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80章 钉头七箭(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0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钉头七箭?!陈白庵闻言顿时一阵失神,此法他也听李天元说过,乃是从上古巫蛊诅咒之术中流传下来的邪门术法。施展此法,需制一土台,然后在台上放置一草人,草人身上写下诅咒之人的性命,在草人双眼、额头插上三箭,手足插上四箭。

上三箭为催魂箭,下四箭为捉魄箭!箭头插上之后,以秘术催动,以自身精血及生命机能献祭,便能起到咒杀之效!此法只要施展成功,一时三刻便能取人性命,可谓歹毒至极。

当初在金陵的时候,那借助稻草人对萧薇和叶大师施展诅咒手段的诸葛大师,施展的便是从这钉头七箭残缺篇章中推敲出来的术法。残缺的钉头七箭之法便有着那样恐怖的威力,张三疯不敢想象,这纯正的钉头七箭,又该是有着怎样的威势!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茫茫雪海,各处又皆是遮天蔽日的巨树,想要一时三刻内找到人躲藏在这里的人,凭借人力根本无法完成。是以林白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催动法力,将法相驱动而出,释放出神念,在周遭徘徊逡巡不止,想要洞察那幕后黑手。

法相脱体而出,横亘于虚空之中,面容满是凝重之色。尤其是那双巨大的眼眸,更是如同两盏明灯一般,叫人看到这双眼睛,便觉得连地下三尺之物,都能被他洞察。

“我也来!”张三疯咬牙切齿,跟着林白的举动,迅速掐动印诀,催生法相。虽然他的法相也算不凡,但是有林白珠玉在前,却是犹如有着天差地远的差距一般。不过两者一起行动,却是能够让寻人的速度加快许多,省却许多麻烦。

“我也来帮帮你!”白袍女子看到林白这动作后,面上露出凝重之色,沉声道:“伟大的自然神灵,请您降下恩慈,让我融入万千生灵之中。”

话音落下,远处的树林之中顿时传来一阵喧闹。而后出现的一幕,更是叫诸人不禁瞠目结舌,只见从远处那丛林之中,诸多野兔、飞禽之类的野兽纷至沓来,而后犹如见到亲人般,依偎在白袍女子身旁,轻轻蹭了蹭她的身体后,在张三疯身上闻了闻,便朝林中奔去。

望着这一幕,纵然是林白,都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法相可以洞彻天地,但是比起这白袍女子的手段,却也是相差甚远,尤其是在这种密林之地,更是有着巨大的差别。

德鲁伊教徒的手段,果真是不容小觑!若不是此时陈白庵形势危急,林白真是想好好向这白袍女子讨教一些德鲁伊教派的术法。就林白所见,他觉得这一道和华夏相术极为不同,这些人是将自身与这片天地契合,以此来完成种种不可思议之事。

华夏相术可测人吉凶、知晓旦夕祸福、揣度天道机密,但仔细推敲起来,所行的却是违逆天道之事,若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天道反噬;但这德鲁伊教派却是截然相反,他们是顺从天意,请求天道恩赐,得到自然宠爱,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反噬与灾祸。

而且他们这些人最重要的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这样的人,能够更好的融入天地,对天道的揣摩,定然会比华夏相师高深许多。林白觉得,即便自己如今已经臻至化神境界,但是在对天道的研究一道,恐怕还不如这停留在勘天境的白袍女子。

心中思虑变化之际,林白已是打定主意,等到此间事了,自己一定要要跟这位白袍女子好好深谈一番。以华夏相术与她的德鲁伊教派术法两相比照,定然会有许多收获,甚至能够解开自己心中之前存着的许多疑惑,弄清楚一些盘亘在心底的秘辛。

三人一起发力,周遭的密林中此时已是一片鸡飞狗跳,到处皆是透露着诡异的气息。而作为普通人的瓦连京和公羊寿,此时已经完全失声,只能目瞪口呆的望着这群人的动作,心中颤栗莫名,对他们而言,这些手段,和传说中的天神又有什么差别。

风雪不止,雪花愈发密集。而在几株参天巨树包围下,一名身材瘦削,身上穿着一袭单薄麻布道袍的年轻人盘膝而坐,他身体正前方筑起有一座土丘,而在那土丘上,正摆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稻草人,这稻草人的面容,于陈白庵极其相似。

风吹雪打,天气寒冷无比。但那盘膝坐在土丘前的年轻人,虽然双颊被冻得青紫,但眼神却是坚毅无比,双眸死死的盯着土丘上的稻草人,仿佛是有着血海深仇一般。

双唇翕动不止,一阵阵玄奥的咒诀从这年轻人口中念诵而出,叫人闻之便头皮发麻。而且随着这咒诀的念诵,这年轻人的身躯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干瘪。甚至他那一头原本充斥着光泽的黑发,此时都变得有些干枯发白。

很明显,这是身体精气与生命机能在不断流逝的迹象,而且这流逝的速度更是十分之快,叫人觉得也许只要短短几个呼吸,这年轻人就有可能从青春年少化作垂暮老叟。

但是对这一切,那年轻人仿若未觉般,执拗无比的仍旧在那掐动手诀。随着这些机能的流逝,围绕在土丘上那稻草人周遭的黑气越来越重,最后几乎将稻草人完全包裹,叫人连形状都要分不清楚,而且稻草不时发出咔嚓之声,似乎马上就要碎裂。

“二祖,我马上就可以为你报仇了!”最后一枚印诀挥出,那年轻人面色顿时变得委顿了许多,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紧咬牙关,脸上满是痛恨之色道:“只可惜我术法不精,没能像静廷表哥那般达到化神之境,只能对付这老家伙,不能让罪首林白受殃!”

话音乍一落下,在这少年身畔的一棵巨树上突然钻出一只松鼠,盯着他啾啾叫了几声后,迅速转身,鱼跃着便逃离了此处,朝远方奔去。

与此同时,半空之中,一尊巨大的法相,也将目光投向了此处。当看到了那古怪的气机后,眼神中顿时多了一股杀机。

“找到那人的所在了!”几乎在同一时刻,林白和白袍女子同时出声,朝公羊寿和瓦连京扫了一眼后,沉声道:“你们两个看好陈老,我们去会会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