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89章 天然风水大阵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特么……”张三疯闻言一阵语塞,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说那尘封之地着实叫人意动,按照赵听潮的说法,若是能进入其中还能保住性命,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但是按着这小子的说法,从赵宋后裔相师开始迁移到此处后,还从来没有一人能够完好无损的穿越尘封之地,这又怎么能叫人接受。

宝山明明就在眼前,但是进入里面,就有可能丢掉小命。这着实是个大难题。

“二祖从尘封之地回来之后,除了见过几位长老外,再没有跟任何人讲过在尘封之地发生过的事情。即便是我苦苦追问,他老人家也半个字都不往外透露。”赵听潮咽了口唾沫,心有余悸道:“后来也不是有人觊觎二祖的桃木剑,也进入了尘封之地,但再没音讯。”

“你能确定通往赵家祖地的第一条路上布置下的阵法,以我们这些人的能力,根本无法破开?”沉吟良久后,林白的眼睛紧紧盯着赵听潮,沉声发问道。

“我可以确定。”赵听潮点了点头,沉声道:“按照我当日听到的说法,赵静廷之所以能够达到化神境界,就是因为他背后那人的指点。而祖地周围摆下的阵法,也是那人亲自交给他的手段。按照我的估算,恐怕没有几位化神境界的相师,不可能破开阵法。”

话音落下,场内寂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林白,想要等他拿定主意。

林白眼眸转动不止,他知道赵听潮绝对不会有任何虚言。而且他觉得恐怕事情也真的如赵听潮所说的那样,如果那人可以将赵静廷推到化神境界,那修为之恐怖可见一斑。以这种修为之人布下的阵法,即便是他也要掂量掂量斤两,哪怕是能破开,怕也要耗费尽精力。

反倒是赵听潮所说的第二条路,虽然那尘封之地凶险异常,但是并不能阻碍他们进入。而且按照林白所想,依照自己和张三疯等人的修为,再加上白袍女子这个德鲁伊教派之人的襄助,想要从那里通过,并不一定就没有任何生机可言。

他隐隐觉得,尘封之地虽然凶险,但其中好像牵扯到了许多事情。赵家二祖能够从其中取到千年雷殛桃心木,而另一位先祖则是可以进入其中后,打开桎梏,开创出那等玄妙的术法,绝对都跟尘封之地有所关联,前往其中,定能有不小的收获。

而且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妙的预感,觉得如果不能拦阻赵宋后裔相师的这些异动,恐怕会造成无边的恶果。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进入那赵家祖地。第一条路被阵法封堵,无计可施,唯有在第二条路上动动脑筋,看能不能搏得一线生机。

“我们去那尘封之地看看。”沉吟片刻后,林白眼中精光四射,捏紧拳头,朝着诸人扫视一圈后,缓缓道:“是生是死,终归是一搏,总比咱们什么都不做来得好。哪怕上天真的注定,咱们此行要失败,但在失败之前,也总得挥出两拳,才算不亏本吧。”

“富贵险中求,拼一把!”张三疯微微颔首,眼中满是炽热光芒,沉声道。

陈白庵点了点头,接着道;“反正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早活够月了,化神境界遥遥无期,也许去险地观望一番,能够获取寸进。即便是不幸交代在那里,也不算亏了。”

“你们要去,我自然也是要去的。”白袍女子也附和了一句,面色平静无波,淡淡道。

“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们带路。”赵听潮闻言热血澎湃,捏紧了拳头,望着诸人,一字一顿道:“既然二祖能够从那里得到千年雷殛桃心木剑,我也不能给他老人家丢脸。”

此行危险无比,多一个人便是一个助力。诸人都已将决心表露出来,林白自然也不会再拖拖拉拉说什么。便让赵听潮带路,由瓦连京驾驶着飞机,向尘封之地所在的方向赶去。

但让诸人没想到的是,那赵宋后裔相师的祖地,竟然是在极北极寒之地,飞机前行半天后,冷气流就将飞机完全包裹,即便是告诉旋转的螺旋桨都蒙了一层厚厚的冰甲。饶是瓦连京胆大包天,都不敢再往前,只能紧急降落,不过幸好此地距离尘封之地的入口也相差无几。

“林先生,祭司大人,我和这只老山羊就不陪你们了,我们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了。”瓦连京和公羊寿焉能不知道林白等人所要图谋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所能触及的层次,他们两人跟过去,不过是图添累赘罢了,是以打定主意,要在此处等待诸人。

“老公羊,好好在这待着,可别让暴风和雪泡子把你给吞了。”张三疯嘿然一笑,伸手拍了拍公羊寿的肩膀,他和此人臭味相投,如今乍然分离,着实有些不舍,“等我回来了,咱们回莫斯科,吃烤肉、鱼子酱,喝最烈的伏特加,看老毛子女人的肥屁股!”

“那我就听疯哥您的,等着您早日回来!”公羊寿闻言眼眶也是有些湿热,在场这些人,除却白袍女子和赵听潮外,可谓是都对他有大恩的,如今这些恩人却是要前往那险阻之地,甚至极有可能这一声再见就是永别,焉能不叫他心中有些失落。

林白嘿然一笑,重重拍了拍公羊寿和瓦连京的肩膀,然后大手一挥,便让赵听潮带着诸人,向着那尘封之地的入口赶了过去,想要尽量在风雪未起之前,赶到那里。

“瘦山羊,你说他们还能回来么?”望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瓦连京仰头灌了口伏特加,火热的酒液下肚,却是呛得他眼眶微微有些湿热,不禁向一旁的公羊寿问道。

公羊寿目光平静,盯着诸人离去的方向,沉声道:“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

“那咱们就在这等着他们,我也觉得他们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那位林先生!”瓦连京搓了搓手,将伏特加扔给公羊寿后,叹息道:“说实话,我也真想跟着去看看……”

极北之地的寒冷远在诸人想象之上,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冰雪世界,虽然诸人带着墨镜,但一路前行,尽是白茫茫一片,还是忍不住有些头晕目眩。而且这还是深入极点,他们脚下踩着的还是冻土层,而不是千年不化、触骨生寒的冰凌。

不过辛劳归辛劳,但让诸人诧异的是,这极北之地的天地元气,却是要比他们在内陆地区所感受的浓郁许多,而且在这天地元气中,更是有一种通透冰寒的气机,叫人心思空明。

“怨不得古代那些隐士总是要选择深山老林的地方隐居,这种地方的元气可是要比人烟繁华之地的元气浓郁许多,修炼起来,绝对是事半功倍。”感受着身周的元气,林白觉得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要比内陆高出一大截,不禁出言慨叹道。

“苦虽然是苦了点,但是天地元气却是要比内陆精纯干净许多。”陈白庵深吸了一口气,朝四下扫视了一圈,慨叹道:“怨不得赵宋后裔相师能够有那样多的强者,神算局即便是搜罗天下,能手也只有那么几个。这些人的基础,要比我们强上太多了。”

林白微微颔首,他极为赞同陈白庵的话。先天基础决定后天建筑,这句话在相术修习一样通用。此地元气充沛,但凡是生活在此间的人,元气滋润下自然能身体轻健,而灵识也会比寻常人强大许多。这种人来修习相术,速度进境要比寻常人快上许多。

不得不说,当年赵宋遗族的那位老祖,果真是有先见之明。被迫从华夏迁离之后,便将这种苦寒之地作为祖地,一来能让后辈卧薪尝胆,心中存着怨念;二来则是能让子孙后辈在天地元气滋润下,每一代都可以出现俊杰人物,薪火相传,源源不断。

在雪地之中前行了数千米后,诸人脚下的冻土越来越稀薄,许多地方都已被积雪和冰凌所覆盖,日光照耀下,闪烁着蓝莹莹的光芒,叫人心惊。而且越往里走,林白发现,空气中的灵气突然变得稀薄了起来,似乎被什么地方给抽取走了一般。

“到了!”赵听潮怎会有林白那种敏锐的观感,往前又带了一段路后,喘了口粗气,心有余悸的望着身前不足百米之处的数座冰峰,颤声道:“那里就是尘封之地的入口。”

听到赵听潮的话,林白放心心中的疑惑,向着那数座冰峰便望了过去。只见那几座冰峰上空洞无一物,只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在日光照耀下熠熠生辉,朝外散发着耀眼的光华。而且生机似乎也断绝在了冰峰中一样,根本感触不到任何元气的波动。

不过这地方四处皆是巍峨的冰峰,雪粉扑簌、犬牙参差、千姿百态,若是不去思考为何此处没有任何生机,单纯看看景致,倒也能算是个风景不错的地方。

“单从此地外部感觉,倒是有些类似极阴之地。”感触着周遭的气息,绕着那冰山转了小半圈后,林白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然后目光紧紧盯着入口,有些诧异道:“不对,这里是一处天生地养的风水大阵!而且是那种险绝的风水局!”

诸人闻言顿时一愣,全身上下更是忍不住打了阵哆嗦,面上满是惊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