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21章 武至先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赵静廷望着光幕中不断朝外散发出庞大威压的林白,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紧紧捏着拳头,面色铁青,怒声道:“你怎么能突破!身为相师,你怎么可能把武道修为也突破至先天境界,这不合常理!”

需知道,修习相术乃是一件极其枯燥以及艰难的事情,所以但凡是修习相术之人,极少会把自己的心思再放到其他方面。而且借用华夏一句俗语来说,贪多嚼不烂,相术艰难,武道想有寸进,同样的也是艰难无比,两者兼修,极难能获得成就。

是以历史上就算是有兼修武道和相术的相师,大多也是以相术为主,武道为辅。只要能达到被人逼近身体之后,不至于几招毙命就算大功告成,再不多加涉猎。

可如今林白却是打破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不但相术臻至化神境界,甚至连他的武道修为都马上要突破至先天境界,这是亘古未有的先例,是以赵静廷才会如此惊讶。试想一下,一个身具武道先天之境,再加上相术臻至化神境界之人,是该有多恐怖才对。

实际上别说是赵静廷,即便林白自己都觉得突破这件事情不可思议。曾几何时,他一直以为,自己在武道上的修为臻至化境之后,便不会再有所突破。而且他也打定主意,以后不再涉猎武道,只会尽心研习相术,努力使相术臻至化神大圆满,却没想到今天出了这样的事。

不过出现突破这样的事情,实际上也并不难理解。就如同人生的阅历,或者说是学问一般,每当你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会突破某种瓶颈,变得成熟许多。而两者之间的区别,往往就像是一层窗户纸;或者说是女孩儿蜕变成女人需要戳破的那张脆弱的薄膜一样……

但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没那么简单,没有时间的积累,不可能平地起高楼。而且最重要的是,想要达到这种层次,还需要契机,需要一个可说是虚无缥缈的机缘。

这种契机可以是一次无与伦比的际遇,也可以是一次看到什么事情,心中有所顿悟;再或者便是在大喜或者大悲之下,人心出现的一种蜕变。

林白自幼由李天元抚养长大,每日用各种药液浸泡身躯,长大后更是由李天元带领,遍访华夏武道名师,淬炼身躯技艺,这积累不可不说不深厚;而在进入尘封之地后,他更是与步入化境的通臂巨猿,以及臻至先天之境的无支祁放手一战。

这种积累和这种机遇,都不是寻常武者可以拥有的。而最关键的,便是陈白庵身陨在天道反噬之下,这对林白而言无异于是一记晴天霹雳,尤其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陈白庵被天雷狂乱袭击,却无法伸手施援,这种悲恸难当的心情,也是常人所根本无法理解的。

之前的积累,再加上情绪骤然的变动。林白心中感应之下,武道修为自然从化境突破至了先天境界。但突破固然是一件喜事,可林白却是怎么着都高兴不起来。甚至他情愿,假如陈白庵能从血池之中苏醒过来,宁可自己一辈子都达不到这先天之境的修为。

“我不管你到什么境界,也不管你究竟是突破到了哪一步!今日你都必死在我手中!”感受着林白身躯透过光幕传递出来的恐怖气息,赵静廷紧捏着拳头,脸上露出癫狂之色,道。

林白没有应声,他所有的情绪都在双眼之中尽数表现了出来。如今的赵静廷在他眼中,和死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他缓缓张开双臂,面对着阴云散却之后,露出闪烁星子的夜幕,仿若要将这无垠的天幕揽入怀中,双唇翕动不止,周身穴道鼓荡不止。

一阵阵磅礴的血气开始绕着他周身上下徘徊不定,而后朝着前后左右冲刷不断。

轰!空气中骤然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轰鸣,林白周身的血气陡然汇聚,彷如一道血色的光芒,这是先天真罡!这股气息代表的便是武道中人化境和先天之境的差别,天人感应,周身血气化为罡气,便等于一步跨过龙门,从此鲤鱼化龙。

“杀!”赵静廷面容愈发狰狞,嘴角满是狞笑,手上印诀迅速掐动不止,催动裹挟着无边威压的法相,朝着林白奔袭而去,想要将他击成齑粉!

磅礴的术法波动,围绕着两人所在的方位,朝着四下弥散不止。阴风呼啸,地面上的积雪和坚冰朝着四下纷飞不止,迷乱人眼,叫人无法看清他们两人之间的情形。

斗法,更准确的说,是生死之战,从这一刻开始,正式拉开了帷幕。

林白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双眼,面上满是悲悯之色。罡气在体内以大小周天循环不止,而后顺着他的拳头缓缓朝外逸散而出。那血红色的罡气,只是一出现,便叫周遭诸人觉得自己仿佛是置身于波涛汹涌的海洋中一样,只要一阵海浪,就能把人拍成泡沫。

紧接着,这透体而出的罡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法相便汇聚而去。事实上,对于这两者能否交融在一起,对林白而言,也只是一个估算而已。这是当初他以身处化境的血气汇入法相与无支祁搏斗之时,心中想到的推断,如今恰好施展出来。

两股气息陡然一接触,便如天雷勾动地火,瞬间便爆发出铺天盖地的威压,磅礴无匹的威能更是朝着四下逸散而出,饶是那不知道究竟是以什么术法布置出来的坚不可摧的光幕,在这股威压下,竟然也颤抖不止,而后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出现裂缝。

“破!”林白双眼陡然睁开,眼眸中精光爆射,而后手上掐动印诀,口中更是吟哦着河图洛书之中记载的那些纷繁复杂无比的古老咒语,引导着已经汇入罡气的法相,猛然挥动拳头,朝着那已然开始出现裂缝的光幕猛烈锤击下去。

噗!一拳挥出,空气中顿时响起一串绵延不绝的碎裂声响,磅礴无匹的威能骤然袭来,那坚不可摧的光幕此时纷纷碎裂,朝着四下逸散而去,恍如降落一阵光雨。

而且跟随着如滔天巨浪般的一拳挥出,以林白的身体为圆心,周遭的坚冰地面骤然出现了一个放射状的圆坑,整个冰面生生下降了十几厘米之巨,足见这一拳威力之大。

不可能!看着如光雨般朝着四周飞扬不止的光幕,赵静廷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按照那位老人所说,凝聚这光幕的秘法高深无比,而且更是以纯粹的元气汇聚而成,依靠未达到大圆满境界的化神相师手段,根本无法击破。

可是为什么眼前的林白却能够做到这匪夷所思的事情,难道武道突破至先天之境后,对相术居然起到了如此之巨的增益效果,甚至隐隐然能使林白与化神大圆满境界相提?!

“受死吧!”根本没有给赵静廷任何喘息的时间,林白陡然抬头,冰冷的双眸紧紧盯着身前的赵静廷,猛然挥拳。法相跟随他的身体而动,爆发出的狂暴威能彷如一柄锋锐无边的巨斧,如摧枯拉朽一般,顷刻间便将周遭狂暴的术法波动气息击破,冲向赵静廷。

赵静廷紧咬着牙关,没敢有任何犹豫,手上连连捏动印诀,催动法相朝着林白的法相便迎了过去。两个法相乍一碰撞,空气中顿时便传出阵阵气爆之声,光华闪烁夺目。

但就在此时,林白的身体却是突然动了!在他猛然催动法相拦截赵静廷的法相之后,他的身躯犹如一头常年在冰原上捕猎的雪豹般,朝着赵静廷便扑了过去。

人还未至,那股狂暴的劲风已经逼近到了身前。赵静廷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还没等他收摄法力来庇护自己的心神,林白的身体已经到了他跟前。

以林白刚刚晋入先天之境的修为,浑身上下的穴道如今已然连为一体,罡气透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骤然爆发之下,速度之高说成是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都毫不为过。

而且如今的林白已经逼近到了赵静廷身前的三尺之地。身前三尺,乃是相师最最薄弱的环节,因为相师修习相术,往往会忽视自身体魄,近身之后,术法无法周转,便要落入败境;可身前三尺,却是武者最生猛之处,更不用说是先天之境的武者。距离近了,枪都没用!

“斗!”林白口中又是一声暴喝出口,而后左手陡然捏成斗字印,脚尖朝着坚冰地面重重一踩,身躯猛然跃起,右手一记凶猛无边的拳头便骤然锤击在赵静廷的胸口!

砰然一声!即便是相离甚远,但在场诸人却均是听到了血肉骨骼与金铁碰撞之时,发出的断裂之声。而且在这一击之下,赵静廷的身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朝后倒飞而去。

而且随着他身躯的倒退,更是在坚冰地面上拖出了一道重重血痕,鲜艳夺目。

与此同时,半空之中的法相之间也已经分出了胜负。只见林白的法相宛如怒目金刚般,手上印诀连连掐动,无匹威压倾巢而出,根本没给赵静廷的法相任何喘息之机,便将他稳稳压制于下风,而后骤然一拳击出,直接从头顶贯穿身躯,将其斩为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