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11章 搅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破!”感触着那股血腥气机,林白顿时心中生出明悟之感,知晓赵静廷和赵九章二人怕是已经打算开始极光分龙大阵的布局,当即再不敢犹疑,双眸微眯,射出森冷寒光,叱道。

话音落下,只见林白的法相犹如真成了天上降下的神祗般,猛然挥动拳头,朝着已然逼近身前的那十八只箭矢挥拳猛击而去,拳声破空,发出阵阵爆裂之声。

饶是之前在尘封之地已经见识过林白和无支祁相搏的陈白庵,看着眼前的情形,都忍不住倒抽了几口冷气。他着实没想到,林白在那次交手中的收获居然如此之大。

如今林白的法相不但比起之前凝实了许多,面目和林白越来越相仿,而且威力更是比之前增强了数倍不止。要知道当初在尘封之地外面的时候,对上那些弓手射出的九星逐日之箭,林白应对起来还觉得有些吃力,但如今看起来却是无比轻松,恍若换了个人一样。

甚至陈白庵隐隐觉得,如今的林白身躯透露出来的气息,和尘封之地的无支祁相较,都差不了多少。他不敢想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剩下的那些岁月里,林白会走到哪一步?!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转瞬的时间,那些箭矢已然和林白法相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光华闪耀,地上积雪迸发,雪粉扑簌打了人一脸,直叫人觉得肌肤生痛。而最叫人讶异的是,两者相撞之后,空气中竟然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碎裂之声。那些裹挟着无匹威力的箭矢,此时竟然犹如摧枯拉朽般,在林白的拳头下,碎裂成一块一块,坠落在地。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望着散落在地的那些箭矢,那些弓手已经完全失声。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九星逐日之术有着怎样的威力,他们再清楚不过,但眼下林白却是如此轻易的就将这些箭矢击成粉尘,能够迸发出这种威力,这还是人么?!

还有第九支箭矢,即便他能破开前八支,第九支也许能够撑一段时间。赵铁柱紧紧捏着拳头,感受着身体不断逸散出去的生机,面色苍白如纸。但他有些不解,他想不通林白先前说的那什么以同族之人的鲜血来献祭,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可还没等他想清楚这些事情,那看似拥有磅礴无限威力,恍如后羿射日的第九支箭矢,已然与林白法相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两者发出轰然之声,剧烈的气息波动,震得周遭地动山摇,即便是他们脚下的地面都颤抖不止,而那冰峰更是轰然碎裂许多冰块坠落地面。

到底怎么样了?赵铁柱已经完全忘却了这是一次生死相搏,只是怔怔的望着被积雪粉尘遮拦的法相所在位置,想要看看,那两枚第九箭究竟是否产生效力。

微风吹拂,雪粉簌簌落地,而碰撞后的结果终于出现在诸人眼前。以林白的法相为原点,那些箭矢的碎片呈散射状,散落成了个圆弧。但即便是如此,林白的法相仍旧完好无损,盯着诸人的双眸平静无比,恍若在他的眼中,这些人就如草芥般无力。

“不可能……不可能……”赵铁柱望着眼前的一幕,颤声自语,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虽然说在林白出手的时候,他就知道此战必败,但他怎么着都没想到,败得竟然是如此干脆利落,诸人交手到现在,只不过是短短几息的时间。

也就是说,这十八支箭矢对林白而言,和拦路的苍蝇没什么区别,只要随手一挥,就能将这些苍蝇完全拍死。到底眼前这年轻人的修为是强横到了什么地步?

“不可能,恐怕让你们觉得不可能的事情还多着呢。回你们祖地看看,赵静廷和你们那位大祖的辣手,是不是已经伸到了你们同族的身上,要用他们的鲜血来祭祀龙脉之引。”林白冷冷呵斥一句,转头望着陈白庵,沉声道:“陈老,别再耽搁了,走!”

陈白庵闻言点了点头,紧跟在林白身后,对地上那些弓手不理不睬,朝着那股血腥气机传来的方向就赶了过去。如林白一般,他也感受到了这股气机,他明白,如果自己和林白再不抓紧时间赶过去的话,等到龙脉之引完全被激活,核弹一爆开,一切都晚了。

寒风乍起,兔起鹘落间,林白和陈白庵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漫天雪粉之中。

“铁柱哥,你说那小子为什么不杀我们?赵静廷和大祖不是说,他穷凶极恶,对咱们赵宋后裔的人狠辣无比么?”先前不断揉着右眼那人望着林白他们离去的背影,颤声道。

“也许咱们之前的看法都是错的。”赵铁柱微微摇头,而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眼中陡然露出惶急之色,颤声道:“小宁……小宁她不会出事吧!”

话音落下,场内诸人心中均是不禁想起了林白最后抛下的那句话。那股血腥味的浓重,即便是他们,如今也能从寒风中捕捉到少许。难道真的如林白所说,赵静廷和大祖已经把辣手伸到了族内那些天资不佳,没有必要修习相术的众人头上了。

“大祖他们不会那么做的,族中有家法,不能对同族之人下杀手,否则祖宗定会降怒。”那不停揉着右眼的那人,眼角突然又是一阵狂跳,深吸了两口气后,望着赵铁柱,宽慰道:“铁柱哥你放心,小宁她肯定好好的在家等着你回去,我们兄弟也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会不会只有看到才知道。你们也不是没有看到二祖一脉那些人的下场,祖宗家法如今对他们还有什么效力么?”赵铁柱咬紧牙关,使出全身吃奶的力气,撑起身体,沉声接着道:“你们也跟着我回去,看看族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赵铁柱的话,场内一片寂静,只剩下北风吹过冰峰时,发出的阵阵呼啸声。而风中那股血腥味道也是越来越浓烈,甚至他们隐隐然似乎已经听到了有什么哭嚎声。

难道赵静廷和大祖真的已经丧心病狂,视祖宗家法为无物,要对族内那些无法修习相术的人下手,用他们的鲜血献祭传国玉玺,好完成他们的大业。

情势危急之下,再没有任何人敢拖延,疾步匆匆的便朝祖地赶了过去。

“果不其然!”望着那些空荡荡没有任何人烟的冰屋,林白只觉得全身都是森寒一片。

虽然赵宋后裔相师对林白屡屡痛下杀手,但是他对此处这些寻常之人并无什么恶感,反而是有些同情。他可以想象,像这样一心为了复仇的族群,那些没有办法修习相术的人,生活会是怎样的可悲,他们恐怕只能如蝼蚁般存活于那些强者的阴影下,生死都无法掌握。

这些普通人能在这样的夹缝中存活,就已经极为艰难,而他们唯一的功能,怕也是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族群繁衍后代,生育出能够修习相术之人,来完成复仇的使命。

赵静廷和赵家大祖到底是疯了,还是怎样?!要知道对寻常人下黑手,本就是相师的大忌,尤其是对付同宗同族的人,更是会沾染许多因果,引发天道反噬。

强忍着心中的诧异与愤怒,林白和陈白庵两人疾步匆匆的向着那血腥气机传来的方向赶去,越往前走,那股气机便越发浓郁,甚至鼻尖都可以闻到腥臭的血味,耳畔甚至可以听到无数哭闹和呵斥的声音,甚至其中还有声音尖利的童声。

声音越来越近,往前行进了没有多久。林白和陈白庵便赶到了那献祭之地,眼前的景象让他们两人心神彻底失守。只见在那空旷无比的冰面上,如今正挖开了一处冰窖,而在冰窖内则是灌满了殷红的鲜血,空气中那股腥臭的味道,便是那鲜血散发出来的。

而在鲜血中,此时正有许多人在不断的哭嚎挣扎,其中有老人,有妇孺,甚至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浓稠的鲜血染红了这些人的身躯,但所幸的是,这些鲜血并不是从他们身上流出,而是沾染到了血池里的那些,不过看周围那些人的架势,显然离下手也不远了。

林白明白,这灌满了鲜血的冰窖,又名血池。乃是以各种凶兽之血灌入,然后放活人于其中,任由他们在鲜血中挣扎嘶喊,释放出心中的恐惧,被那些鲜血所吸收。而后再斩杀这些人,使这血池的煞气达到一个无法比拟的地步,以煞气献祭法器,可爆发最大效力。

此法禁忌无比,而且唯有使用同宗同族之人的鲜血,才能使血池的煞气达到最佳状态,古往今来施展过此法的人少之又少,没想到竟然被他们这丧心病狂之人给用上了。

“又是你们两个,咱们又见面了!”就在此时,赵静廷也发现了逐渐靠近的林白和陈白庵,嘴角顿时露出一抹狞笑,冷冷道:“我以为你们要死在尘封之地,没想到还能活着出来搅局!不过这样也好,让你死在我的手里,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早知道你如此丧心病狂,图谋如此不轨,当初在十万大山的时候,我就该把你的小命取走!若不然的话,哪里会有今日之事!”林白极为厌恶的朝赵静廷那张俊俏得非人的面颊扫了眼,淡淡道:“对同族之人下这样的狠手,你们果真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