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86章 箭之陨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第九支箭矢倏忽而至,带起的劲风裹挟着雪花,气息暴戾的叫人颤栗。

甚至周遭的诸人觉得这支箭矢暴露出来的气息,甚至还要在林白法相带给他们的威压还要深重几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几名寻常人,竟然可以与化神境界的相师一战,将战局拖延了这么久不说,甚至还隐隐占据上风。

破空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这一箭已然超越了世间所有箭矢能够达到的速度,也超越了所有箭矢能够裹挟的威力。箭杆之上光华闪耀,若是被寻常人看到,定然会以为这是箭矢与空气摩擦燃烧的迹象,但只有在场诸人明白实际上这只不过是箭矢外泄的气息罢了。

外泄的气息就已经如此耀眼夺目,叫诸人不敢相信,在这枚寒光闪烁,刻满了诡异符文的箭头上,又该是有着怎样叫人心悸的威力。

“法相凝!”此时此刻,林白心中也再没有任何轻视之意,眉头紧皱,紧紧盯着眼前那枚被狂暴术法波动气息包裹,已经看不出原体的箭矢,沉声叱道:“斗!”

九字真言中,斗字诀乃是唯一的搏杀之术,也可说是天下相师术法相争的本源。此时林白以此法来对待这即将靠近的第九支箭矢,足见他对这支箭矢的重视。

斗字诀念诵出口,法相气息顿时暴涨,而且从法相周身更是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战意。最叫人不可思议的,还是即便是到了这样危险的境地,法相不闪不避不说,反倒是还如之前般,如一团流星,向着这第九支箭矢就撞了过去,想要跟它来个硬碰硬!

“小师弟小心!”看着林白法相的动作,张三疯心已是悬到了嗓子眼。这第九支箭矢的气息如此强大,他着实怕林白万一有个什么不好的。若是这惊天动地的一箭刺穿了林白的法相,绝对不是如先前那般,只是消减一些那么简单。恐怕不单单是法相亡,人也要毙命此间。

呼喊声刚刚落下,法相和第九支箭矢已经撞在了一起。轰然出声,仿佛要天塌地陷般,诸人只觉得脚下的大地一阵颤抖。而在战团中心,更是不断有狂暴的积雪朝着四下激射而出,纷纷扬扬泼洒在诸人身上,单单是这些雪粉的碰触,便叫诸人身上出现淤血红点。

简简单单的一次碰撞,扩散到边缘的威力竟然就到了这种地步,诸人不敢想象,在战团的中心位置,此时又该是一幅怎样叫人震惊的画面,深处战团中的人,又该是什么情形。

和诸人猜想的一般,深处战团第一线的林白,在法相和第九支箭矢碰撞到一起之后。顿时觉得胸口生出一阵郁意,体内气血更是震荡不安,如同遭受重创。法相受到本命精血加持,威力固然能够增强不少,但却与身躯建立起血肉连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斗者,天地之根本也!人与天斗,方能传承;人与地斗,方能存活!”强忍着心中的躁意,林白双手紧捏着印诀,不断催动法相,提升法相的气息,与那箭矢碰撞不止。

轰隆之声,此起彼伏。在诸人肉眼注视之下,以林白和那第九支箭矢所在的区域,在那两股暴戾气息的碰撞下,此时正在不断下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听着深坑中传来的碰撞声,望着深坑处传来的种种耀眼光华,感受着深坑处传来的诡谲气息。所有人脸上都挂满了凝重之色,没有一个人撤离,也没有一个人心中有所胆怯。反倒是他们周身的气血此时变得沸腾不止,甚至想要挥拳上阵好好的厮杀一番。

他们明白,这是林白的斗字秘术发挥了效力的关系。斗字真言乃是天下一切攻伐术法根源,而林白在九字真言上的研究,绝对是华夏相师之中的佼佼者,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一招使出,纵是诸人远离战团,还是难免受到了这股气息的牵动。

林白如今不好受,那催动九枚箭矢的一众弓手也不好受。他们只是寻常普通人,只能依靠献祭本身的生命精气来让箭矢发挥巨大的威力。箭矢爆发出的威力越大,他们需要献祭出的生命精气就越多,所要承受的痛苦也就越大。

往昔他们施展此法的时候,至多施展到第七箭,对手就已经倒下。第九支箭矢的威力发挥到最大,这还是他们生平第一遭遇到。即便是族中创下此法的那位长老交代过,第九枚箭矢所要消耗的生命精气会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但他们也远远没想到会到了这样的地步。

生命精气犹如喷泉般,不断被朝外抽取,然后天地间的强大气息在这股献祭之下,源源不断的将元气灌入到箭矢之中。只是这么短短片刻的功夫,这几名弓手已是面如枯槁,那模样不比刚才施展钉头七箭之法的赵听潮好到哪里去。

不可能!此人就算是化神境界的相师,怎么可能在这第九支箭矢下撑这么久!感觉着身体在迅速衰老下,产生的种种无力麻痹感,那领头的弓手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此时诸人都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如果再拖延下去,怕是箭矢威力还未爆发,他们就已身死此处。

这法子太他妈邪门了!战团中的林白,面上也满是凝重之色,眉毛也拧成了个疙瘩。他也不敢相信,自己以本命精血催动法相,又施展斗字秘术,竟然不能撼动这箭矢分毫。

不过他也明白,这法子威力大的邪门,恐怕那些弓手也不好受。归根结底,那些人不过是寻常人而已,根本无法承受箭矢的反噬之力。想到此节,林白心中顿时生出一个大胆想法。

“斗字真言,天地为之色变!法相之威,寰宇为之颤栗!”林白双手印诀掐动不止,面上更是露出庄严肃穆之色,仿佛是在祈祷着什么般,口中缓缓念道:“以我本命精血,献祭法相。法相之威,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声若巨雷,轰隆隆朝着四下传递不止,清晰无比的传入张三疯等人耳中,叫人振聋发聩。

又要动用本命精血来献祭!张三疯闻言脸上顿时露出凝重之色,他如今也已经步入化神境界,哪里能不知道,本命精血如果与法相交融在一起,就会让人体和法相血肉相连,在爆发出巨大威力的同时,也会让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更不用说如今林白催动的还是这眉心的本命精血,更是念出了恍如佛祖降生之时,口中念诵的咒诀。也就是说,如果箭矢穿透了法相的胳臂,或者是身躯。林白也就要承受相对应的痛苦,若是法相被这箭矢穿透下崩裂,那林白的身体也要随着法相般四分五裂,化为虚无。

小师弟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为何明知危险,却还要施展这样的法子!张三疯心如乱麻,思绪转动不止,但却理不清头绪,拳头紧捏,准备择机而动。

就在这话音落下后,顺着林白的眉心陡然出现一滴嫣红欲滴的鲜血,这鲜血只是出现一瞬,迅疾无比的朝着法相的眉心奔涌而去。两者稍一碰触,顿时就爆发出无边威力,在法相身周更是出现一团殷红光芒,眉眼也变得愈发通神,恍如林白的本体。

最叫人恐怖的是,在这滴本命精血的催动下,法相施展的斗字真言威力更是变得愈发凌厉。施展起来,犹如天雷崩裂,那裹挟这无比恐怖气机的箭矢,竟然节节败退。

感受着林白法相的威力,那箭矢恍若通灵般,犹如疯狂了一般,也不断的提升着威势。但林白法相施展的一切,皆是源自本体和河图洛书;而箭矢想要爆发威力,则是建立在抽取那些弓手的生命机能之上,如今这般提升气势,自然而然需要更多的生命机能才抽取。

不好!感受着箭矢对诸人的吸收之力,那领头的弓手心中暗道一声不妙,便想要切断箭矢与本体之间的联系。但就是这么短短几息的功夫,箭矢却是已经将他们体内的生命机能抽取走了大半,甚至有体质差一些的弓手,在这收摄下,已然完全枯槁,形如朽木。

“爆!”在这种形势之下,那领头的弓手哪里还敢再僵持下去,挥手斩断和箭矢之间的联系,而后以先祖传下的秘法,便要引爆这箭矢,让其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能!

但还没等他秘法施展开来,林白的法相却是已经趁着这倏忽即逝的时机,箭步飞奔朝前,两手抓住箭矢两端,而后口中猛然大喝一声,双手骤然用力。

砰然一声!那裹挟着无边威势的第九支箭矢,竟然就这样被那尊顶天立地的法相,就这么生生撅成两段。一起发生的是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的摧枯拉朽。第九支箭矢上的威力根本还没有爆发出来,一切光华就悉数消失,散发出来的暴戾气息也被吞噬一空。

天地之间一阵光华闪烁,一切重又恢复清明。风吹雪动,密林簌簌作响,若不是地上的巨坑仍旧存在,恐怕诸人都要以为先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华丽的幻象。

“你不是要杀我么?不是说这一箭射出之后,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拦得住么?”林白缓步向前,森寒双眸紧盯着形如枯槁的领头弓手,寒声道:“我便让你看看,今日到底鹿死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