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13章 黑暗岁月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箭矢之风宛如九天雷霆,只是顷刻间便到达了赵静廷的身前。轰然的破空声,一声接着一声,那几枚箭矢在此刻,变得无比刁钻古怪,犹如无数条毒蛇般,以各种刁钻古怪的角度,向着赵静廷的身体各个部位轰击而去,意欲展开致命的攻击。

而且在林白眼中,此时此刻的赵铁柱,似乎整个人都和手中的弩箭合为一体,不分彼此。到了箭即是人,人即是箭的境界。箭矢亦是武道,此人在箭道上的造诣,竟然已是到了化境的地步。在赵宋后裔重视相师,轻视寻常人的状况下,能走到这一步,着实不易。

“大祖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人才。不能修习相术,居然还能想到改进这九星阵法的法子,不错。”赵静廷见状轻咦一声,不过面上却满是不屑之色,双手微微挥动,淡淡道:“但你不能修习相术,终归不过是个蝼蚁罢了,如何能与我争锋!受死吧!”

赵静廷对此事不以为意,但林白面上却满是惊诧之色。赵静廷不知道尘封之地的底细,只以为这法子是族内的先祖得到机缘思虑出来的,却不知道此法乃是那洞府主人思忖出来的看守洞府的神通。以那人不可测的修为,此术法随时随手而为,但也定然是严谨无比。

可是这赵铁柱竟然能够单单凭借自身对弓箭上的造诣,将这术法改良些许,可见他对箭矢的造诣是该有何等深刻。林白甚至觉得,也许假以时日,这世上也许真是要多一位箭神般的人物,甚至若是能拥有机缘,此人说不准还会跨入如无支祁那般的先天之境。

就在林白思忖的这短短时间内,赵铁柱射出的箭矢已然到达了赵静廷身畔。锋锐无比的箭芒虽然还未触及到他的身体,却已是叫赵静廷肌肤生寒,这让他不禁有些诧异,脸上不屑之色减少了许多,不过仍旧倨傲无比,淡淡道:“有些门道,可惜你还是要死在我手下。”

话音甫一落下,赵静廷顿时缓缓抬脚,朝前踏出一步。而后手上印诀微微掐动,顿时便以天地元气在身前汇聚出数张虚空符箓。而后他口中轻吟一声‘阵’,那些虚空符箓顿时金光大作,以地火水风的四象组合,围绕在他身侧,缓缓旋转,生生挡住了那箭矢的侵袭。

与此同时,在他身前的法相则是微微伸手朝前探出,当即顺着血池之中,涌出无边煞气,在虚空之中迅疾无比的汇成一条漆黑巨蟒,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赵铁柱就咬了过去。

凝煞成形!虚空制符!看着赵静廷接二连三的手段,林白眼角顿时微跳不止。他明白,自己之前还真是低估了这赵静廷,他本以为此人即便是到了化神境界,至多也不过是化神初期的修为而已,比张三疯强不到哪儿去,但如今看来,自己却是大错特错。

赵静廷很强,而且不是一般的强悍,甚至他此时的术法修为可能都能与自己并驾齐驱,乃至于超出自己稍许。至少以法相凝煞成形这件事情,是林白想都没有想到过的。

不过他有如今这样的修为,恐怕与扶持他的那人有着莫大的干连,定然是那人传授了他许多有关化神境界的心得体会,才会让他突飞猛进。以眼下所见,赵静廷背后那人恐怕至少已是化神境界大圆满之人,否则的话,不会对化神境界了解得如此明彻。

但是以那人如此恐怖的修为,在这世间还有什么无法达成的事情,却要选择去选择扶持赵静廷。他到底是什么人,又究竟是想要图谋什么,才会如此费尽心机?!

与此同时,九枚箭矢裹挟着恐怖无匹的威力,已然到达了赵静廷身前,箭身带着呼啸的风声,在空气中形成了阵阵气旋,只是瞬息间,便将那以血煞凝聚而成的漆黑巨蟒绞碎。

紧接着,那些虚空凝聚而成的符箓开始放出如满天繁星般的闪烁光芒,团团浓重的元气冲天而起,将赵静廷的身子牢牢裹挟在其中。而后以极高的速度快速旋转不停,磨灭箭势。

“受死!”位于符箓包裹中心的赵静廷陡然双手捏成剑诀,而他身周那些符箓显现出的地火水风符纹越来越明显,而且随着他呵斥之声的发出,顺着他的脚下更是若隐若现的开始有一团团血色煞气迸发而出,缓缓萦绕在一起,如毒蛇般,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赵静廷如今着实有些动怒了,他没想到赵铁柱竟然能在自己手下撑这么久。虽然他知道赵铁柱精通箭术,更是浸淫九星阵法多年。但在他看来,再如何也不过是一名无法修习相术的废物罢了,怎么着如今竟然能在自己手下坚持这么久。

他很明白如今的局势,只有自己痛下辣手,才能震慑全场,也才能让那些心神有些动摇的赵宋后裔相师的心拉回来。若不然的话,等会儿举族大乱,就算自己有心,也无力回天。

话音甫一落下,赵静廷口中念诵咒诀的声音猛然增大了许多,而他凝聚出的法相捏成一个诡异无比的印诀,两手重叠在一起,看上去和九字真言中的兵字印如出一辙。

他这手势一出,绕着他脚下逸散而出的血煞仿佛陡然被人紧紧握住了般,猛然收缩,已然化作了一条尺把长的红色小蛇。眉眼具备,红信吞吐不定,一鳞一爪无不是惟妙惟肖,仿若真是一条活物出现在了法相之前般,紧盯着赵铁柱的三角眼之中凶光闪烁不定。

而后这红色小蛇宛如一道闪电般,呲着毒牙,向着赵铁柱便呼啸而去。这毒蛇乃是以血煞气机形成,可谓是毒辣无比。向着赵铁柱前行之际,但凡是它身躯经过的地面,那些原本莹白的冰雪,受到庞大的邪煞气息侵染,陡然便化作一滩黑水,朝外散发着腥臭气味。

凝煞成形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望着赵静廷凝聚出的那条小蛇,林白心中愈发惊惧。看着在那不停掐动印诀的赵静廷,他觉得自己仿佛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那九枚箭矢虽然裹挟着无匹的威力,但哪里能使赵静廷这种已经臻入化神境界相师的对手。砰然几声之后,那些坚不可摧的箭矢,受到邪煞气息污染,纷纷变得污秽不堪,跌落在地上的黑水之中,而且两者相遇,铁箭竟然还冒出丝丝青烟,足见此法之恐怖。

雪光耀映之下,那以血煞气息凝聚而成的红色小蛇身躯陡然增长了许多,最后更是变作一个硕大无比的蛇头之象,张开血盆大口,转瞬之间,便将赵铁柱等弓手吞噬其中。

只是刚刚被这浓郁的血煞气机笼罩,赵铁柱便觉得身体肌肤一阵酸痒刺痛之感,而且身躯更是变得无比沉重。最邪门的是,这血煞气机仿佛是有着极强的腐蚀作用般,只是这么短短片刻的功夫,他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竟然开始冒出阵阵青烟,扩散出无尽黑斑。

“我不服!”赵铁柱睚眦欲裂,双眸已然完全被血丝所包裹,足见心中愤怒之盛,但不管他怎样竭力,根本无法冲出那血煞气机的包裹,而且身周其他弓手,因为修为还未达到化境,身躯已然腐烂,这让他愈发怒不可遏,道:“赵静廷,你残杀同族,定然有恶报等你!”

“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嘴硬!”赵静廷闻言冷笑不止,朝着一众族人扫视一眼后,怒声道:“看清楚了,若是谁再敢违背我族大业,便是和这赵铁柱一样的下场!”

“同族的鲜血沾染在手,这滋味可好受么?”林白闻言冷冷发笑,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赵静廷冷声呵斥一句后,缓缓迈开禹步,河图洛书持在手中,而后口中默念咒诀,调动四下的天地元气与河图洛书中的至阳元气,心中并默念咒术不迭。

咒术乍止,一道恍若天幕之上骄阳般的金芒陡然顺着林白指尖爆射而出,而后朝着赵铁柱的身周便汇拢而去。犹如摧枯拉朽一般,只是瞬息之间,便将那些血煞气机悉数撕成碎片,而后更是在赵铁柱身周形成八道金色符箓,组成八卦之势,如锋锐剑芒,生生扯破封锁。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没有任何停滞,林白猛然挥手,口中默念九字真言,瞬息间在身前凝聚出法相,而后沉声道:“八卦转,血煞散!”

话音落下,空气中顿时一片嗡嗡的响动之声,而赵铁柱身侧的八卦图案陡然爆发出耀眼金光,冲天而起,生生将赵铁柱庇护在那金光之中,将一应血煞气机悉数逼退到外。

林白之所以营救赵铁柱,一则是先前看他与小宁的事情,此人可说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二来则是动了惜才之念,以此人坚忍不拔的心性,再加上洞彻入微的观察力,若是能够得到无支祁的指点,以后绝对能成为一代了不得的箭术大师。

林白不愿这样的好苗子,就这么毁在赵静廷手中,所以才悍然动手,与他抢人。

“终于坐不住了,想要动手了!既然你想动手,那我就趁着现在,把你们给一锅端了,也省得以后你们再肆意妄为!”赵静廷看到林白的动作,不怒反笑,然后望着一侧的赵九章,冷声道:“大祖,你还不动手,是在等什么,难道要看着他们把这局彻底搅浑么?”

赵九章闻言脸色变幻,而后望向那些血池中同族的眼中陡然露出一抹狠戾之色。

哭声、尖叫声响彻寰宇,今时今日,已然是血池内这些人一辈子无法忘怀的黑暗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