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54章 召集群雄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是一个注定叫港岛民众无法平静的夜晚。

李嘉程刚刚从虎口脱险,绑匪的事情乍一了结,他便将港岛能叫得上号的头头脑脑尽数召集于希尔顿酒店。不少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闻风而动,但不管他们怎样苦苦追问,前来参加此次会面的那些富豪和大佬,均是三缄其口,微笑不语。

这就让事情变得愈发神秘起来,甚至有不少人在暗中猜测,会不会是李嘉程还在为绑匪的事情烦恼,怕以后李家再遇到这种事情。所以将这些头头脑脑召集过来,一来是查清楚绑架事情的真相,二来是告诫其中别有用心之人,不要再胡作非为。

但只有这些前来与会的诸人心知肚明,事情和这些小报记者所想的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吴清风去通知他们的时候,连绑架案的一点儿消息都没说。所讲的,不过是李嘉程准备斥巨资打造一个涵盖全港的大型旅游景观,因牵扯甚广,所以要这些人前来商讨。

但让这些人诧异的是,李嘉程到底是要建设什么样的旅游景观,才会把他们这些人悉数聚集过来。不过港岛之人一向极为推崇玄学,不少富豪和大佬身边都有能人异士陪伴,是以没过多久,这些人都已明白,恐怕李嘉程所说要布置什么旅游景观是假,布置风水局才是真!

搞清楚其中的门道后,这些人已然开始各动心思。素来和李嘉程交好的那些人,自然乐得卖李嘉程个面子,一力支持他的决定;而那些和李嘉程八竿子打不着的,则是掂量是非轻重,决定待机而动;至于那些真正碰触到他们利益的,则是做好准备,竭力否决提议。

“张老哥这一病病得真是值得,竟然到了如此境界,着实叫我羡慕,只恨当日不能像张老哥你一样处于危境。”林白和张三疯刚到酒店门口,便遇到迎客的吴清风。看到张三疯满面红光,精神奕奕的模样后,吴清风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无艳羡的望着张三疯,道。

自从看到刘伯温遗留下的手稿中记载的境界划分后,吴清风便将能踏入化神之境,当做了自己毕生的追求。只可惜不管他怎样竭力修为,却是毫无寸进,根本没有踏入化神的希望。甚至他都开始怀疑化神之说,是否只是个无妄之谈,直到他遇到林白,才知书中记载非虚。

当确信这件事之后,吴清风心中既有惊喜,又有懊恼。惊喜的是,自己苦心盼望了这么久的事情,总算不是一件虚妄之事;而叫他懊恼的是,林白小小年纪,竟然已步入化神境界,而他还在门槛外徘徊不前。这种懊恼情绪,直到他见了年岁相当的张三疯后才稍稍化解。

可如今张三疯竟然也步入了化神境界,这如何能不让他慨叹懊恼,又如何不让他恨不能跟张三疯互换一下。只要能到化神境界,哪怕是承受眉心诡异符箓的苦楚,又算什么?!

“不困于心,不受外物所惑,心神空灵,才是通往化神境界最重要的东西。”吴清风心绪的波动如何能逃过林白的双眼,眼看吴清风要陷入心魔中,他不禁出言提点道。

话语声虽然轻微,但听在吴清风耳中却像是洪钟大吕般震彻,更是犹如全身上下突然被浇了一桶冰水般清明。好容易收敛心神,吴清风不禁感激莫名的向林白望去。如果不是林白及时出言提点,恐怕他就要陷入心魔之中,本就虚无缥缈的一点儿化神希望,也要烟消云散。

“多谢林小友提点,老夫着相了。”吴清风老脸通红,有些尴尬道。

“我能理解吴老您的心情。”林白微微一笑,然后不动声色的又向吴清风提点了一句,道:“能固守本地,固然是好事,但偏守于一隅,却是会少了许多眼界见识。等以后吴老您闲下来的时候,去各处走走看看,也许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就林白对化神的感觉,相师想要走到这一步,所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自身的修为,而且还需要相应的心境和眼界。只有这两者都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在机缘巧合下踏出那一步。吴清风固守港岛,对心境的修为极为不利,这点从他在仓库时的神态就能看出。

寻常人想要讨生活,说难听点儿,就是与人斗;而相师每一次进步,不但要与人斗,还要与自己斗,甚至还要和头顶的苍天相抗衡。吴清风已经没了斗志,还如何前进。

“受教了。”吴清风闻言轻叹了口气,沉声应了句。不过他双眸中已是露出坚毅目光,显然他极为认可林白的这个提议。他也很清楚,自己这些年紧紧待在港岛,的确有些固步自封,恐怕这也正是他为何无法再有存进,进入化神境界的原因所在。

就在这时,原本跟在李嘉程身边的意兴阑珊的李秋水,一眼看到站在门口的林白后,顿时喜上眉梢,一溜烟小跑过来,然后抱住林白的胳膊,仰着小脸,美滋滋道:“这些人都是我让我爷爷给你叫来的,怎么样,我对你够好吧!”

“真是够好的,都叫我有些受宠若惊了。”林白闻言不禁摇头苦笑,这小妮子看起来还完全没搞懂眼前的状况,不过她态度前后反差突然变得这么大,也着实叫林白有些吃不消。

“那是,跟着本小姐,以后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李秋水得意的一仰头,朝周围那些人望了眼后,笑眯眯道:“你看旁边那些人,现在都在盯着你看,这可都是本小姐的功劳。”

诚如李秋水所言,会议厅内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汇聚在林白身上,不少人都在揣测林白的身份。在场这些人哪个不是港岛有头有脸的消息灵通人物,可他们中却没有一个认得林白。

而最让他们诧异的是,虽然李秋水以前也不是没带过男眷参加过什么派对,但那都是在李嘉程不在场的情况下。要知道李嘉程对李秋水桃花过旺这件事情,可是一向极为不悦,可是如今李秋水和这个陌生年轻男子表现的如此亲密,李嘉程却置若罔闻,这很能说明问题。

难道这个年轻男人是李嘉程内定了的准孙女婿不成?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猜测林白的身份,想知道此人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才能入李嘉诚的法眼;也有不少人在慨叹林白的好运气,不管此人是什么身份,只要能够得到李秋水的芳心,就意味着一跃飞上枝头变凤凰。

“诸位今晚能够应邀而来,李某着实觉得蓬荜生辉,心中也是老怀宽慰。”就在此时,李嘉程却是疾步走到主席台上,客套了一句后,朝台下扫了眼,沉声道:“诸位都是在港岛发家,也是生于港岛长于港岛的人,想来应该和老夫一样对港岛有着特殊的感情。”

李嘉程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附和之声。诚如李嘉程所言,他们这些人正是见证了港岛一步步发展起来,成为全球知名金融港口的港岛人。虽然这些年,他们的生意遍布港岛内外,甚至不乏有将生意做到国外的,但对港岛还是有着极深的感情。

“想来大家也知道,我们的根基,我们的枝叶都在港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嘉程先是声情并茂,然后话锋一转,沉声道:“但是我今日得到一个消息,有人要对港岛的龙脉气运动手脚,要将港岛的气运悉数改换,让港岛一步步走入下坡路,往昔荣耀不复存在。”

“我知道在座诸位身边定然不乏能人异士,肯定也会对各自家宅祖茔或者公司大楼的风水发现一些问题。而且各位肯定也发现公司的财务状况,肯定相对于同期要差上许多。我想各位对当年的金融危机还记忆犹新,试问在座诸位哪个想再蹈当年覆辙?”

“我李某人虽然不才,但是却得到了一名高手相助,找到了一个解决此次危机的法子。想要运用九宫八卦、阴阳五行的手段,来镇压港岛的龙脉气运,不至于偏离,也能让港岛从危机中脱离出去。此法所需功夫非常,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鼎力相助。”

一口气说出一大段话后,李嘉程面上露出凝重之色,望着台下之人,沉声道:“在座诸位皆是港岛俊杰,我想你们也都和老夫一样,希望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港岛未来能够更加繁荣昌盛,能够更加平稳,所以请诸位务必襄助老夫,我李某人必定感激不尽。”

话音落下,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台上的李嘉程,虽然他们来之前已经想到李嘉程所说的话恐怕必定与风水玄学有关,但没想到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竟然如此震撼。

港岛龙脉气运被人动了手脚,这事儿若是换个人说出来,恐怕场内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而且纵然他们对风水玄学并不明了,但也很明白这话代表着什么。

事情如果真的如李嘉程说的那样,龙脉气运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恐怕未来的几年,港岛会迅速走上一条下坡路,而且还是那种以直线速度下跌的路。如果真的放任不管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港岛就会一蹶不振,而他们的产业,也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但是眼下让他们犹豫不决的是,他们不清楚,李嘉程这话到底有几分真,有几分假。

说句实话,他们不相信李嘉程在这件事情里没有私心,他们要揣度的是这私心究竟占据了多少。如果李嘉程这些话纯属瞎掰,只为了李家的利益,那他们也不愿当这冤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