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67章 地下黑拳(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原来这家伙也是个可怜人。”听完公羊寿的话后,张三疯不禁轻叹了口气,对列昂尼德的态度大为改观,更是有些嫌弃的望着公羊寿道:“要我说你做事也太不靠谱,他好歹也是跟着你出生入死了那么久,你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把他丢给了别人。”

林白也是微微颔首,对张三疯这话极为赞同。列昂尼德本就是个可怜人,好容易找到一个能够值得信赖的人,更是为了他出生入死,以命相搏。可是最后,那人却是无故失踪,连分毫的音讯都没传回来过,别说是列昂尼德,就算是换做在座这些人,恐怕也无法心平气和。

而且林白觉得,恐怕列昂尼德如今的这个暴躁性格,也跟当初公羊寿无端端离开的事情有着极大的牵连。如果不是受过极大的打击,此人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当时晨晨那小丫头出了事情,我自保都顾不得,这边的生意也都全部贱价卖给了他人。让他跟着我,不过是回过头重新去过苦日子罢了。”公羊寿叹息摇头,望着正在擂台上搏斗的列昂尼德,道:“但如今看来,恐怕我那个决定是错的了。”

“岂止是错了,我看是大错特错。”张三疯慨叹连连,摇头叹息道。

公羊寿轻叹了口气,没在言语,有些担心的朝擂台上望去。

此时此刻,擂台上的搏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和列昂尼德进行抗争的是地下黑拳赛事的新晋拳王,维克多。此人的身材壮硕的就像一头北极熊般,魁梧异常,和他身前的列昂尼德比较起来,简直就如一座小山般骇人,仿佛一跺脚就能把列昂尼德跺死。

而且此人背上更是纹着一个妖异的红色脸庞,在他进行搏斗的时候,牵动背部肌肉,那红色脸庞就像是正在咧起嘴角发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即便是林白,看到那笑容,心中都不禁生出一股彻骨的寒意,觉得台上站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头从沉睡中被惊醒的北极熊!

“杀!杀!杀!”看台上的观众此时犹如疯了一般,在那疯狂嘶吼喊叫不停。他们觉得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刺激了,尤其是列昂尼德和维克多完全不相称的身体,更是叫他们觉得热血澎湃,觉得这可能是一场维克多单方面的屠杀。

他们来地下拳场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看到在现实生活根本无法看到的血腥场面,能够让心中积攒的负面情绪在血肉横飞的状况下,彻底宣泄出去。他们期待的是就是这样实力完全不成比例的虐杀,如果列昂尼德被维克多虐得越厉害,他们就越觉得兴奋。

情势和他们想象的一般无二,场内的比赛刚一开始。维克多就稳稳的占据了上风,拳头犹如雨点般朝着列昂尼德疯狂倾泻不停。而列昂尼德就像是完全放弃了抗争般,只是缩在擂台一角,双手紧抱脑袋,勉力抵挡着拳头的打击。

列昂尼德越是后退,维克多就越是疯狂,犹如打了鸡血般,双拳如永动机般,朝着列昂尼德的胸口猛捶不止。在他疯狂的打几下,列昂尼德瘦小的身躯,就像是狂风骤雨所席卷的海面上的一叶扁舟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维克多的拳头所吞没。

“杀了他!杀了他!拗断他的脑袋”场内的形势越是这么发展,看台上的观众越是疯狂,面色犹如癫狂了般,在那疯狂呼号不止。甚至有那性格火爆,身材火辣的女人,更是直接把上衣一脱,光着膀子,手抚摸着那对丰腴,不停的对擂台上的维克多抛着媚眼。

望着擂台上被维克多疯狂击打,虐得鼻青脸肿,嘴角满是淤血的列昂尼德,脸上满是不忍之色,公羊寿不禁叹息着摇头道:“何苦来哉!”

“能不能跟裁判或者是主办方说一声,把比赛停下,再这么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张三疯望着台上已经是步履蹒跚,不断甩动脑袋才能保持心神清明的列昂尼德,心中着实也有些不忍,朝四下张望了一番后,忧心忡忡的望着公羊寿道。

“不行。地下黑拳有规矩,除非拳手自己认输,或者其中一人死去,否则的话,比赛不能因为任何人的意志而中断!”公羊寿摇了摇头,然后面上也是露出不忍之色,道:“而且列昂尼德恐怕是有心要这么做,就算是我们出言想要让他认输,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张三疯和陈白庵闻言也是一阵叹息,诚如公羊寿所言,列昂尼德绝对不会轻易罢休。但是眼下形势如此惨烈,若是他再不趁早罢休,难道非要等到维克多把他打死不成?

“小师弟,你能不能想想法子,帮帮列昂尼德,或者是提前终止这场比赛?”擂台上的比拼越来越惨烈血腥,列昂尼德更是口鼻喷血不止,张三疯着实再看不下去,出言恳求道。

“不着急,慢慢往下看。”和其他人紧张无比的神情相比,林白显得分外好整以暇,仿佛对擂台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毫不在意,微微一笑后,道:“我对列昂尼德有信心,他不会败!”

不会败?!张三疯听到林白这话,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场内的局势到了这一步,谁能取胜谁会败落,已经是清晰的不能再清晰。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维克多钵盂大的拳头,几乎就能抵得过列昂尼德的脑袋,这种差距,列昂尼德怎么可能胜得了。

难道小师弟是想让列昂尼德多吃些苦头,好借机报复此人之前对他的不敬?!

“看着吧,列昂尼德不会输的。”林白如何猜不透张三疯的心思,微微摆手,笑眯眯说了一句。别人不知道列昂尼德的底细,他怎么能看不出来。此人在小酒馆内表现的那一手,足以说明他已深得搏击一道的三昧,对力量的掌控更是到了极为细微的地步。

那个维克多虽然有着一身爆炸性的肌肉,而且身材看上去健硕魁梧,但就林白看来,他的拳脚只不过是皮毛而已,远不如列昂尼德。对付这样的人,还打得这么吃力,这就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列昂尼德在隐藏实力,想要试探出维克多的深浅,再择机毙敌!

而且就林白估计,维克多现在全力已出,离战斗结束,应该要不了多久了。

果不其然,如林白心中所想一般,就在维克多打得越来越浮躁,试图一拳捶向列昂尼德命门,给他来个一击毙命的招数时。场内局势陡然反转,列昂尼德就像是陡然被打了一剂强心针般,血肉交加的面孔陡然抬起,双眼精光毕露,嘴角更是翘起一个诡异笑容。

他怎么笑了,难道是被打成了失心疯?!望着列昂尼德的笑容,维克多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愤懑郁闷之意,原本捶向列昂尼德的双手陡然变幻,变拳为抓,一把揪住他的腰眼,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从地上揪了起来,然后朝着半空便抛去。

“杀死他,把他摔成肉饼!”看到维克多的举动,场内那些观众纷纷起身,双眼喷火,在那嗷嗷叫个不停,不断的挥舞着双拳,仿佛现在站在场上的厮杀的不是维克多,而是他们。

在这山呼海啸般的声音下,维克多觉得陶醉无比。在地下拳场厮杀这么多年,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对手被自己撕成粉碎,观众在擂台下为自己呐喊,女人为自己宽衣解带。

但这种快感刚刚持续了有几秒钟,他却愕然发现擂台下的那些观众没有如往日般爆发撕心裂肺的尖叫,而是变得宁静无比。这让他无法理解,但还没等他想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一个瘦小的黑影突然出现在他面门之前,然后没有给他任何应对的时间,黑影就撞了过来。

那团黑影,不是被维克多扔到半空中的列昂尼德又是谁!只听得砰然一声!维克多那硕大的身躯竟然生生被列昂尼德揪住脖颈给扔了起来,而后大脚猛然一踹,他如严寒之地北极熊般庞大的身子,居然变得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朝擂台外就飞了出去。

擂台下彻底沉寂,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占据下风的列昂尼德,怎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之大的力气,生生将列昂尼德从擂台上扔了出去。

维克多砰然坠地之后,场内更是爆发出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只见维克多的脖颈此时竟然变得如一团扭曲的麻花般,缠了几圈,脑袋软塌塌搭在肩膀上,眼瞅没有活下来的机会了。

望着此情此景,诸人不禁想到刚才列昂尼德的那一脚,恐怕维克多勃颈上的伤痕,就是他这一脚所造成的。一脚之威,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端的是骇人听闻!

“拳王!拳王!”场内的观众此刻彻底沸腾了,纷纷起身,挥舞着胳膊,眼中露出炽热的光芒,紧盯着擂台上身材瘦小的列昂尼德呼喊不已。

对这个结果,林白没有任何惊诧。一个既能做到将拳术力量控制练到细致入微地步的人,又连死亡都没有任何顾忌之心,如果连这种人都不能赢,那恐怕真要天理不容了!

“嗷……”擂台上的列昂尼德听着身下震耳欲聋的声音,高举右臂奋力疾挥,口中更是怒吼一声,似乎要将怨气尽数宣泄,而后指着林白,沉声道:“你,可敢与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