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77章 永殇之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大雪纷纷扬扬,将天地笼罩在一片雪白之中,河山显得苍茫一片。

“好个隐蔽的所在。”朝四周那些遮天蔽日的巨树扫了眼,林白不禁慨叹道。不得不说,这个核武器研究所的位置端的是隐秘至极,刚才在飞机上,他们只看到下面均是被密林所覆盖,却是没想到在这些参天的巨树下面竟然别有洞天,连接着这么一处。

瓦连京没有应声,神态无比悲怆,甚至连手脚都有些颤抖,仿佛不忍再往前多走半步。

“这地方的气息怎么这么古怪?”众人往前走了几步后,林白顿时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仰头望着前方,想要看出端倪。刚踏入此处,林白便觉得自己体内的法力和生命精气似乎在被什么诡异的力量不断牵引着一样,随时都要透体而出,向着某个地方汇聚。

而陈白庵和张三疯等人也是满脸凝重之色,他们也觉察到了那股诡异的力量。强忍着身体的悸动,诸人继续朝前行走,当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林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望着眼前的一幕幕,林白终于明白了瓦连京为何要说这里是俄罗斯的永殇之地。

和之前他们所在之地,到处皆是遮天蔽日的巨树,挺立于天地间,弥漫着浓浓的生机不同。眼前所看到的地方,那里的生命机能似乎被什么东西剥离了一般,到处皆是破败死亡气息。就连天幕飘落的雪花,都避开了此地,朝着其他地方坠落。

目光所及之处,均是残砖瓦砾,破败不堪,地面甚至还开裂了一条条巨大的缝隙,透露出灰色的土层。那些建筑物旁边摆放的花卉盆栽,也没有了任何生机,都变成了灰色,虽然仍旧保持着生前的姿态,还挺立在世间,但只要手指一碰,就会簌簌落地。

最叫人不忍直视的,还是建筑物周遭的那些尸骸。于其说是尸骸,倒不如说成是干尸来得更恰当一些。这研究所内的所有人,都像是被烈火烤干了一样,尸骸内没有半点儿水分,只剩下干枯的皮肤紧贴着骨头。林白明白,这是人体精气被剥离后才会出现的情况。

而且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尸骸也都如那些花草般,保持着生命消逝前夕在做的事情。林白甚至分明看到,这些尸骸中有两个人的面颊似乎还保持着生前的笑意,头紧紧挨在一起,就像是想要说什么私密的话语一样。如果这不是两具干尸的话,这场景应该分外美丽。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发生在一瞬间,还没等这些人清醒过来,生命精气就已经从他们的躯体中抽离,只给他们留下两具干巴巴的躯壳。

望着这一切,林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他仿佛能够看到,一个原本安静祥和的研究所,一切都如平常的过往一样,这些人在这里研究着最尖端的科学。但是一场巨大的浩劫突然袭来,以不费吹灰之力将他们宁静的一切完全破坏,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留给他们。

“这是我们核武器研究所最年轻的博士,他们两个也是一对情侣,再有一个星期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但是现在却成了他们举办葬礼的日期。”瓦连京伸手抹了抹鼻子,纵然一生见识了不少惨烈的战斗,也亲自上战场搏斗过,但在这样惨烈悲恸的画面前,还是有些神伤。

风声呜咽,似乎在泣诉着在此地发生的种种恐怖过往。

“林先生,你看出了导致眼前这一幕的原因了么?”白袍女子朝着四下扫了眼,眼眸中带着无尽的悲伤,而后缓缓扭头,如海水般蔚蓝的双眼望着林白,缓缓道。

林白沉默以对,看到此地发生的种种之后,对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诚如白袍女子所说,这里的一切的确是华夏相师所为,而且就林白所知,也只有华夏相师才有这种手段。因为导致眼前这一切的,不是术法,而是阵法,一个可以吞噬生灵生机的阵法。而且这个阵法在河图洛书之中还有记载,除却华夏相师外,再无人可以摆布。

此阵之名为三才十绝阵!演先天之数,得先天清气,内藏混沌之机。以杀、血、凶三煞为阵心,按照天地人三才布置,共和为一气。只要被这阵法围困住,只要是体内拥有生命精气之物,皆会被抽离所有生机,化作微尘,故名十绝!

但就林白所知,这阵法失传已久,华夏能够施展这阵法的少之又少。而且摆布阵法的手段,要耗费的东西,更是人力几乎无法达成。单单是血煞那一道,就需要无量的人命来填补;杀煞则是要收取古战场杀机;凶煞则是凶兽性命败亡之前的最后一缕气机。

这三者,无论是哪一种,靠人力来收取,都不是朝夕之间能完成的东西。

而且最让林白不解的是,那些人耗费这么大力气,花了这么多功夫,拿走一颗中子弹又是为了什么?!此物除却拥有巨大威能外,既不能当吃也不能当喝,对相师修为更是没有什么裨益。甚至摆布这种歹毒阵法,还会伤了天和,有伤根本,着实叫人想不通。

但不管怎样,眼前的种种都将矛头指向了华夏相师,这是无法掩饰的东西。不管林白想或者不想承认,事实就是在眼前,造成这滔天祸事的,的确就是华夏相师。

“生死种种,往返长生。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度世,无量大神。今日吉庆,长斋清堂,修行至经,无量度人,愿所启上彻,径御无上三十二天元始上帝至尊几前。”

林白没有去回答白袍女子的问题,而是紧闭双眼,口中不断念诵《灵宝无量度人上品道经》,虽然知道做这一切也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但林白实在找不到除了诵念经文,超度这些无辜亡魂之外更好的法子,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歉疚。

“逝者已矣,自然的神灵会将一切仇怨平复,安抚他们的亡魂。”白袍女子看着林白的模样,轻叹了口气,然后道:“这一切也不是林先生你所为,如今我们要做的最关键的事情就是尽快找出幕后的黑手,知晓他们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林白点了点头,没再言语,也不理会诸人。抬脚便朝那被古怪气息笼罩着的研究所中心区域走去,这一脚迈出,林白觉得自己体内的气血顿时沸腾一片,法力和生命机能就像是受到某种牵引般,好像马上就要朝着体外奔涌而出。

按照瓦连京所说,事发至今已经有接近一周之久,但是这三才十绝阵的威势竟然还是如此可怖,足以相见当日研究所内那些人被阵法困住之后,发生一切的惨烈。

“三才无量,四方正神,镇压五行!”按捺住心中翻腾的郁意,林白手上印诀微微掐动,法力透体而出,环绕周身,封堵住三才十绝阵的牵引,而后缓缓念诵九字真言,催生法相。

九字真言乍一出口,林白的头顶顿时轰然一声,一尊仿若带着顶天立地、捉星追月般气息的法相显露于诸人眼前。那法相的面容如林白一般,带着浓浓的悲悯之色。

“天眼洞开!元气分动,一切逃遁无形!”手上印诀微微掐动,林白迅疾念诵开辟天眼,观摩天地元气的法门。话音落下,法相额头之间陡然裂开一条缝隙,而后幻化出一个黑白分明的双眼,恍若混沌初化般,透露着种种玄奥气机,向着四下打量不停。

此地阵法虽然尚有余威存在,但是毕竟相隔时日太多,布阵之人留下的气息单凭人体开辟天眼,根本无法捉摸。是以林白才会催动法相,以法相之观感来感触一切种种,试图从其中找出缘由所在,看透那布阵之人使用的究竟是何手段。

硕大的眉心天眼横贯场间,被那对眼眸扫试过的诸人,心中都不禁生出一股无力抗拒之感,仿佛自己的一切秘密都被他完全洞悉,根本无法逃避。

“赵宋后裔相师!”就在诸人心中惊疑不定,慨叹林白法相神威之时,林白双眼却是陡然怒睁,眼中精光闪烁,从他体内更是爆发出一股浓烈无匹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