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83章 歹毒心肠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话语声连带着风声,传出极远,而且声音凄厉,叫人闻之便觉得心如刀绞。

“平叔?!”听到这个声音,那叫做赵听潮的年轻人迅速止住手上的动作,脸上露出狂喜和不可置信之色,紧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道:“您没死?”

“小王八犊子,我刚才不是就跟你说了。他们这些人我一个没动,让他们带着你爷爷的尸骸,回你们赵家祖地埋葬了么?现在你也看到人了,该相信我们的话了吧!那个谁,你赶紧过来跟这小疯子解释清楚,告诉他那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三疯闻言脸上露出怒容,老实不客气的教训了年轻人一句,然后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呼喊了一句,但话还没说完,却是张大了嘴,再无法发出声音,任由冷风灌满口腔。

传来声音的那处,此时正有一条长长的血线。而发出声音的那人,浑身上下皆是惨烈的刀疤,正在不断往外渗着鲜血,将他身下的雪地染的通红一片。叫人望之便觉心恸。

“平叔,您这是怎么了?是谁对您下了这样的狠手!”赵听潮看到这中年人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模样,睚眦欲裂,疾步冲了过去,好容易将那壮汉从雪地上搀起,怒声问道。

望着那壮汉的模样,饶是见惯了生死场面的林白,都觉得残忍无比。当初他在迪拜见这些跟随赵家二祖的相师,一个个也算是虎背熊腰。但如今这中年人却是活生生瘦了一大圈,而且无论是面颊还是身躯上,都遍布着长长的血痕,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赶到此处的。

“少主,总算是让我找到您了,没让您铸成大错。”看到赵听潮性命无虞,赵平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血肉模糊的脸颊上更是挤出了一抹笑容,道:“少主,这位林先生不是我们的仇敌。当日他和二祖是公平决斗,生死天定。我们这些人,也是他高抬贵手放回来的。”

“不可能,静廷表哥不会骗我的!爷爷是被他下黑手杀了的,平叔,你是不是收了他的好处,故意来诓骗我,不然的话,跟随我爷爷去麦加的其他叔伯人呢?”赵听潮闻言脸上露出狐疑之色,紧盯着赵平的双眸,沉声道:“平叔,您是不是再骗我?”

“小王八犊子,我看你这双招子是该用雪洗洗了,到了这时候,你还在乱扯!”张三疯闻言勃然大怒,盯着赵听潮怒声道:“你也不想想,以我小师弟的手段,若是想杀了跟随你爷爷的那些相师,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用得着让他现在玩这么一出?”

“少主!我赵平对二祖忠心耿耿,天地可鉴!二祖对我有教导之恩,我如何能辜负他!而且如果不是我,二祖的尸骸早被抛在麦加,怎么可能会葬入祖地!”

赵平指天发誓,然后脸上露出一抹恨色,怒气冲天道:“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把二祖的尸体带回祖地!但却没想到被赵静廷那王八蛋摆了一道,折损了那些兄弟。我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生天,后来听闻少主你前往此处报仇,知道形势不妙,才来寻你。”

“不可能……这不可能……”赵听潮缓缓摇头,脸上的狐疑已经变成慌乱,接着道:“静廷表哥不会骗我的,而且如果他是骗我的话,那其他的叔伯和爷爷,怎么可能会任由他做这些事情。而且也是他教我的复仇的法子,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何族中无人拦他?”

“族内那些长老都已经被利益蒙了心,二祖已死,他们谁还会顾得上我们这一脉的死活!”赵平闻言咬紧牙关,怒声道:“赵静廷那个王八蛋不知道遇到什么机缘,跨入了化神境界!族内那些长老一个个羡慕的紧,让少主你来送死的事情,也是大祖首肯的!”

赵静廷跨入了化神境界?!听到赵平的话,林白心中顿时咯噔一声,面色愈发沉郁。他着实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一步,好像一夜之间,相师的化神境界就开始变得不值钱起来。那位寿衣老人,自己,还有师兄,如今居然连赵静廷都步入了化神境界。

但最让林白不解的是,那位寿衣老人来历非常,踏入化神也情有可原;自己则是拥有河图洛书至宝;而张三疯则是机缘巧合;这赵静廷又是依仗的什么,才能跨入此境?!

需知道当初在十万大山的时候,虽然林白未曾探查过赵静廷的术法修为有多深。但是按照当时的推算来说,应该也是在勘天境中期才对。这才过了多久时间,赵静廷怎么可能跨越这么大的鸿沟,直接越过勘天境后期,迈过化神的门槛,进入这玄之又玄的境界。

要知道勘天和化神之间,可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像陈白庵和吴清风两人,辛辛苦苦谋划了大半辈子,积累不可说不深厚,但是如今却是连半只脚都没迈入化神境界,只能在勘天境徘徊这赵静廷。难不成是不世出的天才,还是得了什么天大的造化?!

但不管是怎样,林白都明白,以后想要对付此人恐怕都是有些难了。

“静廷表哥是骗我的?!大祖首肯让我来送死?!”听得这话,赵听潮面如土色,苦笑连连,神情失望至极。他本是凭着一腔怒火,想要为祖父报仇,才不惜做出玉石俱焚的事情。但如今却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别人刻意设下的圈套。

而且设下这圈套,布局让自己来送死的,还是他最信赖的族人。曾几何时,他还对这些人感恩戴德,认为他们给了自己一个报仇的机会,能够满足爷爷在天之灵的心愿。如今回想起来,一切却是如此的可笑,自己和傻子又是有什么区别。

“少主,您不要失望!只要您保重身体,勤加修炼,咱们这一脉早晚还有东山再起之日。”赵平看赵听潮神情失落,紧紧握住他的手,沉声道:“而且如今咱们有林大师他们的帮助,更是不愁没有报仇的机会,不管是赵静廷还是大祖他们,都要为此事付出足够的代价。”

“报仇?下手?”赵听潮苦笑摇头,神情复杂的朝林白和张三疯等人看了眼,道:“大祖是我的长辈,静廷表哥对我更是一向照顾有加,我不相信他们会加害于我。”

“他们是不是想加害你,我们这些人说了不算。你转过头去看看那边,那些人是来做什么的?”林白神情平静,转头向着赵平一路跋涉前来的方向扫了眼,淡淡道。

赵听潮闻言一愣,然后转身望去。只见在那雪地上,此时正站着几名身着白衣,竭力想要隐藏身形的人影。对这些人的装束,赵听潮再清楚不过,这些人是祖地之内,那些因天资不够无法精研相术的后辈,组成的秘密卫队,专门负责暗杀和清除族内违抗命令之人。

“还是追过来了!”赵平望着那些人的身影,咬紧牙关,抹去脸上的血污,挣扎着站起,对赵听潮道:“少主,您快跟林大师他们走,这些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交给谁来对付有什么区别,这些人是冲你们来的,也是冲我们来的。”林白伸手拦住赵平,双眼平视远处雪地上那些人影,淡淡道:“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住手!”赵听潮紧咬牙关望着林白,怒声道:“我不相信他们是来杀我的!”

“到了现在你还不相信?还以为赵静廷那王八蛋是好人?!”张三疯闻言哑然失笑,连连摇头道:“我是该说你这熊孩子是傻呢,还是该说你是心眼实!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这些人若不是来杀你的,我张三疯就把脑袋从头上揪下来,给你这小娃娃当球踢!”

赵平满是血污的面颊上也满是担忧之色,一把扯住赵听潮,沉声道:“少主,您不能过去!他们那些人会杀了您的,如果您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去跟九泉之下的二祖交代!”

“平叔,您别拦我!”赵听潮缓缓摇头,神色变得无比平静,道:“让我去。”

“让他去!”林白摆了摆手,止住了张三疯的话,也没有出手拦阻,任由赵听潮向着那些人影走去。他知道,想要让一个人死心,想要让一个人放下心里那些无谓的想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去面对现实,看清楚现实,知道究竟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赵听潮面如止水,没有任何表情,缓步朝着雪地上的那些黑影走去。

“来人受死!”就在他即将靠近那些黑影的时候,那几名身影顿时以扇形朝着他围了过来,而后口中大喝道:“谨依大祖法旨,斩杀赵氏第二脉门下叛逆赵听潮、赵平!”

“杀了我!”赵听潮缓缓抬头,盯着那些来人,目光平静。

话音陡一落下,围过来的那些身影没有任何动容,犹如杀人机器般,反手从背上扯下羽箭,然后缓缓拉动弓弦,朝着赵听潮的头颅便射了过来。

羽箭破空而来,发出翅楞楞的声音,恍若死神挥舞在空中的镰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赵听潮的面门袭来。就在这羽箭即将抵达赵听潮面门之时,一尊法相平地生出,面带悲天悯人之色,缓缓伸手,将那羽箭往一侧轻轻拍出少许。

羽箭擦着面颊划过,留下一道血槽,溅红了雪地,也让赵听潮心如这蓬残血般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