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71章 总理阁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刚才林兄弟你在拳场大展拳脚的时候,她们可是都亲眼看在眼底的,对你倾慕的紧。”看着林白的表情,瓦连京浅啜了一口伏特加,脸上笑意不减,淡淡道:“这几名女孩儿可都是我费了好大心思,从芭蕾舞团找来的,身体柔软远超常人,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好意。”

“华夏猛虎,我能看看你的肌肉吗?”正在林白身上厮磨不止的那女孩儿,眼中露出一抹媚态,眨着长长的睫毛,那如海水般通透的双眼中更是带着一抹欲说还休的娇俏。这种女人端的是极品尤物,在这神情的注视下,更是叫林白心中火焰燃烧的愈发旺盛。

但凡是男人,不管是七老八十,还是贫富贵贱,心思差不多都一样。就像俗话说的那样,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来思考的动物,只要冲动起来,大脑根本就不会受到控制。

更不用说是这种美色当前,林白如今的心神就有些稍稍不受控制的迹象。而先前在小酒馆内一口吞下的那些伏特加,此时也有不少冲破了元气的封锁,在体内肆意升腾。酒精的刺激,再加上身前美人的诱惑,使得林白的呼吸变得急促无比。

对于外国女孩儿,在华夏实际上有个不成文的称呼就是大洋马。现在的人,一般提到大洋马,首先想到的就是美国妞儿。但实际上这三个字却是从俄罗斯女孩儿身上衍生出来的。而且就林白所知,西方世界的美女,实际上大多数都聚集在东欧和俄罗斯这些严寒之地。

当初苏联解体的时候,大批俄罗斯女孩儿迫于生计,有不少人以各种方式进入了各个国家的红灯区,也算是打响了俄罗斯从公有走向私有的第一炮。即便是当时的华夏边境,都有不少地方在暗中打起了这样的招牌,弄了不少俄罗斯女孩儿过来。

望着林白的神情,瓦连京脸上满是笑意,端坐在一边,捧着一杯伏特加在那浅啜不止。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林白,就连张三疯和陈白庵两人身边都靠了几个女孩儿。那几个女孩儿也是上下其手,轻轻捻着张三疯和陈白庵白花花的胡须,脸上带着娇媚。

虽说诸人都是小心提防,但像柳下惠那样坐怀不乱的本事,岂是谁都能有的。更不用说,这几个女孩儿浑身上下皆是光溜溜一片,在那对着他们厮磨不停。那柔软的丰腴,还有笔直修长大腿间的秘境,在她们动作的时候,更是若隐若现,风光美不胜收。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就在林白酒精和欲望即将冲入脑海之际,他双眸中却是猛然爆发出一阵精光,口中缓缓念诵《太上道君常说清净经》,一边掐动印诀,疾声叱道:“煞凝,天地为之冷!”

话音落下,餐厅内燃烧得旺盛无比的壁炉犹如熄灭了般,屋内的空气更是瞬间冷却。仿佛一瞬间就从温暖的春天,回到了屋外雪花纷飞的深冬,平地更是起了一阵刺骨的寒风,叫诸人均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而随着这个寒颤,他们心底骚动的欲望之火,也彻底熄灭。

“瓦连京司令,有什么话直说便罢,不需要弄这些玄虚了。”恢复了心神的清明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轻轻推开身畔的女孩儿,望着瓦连京道。

“神奇的华夏人……”感受着屋内陡然出现的冰寒,以及手中高脚杯边缘结的一层霜花,瓦连京缓缓起身,脸上带着赞叹之意,道:“年轻人,你怎么会认为我是刻意在做这些?”

“拼酒,是考验我的勇气;拳场搏斗,是考验我的能力;美色诱惑,是考验我的定力。我说的对吧?”林白轻轻一笑,不置可否的回应了一句,望着瓦连京,接着道:“三重考验既然都通过了,想来瓦连京司令你也该放心了,是时候跟我说具体的事情了吧。”

“果然是聪明的年轻人。”瓦连京闻言连连鼓掌,脸上促狭的笑意尽收,郑重无比道。

诚如林白所言,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刻意安排出来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林白他们的考验。前两重考验,被林白他们没有任何阻滞的通过,但他着实没想到在美色当前这一关,这个年轻人竟然能克制住心底的原始冲动,并且勘破自己的心思。

食色性也,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居然能克制住心底的冲动,以后绝对前途不可限量!但瓦连京不知道的是,实际上林白能够勘破第三关,也是侥幸。如果他还是以前那个初哥,绝对要被这几匹大洋马拿下,但如今他家中美女如云,哪个不比这些俄罗斯姑娘漂亮。

美人计这东西,对别的男人来说,可能会有奇效。但是这法子来诱惑林白,却是不行!

“你们都下去吧。”瓦连京拍了拍手,朝那几名衣着不整的女孩儿拍了拍手,等到她们退下后,饶有兴致的盯着林白,沉声道:“如果你不是华夏人的话,我一定会费尽所有手段把你调到我身边,甚至把我女儿嫁给你,让你以后可以为我效力。”

“但我是华夏人,所以这一切都不用考虑。”林白微微一笑,缓步走到桌边,端起一杯被室内寒气浸得冰冷的伏特加一口吞下,然后望着瓦连京道:“说吧,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早在列昂尼德向他邀战的时候,林白便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尤其是后来瓦连京突然露面,更是给他们玩了这么一出美人计后,林白更是确定了心中所想。而且他很明白,如果自己在最后这道关卡上,表现得稍稍过火一点,瓦连京就绝对不会以实相告。

但让林白诧异的是,自己这些人此行前来俄罗斯,所为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即便是有华夏当今那位的引荐,可是瓦连京却还要连摆三关来试探自己这些人。

“年轻人,不要着急。”瓦连京微微一笑,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的时间,然后笑眯眯的望着林白道:“走吧,我再带你去见一个人,让他给你讲清楚这些事情。”

“瓦连京,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到底是什么事情,要让你这么推推拖拖的。给我们摆了这么大个迷魂阵不说,还要再费周章。”公羊寿闻言顿时有些老大不愿意,道。

旁人觉得瓦连京权势惊人,但是当年和他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交道的公羊寿,可完全不吃这一套。而且他知道自己这位老朋友,往常也不是这性子,如今怎么变得这么墨迹。

“你就跟着我一块去吧,咱们要见的那位,也算是你的老熟人。”瓦连京闻言嘿然笑道。

公羊寿闻言就想发作,但没等他出声,林白却是以眼神制止了他。在林白心中,已经隐隐约约猜出了,瓦连京要带他们见的那位是什么人。而且林白觉得,之所以瓦连京将事情布置的这么繁琐,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要带他们去见那个人。

林白都这么说了,旁人自然也不好再有什么意见,只能跟着瓦连京走了。

但让林白有些诧异的是,车子并不是如他想象的那样,向着莫斯科的市中心行驶,而是朝着市郊驶去。而且车子越走,周围的风景就越荒芜,最后甚至连丝毫人烟都见不着,只剩下道路两侧被积雪覆盖的参天大树,最后更是连路都不走,直接驶入丛林之中。

“瓦连京,你带我们来这荒山野岭是想干什么,难不成是打算把我们抛尸荒野?”公羊寿望着黑魆魆看不到头的森林,心中不禁有些疑惑,向瓦连京打趣道。

“我就是有这个心思,也得先有这个能耐才行。”瓦连京打了个哈哈,往前行驶了没多久,将车子一停,然后下车拉开车门,道:“下车吧,你们要见的那个人就在前面。”

闹腾了那么久,此时也是凌晨时分,森林中积雪密布,脚踩上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甚至有些地方的积雪更是到了膝盖那么深。看着瓦连京那神神秘秘的态度,诸人着实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雪天半夜的还躲藏在这深山老林里面。

“安静一点!”就在诸人心中犹疑不定之际,他们总算是看到了丛林中的些许亮光,就在他们好奇张望的时候,从亮光处传来一个包含威严的中年男人声音。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有?”瓦连京冲诸人摆了摆手,示意没问题,然后迈着小碎步挪到那中年男人身侧,压低声音道:“总理阁下,我把这些华夏人带来了。”

总理阁下?!听到瓦连京这话,场内诸人除却林白外,其他人均是有些头晕目眩。他们着实没想到,瓦连京要带他们见的人,竟然是俄罗斯这个世界二号强国的主宰者。

即便是林白,虽然之前就猜出了瓦连京要带他们见的人会是这位,但是他实在没想到,这位拥有这世界上最强大权力的几人之一,竟然会在雪夜的凌晨时分现身在密林中。

“这是要做什么?”朝地上摆放着的弓弩匕首看了眼后,林白咽了口唾沫问道。

“能挑战得过列昂尼德,你是一头华夏猛虎!”总理阁下微微一笑,道:“我们要猎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