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05章 秘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前辈先不要动怒,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白见状,额头也是一把冷汗,急忙劝阻道:“他虽然和上面那些家伙是近亲,但如今已和他们脱离了关系。”

“哼,看在这小子的面子上,就先放你一马。”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刚才他从白袍女子那吃了那么多水果,也算是欠了他们这些人一个人情。如今听到林白的话,只能悻悻然松手,但面上还是愤懑无比,怒声道:“你老实告诉我,偷千年桃心雷殛木的是你亲爷爷不?”

“正是我家祖上。”赵听潮刚想伸手揉脖子,但看到自己说出这话后,无支祁脸上的神情愈发恼怒,不禁往后退了几步,道:“前辈,究竟我家祖上是做了什么,才让您如此恼怒?”

“猴爷我这么多年吃不到桃子,还不都是你家祖上那王八蛋臭小子给祸害的,要不是他偷走了那桃枝,这桃树用得着再休养那么多年!”无支祁恼火异常,恨恨然将事情讲了出来。

等到无支祁将其中内情讲完之后,诸人脸上均是带着诡异无比的笑容。他们还以为这无支祁是为了什么恼怒成这样,原来还是为了它那口腹之欲。

当初赵家二祖进入尘封之地后,机缘巧合下,躲过了那只厌火黑猿,而且感受到了雷元气息。在雷元气息牵引下,跟随同伴前往桃林,最后更是发现了千年雷殛桃心木。

千年雷殛桃心木何其珍贵,用其做成法器,尤其是木剑,更是能将雷元气息发挥到最大。赵家二祖一行人自然是欣喜若狂,惶急无比的便将桃心木取出,收入囊中。

但桃林的异动,如何能逃过无支祁的感应。对于一只水果大于一切的猴子,那片桃林说成是他的命都丝毫不为过。发现有人在打桃林的主意后,他便急忙派遣通臂巨猿前往。

通臂巨猿赶到那里之后,发现桃心木被人取出,自然恼怒非常,便与他们那些人搏杀起来。跟随赵家二祖前来的那些同伴,虽然也都是赵宋后裔的精英,但如何是通臂巨猿这样凶兽的对手,只是短短几个回合之后,便被那家伙给撕成了碎片。

而赵家二祖便是趁着同伴和通臂巨猿厮杀的时候,携带着那千年雷殛桃心木从尘封之地逃脱。通臂巨猿斩杀了那一应人后,想去追击赵家二祖,但却为时已晚,他已经逃出了尘封之地。而此地的主人又有遗令再先,此地凶兽不可踏出尘封之地半步,它只能悻悻而归。

千年桃心雷殛木乃是桃林那片雷殛木的核心所在,没了桃心木,好不容易即将露出复春迹象的雷殛木迅速枯萎。无支祁虽然愤怒怨恨,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再花费力气,重新培育。也算上天垂怜,多年后总算让它复春了一枝,可惜又遇上林白,把桃枝又给折了。

“你说猴爷我容易么,为了吃口桃子,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先是把你们家那王八蛋爷爷给拆了桃心木,然后又被这小子把唯一一枝有可能结桃子的树枝给折断了!我去找谁说理去。”无支祁上蹦下跳,抓耳挠腮,时不时的更是对林白呲牙显示心中怒意。

“我代我家祖上向前辈道歉了。”赵听潮闻言急忙向着无支祁不停作揖,躬声道。

“道歉也晚了,你不是说他也死了,这事儿就算了吧。”虽然心中恼火,但这么多年过去,无支祁心里的怒意也早就没了,而且人家人都死了,自己自然也不能再继续逼下去,便摆了摆手,接着道;“至于你家另外那个祖上,和我没关系,他算是我家主人的半个徒弟。”

半个徒弟?!听到这话,场内诸人眼中顿时露出艳羡和明悟之色。艳羡的是,那人竟然有机缘跟随这洞府的主人修习术法,足可见是有大机缘之辈;而明悟的是,如果不是这洞府的主人指点,单靠那人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想出这种玄妙莫测的阵法。

在见识了这洞府的布置,还有无支祁的手段后,他们对那洞府主人的手段已是仰慕不已。可惜斯人已去,断然没了问询的机会,若不然的话,定然要挤破脑袋,好好咨询一番。

“那家伙也着实是有本事,他一个普通人为了谋求一线希望,竟然有胆子进入尘封之地。不过他倒是运气好,刚进入之后,和厌火黑猿躲闪的时候,遇到了我家主人。就出手救下了他,然后在这养了几天,我家主人又随口点拨了他几句,就把他给送出去了。”

无支祁脸上露出缅怀之色,道:“你们说的那法子,我听着有些耳熟。好像是主人以前提过,在没遇到我之前,他找人看守洞府的法子。只可惜当时我灵智还未开,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出去弄点瓜果鲜蔬,却是没多跟着主人修习,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把我留在这里了。”

无支祁在那慨叹不止,但场内诸人却是惊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有林白他们这样收过徒弟的人才知道,自己把术法修习到什么地步是一回事,但深入浅出讲出来,就又是一回事儿了,而且教授鲁钝的徒弟,更是费力无比。比如那尚卓才,虽说林白也没少给他传授什么心得体会种种,但他却是根本无法理解。

这洞府的主人只是随后点拨了几句,就能将如此玄妙的法子教授给一个天资鲁钝,无法修习相术的普通人。足见这洞府的主人已是把相术中的至理给吃透了,念熟了。

而且按无支祁所说,这九星阵法,还是这洞府的主人以前给看守洞府的人研制出来的。足见这玄妙的法子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这就更能看出那人在相术一道的修为是有何等深厚,饶是林白,以他如今的修为,也是绝对思忖不出这种方法。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事情,上面那些人才时不时的想下来讨些好处,搞得我和我家主人烦不胜烦,最后再也懒得多看他们一眼。”无支祁嘿然一笑,然后紧盯着赵听潮道:“小子,你家祖上承了我们两次人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小子回去之后,得多多供奉猴爷才行。”

诸人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心中更是腹诽不止。这无支祁还真是嘴馋的紧,任凭是什么事情,都能被他给扯到瓜果鲜蔬上面去,可见这些年下来,它肚子里是养了多少馋虫。

但听着这些话,林白不但没笑,而且面容更是无比凝重。赵宋后裔相师前来这极寒极北之地,已是到了元初的事情。如果说那个时候,这洞府的主人还在的话,为何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任何只字片语,哪怕是六代祖师那样修为通天之辈,都如同不知道此人一般。

究竟是这洞府主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不屑声名,所以才没在世间留下任何记载。还是说在这期间发生过什么,才会导致这种如同是断代般的事情出现,才会让世间再没有任何有关这洞府主人的记载存在。可如果真是这样隐瞒的话,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前辈,按照您所说,您的主人似乎消失也没过多少年。不知道前辈你可否告诉我们,您那位主人是去了何处,又是为何离去,而且在他居住于这洞府的期间又是否去过华夏?”思前想后,林白心中的疑虑越来越深厚,觉得自己如同陷入了谜团中一样,便拱手问道。

“我已经跟你明白说过了,我不过是个看家护院的猴子罢了,主人离去的时候,我连灵智都还没开,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无支祁大手一摆,轻轻叹息道:“斯人已逝,天地杳杳,也不知道主人究竟是去向了何方,抛下我这一猴空留此处,独念余殇。”

听着无支祁的话,林白已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焉能看不出,这无支祁口风严谨的就如自己养的那只小黑猫般,都是油盐不进的主儿,从他们嘴里怕是根本掏不到半点东西。不过它越是这样,林白就越觉得事情蹊跷,怕是真有什么不可言说的隐情。

“既然前辈不知此处的端倪,那能否把我们这些人送出此地,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林白自知也无法再向无支祁问出什么,便冲它拱了拱拳,沉声道:“此事牵涉到华夏数以十亿计民众的生死存亡,我必须尽快将事情处置好。还请前辈施以援手。”

“上面那些废物又开始兴风作浪了?若不是主人当初拦阻,明令我不能对华夏人下手,猴爷我早就手起拳落,把他们给拾掇个干净。”无支祁似乎也极不喜欢赵宋后裔那些相师,皱眉嘀咕了一句后,正色盯着林白道:“他们又折腾出来什么事情了?”

“他们弄到了一颗核弹头,具体要做什么,我们暂时也不得而知。”白袍女子此时已经认定了师门功法就是这无支祁的主人传授,更是把无支祁当做长辈来对待,自然知无不言。

“核弹头?”无支祁闻言一愣,诧异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能吃么?”

“前辈说笑了,那东西自然是不能吃的。”白袍女子不禁愕然以对,这前辈还真是个吃货,动辄就要吃要喝,不过碍于对方的身份,她还是恭恭敬敬的将核弹头的功效仔细讲了一遍,而后道:“此事牵涉极大,还请前辈您可以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

“放你们出去?”无支祁闻言摸了摸下巴,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轻笑道:“这样好了,只要你们过了我这关,我就送你们出去,并告诉你们,那些家伙弄核弹头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