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20章 突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25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漫天的乌云和闪电终于消散殆尽,一切终归于平静。

而天地间那些原本暴戾无匹的血煞气机,此时此刻,也完全化为一片虚无。甚至连带着之前诸人术法相争之时,导致的天地元气波动,都被抹平。如果不是周遭那些坚冰地面上,还残存着雷殛之后,残留着的些许融化痕迹,怕还要人以为一切都没发生过。

血池内那原本艳红一汪的血水,经过雷殛之后,此时血气尽消,红色更是彻底消散不见。只剩下一池碧波,而在那清明透亮的水中,陈白庵双眼紧闭,面容平静无比。

传国玉玺盘旋在他胸口处,光华尽收,看上去和一枚寻常的印章根本没有任何区别;而那一段复春雷殛桃木,也还仍旧被他握在手中。枝干如墨的颜色比之前更浓郁了几分,而且透亮了许多,宛如一截黑炭,而那几片绿叶却是绿光闪耀,生机勃发。

而血池内那些寻常赵宋遗族之人,面上则满是不可置信和死里逃生的喜色。他们不敢相信,刚才降落如此之多的雷霆,竟然对他们没产生丝毫影响。这便是天道反噬的恐怖之处,它所针对的只有引发反噬的相师一人,除却此人,旁人再不牵涉。

虽然只是短短瞬息的功夫,但对他们而言,却是恍如隔世。

“老王八蛋,让你破坏我的好事,我就先把你碎尸万段,然后再把那小子宰了!”赵静廷望着躺倒在血池中的陈白庵,眼中满是暴戾之色,手上印诀微微掐动,便想要调动法相的无匹威势,向着陈白庵的身躯发动雷霆之击,将其击成齑粉。

但法相还没动手,他后背却是陡然传来一股寒意,冷汗更是汩汩流下。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潜藏在暗处的凶兽盯住了一般,从肌肤到骨髓都是森寒刺骨之感。

赵静廷感受到这股气息后,陡然收手,而后缓缓扭头,盯着自己的,除却林白之外,还能有谁,不过如今的林白已然没了往昔风轻云淡,遇事不惊的模样,七窍之间均是有鲜血溢出,而且双眸更是完全被鲜血所充斥,喉头涌动,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宛如一头凶兽。

“怎么,你小子难道还想拦我不成?”看着林白的模样,赵静廷仰头大笑不止,良久之后,笑意一收,脸上露出促狭之色,狞笑道:“今日我便当着你的面,将这老王八蛋碎尸万段!然后再把你也碾压成齑粉,好让那老王八蛋,黄泉路上不孤独!”

说着话,赵静廷双手掐动不止,调动着周遭的天地元气,朝着法相之中灌输不止,使得法相法力激荡,而后朝着血池之中陈白庵的身躯便攻袭而去。

陈白庵的举动,让赵静廷心中的谋划悉数落空。这份恨意可谓是滔天,如今悍然出手,自然是恐怖无比,法相一举手一投足,便似带着毁天灭地之威,似乎顷刻间便能将陈白庵的尸骸击碎成齑粉,将血池内那一汪碧水染成鲜红。

“不许你碰陈老!”林白陡然捏紧拳头,双眸之中两缕血线溢出,双眸紧紧盯着赵静廷,怒声嘶吼道:“若是你敢碰他一指头,等我出来,便先斩断你身上哪一处!”

“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你最好现在就冲出来对我动手!”赵静廷闻言笑得愈发开心,甚至在这一刻他觉得即便是极光分龙大阵没有成功那也算不得什么,能够看到林白在自己面前如此失态落魄,已然要比境界的提升,还要叫他值得开心。

话说出口,赵静廷的法相裹挟着无匹的威势,朝着血池之中陈白庵的身躯便奔袭而去。

“挡住他!”赵铁柱紧咬牙关,慨然起身,一个箭步便跃入血池之中,视死如归般望着赵静廷,而后向着身旁那些普通赵宋遗族之人沉声接着道:“到底是什么人在救我们,什么人想把我们这些人置于死地,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该怎么做,我想大家也清楚!”

话音落下,血池之中沉默一片。但血池内那些寻常赵宋遗族之人却是脸上带着肃穆之色,一步接着一步,缓缓挪动脚步到赵铁柱身旁,围成圆弧,缓缓将陈白庵围在中间。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无论老人还是年轻人,哪怕是挺着大肚子的妇孺,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与赵铁柱如出一辙,满是视死如归的气势。

他们和赵宋后裔相师不同,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那些虚无缥缈的所谓复仇或者反攻大业,对他们而言都太过遥远。这些人在赵宋遗族聚居之地这个以相师为尊的地方生存了这么多年,只信奉一个信条:对我们好的,我们便要倍加珍惜守护!

很朴素的信条,但也是很坚实的信仰。陈白庵的死,虽然是为了拦阻赵静廷布成极光分龙大阵,但也正是因此,他们这些人才活了下来。斯人已去,恩情今生今世都无法再偿还,若是让尸骨未寒的恩人,再被人轰成齑粉,那他们以后还如何面对本心。

“好!你们很好!”赵静廷见状笑的愈发灿烂,甚至已然前仰后合,指着诸人连连冷笑道:“既然你们都想死,都想跟着他陪葬,那我就成全你们!”

话音一落,那尊裹挟着无边威势的法相,已然逼近至诸人身前不到五尺之地!

“到底是谁陪葬,现在也许还言之过早!”就在此时,林白森寒的话语声陡然炸响,而且随着这话语声,他身体各处骨节陡然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而且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穴道,似乎都在鼓荡不止,似乎在他瘦削的身躯里面正有什么东西要冲破桎梏而出。

咦?!这股气息刚一出现,赵静廷便觉得心头狂跳不止,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即将发生,当下也顾不得去攻袭血池中那些人,猛然调转法相,朝着林白便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尘封之地内,原本盘膝坐在蒲团上,不知道在思忖什么的无支祁陡然起身,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喜色,颤声自语道:“这股气息……这是要突破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