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19章 以身拦阵(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3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老家伙,你找死!”赵静廷看到陈白庵的动作,眼角一凛,厉芒乍现,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陈白庵要做什么,双手猛然掐动,催动法相朝着陈白庵便攻袭而去。

“是我找死,还是你找死,马上就能见分晓!”陈白庵脸上露出一抹决绝笑容,朝着林白扫了一眼后,嘿然道:“臭小子,老夫苟活世间两百余年,最庆幸的事情,便是能遇到你。与你一路厮杀奋战,才不辜负了这大好人生,若不然的话,天天防着天道,憋屈也憋屈死了!”

“雄关漫道真如铁,如今去,念年年此时,当为人杰!”陈白庵仰头朗声大笑,而后抬脚朝着血池之中便一跃而下,只是短短片刻,池内鲜血便将他彻底湮没。

林白睚眦欲裂,双眸中已然满是血丝,眼角更是朝外淌出血来,怒吼道:“陈老……”

刚开始的时候,他也只以为陈白庵是想拦阻赵静廷,给自己留下一些冲破这透明光幕的时间。但直到看到陈白庵的动作,他才发现,陈白庵要做的根本就不是跟赵静廷交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那座灌入了赵九章这位赵家大祖本命精血的血池!

此地血煞之浓,已超过世间任何地方,即便是那些数以十万计的战场,恐怕血煞都比不过此处。赵静廷想要的便是用血煞来污染传国玉玺,使其能够受自己控制,召唤龙脉而来。

而陈白庵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那便是以身拦阵,准确的说,是以天道反噬来破开这座阵法!他将周身法力催动到极致,不是为了与赵静廷一战,而是为了给天道反噬指明他所在的位置。

血煞之威,术法难以破开,而这世间唯一能够涤荡它的便非充斥着至阳雷元气息的天雷莫属。他要让天道反噬降下诸天雷霆,与那复春雷殛木一道,净化血池。

血池乃是极光分龙大阵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也是传国玉玺能否为赵静廷所用,汇聚龙脉气运来此的关键所在。若是血池被天雷涤荡,那些血煞气机悉数消散,就算是赵静廷有天大的手段,也再无法重新摆布出一座极光分龙大阵来使用。

“老王八蛋,你竟然敢拦阻我的大业!”赵静廷此时已近癫狂,手上印诀连连掐动不止,凝聚出的法相带着无比的威势,借助周遭血煞凝聚出万千攻袭之势,朝着血池之中的陈白庵便轰击而下,显然是想赶在天道反噬之前来斩断陈白庵的生机。

但他的速度再快,又岂能快过这片天地!法相还没捱到血池的边缘,漫天雷霆已是如雨点般轰然坠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整座血池彻底吞没。

此地的空气在这一刻都犹如是凝固了一般,只有一阵接着一阵令人心神不安的颤动。

紧接着从血池之中猛然传出轰然一声巨响,原本静谧一片的天地仿若裂开了一般。原本在诸人搏斗之时,就已经大乱的天地元气,此时更是变得暴戾无比,直接撕裂了血池之中摆布的阵法,朝着四下疯狂涌动碰撞不止。

咔嚓、咔嚓、咔嚓!雷殛之声接连不断,最后更是如连珠炮般练成一片,而且以血池为中心,四周的地面上,此时竟然都开始出现无数条细小如蛇般的闪电,疯狂闪烁不止。

雷霆压顶,电光耀眼,似乎那座血池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动静。而血池先前散发出的那些血煞气机,此时在至阳雷元气息涤荡下,更是荡然无存。

“老王八蛋,我和你拼了!”赵静廷面如疯癫,操纵着法相朝着血池轰击不断,似乎恨不能直接跳入血池之中,将陈白庵碎尸万段。

“不要……”林白双眼通红一片,紧紧盯着已经被闪电和雷暴充斥的血池,嘶吼不止,嘴角更是溢出血丝,紧紧捏着双拳,下唇更是被他咬得破裂开来,朝着赵静廷怒声吼道:“赵静廷,我林某人在此发誓,今生今日,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这一路走来,陈白庵可说是林白继师父李天元以来,认识的最亲近的人了。无论是陈白庵对他的提携,还是对他的关怀,他都牢记于心,只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好好报答他老人家。

但他却是没想到,今天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陈白庵竟然为了破灭赵静廷的阴谋,不惜在重创之下以身拦阵,承受天道反噬,而他却只能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无力感和愤怒感充斥在林白身躯之中,他不禁捏紧了拳头,目光更是森寒如冰块一般,在周遭闪电的辉映下,散发出阵阵瘆人的冰冷气息。

望着血池中的一幕幕,一旁的赵铁柱心中五味杂陈。这就是赵九章那些人口中,所谓的‘生死大敌’。可正是这些‘生死大敌’在危急关头,救下了他们这些普通族人的性命;也正是这些‘生死大敌’,宁愿丢掉自己的性命,也不愿让赵静廷的阴谋得逞。

直至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这些赵宋遗族背负的所谓使命与仇怨,是多么可笑!

“不好!”尘封之地内,无支祁双眸陡然睁开,面容惊惶不定的向着尘封之地外望去,目光如电,仿佛要射穿层层坚冰,直达上方。

好容易再次醒来的张三疯揉了揉酸疼无比的脑瓜门后,望着无支祁,疑声道:“前辈,怎么了,小师弟和陈老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三疯子,再凝聚法相。”无支祁缓缓摇头,但眼眸深处却是露出一抹淡淡的悲色,不过那悲色只是一闪即逝,而后它便漫不经心的向着张三疯说了一句。

张三疯这段时间,法相不知道被击碎了多少次,身体早已养成了自然反应。无支祁话音刚刚落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无支祁为何要岔开话题,法相便已经透体而出。

“轰!”又是一拳捶下,张三疯凝聚而出的法相登时又片片碎裂开来,而他人又白眼一翻,软软歪倒在地。

如此猛烈的天道反噬,想扛过去,恐怕是难了!浑小子,一定要稳住心,不能乱了阵脚!无支祁做完这一切,不禁又朝赵宋后裔聚居之地的方位望去,而且在他的目光中,更满是悲悯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