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22章 一线生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冷风吹过,天幕之滨飘来几朵乌云,细碎的雨点缓缓落下。

在狂暴的术法气息波动下,天地间此时朦胧一片,到处都是漾起的雪粉和冰屑。饶是血池旁的赵铁柱那些寻常赵宋遗族之人和林白相距不远,但他们还是看不清楚林白的表情。

雨丝虽然细微,但无遮无拦站在雨幕之中,林白周身上下还是被雨水浇得精湿。而且望着躺倒在冰面之上,鲜血淋漓、狼狈不堪的赵静廷,林白脸上没有任何得手之后的快意神色,反而神情分外严肃,而且眼眸深处还隐隐还带着一些悲伤。

‘帛书一本,不成敬意,还望笑纳’,此时此刻,林白不禁想起他大婚时,第一次见到陈白庵,第一次见到那个一袭青色道袍,背着古意盎然的长剑,腰间挂着酒葫芦的老人……

‘家里的事交给我,四个月之内……如果有什么变数,我以死谢罪!’此时此刻,林白不禁想起,自己即将只身前往拉美洲之时,陈白庵面色沉重,满带愧疚,拍着胸脯子,向自己发下誓言时候,那郑重肃穆与带着浓浓歉疚的眼神……

往昔的种种,太多太多。虽然当初刚接触陈白庵的时候,林白只是觊觎陈白庵从陈抟老祖那继承所得的养生之术。但到了后来,生死与共,在他心中,早已把陈白庵当做了自己的亲人来看待,而且还是至亲之人,如今陈白庵撒手人寰,他如何能不悲恸。

即便是杀了赵静廷又如何,陈白庵无法活过来,一切都是无济于事!林白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突破先天之境的那层桎梏,否则的话,何至于让事情到这境地。

“你该死!”良久之后,林白缓缓迈动脚步,走到赵静廷身前,冷声道。

“哈哈哈,我是该死,但我至少拉了个垫背的,能看到你这样伤神,什么都值得!”赵静廷闻言仰头长笑不止,随即便想抬起胳膊将自己从地上撑起,但他胳膊刚动了一下,便觉得胸腹之处仿佛是有千万根小刺般,在那扎动不止,疼痛钻心而去。

那股疼痛,让他倒抽冷气不止,但冷气入肺,胸腹间的伤势却是牵动的愈发厉害,叫他咳嗽不断,乌黑的血块更是顺着口鼻往外淌出。先天之境武者竭力而出的一拳,岂是那么好消受的,更不用说,与他性命相关的法相,此时也更是被斩为两半。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赵静廷此时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如果不是之前没有估算到传国玉玺会可能出现的变数,没有计算到陈白庵可能会做的举动,没有计算到林白有可能将武道修为从化境突破至先天之境……极光分龙大阵也许就已经布置成功,他又怎会如此狼狈!

但事到如今,不管什么,再怎么去后悔都已经晚了,他注定只是个失败者。

“既然你也清楚你该死,那我就不必再说什么了!”林白抬手一招,先天真罡脱手而出,朝着一旁裹挟着一柄钢刀便飞了过来,而后被他一把持在手中。

“杀吧,杀吧!”赵静廷双眼通红,面上满是癫狂笑容,双眸紧紧盯着林白,嘿然冷笑道:“告诉你,你嚣张不了多久了!你永远不可能明白真师他老人家的修为是有多么恐怖,你对他而言,不过是只猪而已,现在留着你,不过是想养肥了再杀……”

林白面无表情,手中钢刀裹挟着劲风瞬息斩下。赵静廷说了半截的话,就那么永远尘封在肚子之中。这钢刀是他之前算计,想要以此来斩杀血池中那些普通赵宋遗族之人的利器,恐怕当时的他,怎么着都不会想到,最后死在钢刀下的竟然是他自己。

血珠顺着钢刀冰冷的刀锋滚滚落下,溅起的血箭落了林白一脸,热乎腥臭的鲜血将林白俊秀的面容变得狰狞一片,但他对这一切恍若都没有觉察到一般。手中钢刀仍旧一记接着一记,向着赵静廷的尸骸上砍去。转瞬间,百刀尽出,地上只剩一滩肉泥。

缓缓抬起钢刀,朝已经有些卷刃的刀口看了眼,林白面无表情,抬手便将钢刀扔下。而后面色沉痛无比,向着血池缓步走去,此时他的双眼中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陈白庵那被血池中诸人抬在手上的尸骸,他要把他带回去,带回生他养他的地方。

只于赵静廷临死之前,说出的那些话,林白不想去想,也知道没有必要去想。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和那躲在暗处的真师已然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至于那真师的下落,他也不想去向赵静廷逼问。他明白,不管自己再怎么逼问,赵静廷也绝对不可能告诉自己。那人的踪迹,他只能去自己去寻找,而且林白觉得,那一天也许不远了,离揭开那真师面纱,戳破他布置的这些阴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雨水仍然那样迷离的缓缓坠下,血池中那些人紧紧盯着林白的面容。他们想要安危这年轻人两句,但却又完全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只能站在原地。

眼泪早已流干,此时在林白的眼角,只剩下两条长长的血痕,和天幕上降下的雨水混合在一起,恍若两道血泪。离血池越走越近,林白的身子不禁开始有些颤抖,这连续的厮杀,以及心神的大起大落,已然叫他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消耗到了极致,甚至隐隐有衰竭之兆。

缓步走到赵铁柱身前,林白缓缓低头,从他手中接过陈白庵的遗骸,望着老人那安详无比的面容,林白陡然间心扉之处一阵阵痛。在这一刻,他觉得,漫天降下的那些雨水,和刀子根本没什么区别,都是在不停的朝着他的身躯割裂不停,恍如凌迟,通彻心扉。

胸腹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徘回一样,上上下下,就在他的手指碰触到陈白庵仍旧还有些余温的身体时,雨水击打身躯的疼痛,和心底的疼痛,终于交织在一起,彻底爆发开来。

漫天雨水之中,骤然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声,那哭声如野兽的呜咽,又如天幕上雷霆交织,闻之叫人伤心欲绝,叫人觉得冰雨落面寒及心扉……

自李天元去世之后,林白再不落泪,每日总日一幅开怀乐天模样。即便是遇到再难受的事情,不管遇到再大的麻烦,他从来都是捏着拳头,迎头赶上。这世上都以为林白从来只会笑,不会哭,但恐怕没人会想到,有一天,林白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

呜咽声在天地之间徘徊不断,泪水弥漫着面颊,但只能将他面上的血痕冲刷掉,却是无法将他心底的伤痕冲掉。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传遍整个聚居之地,穿入所有人的耳中,穿入所有人的心扉之间,叫所有人心中都生出恸意。

“好孩子……不……不要哭……”就在此时,林白耳中突然听到一个细若游丝般的声音。

这声音如幻如真,仿佛是遥远不可见之地飘来,又像响起在耳畔,但正是这声音叫林白泪容顿止。然后他没有任何犹豫,翻手便将陈白庵放置于地面,然后手朝着他的脉门搭去。

这一搭不要紧,林白神情先是一怔,而后陡然仰天大笑不止,那笑声可谓是快意至极。

场内之人望着林白的神情,均是迷糊到了极致,他们实在是被淋巴这一哭一笑给闹得有些糊涂了。甚至不少人都以为,林白这是不是悲伤过度,得了失心疯。

别说是他们,即便是林白自己,此时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幻境,还是在现实之中。他之前见天雷坠下,而陈白庵又到了强弩之末,以当时的状态,如何能抗得过天道反噬,尤其是沉浸水中,良久无声,只以为陈白庵已经仙逝。

但如今他听到那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直觉感应到的声音,扣住陈白庵手腕的脉门时。却是发现,陈白庵的脉象如今并未断绝,他体内仍有一线生机。

但那一线生机微弱无比,叫林白根本不敢将法力透入其中仔细来观察,更不知道究竟如何才能使那一线生机扩大。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这一线生机不断绝,陈白庵便不会死;只要能将这一线生机壮大,陈白庵便能从沉眠之中醒转过来。

怎么办?!林白紧咬牙关,捏着拳头,面容变幻不止,良久之后,他面上陡然露出一抹明悟之色,而后转头向着尘封之地的方向望去。普天之下,也许没有人能够知晓陈白庵如今的情况,也没有人能救陈白庵的性命。但人做不到,却不代表,尘封之地的那只猴子做不到。

那只猴子对自己不知道隐瞒了多少东西,而且布置尘封之地洞府的猴子主人,手段更是匪夷所思,远远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猴子跟随了他那么久,定然见识过不少这种匪夷所思之事,也极有可能会有能够将陈白庵救转回来的法子。

“铁柱,给我准备瓜果鲜蔬,越多越好!”心中略一思忖,林白再不敢有任何犹豫,伸手将陈白庵瘦削的身躯抱起,眉头微微一皱,盯着一头雾水的赵铁柱,接着道:“再给我准备两身干净的道袍!赶快过去,越快越好,我在尘封之地入口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