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18章 以身拦阵(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25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咕嘟,咕嘟!如开水煮沸的声响此起彼伏,而且随着这声响,在那血池上方,更是有无数浓烈无比的血煞气息朝外逸散而出。血池内那些原本还稍稍有些污浊的血水,此时更是彻底变成鲜红一片,和周遭冰雪相互映衬,彷如一块通透的红宝石。

一时间天幕之上的乌云愈发浓稠,原本还有星子闪烁的夜空突然再无任何光亮。而且电光雷声在天际徘徊不定,电闪雷鸣下,更是有狂暴的冰雨倾盆而下。

那雨水中更是裹挟着无比腥臭的味道,闻着那股腥味,场内诸人脑海中不禁生出阵阵幻象。仿佛他们如今到了远古之时厮杀的战场,电闪雷鸣之间,披坚执锐的将士在那浴血厮杀,鲜血流淌成河,尸首堆积如山,哀嚎之声震耳欲聋……

在这种强烈的幻象之下,甚至场内之人可以感受到砍刀贴着身躯划过之时带起的劲风,能够感受到鲜血溅落在面颊上时候那种湿漉漉热乎乎的感觉。这种恐怖至极的幻象,让所有人都失去了反抗之力,神情变得惊慌失措,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成为那尸山血海中的一员。

血煞气机乃是煞气之中最为歹毒的一种,而且血煞造成的幻象更是对人体心神侵蚀最大的一种。如今场内幻象几乎凝成实质,可见血池凝聚出的血煞之浓烈。

“果然成了!大祖,你若是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也能含笑九泉了。”赵静廷见状仰天大笑不已,脸上尽是得意之色,而后朝着被那光幕束缚在内的林白扫了眼,狞笑道:“等我开启极光分龙大阵,达到化神境大圆满,便第一个拿你来试刀!”

赵九章乃是勘天境巅峰相师,而且在此境界逗留多年,一身精血宝贵无比,效力自然要比寻常血池内那些寻常赵宋后裔气血的效力强上许多。如今他的精血进入血池,顿时便与血池内布置的阵法生出感应,使血池无需再献祭性命,便可达到催动传国玉玺的功效。

即便是身为勘天境巅峰相师的陈白庵,在天道反噬的威压之下,再感受到这些血煞的侵袭,也是觉得体内心魔蠢蠢欲动。饶是他口中不断念诵净心神咒,却还是没有什么效力,体内气血翻腾不止,胸口满是躁动不安的抑郁之感,仿佛气血要爆体而出。

心魔暴动,但却无力抗拒,他只能有些无助的朝林白望去。但却是看到林白和他凝聚出的法相仍旧在那薄薄的光幕中左突右撞,根本不得逃逸的门路。

难道真的要命绝于此处?!林白咬紧牙关,勉力控制自己的心神不受那股血煞气机的侵袭,而后脚下踩动禹步,双手在胸前不断掐动,口中默念九字真言,更是贯穿周身的血气进入法相之中,想要竭力使法相的威势增长到最大。

“斗!”以眉心本命精血朝着法相灌入而去,生生将法相拔高了几分后,林白手上捏动九字真言中的斗字印,口中猛然叱出一声,而后催动法相,猛然挥拳,朝着光幕便捶了下去。

这一拳乃是在他于无支祁搏斗之时,从无支祁施展的拳法中偷师而来的。虽然简单无比,但却是有着毁天灭世之威,一拳挥出,只听空气中猛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仿佛有人引爆了数吨炸药一般,以林白双脚为圆心,坚冰地面上裂开道道缝隙,溅起无数冰屑。

嘎吱,嘎吱!围绕林白身周的那薄薄光幕,在这一拳挥击出之后,猛然裂开许多肉眼可见的细密裂纹。但即便是如此,那薄薄的光幕,却还是没有丝毫要消散的迹象。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禁锢效力!这一拳毕竟是已经臻至先天境界的无支祁施展出的招数,林白如今的武道修为不过是在化境,这一拳挥出,已然将他身上的力气耗去八九分。按照林白的推算,就算是座冰山都得裂开,可这玩意儿怎么还好端端无损?

恐怕这东西乃是赵静廷身后扶持他的那人传授的秘法,若是单纯以赵静廷的修为,绝对无法达成如此恐怖的禁锢。越是推算,他便越觉得扶持赵静廷那人的深不可测,这个推测,让林白心中愈发惊惧不安,他隐隐觉得,恐怕在这片天地间,要有什么了不得大事即将发生。

“他老人家亲手布置下的禁制,以你的修为,就算再挣扎,也无法冲破!”看着林白的动作,赵静廷冷冷发笑,而后猛然催动法相,朝着悬于虚空的传国玉玺便抓了下去,狞笑道:“现在我就布置极光分龙大阵,看你还有什么回天之术!”

话音落下,赵静廷法相的大手便将传国玉玺紧紧握在手中。重器有灵,传国玉玺哪里肯让赵静廷得手,奋力挣扎不断,想要冲破禁锢。但还没等它放出光华,赵静廷的法相已然捏动印诀,引动血池之中的无量血煞倾巢而出,顿时便把传国玉玺包裹得严严实实。

只是几息的功夫,原本晶莹通透的传国玉玺表面上顿时浮现出一层淡淡红雾,而且挣扎的动作更是越来越小,最后更是彻底平静。在赵静廷法相的牵引下,朝着血池坠下。

“血煞汇聚,龙脉之引汇聚,诸龙来朝!”赵静廷见状冷笑不止,伸手从口袋一摸,顿时拿出一个小巧无比的开关,而后转身看着林白,嘿然狞笑道:“极光分龙大阵,开!”

“想开阵,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陈白庵猛然一咬舌尖,脚下踩踏禹步,陡然调动全身法力,疾步朝着血池便冲了过去。

“你还以为我赵静廷还如十万大山之时那般软弱可欺?”赵静廷见状不怒反笑,嘿然道:“尽管动手,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老骨头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我有多大的本事,你马上就能知道!”陈白庵抬头冷冷一笑,双手猛然掐动印诀,将全身法力骤然提升到巅峰之境,更是咬破舌尖精血,喷洒在复春雷殛桃木之上,而后淡淡道:“老夫活了二百余年,如今也活够本了,能够拦下如此大阵,也算没白来世间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