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44章 诡异符箓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师兄出事儿了?是桃煞入体了还是怎么了?”听到吴清风这话,林白心中顿时咯噔一声,不由得开始埋怨起自己。当时他担心李秋水的状况,没敢耽搁时间,便撇下了张三疯一人独自对抗那些桃花煞,恐怕是自己离去后,师兄中了招。

“有点儿像桃煞入体,但又不太像。我也说不清楚,等你回去了就知道了。”吴清风犹豫再三,却也是说不出个端倪,只得宽慰林白道:“吉人自有天相,张老哥不会出事的。”

林白缓缓摇头,面色无比沉郁。吴清风能扶持一代华人首富,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如果情况到了连他都看不出来的地步,那绝对是出了大问题。如果因为自己提前离去,导致张三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情况。林白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也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李天元。

看着林白的样子,吴清风不禁轻叹了口气。他焉能不知道这师兄弟二人情深义重,而且他们之所以能赶到此处,也是张三疯拼着老命赶到李嘉程家中,将事情原委悉数告知。假若张三疯真的出了事情,不仅仅是林白,他们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一路无话,诸人皆是归心似箭。到达码头,将舢板还给那些渔民后,一行人便驱车朝着李家的洋房赶去。刚走到门口,林白眉头便顿时一皱。虽然相隔甚远,但他仍旧能感觉到从洋房之中,不断传递出浓烈的桃花煞意,仿佛这洋房成了桃花煞的源头。

“李老,您先带着李小姐找其他地方住一段时间。这洋房已经被桃花煞吞没,李小姐体内桃花煞刚刚祛除,若是再居住在这里,恐怕会多生枝节。”心中略一思忖,林白向李嘉程叮咛了一句,没再多言,便神色匆匆的朝洋房内赶去。

走进洋房大门之后,林白脚下猛然止步,然后手上印诀迅速掐动,生生封闭住自己的五识。洋房内这会儿就如桃花煞的海洋般,天眼所及之处,到处皆是粉红色的雾气。若是寻常人进入此处,恐怕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会被煞气侵袭,变成精虫上脑之辈。

这海量的桃花煞究竟源于什么地方?思忖着这些,林白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躺倒在床的张三疯神情安详,面色更是无比红润,看上去比往常的状况还要好上许多。若不是室内桃花煞密布,说不得还要被人以为张三疯是得了什么造化,此时正在安静调息。

看着张三疯的模样,林白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苦笑。如今的情况果然是和他的预感如出一辙,洋房内这海量的桃花煞果然是从张三疯体内不断溢出,在这一刻,仿佛张三疯变成了一个往外喷发桃花煞的源泉,源源不断,永无断绝之时。

“林小友,张老哥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吴清风面上满是惊愕之色,要知道他从洋房出去至今不过是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已,可就是这么短短一会儿工夫,屋内竟然变成这幅模样,实在是叫人觉得匪夷所思。

林白闻言缓缓摇头,别说是吴清风,就连他都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端倪。像马祖良那样引桃花煞入体,这在相术界也算是司空见惯之事,古往今来也有不少性子古怪的相师干这种事儿,但是像张三疯这样,人体直接变成桃花煞溢出的源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强压住心头的疑惑,林白缓缓分出一丝法力,朝着张三疯身体内探寻而去。这一探不要紧,却是让林白心中愈发惊疑不定起来,张三疯体内根本没有任何桃花煞的踪影。从他体内透出的这些桃花煞仿佛是从虚空中生出一样,跟他的身体没有半分牵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林白眉头微皱,手上印诀缓缓掐动,催动更多的法力朝着张三疯四肢百骸之中游走不停,想要看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就在林白的法力小心翼翼进入张三疯的头顶百汇穴,想要探查其中端倪时,异状陡升。

只见张三疯身躯陡然泛起一层粉红色桃雾,将他所有的穴道尽数封堵,阻挡林白法力的进入。而最为叫人诧异的是,在张三疯额头正中央的皮肤下,竟然出现了一道色作绯红的小小符箓,上面的符纹也作桃红之色,符纹铁画银钩,仿佛和血肉混合在一起,诡谲无比。

此情此景,叫陪在林白身边的吴清风诧异莫名。若不是他知道张三疯的身份,此时陡然看到这符纹,说不得都要把他当成是港岛鬼片中常见的那些被符箓封印的僵尸。

不仅仅是他,看到这情景后,就连林白都是生生被吓了一跳,险些认为自己这老不羞师兄是从老港片里跳出来的僵尸。

这符箓是怎么回事儿?林白眉头紧皱,小心翼翼的渗透出一丝法力,朝着张三疯眉心处的符箓碰触而去,但法力刚刚接触到符箓。林白便觉得体内气血一阵沸腾,脑海种种旖旎欲念不断萌动,仿佛整个人又回到了桃煞密布的兰桂坊一样。

桃煞之威,林白深有体味,不敢再往里深入半分,急忙将法力从张三疯体内抽调而出。

可望着眼前神态安详的张三疯,林白着实犯了难。额头天眼之处,乃是人体根本所在,法力根本不敢贸然进入,若是一个不留神,破坏了什么,就会让张三疯一身修为化作东流水;可是如果不能将这符纹从张三疯体内祛除的话,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虽然看不透这符箓究竟会对张三疯产生怎样的损害,但林白很清楚,在张三疯体内种下这符箓的人,绝不是什么善类,根本不可能这样轻易罢休;而且就算是没有恶果,以张三疯如今的情况,无异于一个桃花煞炸弹,一不留神,桃煞散逸开来,后果也不堪设想。

不过眼下也算是弄清楚了一件事情,之所以张三疯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就是额头处那张符箓在作祟。想要排除张三疯身体的异状,就要把这张符箓从他体内祛除。

但让林白头疼的是,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也完全看不出这张符箓究竟有什么讲究。华夏相术符箓之法,如今已经极少流传,河图洛书中虽然记载的颇多,但没有一种能和眼前这个对上号。而且张三疯额头的符箓,竟然和体内血肉相连,这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吴老,您跟李老先生说一声,先封锁这洋房,除了你我之外,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林白沉吟良久之后,心中做出决断。既然无法解除张三疯眼下的状况,那就先听之任之,抓紧时间把幕后摆布这些事情的神秘人揪出来。

“可以,我会通知嘉程老弟的。”吴清风点了点头,有些担忧的望着林白道:“林小友,你找出来什么解决的办法没有,张老哥的事情就先这么拖着么?”

“拖着么……”林白闻言微微一笑,面上不动声色,但眼中却是杀机毕露。

符箓和术法不是风水局,只要施术之人一死,他生前所布下的种种谋划,都会变成过眼云烟。既然这些人胆敢将手伸到张三疯身上,若是找出他们之后,能乖乖听话解决事情,那还有得商量,若是执迷不悟,那他们的命也就活到头了。

看着林白的神情,吴清风暗暗心惊不止。他焉能看不出林白心中的打算,只是他着实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年轻人,竟然还有如此暴戾的一面。

不过仔细想想这事儿倒也不奇怪,哪个相师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别说是林白,就算是他吴清风,若是有人胆敢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将黑手伸到自己在意的人身上,那这梁子也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奇门江湖说到底,还不是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我先为师兄布下一道稳固神识的符箓。”林白微微一笑,看着吴清风沉声道:“等会儿我去兰桂坊一趟,就算是穷尽碧落黄泉,也要找出那人。我师兄暂时就先交给吴老先生你了。”

事情归根到底,也是因为林白他们帮助李嘉程所引起的。如今林白有所托付,吴清风怎敢不尽心尽力,当下没有任何犹豫,重重点头,便把事情应承了下来。

还没等吴清风反应过来,林白却是随手抄起一支圆珠笔,在张三疯脸上勾画起来。

看着林白的动作,吴清风简直有些欲哭无泪。这么多年修习相术,他也算见识了不少勾画符箓的方法。有人拿朱砂;有人用公鸡血;有人用黑狗血;甚至有人用女子天葵,但像林白这样直接拿圆珠笔书就的,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可还真别说,就这么简单几笔下来之后。张三疯周遭的气息瞬间变得平稳了许多,神情也愈发安详起来。就吴清风所知,圆珠笔这玩意儿可是根本没有朱砂那样沟通天地元气的奇效,可偏偏林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足见手段是何等惊人。

符箓完成,林白转身便要出门。吴清风刚想相送几步,但手机却是突兀震动起来,接通电话,寥寥几声后,吴清风面色大变,一把扯住林白,急声道:“秋水和嘉程老弟被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