的礼,林白自己心里也觉得不舒坦。

李嘉程只以为是林白谦逊,千恩万谢了几句后,搀着李秋水便朝他的游艇走去。只是这一走不当紧,李秋水刚刚破瓜,下身酸痛难忍,往前刚一迈步,牵动痛楚,差点儿软倒在地。

“秋水,你这是怎么了?”李嘉程见状,急忙扶住李秋水,无比关切道。

看着李秋水的模样,听着李嘉程的话,林白心中止不住咯噔一声,生怕这小妮子嘴上一个不留神,说出来什么,让事情露了陷,到时候事情可就不好处置了。

“刚才躲马祖良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回去歇两天应该就好了。”李秋水听到这话,双颊也是红得几乎快滴出水来,强忍着心底的疼痛,朝林白笑了下,道:“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恐怕不止是走不了路这么简单。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分内之事,不牢李小姐挂怀。”别人听不出李秋水话里的意思,林白如何不明白这小妮子为何会将‘报答’二字咬得那么真切,急忙摆手,笑吟吟道。

李秋水轻哼一声,也不多言,便在李嘉程的搀扶下,向着另一艘游艇走去。

“李老,能不能把这艘舢板拖回去。刚才来的着急,码头那没有快艇,我只能借了舢板赶过来,说好了用完之后,要还给那些老乡的。”上了游艇后,林白突然想起什么,急声道。

“放心。你们将舢板拖上来,带回去。”李嘉程点了点头,等诸人将舢板拖上来后,不禁大惊失色,望着林白道:“林小友你靠着这舢板竟然能赶到此处,真乃神人也!”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林白连连摆手,但面容上却也是不禁有些得意之色。试问天下群雄,除却他林白之外,又有几人能有一条舢板便敢渡海的勇气和本事。

李秋水听到这话,面色也是稍霁。她着实没想到,林白竟然是靠着这东西赶到了游艇。难道这家伙的本心并不像他外在表现的那么坏,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宁肯靠一条舢板划到此处,都不愿多等。要知道茫茫大海,凶险无比,这小舢板如何扛得住疾风骤雨。

心中刚想着这些,李秋水心里不禁又想起先前的旖旎种种,原本对林白的好感也尽数消失。转头神情复杂的朝林白望了眼后,没在多说话,便朝快艇的舱室走去。

望着李秋水渐渐远去的背影,林白不禁轻叹了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更不用说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事情,连恩惠都算不上,倒更是像自己占了她的便宜。等过段时间风波消散后,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一定要给这小妮子一个交待才行。

“马祖良!”就在林白心中思绪变幻不定之时,李嘉程面色阴郁无比,紧紧握住快艇的栏杆,沉声道:“等我抓住了这小子,不管他是什么来头,绝对轻饶不了他!敢动我李家的人,我一定要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不然的话,不足以立威!”

看着李嘉诚的模样,林白不禁暗暗心惊。他以往和这老人接触,只觉得他是如笑面佛一样的恬淡人物,着实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威严的一面。刚才的话说得虽然简单,但一字一顿,却是霸气十足,华人首富之威势彰显无遗,叫人心惊。

此情此景,让林白不由得想起来当初在澳门时,听何鸿焱提到的一桩公案。早年间李秋水的父亲曾被人绑架,绑匪勒索了李嘉程十亿港元。当时李嘉程客客气气的支付赎金。

港岛之人当时极为不解李嘉程的举动,甚至有不少人认为他软弱可欺。但时隔一年之后,那在港岛招摇过市的绑匪却是在大陆被捕,直接宣布死刑。

由于绑匪是港岛人,而港岛法律没有死刑,所以他提出要引渡回港岛接受刑罚。但他这个请求直接被港岛特区政府否决,以他在内地触犯法律为由,认为大陆享有司法管辖权。所以这绑匪当时便被直接判处死刑,一时间轰动华夏内外。

虽然当时港岛特区政府没有明言,但所有人都知道此事绝对和李嘉程有着极大的干系。有了这样的先例,竟然有人胆敢对李秋水做出这样的事情,李嘉程心中的愤懑可想而知。

想到此节,林白不免有些胆寒,若是被李嘉诚知道自己和李秋水的事情,事情不知道要闹腾到什么地步。虽说以他的身份地位和手段,并不畏惧李嘉程,但这件事情毕竟是他理亏,若是真闹大了,也终究会有些麻烦,到时候恐怕就要变得有些棘手了。

“李老,我想问您一件事情。您老是不是给李小姐身上安排了什么不为外界所知的使命?”沉吟片刻之后,强压下心中的忌惮,林白有些疑惑的望着李嘉程道。

李秋水身上的桃花煞来得蹊跷至极,而且就林白认为,如果兰桂坊内那神秘人绝对不是单纯为了帮马祖良报复自己,而将桃花煞引入马祖良体内。

要知道,当时以马祖良体内汇聚桃花煞的数量,若是他和李秋水交合,恐怕李秋水的心智会被迷乱,以后只能唯马祖良是从。这样推敲下来,就说明李秋水身上绝对有着不为外界所知的隐情,兰桂坊内那神秘人恐怕也是为了那个隐情,所以才会这样对付李秋水。

“你怎么知道的?”李嘉程闻言有些诧异,然后想到林白的身份,和他之前所做的种种匪夷所思之事,便摇头苦笑道:“小林你没说错,我的确给了秋水一个不小的担子。我年事已高,不能不未雨绸缪。在我的遗嘱中,秋水是第一继承人,我死后,长江实业就是她的。”

听到这话,林白暗暗心惊不已,更是有些诧异的望着李嘉程。在法律角度上,任命李秋水为第一继承人,就意味着李嘉程百年之后,李家所有的企业财富就全部归这小妮子所有。李嘉程这些年积攒下了何等恐怖的财富,恐怕兰桂坊那神秘人觊觎的就是这个。

“可能真是隔辈亲,虽然我有子嗣,但总觉得他们不如秋水。”李嘉程摇头苦笑几声后,轻笑道:“却是没想到,我这个举动竟然会给秋水带来如此之大的麻烦。若不是小林你帮忙,秋水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林白微微颔首,没有回应李嘉程的话,他觉得似乎把握到了什么事情。港岛风水出现衰颓之相,甚至有人妄图变天,李家祖茔风水变迁,而李嘉程又准备将财富交给李秋水。这些事情看似八竿子打不着,但似乎背后却有一只相同的黑手在拨弄转动。

“你们看,那是什么……”就在林白思忖之际,游艇上的人却是纷纷惊呼出声。

林白闻声望去,只见浩瀚无际的海面上。正有一群鲨鱼在那顶着某件事物争食,起落之时更是不断有惨呼之声传出,鲜血更是将海水染得红艳艳一片,那人不是马祖良又是谁。

“好!”看着丧命于鲨鱼腹中的马祖良,李嘉程猛然一拍栏杆,朗声大笑道:“敢对我家秋水做这样的事情,丧命于鲨吻之下,也算这小子有福气了!”

听着李嘉程这话,林白更是觉得浑身直打冷颤。被鲨鱼五马分尸都算是有福气,那若是被李嘉程捉住,又该是怎样惨烈的下场,他不由得有些担忧未来的形势。

“林小友,你跟我来一趟。”就在此时,吴清风却是捉住林白的胳膊,将他拖到一侧,然后直愣愣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林小友,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秋水怎么了?”

“没……”林白正想否认,但看着吴清风那正气凛然的双眼,却是将实情讲给了他,然后沉声道:“当时情势紧急,我着实没有法子。此事日后我一定会向李老交代清楚。”

“孽缘啊!真是孽缘!”吴清风闻言浑身颤抖,盯着林白连连摇头,沉吟再三后,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暗中提点嘉程老弟。林小友,你现在还是把心放到你师兄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