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56章 始皇遗容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82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始皇陵寝穹顶之上那些明珠闪烁的光华黯淡,四周浓雾缭绕,而在诸人的身前,正有两个黑影,而且顺着其中一个黑影处更是不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似乎在咀嚼着什么……

这画面,单单是听一下就能叫人觉得毛骨悚然,更不用说是真切的面对着这诡异画面。

“李三,你这王八蛋在干什么?”虽然相距甚远,但秦九爷仍旧还是辨认出了跪倒在石椅前的黑影身形和李三极为相似,便壮起胆子,沉声道:“老老实实给我滚过来。”

秦九爷话音落下,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李三的背影。但听着秦九爷的话,李三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仍旧自顾自的跪倒在地,身躯抖动不止,咔嚓声不绝于耳。

“李三,你到底在干嘛?”秦九爷望着李三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后背都起了一层白毛汗,尤其是李三身前那石椅处人影带来的压迫感,更是叫他觉得周身冰寒,深吸一口气后,抬手从脚下捡起个石块,觑准了李三的位置,抬手就扔了过去。

石子刚一出手,诸人便听到从李三所在的方位陡然传出一阵窸窣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急速撤走。还没等诸人搞清楚那窸窣之声是去了何处,石子已经到了李三的后背,两者就那么轻轻一碰,李三的身影犹如一块浮萍般,软趴趴的瘫倒在地。

看到这样的情景,秦九爷哪里还敢大意,抬手打开荧光灯,朝着李三所在的位置就照了过去。亮光刚一逸散开来,诸人便不禁倒抽了口冷气,更是情不自禁的朝后退出一步。

只见李三的面上此时已是千疮百孔,无数粘稠的鲜血顺着他的面颊缓缓往下流淌,而且他整个人也已经变得干瘪无比,犹如一截枯槁的木头般,若不是身上的衣着打扮,恐怕即便是经常和他打交道的秦九爷,乍一看到,都不一定能确认他的身份。

“大侄子,这是咋回事?”秦九爷望着李三的惨状,不自禁的朝后倒退了一步,诧异无比的转头望着林白,沉声道:“是不是墓里有什么怪物把这小子身上的精血给抽去了?”

听得秦九爷的话,张三疯和唐家两兄弟后背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他们不禁想到了华夏一些传说中,在古墓里面潜藏着诸如僵尸、旱魃这种可以吞噬人精血的怪物。始皇陵寝风水独到,自成天地,而且之前更是有修蛇和十二金人这种邪门东西,谁能保证不会更邪门。

“放心,真要是有那么邪门的事儿被咱们几个碰到了,那咱们出了始皇陵寝就赶紧去买彩票,最好把世界各地的彩票买上一个遍。这种好运气,绝对能让咱们几个靠彩票发家,什么李嘉程,什么比尔盖茨,都绝对没办法跟咱们抗衡。”林白缓缓摇头,淡淡道。

听得林白这调侃的话语,诸人心里的紧张气氛总算是稍稍减缓了一些。秦九爷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接着道:“大侄子,你怎么知道咱们不会遇到那些邪门的事儿?”

“劳什子僵尸、旱魃,虽然在咱们华夏历代都有传说,可是见过的有几个。九爷,唐家兄弟你们仨经常在地底下古墓转悠,可曾见过……”林白轻叹了口气,嘿然接着道:“而且你们仔细看看,李三那王八蛋可不是被抽去了精气才死的,他胸口那贯穿了一根短矛!”

诸人闻言,急忙举起手中的荧光灯,朝着李三的尸骸照了过去。仔细辨认之下,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果然如林白说的一般,在李三的胸口处贯穿了一只短矛,恐怕那只短矛才是真正要了他性命的物件。不过即便如此,诸人还是不能理解,为何李三的尸骸会变成这模样。

“九爷,再放一颗信号弹,我要看看那石椅上的黑影究竟是什么人……”沉吟良久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不等秦九爷他们发问,先行发声道。

秦九爷闻言急忙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信号枪,装上信号弹,然后朝着那石椅上方便扣动了扳机。砰然一声之后,信号弹顿时拖着长长的夺目光华,朝着石椅飞奔而去。

虽然信号弹的光芒只是出现了一瞬,但石椅上那黑影的真面目终于还是彻底暴露在了诸人眼前。光华一闪即逝,但场内诸人却是良久失声,即便是林白,也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椅上那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而就诸人所知,历史上长有这幅面容,而且还会出现在始皇陵寝中的就只有一人,那边是始皇帝—嬴政!但不管是秦九爷,还是林白,他们都没想到这千古一帝的真面目,竟然会以这种形势出现在诸人眼前。

恐怕外界那些还在为始皇帝究竟会使用哪种棺椁而争吵的考古学家,打死都不会想到,始皇帝根本就没有像他们所想象的那样长眠于地下,而是端坐在青石铸就的石椅之上,雄踞四方,端视着始皇陵寝内雕刻出的小天地,犹如当初他雄踞战场,睥睨六合之时一般。

而且尽管岁月峥嵘,白驹过隙,但时间仿佛都在这千古一帝身上没有留下任何踪迹般,始皇帝的面容仍旧栩栩如生,甚至连面容上那些浅浅的沟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怎么会这样?”饶是秦九爷当年还干土夫子行当倒斗的时候,也没少见过那种将遗体保存的极为完好的大墓主人,但像始皇帝这种能将遗体保存到这份上,还是生平第一遭看到,那一闪即逝的画面,让他不禁有些口干舌燥,几乎无法发声。

但这也不能怪秦九爷少见多怪,而是始皇帝真实的面容和外界的传言相差实在太大。他根本不像当初郭沫若老先生那篇《十批判书》中所说的那般,是个鸡胸的侏儒,而是高鼻大眼,仪表堂堂,即便是放到现代社会,也是能吸引无数少女眼球的充斥阳刚气息的美男子。

“只有这样才说得过去……”林白缓缓摇头,若有所思道。根据他在进入始皇陵寝内翻阅的资料,得知秦人选择除菌,并没有所谓的什么嫡长子继承制,而是择勇猛者而立之。若是真的始皇帝是面目狰狞的侏儒加鸡胸的残废,恐怕怎么都不可能被拥立为太子。

而且就遗传基因学说而言,郭老爷子的说法也不大能站得住脚。始皇帝的母亲赵姬,乃是华夏历史上有名的美人;而他名义上的父亲秦庄襄王,在见到华阳夫人的时候,第一眼就博取到了她的好感,女人最重视外貌,倘若秦庄襄王丑陋可憎,怎么会得到好感。

即便是传说中是始皇帝嬴政亲生父亲的吕不韦,不管是在正史记录,还是野史记载上,也相貌不凡,否则也不可能得到赵姬的青睐。而之所以后世传言之中,始皇帝面容可憎,恐怕是和他做过的那些残暴之事脱不得干系,所以后人才会在面容上贬低他。

而真正让林白诧异的,并不是始皇帝的面容和历史记载上有怎样的出入,而是始皇帝的遗骸为何能够历经千年而不腐,不但栩栩如生,甚至那股子雄踞六合的气势都未曾消减。

需知道当初始皇帝是死在了东巡的车队中,为了掩盖耳目,李斯等人以海鲜鲍鱼装车,用海鲜的腥臭味道来遮挡尸体的腐臭。按照这种记载而言,始皇帝的遗骸应该已经腐烂无比,为何历经千年之后,不但没有任何腐朽的迹象,反倒是完好无缺。

这种诡异的情况到底是为什么?林白眉头紧皱,心中思绪变幻不止,片刻之后,林白脸上猛然露出狂喜之色,更是仰头狂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