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54章 天蚕丝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区区提线傀儡,也想拦我!”林白淡淡一笑,不屑道:“小爷风里来浪里去,还怕这个!”

话音落下,林白屈指成抓,调动周身血气,尽数汇聚于右手虎爪之上。而后脚下步伐骤然变幻,宛如一道旋风般,朝着十二金人便扑了过去。而虎爪所攻袭的方向,正是那些牵连金人关节处,使得它们可以灵活移动的丝线,显然是打算一巴掌将这些丝线扯断。

“自讨苦吃!”看着林白的动作,躲在远处的付承光不慌不忙,脸上露出哂笑。

说时迟,那时快。听得付承光的话,林白刚觉得事情不大对劲,但虎爪已然到了那些丝线附近。爪风侵袭下,丝线晃荡不止,虽然险象百出,但却没有任何要断裂的迹象。

“断!”林白眉头紧皱,口中暴喝一声,汇聚了全身血气的虎爪朝着丝线便扯了下去,但这一巴掌下去,那在爪风下摇曳不止的丝线仍旧没有断裂的迹象不说,而且这些丝线竟然生生将林白的手掌又勒出无数条细密的血痕,鲜血汩汩往外流淌。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感受着手心处传来的痛楚,林白急忙撤手。武道修为臻至先天之境后,林白手上的劲头早到了碎碑裂石的地步,这一记虎爪更是汇聚了全身的血气。一巴掌下去,就算是金铁之物,怕也得被他给捏出凹痕,但眼前的丝线却完好无损,着实叫人诧异。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想靠一双手把天蚕丝给扯断。”看着林白的模样,付承光快意大笑不止,眼中满是毒辣之色,冷声接着道:“林白,今天不管你究竟是有三头六臂,还是能上天入地,都必定要死在此处!你放心,廖漫云那贱人过不了多久就会为你陪葬!”

“放你娘的狗屁!”林白口中怒骂出声,但心脏却是没来由的一紧。所谓天蚕丝,乃是生长于极寒之地的一种蚕类吐出的丝线,外表与普通蚕丝极为相似,但柔韧性却是超出百倍不止,而且在奇门江湖中更是有其锋如刃,其韧似水的美誉。

但天蚕丝每年的产量极其稀少,尤其是到了现代社会,更是举世都难觅踪迹。方才林白在看到贯穿十二金人关节处的丝线后,心中就有些惊讶。那细密的丝线究竟是什么物事,才能承担起十二金人的重量,如今仔细想来,的确是只有天蚕丝才能够承担起这份重量。

不仅仅如此,最让林白觉得心寒的是。看眼下的情况,付承光这厮对始皇陵寝的了解恐怕远在自己之上,而且对始皇陵寝内的机关布局似乎也了如指掌,若不然的话,怎么会找出操纵这十二金人的方法,借助十二金人之手,要在这小天地内收取自己等人的性命。

不使用法相,凝聚元火,就无法破坏金人;而天蚕丝线又是天下至坚至韧之物,即便自己的武道修为到了先天之境,但凭借一双肉掌也根本无法斩断这些丝线。

难道今天真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一世英名落在付承光这王八羔子手里?!

就在林白思忖对策之际,付承光却是又开始牵引着那些天蚕丝线,操纵十二金人朝着林白奔袭而至。金人手中所持矛戈锋锐至极,攻势一波接着一波。只是转瞬之间,十二金人已是将林白团团围住,手中矛戈在荧光灯的照耀下闪烁着熠熠光辉,寒意逼人。

“林白,受死吧!”眼见得林白节节败退,付承光喜上眉梢,猛然牵动丝线。

“想小爷死,没那么容易!”望着那些朝自己渐渐逼近的金人,林白心中思绪转动不止,想要找出应对之策,眼角余光朝着金人身上密密麻麻的丝线扫了一眼,林白眉梢微微一动,心底顿时生出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冷冷一笑后,道:“就算是死,小爷也要把你拖下水!”

话音落下,林白双手不断掐动印诀,仿佛是打算汇聚周遭的天地元气,试图凝聚出法相。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这小天地本就是残缺不全之处,想要借助此地的天地元气,你这是痴人说梦。”看到林白的动作,付承光笑得愈发开心,只以为林白是病急乱投医,手中丝线猛然一摆,怒斥道;“往日种种,今天我就跟你做个了断!”

话一出口,付承光顿时迅疾无比掐动手中紧握着的丝线,催动十二金人同时挥起手中所持的利器,朝着林白便斩落下来。一时间场内寒风呼啸不止,仿若要将深陷其中的林白吞没。

望着十二金人的攻势,无论是张三疯还是秦九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禁为林白捏了一把冷汗。但此时此刻在这小天地内,他们却是没有任何手段可以施展,只能眼睁睁观望。

“天地分阴阳,无极化太极,禹步贯天地!”望着攻势逼人的十二金人,林白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口中陡然念诵咒诀,手捏着河图洛书不断掐动印诀,而后双眼一凛,叱道:“分!”

话音落下,场内那些浓郁无比的雾气顿时便以林白为中心围拢而去,旋即林白身周顿时绽放出一股忽明忽暗的光华,而在这些光华的闪烁下,林白的身形仿佛是一本急速翻动的书页般,不断变化出种种诡异的形态,而后更是一分为三,朝四下跃出。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眼前的一幕,付承光不禁抬手揉了揉眼睛,他实在无法相信,在这先天不全的小天地内,林白竟然还能施展出如此手段,不过这诧异只是一闪即逝,而后更是狞笑道:“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今日都难逃一死!”

林白微微一笑,没有应声,手上印诀猛然掐动,脚下更是不断踩动禹步。跟随着他的动作,那两个雾气汇聚出的虚影也是跃动不断,和林白本体的身影彻底杂糅成一片,叫人根本无法分清楚,到底哪个是虚影,哪个是林白的本体。

如付承光所说,这片小天地的确是先天不全,天地元气根本无法让相师拥有如外界般的手段。但无法拥有外界的手段,不代表不能使用,而林白如今所施展的手段,乃是河图洛书中记载的一种幻术,所需要的天地元气微乎其微,小天地内元气虽然不足,但也够用了。

“受死!”望着场内林白的三个身影,付承光眼中杀机毕露,猛然掐动手中丝线,操纵着十二金人,朝着那三个身影便扑了过去,矛戈挥舞,想要找出林白本体所在。

但林白似乎已经没有了和金人搏杀的斗志,只是一味的朝着各种刁钻角度不断躲闪。虽然十二金人攻势极为迅猛,但在林白脚下精妙入微的禹步踩踏下,却是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有种的你别躲!”眼看占尽先机的攻势,此时被不断躲闪的林白给搞得乱糟糟一团,付承光心里不禁有些发急,口中怒骂一句后,微眯起眼睛,紧盯着场内那三个身影,想要找出林白的本体究竟躲在何处。他怎能不知林白所用乃是幻术,但只要是幻术,就一定有破绽!

果不其然,一番搜寻下来,他总算是发现了些许端倪。被林白以那些浓重雾气汇聚出来的虚影,虽然看起来和林白的模样极其相似,但只要用心分辨,就不难看出那两个身影均是要比林白本体显得稍稍黯淡一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逐渐变得透明虚化。

“我看你还怎么躲!”眼神觑准了林白的所在后,付承光眼中戾色毕露,面上更是布满了杀机,冷笑连连道:“林白,我说了你今天要死在此处,你就一定要死在这里!”

话一出口,付承光眼角一凛,手上丝线猛然一扯,顿时便操纵着那十二金人撇下另外两个虚影,朝着林白的本体就扑了过去,矛戈挥舞,寒气凛冽,似欲择人而噬。

场内形势此时已然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张三疯、秦九爷以及唐家两兄弟,只觉得呼吸此时都要停滞了。十二金人手中所持矛戈和青铜长剑的锋锐,他们有目共睹,如今合力围堵林白,已然是将林白任何生路都封堵得死死的。不管如何挣扎,横竖都是一死!

“终于来了!”林白仿佛早就料到了十二金人会玩这么一出,脸上没有畏惧之色,反而流露出一股计谋得逞的淡淡喜色,身形微微往下一顿,嘿然笑道:“付承光,你给我看清楚了,今天到底是谁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

“死到临头还嘴硬!”付承光听得林白的话,往日在骊山之时经历的种种仿佛重上心头,想到当日所受到的屈辱,心中便愈发愤懑,猛然牵动天蚕丝线,怒声接着道:“林白,我告诉你,今天我一定要把你们师兄弟两个碎尸万段,一洗我当日所受的屈辱!”

随着付承光的牵动,十二金人手上矛戈和利剑挥下的速度愈发迅疾,甚至不时传出气爆之声。但就在那些矛戈和利剑眼瞅着就要抵达林白头顶之际,异变陡生。

就在那些矛戈和利剑抵达林白头顶不足一尺之时,空气中猛然传出一阵机括颤动的金铁交鸣之声,而后他们的动作生生停滞,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般。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打死付承光都想不到,在这最后关头竟然出现了这种邪门的事情,他无法置信的扯动着天蚕丝线,怒声道:“林白,我要你死!”

“蠢材就是蠢材,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林白冷然一笑,面上满是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