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49章 渡河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大黑?!看着地上被烧得犹如黑炭般的修蛇,再看看林白脸上的表情,饶是秦九爷都被林白得话给逗得捧腹大笑;而张三疯更是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不敢想象,如果此时此刻,那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黑猫在这儿的话,听到林白给修蛇起的名字,会闹出怎样的笑话。

修蛇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气力去理会林白给自己起的名字,只是在五行水元的冲刷下不断的发出嘶嘶低吟声。五行水元乃是最为纯净之物,也算是有些许滋养之效,用来消解它体内淤积的那些火元再合适不过。要知道修蛇乃是阴寒之物,如何忍得了至刚至阳的火元侵袭。

“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赶快下水,把我们带到暗河对面去!”稍稍喘了口气后,林白朝着暗河对面黑魆魆不知几许的地方望了眼,面上露出凝重之色,对修蛇沉声道。

看那架势,李三和付承光两人进入始皇陵寝,怕也是奔着不死药来的。而且潜龙之穴的事情和他们俩之间,更是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这件事情不处置好,不把幕后的黑手揪出来,若是小利贞出了什么事情,先不说廖漫云会怎样,林白自己就先第一个神伤。

最重要的是,当初小利贞已经与紫微星产生感应,天道冥冥中已经做出了抉择。潜龙跃渊而出,腾风驾云凌驾九洲已成定局,若是如今潜龙之穴被破坏掉,说不得接下来这块神州大地会出现怎样的动荡,甚至如往昔那般出现数个‘假王’的情况都有可能。

林白如何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是以他必须分秒必争,尽快追上李三和付承光那俩王八蛋,把事情的底细盘问清楚,看看他们两个究竟是动了什么歪心思,又究竟是不是那劳什子真师在给他们两人背后撑腰,让他们可以做出双龙相争,转嫁天道反噬这种事情。

不管是这几件事情中的哪一件,都丝毫不能耽误。要么是牵扯到陈白庵的性命,要么是牵扯到小利贞的未来和性命,要么就是牵扯到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迷雾。所以林白不能等待,也不敢给自己留下任何喘息的时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大黑,等等有机会的话,我把你引荐给小黑,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成很要好的小伙伴的,前提是它不会对你这一身香喷喷的蛇肉感兴趣。”乘上修蛇的蛇背后,呼吸着空气中残存着的淡淡烤肉香味,张三疯脸上露出促狭之色,拍了拍修蛇的脑瓜门,嘿然笑道。

听得张三疯这话,虽然心中背负了许多事情,但林白还是忍不住哑然失笑。说起来许久没见到那只小黑猫,林白着实也有些想得慌。原本想着此次回燕京,能够见到它,仔细询问些有关尘封之地还有之前它语焉不详提到的十万大山中发生的事情。

但没成想,那小黑猫嘴馋的紧,在听闻贺嘉尔前往了澳门后,想着那些海鲜的滋味,哪里还能在燕京待得住,跟着沈小艺她们就飞往了澳门,算是和林白错开了行程。

这一笑不当紧,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就只觉得身体有些颤栗,更是踉踉跄跄的往后倒退不止,噗通一声跌坐在了修蛇的背上。而且他原本红润的面色,此时更是如一张白纸般,冷汗更是顺着额头簌簌的往下掉落不停,唇间更是有一抹鲜血溢出。

虽说方才和修蛇搏杀之际,他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这畜牲毕竟存活多年,而且身上更是有着一股子蛮力。搏斗之际,还是震荡到了林白的脏腑,刚才一口气提着倒还没感觉,如今这么一笑,身体里面的那股子劲消散了,余波顿时弥散开来。

“大侄子,没事吧?”秦九爷看到林白的模样,也顾不得自身胸口处骨骼断裂的伤痛,挣扎起身,极为关切的看着林白问道,眼下林白已成了他们的主心骨,哪里敢出意外。

“没事儿。”林白缓缓坐直了身体,仰头朝天,盘膝打坐,胸口起伏不止,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不过随着这一连串急促的呼吸,额头的冷汗却是消散了不少,面颊上也多了些血色,这才接着道:“不过是震荡到了脏腑,休息片刻便可,不妨事的。”

嘶嘶……就在此时,修蛇却是陡然回头,硕大的一只独眼紧紧盯着林白,神光闪烁,似乎是想要看看林白究竟是否处于强弩之末,它能否有扳回一局的机会。

“大胆!”林白哪里不明白这王八犊子的贼心眼,目光微微一凛,一拳挥出重重击打在修蛇的背部,而后沉声道:“大黑,你要搞清楚一个事实,纵使我如今有伤在身!但是杀你还是如砍瓜切菜般,若是再有下次,休怪我不客气!老实跟着我,有你的好处!”

修蛇挨了林白这一拳,哪里还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急忙扭头,蛇尾扭动拍击着水面,朝着对岸便急速游去。如此一波三折之后,这修蛇心中对林白再无任何不恭之心,甚至它觉得眼前的这年轻人,似乎要比当年闯入始皇陵寝的那人还要狠辣几番。

“没事就好。”秦九爷见林白还有挥拳出击的力气,这才稍稍放了心,坐端正之后,朝着林白上下扫了几眼,不禁微微叹了口气,颇有些英雄气短的模样,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看起来我们这些人真的是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我如何受得起九爷您这话。”林白哪里能看不出来,秦九爷肯定是在为自己武道修为已经步入先天之境的事情而感慨,当下连连摆手,做出谦恭状,道:“我这手段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被人提点获得的罢了。九爷您老当益壮,以后定然会有步入先天之境的机会。”

“真的?!”秦九爷听得林白的话,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双眼中满是狂喜光芒,伸手抓住林白的胳膊,沉声道:“你小子没有骗我吧,我还有机会步入先天之境?”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介绍九爷您跟提点我的那位前辈交谈,能否有所斩获,就得看您自己的了。”林白微微颔首,笑道,不过眼神中却是有几分促狭之色。

自己这个小年轻能够步入武道中人梦寐已久的先天之境,就已经够让秦九爷觉得诧异羞愧得了,若是被他见到尘封之地中的无支祁,又不知道该会是什么神情。怕到时候,一生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秦九爷,这张嘴恐怕是要张得连鸡蛋都能囫囵吞下吧。

“太好了!”秦九爷哪里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他徘徊在化境时日已久,如今听得有机会进入先天之境,可谓是欣喜若狂,哪里还能看得出林白脸上的神情变化,不断搓动着双手,脸上满是激动之色,似乎恨不能现在就见到那位传说中的高人前辈。

看着秦九爷这模样,林白不禁微笑摇头。不管是习武之人,还是修习相术的相师,说得冠冕堂皇一些,他们这些人的一生可说是在不断攀登高峰的一生。一步都不会停下,到了最后,更是变成了一门心思扑在这些事情上面的痴人,只想谋求寸进。

秦九爷如是,张三疯如是,陈白庵如是,而林白自己扪心自问又何尝不是!即便是如今到了化神境界,但林白仍旧在不断思虑着如何能再往前踏出一步,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这便是习武之人和相师的夙命,也是从他们开始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背负的使命!

“你也会有机会的。”眼瞅着修蛇那只独眼不断转动,林白哪里能看不出它心里的小九九,伸手轻轻拍了拍它光滑湿冷的脑袋,面上带着笑意,淡淡道:“也许你会走出一片别样的天地,甚至能够走出一条和你这世间所有同类都不同的道路。”

修蛇默然无言,猩红蛇信吞吐不定,但身躯扭动的却是更卖力起来,一幅恨不能马上就奔赴河对岸的模样。如果说先前林白的拳头是大棒的话,那如今林白的这些话,就是不折不扣的糖果。这些糖果的诱惑虽然虚无缥缈,但却比大棒来得更有效。

以林白看来,只要自己能为修蛇指点迷津,此物怕终生都不会再背叛自己。

“先前潜龙之穴的事情多有古怪,我不能不小心对待。先前浪费了你们两兄弟一枚野火,等出了始皇陵寝,我会传授你们一门秘法,此术施展出来的威力,绝对在你们施展的野火之上。有这术法护身,想来以后不管你们是出入古墓,还是行走江湖,都会安全许多。”

到了眼下这一刻,林白怎会看不出来,唐成和唐重两兄弟已经看出了自己先前对他们的试探之举。要不然的话,这两兄弟也不会自从开始渡河至今,不发一言。而且这兄弟俩心性坚韧,有情有义,是以林白才会拿出九星逐日箭术来作为补偿。

“多谢状元公!”听得林白这话,唐成和唐重两兄弟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他们很清楚威力在野火之上的术法该是何等恐怖,有这术法传承,唐家壮大指日可待。

暗河水流虽然汹涌,但哪里奈何得了修蛇的庞大身躯。蛇尾拍打水面,溅起朵朵水花,犹如一枚脱弦的利箭般横穿而过,没费多大功夫,诸人便已到了暗河对面。

等到他们迈出脚步之后,望着眼前的一切,已然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眼下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