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45章 置之死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听着秦九爷有些惶急的声音,诸人忍不住均是转头朝着修蛇所在的方位望去。

这一眼望去,直叫诸人有些三魂出窍,五魄生天。只见那些原本缠绕着修蛇的巨大火焰,此时竟然一块块开始朝地面上掉落。只是短短片刻,包裹着修蛇的火焰就已掉落大半,原本升腾不止的巨大火束,此时只剩下星星点点几块,而且看那架势,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蜕皮!怎么会选择这个时候!”唐成此时也是有些傻眼,他着实没想到修蛇竟然会玩上这么一手,颤抖自语不停,“不可能,这畜牲怎么可能逃得过’野火’燃烧出的火焰!”

如唐成所说,此时此刻的修蛇正在不断蜕皮。那些原本附着在蛇躯上的火焰,随着蛇蜕的坠落,也跟着掉落。‘野火’的油液只是附着在修蛇的老皮之上,如今蛇蜕掉落,新皮上没有半点儿油液,火势如何还能蔓延的起来。

“想那么多做什么,还有那什么野火没有,再朝这畜牲扔几枚!”张三疯此时也是有些惶急,尤其是想到来时路上看到的那些碎裂骨骼,后背更是不禁起了一层白毛汗,急声道:“我就不信再来几枚下去,这畜牲还能再褪下来几层皮!”

“就那两枚,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唐成额头冷汗密布,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栗。

听得此言,张三疯只觉得身体如坠冰窖,喃喃道:“没了……怎么就能没了呢……”

“野火炮制起来极为繁琐,尤其是选择的几位搭配火油的原料,更是难寻至极。这东西本就是他们唐家在地底下用来保命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多余。”秦九爷深吸了一口冷气,盯着修蛇狰狞的双眼,沉声道:“别想那么多了,有本事尽管朝着它使吧,咱们自求多福!”

秦九爷话音刚刚落下,修蛇蛇蜕的坠落已然到了尾声。盘亘在它身上的火苗,如今也只剩下了寥寥几枚,熹微闪烁不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而且被刚才那把火这么一烧,修蛇更是变得愈发狰狞起来,望向几人的目光,更是裹挟着浓浓的戾气。那靛蓝色的蛇头,在蛇身上仅剩的几点火光照射下,映衬着蛇口不断吞吐的红色蛇信,更显得恐怖无比,咝咝声响下,诸人只觉得这畜牲似乎想要张嘴将他们吸入口中。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诸人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吸力,顺着修蛇血盆大口的方向,便迅速爆发开来,朝着诸人裹挟而至。这修蛇的身躯庞大无比,蛇口骤然猛吸之下,爆发出来的吸力,无异于一场小小的龙卷风暴。瞬时间,诸人便已被狂暴的腥风所包裹。

强大的吸力撕扯着诸人的身躯不断朝前,风中那股腥臭的气息越来越浓重,而修蛇巨大的蛇吻也越来越近,甚至连那几枚闪烁着幽绿色光芒的尖锐毒牙都近在咫尺。

“畜牲,找死!”秦九爷双眼陡然圆睁,伸手朝着腰间一摸,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陡然多了几枚闪烁着淡淡寒光的奇形兵刃,那几枚兵刃虽然窄小,但边缘锋锐处却是寒光四射,吹毛断发显然都不在话下。兵刃一到手,秦九爷没有犹豫,挥手朝外便扔了出去。

那几枚奇形兵刃窄薄无比,在修蛇蛇吻发出的巨大吸引力下,宛如纸片般,划破蛇吻吸力带来的飓风,朝蛇头疾驰而去。刃锋尖锐凛冽,抵达修蛇巨大的头颅之后,宛如砍瓜切菜般,直接划破修蛇厚重的外皮,一时间蛇血朝外四散溅射而出。

而且其中一枚奇形兵刃,更是裹挟着冷风,直接戳中了修蛇一只巨大的眼珠。无论是人类,还是这种野物,眼珠都可说是身体薄弱的环节所在。刀锋森寒入骨,再加上风力的牵引,更是裹挟着势如破竹之势,直接没入修蛇的眼珠中。

一团血污迸溅而出,修蛇那枚宛如巨大灯笼般的眼眸瞬时黯淡下来。而且从眼睛处传来的剧痛,更是瞬息间就在蛇身之上蔓延开来,刺骨的痛楚使它再无暇去顾及秦九爷和林白等人,蛇吻传来的飓风瞬时而止,庞大的身躯在地面上狂乱扭动不止。

“找到不死药要紧,这畜牲被我伤了一只眼睛,定然无暇他顾,就由我来拖着他它!”秦九爷见状猛然转身,望着林白等人疾声道:“趁着现在的机会,你们赶紧走!”

“九爷……”唐成闻言神情惶乱,他着实没想到秦九爷竟然将自身置于险境来给诸人换取脱身的时间。但还没等他把感慨的话说完,原本在地上疯狂扭动身躯的修蛇陡然直立而起,朝着诸人一声暴喝后,几乎有水桶粗的巨大蛇尾,朝着诸人就拍了过来。

修蛇身躯之庞大,可谓骇人听闻,而且此时蛇尾这一击更是在它吃痛之下,蕴积着它心中的愤怒发出,可说是汇聚了它全身上下的力气。蛇尾奋力挥出之下,暗河之侧那些耸立的岩石顿时四分五裂,而林白等人更是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被它一记蛇尾给抽出老远。

“畜牲,还敢再来,我看你是活够月了!”被修蛇这一击击中之后,饶是秦九爷已经武至化境,他还是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不止,浑身上下的骨骼酸困不止,显然是被蛇尾抽断了几根老骨头,但饶是如此,他却是一咬牙重又站起,手上又多了几枚那怪模怪样的兵刃。

虽说身体遭受重创,但秦九爷也是被激得体内无名火暴起三丈,再加上多年经历险境磨砺出的稳健性子,手上微微一抖,那几枚奇形兵刃又朝着修蛇疾驰而去,而且前往的方向,显然是修蛇另外的那枚完好无损的眼珠子,看来他老人家是打算把修蛇给弄成睁眼瞎。

但前车之鉴犹在,眼眶内的疼痛还未消失,修蛇如何肯再被秦九爷这么算计,口中一声凄厉的嘶吼后,身形陡然变动。那几乎有合抱粗的身体,此时更是变得无比灵活,紧贴着地面,向着秦九爷便扑了过去,蛇口巨张,显然是打算将他吞入腹中。

“九爷……”唐成、唐重两兄弟见状,眼角欲裂,虽说之前他们和秦九爷之间有那么些间隙,但秦唐两家数代世交的情分,又岂是那么轻易被斩断的,尤其是秦九爷这些年更是如亲生子侄般扶持他们,如今秦九爷遇险,他们怎能撒手不管,置之不理。

没有任何犹豫,这兄弟二人也是一股脑将那些压箱底的本事给掏了出来,一时间陵寝内满是利器破空之声。噗嗤之声不绝于耳,修蛇老皮刚刚蜕落,虽然也算皮粗肉糙,但那里能挡得住这两兄弟手中的利器,一时间硕大的蛇身布满利器,腥臭鲜血汩汩流淌。

但即便是如此,这修蛇却像是铁了心一样,要将秦九爷置之于死地。对唐成和唐重两兄弟施展在它身上的手段不管不问,庞大的蛇身紧紧贴伏着地面,朝秦九爷游走而去。

硕大的蛇头一点点朝着眼前逼近,而且蛇血和腐臭组成的腥风彻底吞没鼻翼,更是叫秦九爷觉得头晕目眩无比,甚至他觉得自己似乎都能够看到修蛇利齿朝外逸散出的毒液。

他很清楚,新仇加上旧怨,这说不得已经稍稍有了些灵智的修蛇,恐怕绝对不会再让自己有逃出生天的机会。自己已经没有从修蛇蛇吻下逃脱的机会,而诸人所谋求的是始皇陵寝深处的不死药,怎能在第一关就止步不前,便向诸人疾声吼道:“你们赶快走,不要管我!”

“咱们秦唐两家,什么时候干过抛下同伴的事情!”先前在茶馆之中,一直对秦九爷冷言冷语讽刺不止的唐重,此时一改常态,紧紧握住手中的一把开山锹,脸上神情冰寒如铁,犹如死士一般,丝毫不顾及修蛇之威,迎头朝着修蛇便赶了过去。

刚一逼近修蛇,唐重手上的铁锹便如雨点般朝着修蛇的蛇身倾泻不止,但只是刚刚拍动了几下,修蛇心中的怒气似乎愈涨,仿佛它觉得眼前这些如爬虫般渺小的生物,此时做出的这些举动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蛇尾微微一摆,便将唐重抽到了一侧的山石之上。

“不要管我,救幺仔和陈老友的性命要紧!”秦九爷望着一击之下,口中朝外不断喷吐鲜血的唐重,老眼微微有些湿热,冲唐成怒声道:“你哥哥是个不要命的家伙!你知道孰轻孰重,拉上他,带着大侄子他们赶紧走!只要你们能取得不死药,我就算死也死得不冤!”

“要死一起死,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九爷你把命丢在这里!而且不除了这畜牲,就算我们取得不死药,也一样出不了陵寝的大门!”唐成一咬牙关,脸上露出决绝之色,犹如先前的唐重一般,一把抄起一柄铁锹,朝着修蛇便扑了过去。

“混账!”秦九爷已是老泪纵横,面上沟壑也已堆满泪水,咬着牙关怒吼道:“你们这是何苦!大侄子,赶快拉住他们,你们快走,不要再管我!”

“唐成,退下!”望着眼前的一幕幕,林白眼角露出一抹不可察觉的笑意,缓步朝前迈出,紧紧盯着修蛇庞大的身躯,沉声道:“这修蛇就交给我来对付!”

秦九爷闻言一愣,脸上露出苦笑,怒声道:“你来对付,你凭什么对付,快走!”

林白淡淡一笑,如他面上的表情一般,他一直在等,在等这置之死地的时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