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53章 傀儡杀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而且就诸人看来,如果这十二金人真的是机器人的话,恐怕不管是制造工艺还是设计思维,都要比现代的机器人先进许多。单就是历经千百年仍旧能够完美运行这一点,就可以让现代社会那些专门精研机器人的那些的专家学者为之汗颜,无法自处。

“咔!”就在诸人为眼前的画面,和心中的猜想感到震颤之际,那十二名青铜士兵已然以品字形朝诸人包抄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之后,一声机括转动的清脆声响,这些青铜士兵手中持着的兵器骤然高高举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林白就攻袭而去。

就现代史学家们的分析,始皇帝之所以能够荡平六国,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便是因为秦王朝的兵器锋锐程度要远超其他六国。对于这个说法,林白如今算是有极为深刻的体会。

也不知道先人们究竟是以什么法子铸造的兵器,即便是千百年过去,被这些青铜士兵持在手中的兵器仍然没有半点儿锈蚀的痕迹,寒光森然,带着一股子吹毛断发的气势。

这领先的青铜士兵一剑挥下,一股刺骨的寒意顿时便扑面而来,。虽然他反应极为迅速,但这青铜士兵的速度却也是高得吓人。一剑下去,林白身上的衣服顿时便被划破,剑锋紧贴着肌肤朝下划过,那森寒的感觉叫林白后背不自禁生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领先的青铜士兵一击不中,便迅速闪身退开,而紧跟在它身后的另一名青铜士兵迅速替补而上,手中持着的矛戈如出洞的灵蛇般,向着林白的胸口迅速刺去。锋锐的矛戈挥出之后,空气中顿时传出阵阵气爆之声,显而易见,若被击中,胸口怕就要被刺出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娘的,难不成这些青铜士兵真的是机器人,若不然的话,怎么着会单单对着自己一个人下这种黑手?!但林白心底深处并不认同自己的这个想法,若是当时的秦王朝真得拥有这种跨域了时代的技术,怎么可能会让泥腿子出身的流氓刘邦夺取了社稷江山。

虽说战争取决于人,而不取决于武器。但这种质的差距,想要靠人力根本就无法跨越。像这种以金铁铸就的青铜士兵,说成刀枪不入都丝毫不为过,就算是能造出一个小小的军团,也可以成为决定战争成败的利器,成为杀人利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可说轻而易举。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十二金人之所以如此的邪门,恐怕肯定也是有着什么没有被自己发现的蹊跷。一边思忖这十二金人的古怪之处,林白一边竭尽全力闪躲那些青铜士兵的攻击。

这十二名金人犹如车轮战一般,分工极为细致,一击不中,便由另一人代替,根本不给林白任何喘息的时间,虽然碰触的时间极短,但却已是险象百出。也亏得是林白腾挪闪转都有禹步的协助,可以驱凶化吉,若不然的话,恐怕真成了这些青铜士兵手下的亡魂。

但饶是如此,林白这会儿也不好过。这些青铜士兵乃是纯粹以金铁熔铸而成,可说是世上最为坚硬的事物之一,林白纵然是臻至先天之境的强者,但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和这些青铜士兵碰撞,就像是猎豹遇到了一只蜷缩成球的刺猬,根本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碰又碰不得,又不能一直这么躲下去,眼下的情况着实叫林白心里犯了难。这十二名青铜士兵就像是永动机般,对着自己不依不饶,若一直这么躲闪下去,擦着碰着都要撇下半条命,可自己就算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怕也不能将它们怎样。

而且在这始皇陵寝诡异的自成天地布局之下,林白根本无法催动法相,凝聚火元,来熔炼这些东西。而且没有了法相对气血的增益,他的攻势也是降低了不少。

别说是他,就算在一旁观战的张三疯心中也是恼怒无比。如果不是因为这小天地的束缚,使他无法调动周身的法力,他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林白一人以身犯险而不去驰援。

娘的,这些鬼东西真他妈麻烦!望着眼前攻势咄咄逼人的金人,林白心中愈发烦闷起来。这些家伙也不知道究竟是中了什么邪,就像是认准了自己是一行人的头一样,攻袭不断。

而且别看这些青铜士兵披坚执锐,是以铜铁铸成,但却是灵活得紧。如果不是林白闪转挪移使尽了浑身的解数,怕真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林白身上就已经被它们划出几道血口子,热辣辣的朝外沁出鲜血。

但越是这样,越是叫林白坚定了这些青铜士兵之中必定有古怪的想法,甚至他觉得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些玩意儿,若不然的话,这些青铜士兵怎么可能只对着自己一人痛下杀手,而且每一招都是狠得要命,总不会说这些玩意儿有了人工智能,会自主选择敌手。

“臭小子,瞅准这十二金人的关节连贯处,好像有什么古怪!”就在林白左闪右避,心中烦闷燥郁之时,一直在一旁观战的秦九爷目光炯然,陡然开腔。

刚开始的时候,秦九爷和林白张三疯等人一般,都被这十二金人所震慑,心中怀疑,究竟这十二金人是不是当初秦王朝与什么外星文明结合的产物。但多年在地下打拼的经验告诉他,世上绝对不可能会有这样邪门的事情,是以他便凝心静神,想要找出其中的蹊跷。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手中荧光灯的照耀下,终于让他发现了些许端倪。在那些金人的各个关节连贯处,只要被荧光灯照到,便会发出影影绰绰的细微反光。只不过那闪烁的光华相对于金人自身的反光而言,显得极为黯淡,是以才不被人察觉。

听得秦九爷这话,林白没有任何犹豫,身形一矮,顺势躲避过一名突袭而来的金人之后,反手朝着那金人持着戈矛的右臂关节处的虚空方位拍了下去。

一掌挥出,林白顿时便觉得手心处传来一阵热辣辣的疼痛感,没有任何犹豫,他急忙将手缩回,趁着躲避的功夫朝着手心处一看,却发现就这么轻轻的一碰,手心竟然如被利刃划过般,留下了一条深深的血痕,而且深度几乎深达手心骨殖。

而且被手心的鲜血浸染之后,在那金人右臂关节处的虚空处,赫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线。那血线无比细微,若不是被鲜血浸染,根本不可能被人注意到。

“九爷,放信号弹,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搞鬼!”手心的痛楚,加上身躯之上被金人划破的伤痕传来的痛楚,林白心中恼火彻底被点燃,朝秦九爷沉声叱道。

始皇陵寝可说是华夏先人留给后辈的宝贵遗产之一,容不得半点儿损毁,若不然的话华夏当局也不会明令在技术条件未允许的情况下,不得对始皇陵寝进行勘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林白自打进入始皇陵寝后,除非形势所迫,轻易不用任何现代手段。

但如今这十二金人对自己虎视眈眈,而且从贯穿这十二金人关节处的丝线,也可以看出,之所以这些玩意儿对自己虎视眈眈,定然是有人在暗地里操纵。想到自己的小命差点儿就交代在这些玩意儿手上,林白心中如何能不恼怒,是以才让秦九爷放出信号弹,看清周围情况。

“好嘞!”秦九爷闻言也是怒不可遏,伸手从腰间摸出信号枪,猛然扣动扳机。‘砰’,一声清脆的枪响之后,信号弹轰然升空,宛如一枚流星般,拖着长长的焰火光华,冲上穹顶,而后爆裂开来,绽放出耀眼的亮光。刺眼的光芒,瞬时便刺透浓雾,眼前一切再无遮拦。

在信号弹刺眼的光芒照耀之下,诸人不禁倒抽了口冷气。只见在围拢着朝林白靠近的十二金人各处关节上空,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条条细密的丝线,显然正是有人依靠这些丝线来操纵十二金人,不断对林白发出攻袭手段,要将他小命斩落。

不过看十二金人身上密密麻麻的丝线,那模样倒是和华夏渊源流传至今的傀儡戏极为相近。而且单单是从原理看来,也和傀儡戏如出一辙,都是以丝线提动机关,来操纵人偶的运动。不过不同的是,原本用来娱民的傀儡戏,如今却是成了步步隐藏杀机的凶物。

“付承光,不用再鬼鬼祟祟的躲藏了,缩头缩脑的算什么男人,有胆的露个真脸给我看看。”朝着丝线延伸的方向望了眼后,林白捏紧拳头,脸上露出一抹冷冽笑容,淡淡道。

“好眼力劲儿,秦九爷能在江相派里取得榜眼的名头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十二金人上这些小小的丝线,竟然都逃不过您的法眼。只可惜您老人家实在不识时务,竟然不跟我们合作,偏偏要跟着林白这小子往火坑里跳。您老一世英名折损在此处,可是怨不得旁人了。”

听得林白的话音,丝线延伸的终点处传来付承光的畅意笑声,先是奚落了秦九爷几句后,转头望着林白,淡淡道:“林白,没想到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这一天吧?还有你那狗屁疯子师兄,你倒是还像上次那样牛逼哄哄啊,怎么着在这小天地里没以前的牛气劲儿了?”

“老子疯不疯,等会儿你就知道!”张三疯嘴上哪能吃得这亏,冷笑着反击道:“你可千万求天拜地,别让自己落到我手里,否则的话,我一定让你尝尝我这疯子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