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56章 舌战群雄(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沙盘一搬上来,场内顿时寂静一片,那些原本想看林白笑话的相师一个个也都愣住了,怔怔的盯着眼前的沙盘,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惊诧之色。

他们这些人之所以惊诧,不为其他,而是因为这个风水局实在是太大了一些。沙盘是港岛的雏形,以港岛中心为圆点,朝外分出了五条线路,作白、青、黑、红、黄五色,象征着五行。而且这五线横贯港岛,直接绵延到海滨。

虽然眼前只是一个雏形,但已是叫人震颤莫名,几乎能想象得出如果在港岛上真实的呈现出这个庞大的五行风水布局,该是何等的壮观,何等的叫人叹为观止。

甚至在看到这雏形后,有不在少数的富豪原本笃定拒绝李嘉程提议的心思都开始动摇。且不说这风水局的效力究竟如何,单就是这建筑如果真的修建起来,绝对能成为港岛标志性的建筑物,等到那个时候,单单是旅游一项,就绝对能够叫他们赚个盆满钵溢。

“这就是小兄弟你布置出来的风水局?”跟随高荣而来的相师脸上顿时露出不屑之色,盯着林白哂笑道:“我之前听高先生的话,还以为小兄弟你是有多大的本事。如今看来,原来真的和我想的一样,不过是个满嘴诳言之徒罢了,也不知道你是如何骗过了李老先生!”

“有话说话,别满嘴喷粪!”这话林白能忍,李秋水却是按捺不住,冷笑道:“从头到尾,我只听见你在否定林白的这个布局,动辄便称别人为骗子,没有半分证据。难道你不知道港岛是法治社会,随便出言诽谤别人的话,会去坐牢的么?”

听到李秋水这话,张三疯暗暗拍手不已。果然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妮子,这一席抢白,直叫跟随高荣而来的那相师面色青白,身体颤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既然你要听缘由,那我就明白告诉你!你这布局看起来精妙,但太过庞大,试问普天之下,哪个人能控制得住如此之大的风水局?咱们相师忌讳什么,想来你也明白,难道你就不怕天道反噬加身?”那相师说完话后,望着吴清风道:“吴老友,你觉得我说的对么?”

吴清风沉默不语,不过眼中却是多了些犹豫之意。眼前此人,道号玄明子,乃是港岛黄大仙庙的镇守之人,传闻中也是‘黄大仙’也即赤松子的嫡系传人,对风水之道,的确有些研究。而且就吴清风看来,此人的话的确没说错,而且还说到点子上了。

当初林白提议布置这个风水局的时候,他心中也有过一样的疑虑。这个风水局太过庞大,不但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对掌控阵局的相师自身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一个不慎,就会满盘皆输;而且这风水局改变的是整个港岛的风水,牵扯更大,极易引发天道反噬。

要知道因为改动风水局势,尤其是如港岛这般重要城市的风水布局,引发下来的天道反噬,可是跟当日林白在银沙赌场遇到的局面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动辄便是死伤。这也是古往今来,鲜有相师敢去改换一地风水龙脉的原因所在。

如果到时候阵法布成,天道反噬随之而来,若是林白一个承担不住,不但他要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风水局也要完全失效,而且整个港岛的风水在天道反噬之下,也会一蹶不振。

“最重要的还不在此,港岛如今仍处在风水元运之中,哪里需要这种布局。”见吴清风神色犹豫,玄明子脸上的表情愈发张扬,望着林白冷笑道:“小兄弟,种种事实摆在眼前,你说你是不是危言耸听!你又打算做什么解释,难道还要躲在女人背后么?”

玄明子这话可谓是阴狠的紧,不但驳斥林白,更是夹枪带棒的说林白是靠女人的小白脸。

黄大仙庙在港岛极富盛名,玄明子身为守庙之人,又是赤松子的后裔,往常极受港岛众人的尊崇。他这话说出来,可谓极富杀伤力,叫人愈发怀疑,李嘉程想要布置这风水局,到底是安得什么心思,是不是想把所有人拉进来,然后让他一人获利。

李秋水如何能叫人如此污蔑爱郎,脸上神色一变,顿时便想斥责玄明子。

“风水元运?”不等李秋水出言,林白一把握住她的小手,往自己身后一扯,然后淡淡道:“你说港岛风水元运没有变幻,那你如何解释港岛地气龙脉颓废的原因?布局过大就无法控制,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而且你看得懂在下布置的风水局么?!”

玄明子的话阴毒,林白的话更是阴狠,直接讽刺玄明子修为不精。不过这也很简单,玄明子这架势,摆明了就是来砸场子的,如果林白不杀杀他的威风,在座诸人又如何去相信他?

“你……”玄明子闻言脸色青白变幻不定,紧盯这林白,双眼中满是愤懑之色,深吸了一口气后,紧盯这林白双眼,沉声道:“你这风水局,不过是五行微末之法罢了,不值一哂!”

“不值一哂……”林白闻言噗嗤一笑,连连摇头不止,笑道:“我以为港岛卧虎藏龙,原来不过是群二五眼罢了。你连我这个风水局都没看懂,也敢过来横加指责,简直可笑!”

“放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玄明子被林白这话一激,脸做酱色,紧咬着牙关,一字一顿道:“我一身相术皆是传承自赤松子仙人,若是连我都看不出来,还有谁看得出来?”

场内一时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望着林白和玄明子。这两人的唇枪舌战果然是激烈无比,而且言语间火气极重,甚至开始各自指摘对方对风水相术一窍不通。

“赤松子仙人若是地下有知,知道有你这么个不肖门徒,拿着他的名头做大旗,怕是连脸皮都要羞没了!”林白闻言哈哈大笑,犹如望向个笑话般看着玄明子,伸手朝着沙盘一指,淡淡道:“你只认出五行,你可看出这五行衍化,将港岛变成先后天八卦环绕之地!”

“先后天八卦……”玄明子听到林白的话,神色一怔,眼睛却是不禁朝沙盘望去。如林白所说,他的确在这沙盘上看到了五行之法,真没看到什么先后天八卦。

八卦为万物根本,如果真如林白所说那般,五行衍化,将港岛化为先后天八卦环绕之地,绝对能使港岛的地脉气运扩大上几倍不止,等到了那个时候,让场内这些大佬的身家翻上一番之说,就也算不得无稽之谈,而是有百分之百的可能。

但玄明子并不太相信林白的话,五行衍化的确是可以变幻出八卦。但这法子玄奥的紧,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他不相信,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会拥有这种玄奥入微的术法。若真是如此,那他这大半辈子修为岂不是成了笑谈。

“难道林先生的话是真的,如果这风水局布置成功,就能让咱们这些的家产翻上一番?”

“还真别说,玄明子大师一向得理不饶人,如今居然不发一言,恐怕是有玄机。”

“看起来这事情说不定真有转机啊,仔细想想,李首富一向宽仁,应该不会干那种只图一己私利的事情。要是有了这风水局,就能让咱们家产翻上一番,那可是天大的幸事啊!”

玄明子这一愣不要紧,场内局势却是瞬间便起了变化。风水之说玄之又玄,在场这些人都知道李嘉程能有这份家业,和吴清风从旁大力扶持不无关系。如今李嘉程听从林白的话,要布置这风水局,而吴清风根本不去拦阻,反而极为推崇,足见他的态度。

“诸位,我李嘉程这些年在港岛的为人,各位想来也是有目共睹!我是否会做出损害诸位的事情,想来你们也很清楚。”李嘉程见局势朝自己有利的这边转来,心中一喜,趁热打铁道:“请大家相信我,这绝对是一次互惠互利的布局,我们双方都能在这布局中得利!”

李嘉程这番言辞恳切的话语一说出,场内一众大佬心中动摇的顿时更厉害起来。诚如李嘉程所言,李嘉程虽然身为华人首富,生意遍布海内外,但一向对港岛极为重视。而且从不和港岛其他商人夺利,甚至时不时的还出手提携一些晚生后辈。

旁人可能会做出损坏港岛根本,满足一己私利的事情,但李嘉程应该断断做不出。

听着周遭那些人窃窃私语的模样,玄明子的面容更是如猪肝一般紫红,但苦于自己的确是没看出所谓的先后天八卦衍化之象,是以只能站在那里苦思冥想如何改变局势。

他很清楚,如果场内这些人的态度改变,以后他玄明子在港岛奇门的地位定然会一跌千丈。恐怕所有人都会记住他今日吃瘪的模样,往昔那些奉他为坐上贵宾的大佬,也绝对不会再信赖他,不管他走到哪里,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戳他的脊梁骨!

“小骗子,你蒙骗的了其他人,可却骗不过我雪亮的双眼!”一咬牙,玄明子缓缓抬头,紧盯着林白,厉声道:“你所谓的先后天八卦衍生,不过是空谈而已!而且如此之大的风水局,就凭你小小年纪,如何能撑得起来!你有没有胆量和老夫做过一场!”

“果然是老而不死是为贼!”林白双眼戾芒乍现,道:“既然你不想周全,那就休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