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36章 宝贝玉玦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什么瓜怂玩意儿,居然敢这么骂秦九爷,也亏得那小子走得快,否则的话,老子非把他拧成麻花不可!”看着那獐头鼠目年轻人离去的背影,郑胖子脸上露出怒色,道。

听到郑胖子的话,林白苦笑摇头不止,不过心中对那位秦九爷却是又多了一些好奇。郑胖子的性格他不可谓不了解,说成是赤子之心,都不为过。就连郑胖子都如此维护那位秦九爷,足以说明此人为人处事恐怕是真有一套,不然不会让胖子这么折服。

不过眼下却是有事要找这位秦九爷,也没空多在这些事情上费力气。是以林白出言劝慰了郑胖子几句后,便朝着茶馆内走去。不过他也不急着直接开口找人,而是随便在一搂找了个角落,叫了壶花茶,一边浅啜,一边打量茶馆内的人。

骊山墓地的事情,还有进入始皇陵寝的事情,对他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虽然按郑胖子的说法,这位秦九爷为人处事的确不错,但如今他跟李三搅合在一起,却是不能不让林白多一个心眼,想要仔细揣摩揣摩此人的为人究竟如何,再做决断。

需知道世间可是有不少大奸大恶之人,再没有被发现真面目之前,都是披着一幅假仁假义、道貌岸然的外表,这秦九爷能在奇门江湖中闯下榜眼的名头,不能不留心。

这么一番观察下来,林白便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但凡是进入茶馆内的人,坐下不久,便会有人前去搭话。攀谈几句后,若是说的妥,便会前往二楼。看着这些人的神情,林白如何能看不出来,他们这些人是在攀谈买卖古玩的事情。

不过最叫林白恻目的,还是紧挨着他们桌子坐着的那群人。这些人看起来手脚粗大,面容更是老实巴交,宛若摸了一辈子锄头的老农。但这些人身上却是有着极浓的煞气,而且眼神流转之间,更是时不时的透露出一种夺目的光彩,有着那么一股子狠劲儿。

土夫子!这些绝对是正儿八经的土夫子,而且根据这些人身上积攒的那些阴煞气息,林白更是觉得这些人恐怕这些年是没少下古墓,若不然的话,身上的煞气不会积攒到几乎都要凝结成实质的地步。而且就林白所见,这些人印堂发暗,怕是遇到了什么灾劫。

不过对于这些盗墓的事情,林白却是并不想管。虽说掘人坟墓,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情。但做这种事情,有一大部分,却都是逼急了的穷人。他们明知道去盗墓,会遭到报应。但是世间的是是非非,黑黑白白,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说清楚的事情。

奇门古往今来就是如此,有明亮的地方,也有阴暗的地方,所以才被称为江湖。

而且就林白所看,恐怕那秦九爷之所以在这里开茶馆,实际上怕也是存了些体恤这些刀口舔血的土夫子的心思。这些人出生入死,费尽周折弄出来的东西,实际上出手的价格,要比市场价低上许多,但是有了这个交易平台,却是能让他们卖出个好价钱。

虽说可能有一部分人吃了甜头之后,还会再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干这个行当,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干了一票,解决掉燃眉之急后,就再不会去做。这个茶馆,从某些方面来讲,倒是起到了劝人向善的作用,好让这世间的土夫子能少上一些。

如此布置,倒也算是功德一件。想通此节,林白心中着实有些敬佩那秦九爷。

“爷们儿,您过来是喝茶来了,还是谈正经事来的?”就在林白思忖的时候,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男人缓步朝他们走了过来,冲他们拱了拱手后,笑吟吟问道。

“茶要喝,正经事儿自然也是要谈的。”林白向着那中年人扫了眼后,端起茶杯抿了口茶,微微一笑,接着道:“不过恕我直言,我这生意,你谈不起。把秦九爷叫出来吧。”

“嘿,哥们儿,你这话我可就听不下去了!”那白面无须的中年人一听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尴尬笑容,道:“不是我小觑你,就小兄弟你这年纪,能弄到什么好东西,还想牢动秦九爷的大驾。你也不怕拿了个二五眼的东西进去,污了他老人家的眼。”

“这东西你看不出名堂,我只见秦九爷,其他人免谈。”林白缓缓摆手,淡淡道。

“小兄弟,你这真是有意思了,我刘唐在茶馆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我手上过的东西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你竟然说我看不出来,难不成当我是个瞎子?”刘唐听着这话,有些恼羞成怒,道:“小兄弟,拿出来让我掌掌眼吧,我要是看不出来,再给秦九爷看。”

听着刘唐的话,茶馆内顿时寂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林白这张桌子上,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秦九爷的茶馆开到现在,求着见他老人家的人,不计其数,除却是有什么重器,秦九爷才会赏脸一见,看这年轻人的年纪,又能拿出来什么像样的东西。

看着茶馆内的动静,林白脸上也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本就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巴不得茶馆的动静越大越好,若不然的话,恐怕难见到那秦九爷的面。

刘唐见林白不动声色,只以为林白是有些怯场了,笑道:“小兄弟,你年纪轻轻的,说话别那么冲,万一风大闪了舌头可不好。东西呢,拿出来吧。”

“既然你想看,那就给你看看好了。先说好了,你要是看不出什么蹊跷,就把秦九爷给我请出来。”林白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往口袋一摸,掏出了一块玉玦,放在了桌面上。

“不就是一块玉么,还要请秦九爷的大驾……”刘唐一看那玉玦的成色,不屑的哂笑了一声,然后伸手便把玉玦抓了起来,放在眼前端详少许,脸上不屑之色愈发浓重,淡淡道:“小兄弟,你敢情不是被人骗了吧,拿着这么块破烂昆仑玉,就想当成和田玉那样的宝贝。”

听到刘唐的话,场内顿时一片哗笑声。所谓昆仑玉,又名青海玉,也算是软玉的一种。而且和新疆和田玉产出的地质背景极为相似。但两者的价值,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虽说林白拿出来的这块昆仑玉,透明度看上去也不错,质地也算细润,也有那么点儿油光。但是放到市场上,价格至多不过是四五千块钱而已,而同等大小的和田玉,价值却是要翻上数番不止。由于昆仑玉和和田玉极为相似,是以市场上有许多以昆仑玉假冒和田玉的事情,以刘唐看来,恐怕林白就是那种被骗了的冤大头之一。

“我说了你看不懂,你还不相信。”林白缓缓伸手,将那块昆仑玉给拿了过来,淡淡道;“别说那么多了,去把秦九爷请出来吧,我估摸着,也许他能看得懂。”

“就这千把块钱的东西,还要秦九爷掌眼。兄弟,你是疯了吧!”刘唐闻言不禁捧腹大笑,一脸犹如看向傻子般的眼神看着林白,觉得眼前这年轻人实在是可笑至极。

张三疯闻言轻笑不止,诚如眼前这刘唐所说,这块玉玦的材质的确是昆仑玉不假。但是,这块昆仑玉却是经过林白以法力加持,更是在上面阴刻了许多符纹,可说是一件不折不扣的法器,可以将这块玉玦内的生机尽数释放,滋养人体生机之效,比和田玉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和田玉虽然稀少,但毕竟还能发掘出来,但是被一位化神境界相师加持过,拥有滋养生机之效的玉玦,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若是林白把这东西的功效说出来,像何鸿焱和李嘉程那样的大富豪,怕都是要双眼通红,抛出高价来竞逐。

“小兄弟,这块玉玦我们要了。”就在此时,一直坐在林白他们身侧那桌上的人,眼中却是多了许多震惊之色,起身冲林白拱了拱拳,道:“十万块,不知道你能否满意?”

“十万块!”听得这话,场内更是一片哗然,任是谁都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给这块玉玦开出十万块的天价。就这种成色的昆仑玉,若是在市场上花个十万块,不知道能淘换出来多少。难不成这几个人的眼睛是被炮打了,瞎了不成,才会来买这种东西。

“十万块,少太多了,不卖。”林白微微摆手,眼中满是笑意。对于这几名土夫子能感触到玉玦的不凡,他并不觉得奇怪,这些人经年在阴气极重的地方出没,体内阴煞充斥,对这种生机极强的物件,感官自然是要比常人敏锐许多。

“五十万!”那人眉头微皱,沉吟少许后,又报出了一个叫全场震惊的数字,然后看林白脸上神情不变,一咬牙,朝林白拱了拱手,沉声道:“小兄弟,你说个价吧。只要这东西你肯卖,不管要多少钱都行。要是你不想要钱,拿东西换也可以。”

刘唐此时已经完全愣住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无法相信就这么块破烂昆仑玉,居然出到了五十万,甚至还要再往上加。对林白身旁这桌人的身份,他可是比谁都清楚,这些人乃是地地道道的土夫子,每次来拿的都是价值不菲的好货,居然要跟林白换这玩意儿!

“刘唐,别得罪了贵客,把人请到二楼来。”就在此时,茶馆二楼缓缓传来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