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57章 你们一起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此时此刻,场内已是寂寥一片,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林白,他们着实没想到这年轻人的火气竟然会如此之大,甚至说出‘老而不死是为贼’这种话!这是何等嚣张,何等目中无人的举动,但是碍于李嘉程的面子,他们也只能在心底隐忍一二。

不单单是这些人,就连李嘉程都是摇头苦笑不止。说出来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在场的这些相师,那个不是仙风道骨,白花花胡子一大把,林白这一句话,就等于把他们全给骂了进去。而且如今覆水难收的局势下,就算李嘉程想圆场,也圆不回来。

要知道林白做这些事情本来是好意,是想让港岛龙脉气运稳固,保住此地的繁华。可是他一番好意,却是被人当做了驴肝肺。说得难听点儿,港岛的死活,和他林白有什么相干,他做这些事情不过是本着奇门中人已经丢掉了的侠骨热肠罢了。

林白原本是打算和港岛这些奇门同仁,来上一场坐而论道。不见刀兵,既能互相印证相术修为,又能推敲这风水局的端倪,却是没想到眼前这玄明子竟然是如此咄咄逼人,先污蔑自己是小白脸,然后一口一个小骗子,这叫林白如何还能掩盖心中的愤怒。

既然港岛这些相师不想坐下来好好谈,非得手底下见真章,那就好好比划比划!他林白什么时候畏惧过这种场面。而且就林白所见,场内这些相师所徒的也都是一己私利,为了保住他们各自的声名,所以才会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对自己横加指责,大肆贬低。

对于这种人,就算林白依旧隐忍,和他们坐下来谈,也不会起到任何效果,只会让他们觉得林白软弱可欺,愈发来挑拨在场这些人,否定林白的提议!想要让他们同意自己的提议,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把他们打得服服帖帖,再不敢有半句微词!

而且这也算是奇门江湖的惯例,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谁的拳头硬,谁就能占住上风!

“小娃娃,我们看在李首富的面子上叫你一声小兄弟,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竟然如此口不择言,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么?”

“赶快给玄明子大师道歉,否则的话,从今以后,港岛奇门再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

只是短短片刻的宁静,场内顿时喧哗一片。那些被各路大佬传召来的相师,一个个脸色不善的望着林白,神色间满是阴郁气息,一幅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模样。

“各位,不必多言了!”玄明子面色变幻少许,然后盯着林白冷声道:“这小骗子就是个有娘生没爹教的没教养玩意儿,不吃点苦头,他怎么会知道天高地厚!”

话音一落,一旁的张三疯脸色顿时大变,神情阴郁无比,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玄明子,看那模样似乎马上就要动手!他比在场之人都更清楚林白的身世,林白自幼丧父,是被母亲一人拉扯长大,如今玄明子这话处处辱骂林白家中先人,纵然是换做常人又哪里能忍!

“有娘生没爹教?”林白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仰天狂笑不止,望着玄明子淡淡道:“赤松子仙人一脉传承已经凋零,我原本不愿对你下重手。但就凭你这句话,今日就算是你死上十次,你这一脉从此自奇门江湖断绝,赤松子仙人在地下也不会埋怨我半分!”

听到林白这话,张三疯微微叹气,他知道林白已是动了真怒。不过他也不愿拦阻,玄明子这话已经触动了林白的逆鳞,而且观此人态度之恶劣,死不足惜!

张三疯这样想,可是场内那些相师却是不这么想。眼见林白如此咄咄逼人,更是说出要灭掉玄明子身后的道统传承,一个个顿时放声狂笑不止。以他们看来,就林白这年纪,哪怕是真在相术上有些修为,不过也是得了些皮毛,微末的紧,说这种狂话,着实叫人贻笑大方。

“玄明子!不要逞强,赶快向林小友赔礼道歉,收回你刚才的话!”眼见林白身上杀气森然,吴清风心知林白已经动了杀机,急忙出言劝解。

虽然他不明白究竟缘何林白会震怒如此,但可以肯定其中必有隐情,而且他知晓林白的手段,如果林白尽力出手,这玄明子如何拦阻得住。虽然他平素看不惯港岛这些相师的作为,但毕竟也算相交一场,也不愿事情闹得太僵,以后不好相处。

“林白,你也消消火。”李嘉程见势不妙,也是急忙出言相劝,道:“今日咱们过来是商讨事情,有什么不认同的地方,坐下来慢慢谈就行了,动这么大的火气,不至于。”

“吴老兄,李首富,让我赔礼道歉,你睁开眼睛看清楚眼下是怎么回事儿?!”玄明子此时已经被怒火烧昏了心,听到吴清风这话,只觉得可笑至极,冷笑道:“他声称要收我性命,断我道统,如果我向他赔礼道歉,以后我还如何在港岛自处?”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附和之声。诚如玄明子所言,相师斗法,胜败如何倒是小事,但是林白口口声声要断了玄明子在港岛的道统传承,无异于是给玄明子下了生死战书。奇门中人最要一个面子,如果玄明子不接的话,以后他在港岛就再没有立足之地。

看着这些人的模样,吴清风不禁轻叹了口气,再不多说一句。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后退的可能。他很清楚,恐怕今日这会场,是要见点鲜血才能罢休了。

“年轻人,赶快给玄明子赔礼道歉,这样也许他宽宏大量,还能饶你一命!”在场那些相师见吴清风再不言语,只以为吴清风是认为理亏不便多言,愈发叫嚣的起劲。

“我今天可以卖吴老兄和李首富一个面子,只要你跪下乖乖向我磕三个头,之前种种我可以既往不咎,你说的话,我也能当成放了个屁。是求死,还是偷生,你做个决定吧?”玄明子听着这些人的话,愈发得意起来,高高仰着头,俯视林白,哂笑道。

林白闻言哑然失笑,淡淡道:“那我也给你个选择!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带上你的道统,乖乖滚出港岛。之前发生的事情我也能既往不咎,你说的话,我也就当是你放了个不足轻重的屁。是求生,还是寻死,你自己做决定吧!”

“小子,你未免也太狂妄了些!”场内诸人听到林白这话,脸上愤懑之色愈重,紧盯着林白怒声呵斥不已。在他们看来,以玄明子的身份,能说出来这种话,已经算给足了林白和李首富面子,但是林白竟然还敢针锋相对,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得了失心疯,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嚣张如此!就看他那小身板,还有以他这年纪只能修得的三脚猫功夫,哪里够玄明子瞧得。

“废话少说,今日我林某人若不取你狗命,不灭你道统传承,也算枉为人子了!”林白冷冷一笑,缓缓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朝着场内那一干港岛相师一指,淡淡道:“你们这些人若是心里边觉得不服气,大可以一并上来,刚好叫你们领教领教小爷的手段!”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如一锅煮沸的热粥。那些原本等着看林白笑话的相师,此时脸上也满是愤懑之色。这小子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在他眼里,我们这些港岛相师就是阿猫阿狗,任他揉捏的软柿子不成!这种人,得好好教训教训才行!

“既然你也说了,那就别怪我们以大欺小!”港岛相师中也不乏脾气火爆之辈,听到林白这话,顿时站到玄明子身后,望着林白怒声道:“今日我们就叫你小子败个心服口服!”

“别废话,想动手,尽管来吧!”林白不冷不热回了一句,朝后撤出一步,河图洛书缓缓滑落手心,双眸之中精光暴射,顺着他的身体,一股庞大的杀机顿时弥散而出。

望着林白这架势,港岛一众相师顿时冷笑不止,纷纷握紧自己的法器,更是拿出了看家的功夫,想要跟林白好好比划一番。在这些人眼中,此时的林白已经和死人无异!

看着眼前的场面,大厅内的一众富豪大佬均是神情激动。到了如今这个时代,所谓奇门江湖,他们也只能在电视小说中看看,相师生死斗法,更是闻所未闻。如今竟然有这样真实的一幕在眼前出现,如何能不叫他们热血沸腾。

一次性对上这么一大波港岛相师,就他那小身板,这些人一人一拳,也能把他拾掇了,这年轻人怕是凶多吉少了。这些富豪大佬想到此节,均是有些同情的望着李嘉程和李秋水,李嘉程精明了一辈子,临到末年,却是挑了这么个脾气暴躁的小家伙。

“张师兄,我听别人说,那玄明子是个有本事的人,林白和他们这么斗,不会有事吧?”李秋水望着被人群包围的林白,小手紧紧握在一起,担忧无比向张三疯问道。

“有本事的人?”张三疯闻言微微一笑,双眼微眯盯着场内,言语中不带丝毫火气,淡淡道:“他以前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