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44章 修蛇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冷光灯闪烁不止,看着那疯狂扑来的巨蛇,诸人只觉得心惊胆颤。虽说唐成兄弟没少在地底下做这些古墓的营生,但他们着实没想到,始皇陵寝中居然如凶险到了这种地步,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巨兽;而秦九爷也没想到当年和他打交道,居然会是这样一条巨蛇。

而且看着巨蛇撇下李三等人朝着诸人奔袭的模样看来,显然极为记仇,还记得当年秦九爷闯入始皇陵寝的事情,而且也把秦九爷当成了李三一伙的领头人。所以才会撇下李三,向着秦九爷攻袭而来,想要将诸人一口吞入肚中,化为自己的养料。

巨蛇离诸人越来越近,在冷光灯照耀下,蛇头幽蓝一片,而蛇躯则满是浓郁如墨的黑色。而且此蛇身长怕是有八九丈,身围更是超出九尺。所过之处,湖水飞溅,从血盆大口中喷出的腥臭气味更是叫人闻之欲呕,只觉得要昏倒在地。

“修蛇!这是修蛇!”望着那越来越近的巨蛇模样,林白陡然想起了华夏传世古籍《山海经》中记载的内容:西南有巴国,又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可食象,三岁而出其骨。

而此时此刻在他眼前的这条巨蛇,恰恰也是青首黑身,而且身形之庞大也和传说之中的记载几乎如出一辙。最重要的是,在他们先前进入始皇陵寝时经过的那条死亡之路上那些骨骸的惨烈模样,也是和古籍中记载,成为修蛇腹中之物那些猎物的模样极其相似。

而且就林白看来,这世上,怕也只是有修蛇才能将人体的骨骼压碎成那样的碎砾,也只有它胃中的酸液,会将人体腐蚀成那种模样。

也直到此时此刻,林白终于明白,为何有关始皇陵寝入口的事情会至今没有传出半个字眼。想来当初监造始皇陵寝的人,在发现那些修陵工匠的意图之后,便将修蛇布置于此处。让这只有传说中记载的猛兽,成为那些工匠们命丧的鬼门关。

有这种传说中的猛兽看守此地,就算是那些工匠们可以背生双翅,也难逃蛇吻。而那些人死了,有关始皇陵寝的进出之法又怎么会传入世间。

但让林白不解的是,付承光这王八蛋怎么着会牵扯到这事情里面来。当初那小子在自己手底下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而且按照当时所见,这臭小子根本就没几把刷子。如今怎么会跟李三搀和在一起,不但在骊山布置出这样的局势,还敢擅自对潜龙之穴动手。

只是,此时此刻,面对这已然被付承光和李三激出杀心的修蛇,他们又该如何处置,怎样才能逃出生天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有关付承光和李三的那些疑惑,此时只能被他抛之脑后,等到解决了修蛇的问题之后,追上那些人,真相便能大白。

“修蛇?”就在此时,听到林白话语的秦九爷眼中露出惊悚之色,但那抹惊意却是一闪即逝,多年在古墓中出生入死的镇定迅速生出,朝后退出一步后,而后转头望向唐成两兄弟,沉声道:“蛇性阴寒,最为畏惧火热。你们两兄弟拿压箱底本事出来,放‘野火’!”

‘野火’?!听得秦九爷的话,林白心中不禁生出一股诧异之感。虽然先前从秦九爷口中,他就已经得知了,唐成两兄弟和秦九爷的手法不同,更注重的是类似于奇技淫巧之类的法子。此时按着秦九爷的说法,他们两兄弟压箱底的手段,定然也是与众不同。

土夫子的行当,在华夏可谓是源远流长。其中古怪的传承更是完全不在相术之下,秦九爷毫无疑问是土夫子行当中类似军师的存在;而唐成和唐重则明显是奋战在一线之人。林白也着实想见识见识,这土夫子行当的集大成者,压箱底的功夫会有怎样的奇效。

就在林白思忖的这么会儿功夫,唐成和唐重面上已是露出凝重之色,两兄弟相向而立,点了点头后,几乎在同一时刻将手朝着身前背着的一个小小褡裢摸去。

手只是那么一伸,这两兄弟手中已然多了两枚黑色的小小圆球,那两枚圆球通体赤黑,单凭借外貌,实在是叫人无法与‘野火’这么个霸气外露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但这两兄弟却是没有丝毫犹豫,伸手握住圆球朝即将扑到他们身前的修蛇便扔了过去。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唐成两兄弟投掷这黑色圆球的手段看似简单。但在林白看来,却是玄奥得紧,那两枚圆球扔出的线路刁钻古怪至极,虽然修蛇巨大的身体扭动的无比迅疾,但那两枚圆球却是如长了眼睛,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贴着它的皮肤,骤然碰撞在了一起。

两枚圆球一碰撞,便如天雷勾动地火,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之声。而且随着这声响的发出,一团团黑红相间的火焰瞬时出现在诸人眼前。而且最叫人诧异的是,那黑红相间的火焰竟然如油一般紧挨着修蛇的身体蔓延开来,火光四射态势,恍如星星之火将要燎原。

修蛇巨大的蛇身,只是转瞬间,便被浓烈的火焰所吞没。蛇身在火焰中扭曲不止,而从其口中发出的嘶吼声,更是震耳欲聋,声浪叫人觉得耳膜似乎都已到了即将撕裂的边缘。

而且被这火焰一拦,修蛇原本骇人的声势顿时消减了不少。而且那股紧紧朝着诸人逼近的腥风,更是陡然一滞,它庞大的身躯也生生被火焰拦阻了下来,再不得寸进。

修蛇被烈火这么一灼烧,顿时绝对浑身火辣辣的疼痛,当下扭转庞大的身躯,朝着暗河便跃了下去。但它的身躯跃入水中后,更为叫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修蛇周身上下的火焰仿佛是长在了它身上一样,俗语中那句‘水能灭火’在这一刻就像是完全失去了效力一样。而且在那些火焰遇到水之后,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助燃剂一样,燃烧的愈发蓬勃起来,火焰升腾而起,几乎将修蛇彻底吞没。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饶是林白见多识广,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惊叹之色。华夏奇门手段果然非同凡响,即便是这有些见不得光彩的土夫子行当,能人果然也是辈出。也不知道唐氏两兄弟扔出的‘野火’究竟是有着怎样的玄虚,小小两枚弹丸,竟能发挥出这样恐怖的威力。

“这玩意儿是唐成他们家祖上琢磨出来的秘法,用火油加上一些特殊的化学原料,能够让火油遇风而燃。一旦烧起,火势更是能随着油液的蔓延,越烧越旺。而且只要被这‘野火’里的油液碰到,就会紧紧贴在皮肤上,就算遇水,也一样不会脱离。”

看到林白面上的表情,秦九爷脸上也是露出一抹得色,淡淡道:“用野火这东西来对付修蛇这畜牲,可说是再合适不过!我倒是要看看这王八犊子究竟能坚持多久!”

虽说土夫子一道和相术一脉都是华夏奇门江湖的分支,说成是同气连枝也不为过。但自古以来,土夫子都是见不得光的行当,而相术却是可以登堂入室,甚至不乏李淳风、袁天罡、刘伯温那样可以跻身庙堂之间的强者。两者相较,高下自然立判。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论是秦九爷还是唐家两兄弟在遇到林白和张三疯这种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相术子弟后,底气便要矮上几分。即便秦九爷是和李天元是平辈相交,但是在奇门江湖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维下,他在林白这个后生晚辈面前仍旧是有些抬不起头。

尤其是在见到修蛇后,让林白和张三疯发现,自己上次无法从始皇陵寝中取出不死药,就是受修蛇这个畜牲所赐,这对于爱面子的他而言,感觉更是万般不爽。

如今唐成两兄弟露出来的这一手,让林白脸上露出惊叹之色,便算是给身为土夫子领头人的他涨了不少面皮,也让他能够稍稍多了一些将林白这个新一代状元公视为晚辈的底气。

“这修蛇一身的油水,被野火这么一烧,绝对是凶多吉少的下场!”秦九爷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始作俑者的唐成、唐重两兄弟,看着身前修蛇的惨状,嘿然笑道:“慢慢烧好,权当是给咱们送上一份烤蛇肉的大礼。天上飞禽,地上走兽,咱吃了不少,可修蛇还没尝过。”

“要吃你们慢慢吃,不过可是得先想清楚,这修蛇之前可是吃了不少修建陵寝的工匠。吃这种吃了人的畜牲的肉,我可是下不去嘴。”林白闻言哑然失笑,虽然气氛在这情况下缓和了不少,但他眼中警惕之色仍旧未减,盯着修蛇的双眸中颇多隐忧之色。

尘封之地一行后,对厌火黑猿、通臂巨猿、无支祁以及眼前修蛇这些上古遗种,他可说是有了一个崭新的认知。这些从遥不可知的上古存活至今的生物,往往拥有许多超凡的能力。

而且就林白看来,眼前这修蛇的级数,虽然无法与得了巨大造化的无支祁相提并论,但肯定也有许多能够保命的手段,单单想凭借一把火将这畜牲烧死,恐怕是有些痴人说梦。

“大侄子,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对唐成他们兄弟俩的手段不放心?”秦九爷心思何等细密,林白脸上的表情变幻如何能逃得了他的法眼,不禁疑声追问了一句,但话刚一出口,余光却是瞥到了一侧的修蛇,眼角不禁骤然一紧,颤声道:“这……这畜牲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