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62章 药娃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还没等诸人反应过来,林白的法相倏忽而归,而且手上似乎握着什么东西,朝着地面便重重摔了下来。那东西落地,地面上顿时传来砰然一声响,和皮球落地的声音极为相似。

诸人闻声急忙望去,只见地面上多了团如凝脂般的白色事物,还没等诸人看清楚那东西的模样,林白的大脚朝着那玩意儿便重重踩下,口中更是怒叱道:

“你这王八羔子真是馋得连命都不要了,你还对得起你身为天生地养灵物的身份么?不去吞噬灵气,反倒是想吞噬人命生机,你这王八犊子倒是不挑食!可你以为小爷是任人宰割的主儿,收拾不妥当你这玩意儿,小爷我今个儿就把林字给抠了!”

听得林白这话,诸人先是一愣,而后眼中露出狂喜之色,鼻翼抽动不止。从那白色事物落下开始,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馨香味道,只是这么呼吸几口,便叫人觉得身上之前被触须搞出来的伤口就开始出现酥麻感,那些损耗的生命精元更是迅速汇聚。

闻着这香气,再想想林白的话语,诸人都已确定眼下地面上的那团白色事物就是他们苦苦寻觅的不死药。不过让诸人不解的是,就算不死药真的是有灵性,可是林白这么怒骂它又有什么用,难难道它还能听懂不成?这么破口大骂,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还没等诸人反应过来,只听见耳畔又传来噗通一声,诸人转头这么一望,却是看到林白竟然跌坐在地,脸色铁青。方才和那些触须搏斗之时,元气的震荡已然伤及了林白的脏腑,体内的法力更是被不死药的那股吸引力给带动的翻涌震荡。

之前形势千钧一发,如今提着的那口劲儿突然一下,林白却是再无法按捺那得住那股气息了。忍不住便侧身趴在地上哇哇吐了起来,这一吐不要紧,竟是呕吐出来几大块呈现紫黑色的淤血快,嗓子眼一股子腥咸味道,浑身的骨骼更是如散架般酸软无力。

“小师弟,你没事儿吧?”看到这情况,张三疯终于从高度紧张中缓过神来,步履蹒跚走到林白身旁,伸手轻轻朝着他的背上捶了捶后,一脸关切的问道。

刚才他虽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是法相差点儿就被那些触须给抽碎,而且如今他年事也已高,又被不死药给抽去了一些生命精元,也委实有些身心俱疲。

“没事儿。”林白强撑起一口气,摆了摆手,然后气喘吁吁道:“真是没想到,这王八蛋玩意儿竟然这么难折腾,只差那么一点儿就把小爷给折在这里了。”

“上苍庇佑,咱们总算是不虚此行。”秦九爷不禁赞叹了一句,然后颇有些敬畏的望着林白,感慨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天元老哥有你这徒弟,也能含笑九泉了。”

“没事儿就好。”张三疯听得林白的话,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也顾不得那么多,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深深的抽了一口后,伸手朝地上的不死药抓去,嘴里嘀咕道:“娘的,拼死拼活总算是弄到了这东西,先让道爷看看,这传说中的不死药到底是长啥样。”

听得张三疯这话,诸人顿时转头,目光朝着张三疯手里望去。有关不死药的传说种种,在华夏流传已久,如今终于有实物出现在诸人眼前,谁能按捺得住好奇心。

一眼望去,诸人嘴里不禁啧啧称奇。这不死药端的是神异得紧,虽然长得犹如一根白萝卜般,但是却从里到外闪烁着淡淡的莹白光芒。而且在这不死药的头顶,更是长了一棵极为纤细的草茎,草茎上分开三个小叉,各长一片绿叶。而且最为奇特的是,在这些绿叶之下,更是结了三颗朱红圆润的果子,宛如一颗颗红玛瑙,晶莹剔透。

张三疯本就是个嘴馋的主儿,当初在茅山上没少祸害那些野果,如今闻着这几枚朱红圆润果子发出的浓烈果香,嘴里不禁生出许多涎液,伸手将烟头摁熄后,便向果子摘去。

可还没等张三疯的手碰到那果子,静谧的陵寝里像是有无形的风刮过般,那几片绿叶连带着果子猛然偏到一边,堪堪躲开了张三疯的手。不过这小小的变故,如何能拦阻得了在陵寝内攒了满肚子馋虫的张三疯,微微诧异的叫了声后,手又往前伸去。

“王八羔子,把你的脏手拿开,再往前伸一点儿,小心药爷爷我把你给吞了!”就在张三疯的手刚刚碰触到那几枚果子的时候,静谧的陵寝中突然传出气急败坏的尖叫声。

这声音虽然脆生生如同刚刚学会开口说话的小娃娃,但陵寝内静谧的掉落一根针都能听到,更不用说诸人因为触须的事情本就心有余悸。如今听得这声音,只觉得如同在耳畔响起炸雷,即便是馋胆滔天的张三疯,都是手不禁一抖,握着的不死药坠落在地,人朝后跳开。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得惊呆了,难道这不死药真的成精了,竟然会开口说话的本事。诸人惊疑之下,不禁绕着落在地上的不死药转起圈子,仔仔细细的扫视不已,想要看看在这不死药上究竟是有什么奇怪。

但一番搜寻下来,诸人却是找不出任何诡异之处,张三疯不禁诧异的挠了挠耳朵,脸上满是狐疑之色,若不是刚才那声音太过清晰,他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小师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想着刚才林白怒骂的话语,张三疯愈发觉得事情有蹊跷,一边重新伸手向着那几颗如红宝石般的果子伸去,一边向林白诧异问道。

“终于肯出声了,你怎么不继续撑着!”林白抬手抹去嘴边的淤血,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后,冷笑道:“我还以为你还能跟刚才那样撑下去,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看起来你这小王八蛋的耐心也不怎么样啊。师兄,把它那几颗果子给我摘下来,给咱们打打牙祭。”

“把你的臭手缩回去!要是再往前伸一寸,小心我就不客气了!”听得林白这话,地上的不死药一阵猛颤,那脆生生的气急败坏声重又传出,而且跟着不死药周身光华骤然暴涨。

等到光华散却后,地上哪里还有那个如白萝卜般事物的踪迹,倒是多了个只有正常人巴掌大的小娃娃,肌肤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眉清目秀,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扑闪扑闪转动不止,而且这小娃娃头顶更是顶着一颗纤细草茎,绿叶红果俱全,犹如扎了个冲天辫。

望着眼前那双手掐腰,脸上满是威胁神情,伸手指着张三疯怒斥不已的小娃娃,不管是张三疯还是秦九爷,都只觉得浑身上下一片冰寒,他们着实没想到这不死药竟然会变作个小娃娃,难不成这玩意儿真的是日久成精了?

张三疯虽然觉得惊异,但有了之前见过无支祁和小黑猫的经验,倒也罢了;秦九爷和唐家两兄弟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画面,望着那小娃娃,只觉得口干舌燥,双膝一阵接着一阵的发软不说,大脑更是一片空白。今日所见,可说是彻底颠覆了他们往日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看着那气鼓鼓的模样,诸人心内不禁一阵紧张。刚才的触须就已经如此可怖,只差一点儿就把诸人送进地狱。若这小娃娃真是成了精的不死药,那又该何等恐怖!而且刚才林白更是大口吐出淤血,恐怕体内也有了瘀伤,事情怕是不好对付了。

“还装,那些触须都被小爷我给收拾完了,你还有什么能耐。”林白闻言冷冷一笑,对那小娃娃凶神恶煞的模样视若无睹,微微摆摆手,操纵法相冲到不死药头顶,淡淡道:“你若真有本事,尽管拿出来。小爷今儿真要栽在你手里,那我也认了!若不然,嘿嘿……”

之前在和那些触须搏杀之时,林白便感觉到有一股淡淡的生机一直在远处徘徊,而且就他感觉,那股生机所在的位置和触须更是有着密切的联接。不过那股波动却是极为微弱,所以不管是张三疯还是秦九爷,都没感觉到这玩意儿的存在。

在感触到那股气机之后,林白便已确定这些触须不过是不死药弄出来的障眼法而已,它真正的本体恐怕就是躲藏在那散发出淡淡生机之地。而且林白当时心中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不死药的灵性怕已极高,是以才会故意摆下这种障眼法来糊弄自己等人。

林白的语调森冷至极,而且眼眸之中杀机更是毕露,一幅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大哥,我知道错了还不行,求求您看在我熬了这么多年才算有了点儿灵性的份上,可怜可怜我,不要动手成不?”那小娃娃一看林白这模样,嚣张气焰顿收,脸上更是露出谄媚模样,扑道林白跟前,贴着林白的手指摇晃不止,道:“我一看您就是有大法力大神通的人,您这种的道的高人,怎么会跟我一株小小的草药计较呢,饶了我可好?”

“饶了你?”听着不死药化成得小娃娃的话,林白一阵苦笑不得,这小玩意儿看起来一副可怜巴巴模样,眼睛更是在那挤个没完,可是哪里有半点儿泪珠,手指一弹将它弹开之后,冷声呵斥道:“想要我饶了你也可以,把你头顶的那几颗果子留下来,我就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