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68章 功成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陵园之内一片寂静,之前阴冷森寒的煞气已荡然无存,身处其间,诸人只觉得浑身暖融融一片片,恍如冬日之人围坐在火炉前一般。而且自上方的天幕中,有一颗不甚明亮的光点,垂下一道道淡淡的星气,将整座陵园都围拢期间,使一切都如雾中看花般不甚明了。

这便是潜龙出渊,化作飞龙在天之后龙穴所产生的改变。到了如今这一步,龙穴气候已成,而地脉龙气滋润下,龙穴产生的生吉之气也完全与小利贞所契合。龙穴与紫微帝星两者相辅相成,以后即便是林白,都无法再改动此地的风水。

而在潜龙之穴出渊化作飞龙在天的那一瞬间,不单单是靠近陵园的林白和秦九爷等人,整座华夏大地都产生了一丝轻易不能察觉的变动,虽然变动极为细微,但对于那些随着修为的强大,灵识愈发敏锐的人而言,这丝变动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欢颜姐,你看小利贞这是怎么了?”澳门碧海银沙的海滩上,穿着比基尼,身姿如雪,又抱了一个粉雕玉琢小娃娃,引得无数游客暗吞口水不止的廖漫云,突然低头望着小利贞的面颊,向着一侧太阳伞下的宁欢颜急声喊道:“他的脸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红?”

“好重的贵气……”宁欢颜闻言疾步赶来,朝小利贞面颊扫了眼后,却是差点儿没把舌头给咬了,还没等她接下来开口,小利贞脸上却是突然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白白嫩嫩的小手指指着天空,小嘴更是在那呢呢喃喃的喊道:“爸爸……爸爸……”

“少见多怪,不就是改了个龙穴,把潜龙之穴变成潜龙出渊,飞龙在天嘛!”一侧正躺在沙滩上,任凭阳光晒着肚子,猫爪捧着鲍鱼狂啃不止的小黑猫闻言眼中露出不屑之色,趁四下没人,更是嘟嘟囔囔道:“我就知道猫爷爷我是肯定不会看错人的!”

“潜龙出渊,飞龙在天……”燕京城西郊,神算局的秘境之内,端坐于悬挂着无数罗盘法器茅庵中的许叟,面上露出一抹苦笑,抬头凝视着苍天,许久之后,缓缓摇头自语道:“这真的还是当初那个小家伙的作为么,还是说世道真的变了?”

良久之后,许叟缓缓起身,站立在那些罗盘法器之前,沉默无声。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清楚,自己和林白之间,已经拉起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也许不仅仅是林白,甚至哪怕是当初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张三疯和陈白庵,自己今生怕都是要仰望他们的存在。

如果当初自己也如陈白庵那般,在那小子在欧洲闹出大乱子的时候,力排众议,前去营救,会不会自己也能迈出桎梏已久的那一步?但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谁也没有让时光倒流的能力。差之一线,便要失之千里。这是夙命,谁都无法更改。

“愿我佛光芒普照,辉映千万。”尼泊尔某小镇内,一袭月白色僧衣的伽释僧仰头望着巍峨耸入云霄的雪峰,露出一丝淡淡笑意,缓声道:“许久不见,也许是时候去看看你了。”

“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么?看起来我也要加把劲才行,总不能下次再见到你这小混球的时候,轻易就被你擒下。”亘古流淌的恒河畔,胯下骑着一头白象,沐浴在晨光之中的禅迦微微仰头,面容在淡金色的阳光映照下,恍如一尊从上古神话中走出的女神,叫人目眩。

“这天地看起来是真的变了,也许是时候出去走走,看看那个和我一族的小不点。”缅甸最北方,密支那以北尚未被开发的野人山中,被林白等人取得太岁的那个山洞之中,那尊已经不知道在这世间存活了多久的化形阴灵缓缓开腔,阵阵颤音轰得山洞嗡鸣作响。

但不知为何,那化形阴灵的声音中似乎总有着一股子迷惘的感觉,似乎有些辨认不清楚这些事情发生之后,可能给世间带来的变数。

“看起来我还是有些小觑你了,竟然走到这一步了。”沪市一座被浓雾缠绕的高层连体别墅内,一个手持一段青翠欲滴木段的黑衣兜帽老人缓缓起身,狞笑几声后,自言自语道:“不过你也算帮了老夫的大忙,这天地终于要变了,我的枷锁也终于要挣脱了!”

类似的一幕幕在全球奇门之中不断上演,有激动,有惘然,也有愤怒,五味杂陈的情绪在全球奇门不断徘徊,就像是太平洋的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就引起了大西洋彼岸的飓风。

对于这些事情,林白自然无法知晓,而在陵园之内,此时已是无比平静。陵园内先前密布的煞气,此时都已彻底消散不见。若是有相师在此地的话,定然会发现,整座骊山的地脉龙气,此时均是以陵园为中心,将其团团笼罩,龙脉拱卫,端的是显贵非常。

“鬼斧神工,造化无常……”感受着陵园内天地元气的变化,秦九爷不禁惊呼出声,望向林白的目光更是五味杂陈,一时间除却感叹了这八个字外,再想不出其他合适的词汇。

尤其是在陵园吞噬了天道反噬的那波气息后,更是使整座风水局多了一丝灵动之感,甚至隐隐然还有了汇聚元气的功效。站立在此处,秦九爷只觉得几次呼吸之后,自己在始皇陵寝内所经受的创伤,都减轻了许多,精神也为之振奋。

他很清楚为何会出现这种原因,陵园下使用的地脉,如今已是整座骊山的龙脉,而且遥遥于昆仑祖龙相连接。只要昆仑祖龙不倒,这陵园就会生生不息的凝聚出生吉之气,来福荫后人,甚至秦九爷隐隐觉得,也许这陵园可能不止只造就出一名拥有天子命理之人。

“小师弟,你怎么样了?”秦九爷关心的是陵园,而与林白师出一门,同气连枝的张三疯,关心的则是林白的安危,疾步冲到林白跟前后,将他从地上挽起,急声道。

“没事儿,只是我有些大意,没计算到做出这么大的动静会受到天道的反噬。”林白摆了摆手,话刚说出口,一口鲜血却是喷了出来,那鲜血颜色暗红,显然是刚才在与天道抗衡之际,身躯承受威压,牵动他在始皇陵寝内受的旧伤,产生的淤血。

不过这一口淤血吐出来的模样看上去虽然惨烈,但对于林白而言,却是一件极大的幸事。淤血积攒于体内,除却以法力药力化开外,再无他法;如今能被林白吐出,却是省了他的功夫,不至于让他的身体留下旧伤,能够确保他性命的安全。

“只要性命无碍,那就值得了。”张三疯听得林白的话,这才稍稍放了心,朝四下扫视几眼后,眼中不禁露出些自傲之色,嘿然道:“没想到在我张三疯手底下竟然也出了这样飞龙在天的龙穴,若是被陈老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跳脚骂我们没带上他老人家。”

要知道龙穴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事,历朝历代,哪怕是到了现如今这个时代,不知道有多少相师,游走于大江南北之间,就是想要找出一处龙穴。更不用说,像林白他们这样,将一处潜龙之穴,提前点化成飞龙在天之势,这说成是期满天地,造化之功都不过分。

张三疯也算是遍览华夏相术典籍,但还从来没听说哪位奇门前辈有这样恐怖的大手笔。

林白闻言也是嘿笑不已,虽然面色苍白,嘴角更残存血迹,对那脸上却颇多自得之色。

所谓飞龙在天,乃是源自《易经》第五爻的爻辞: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魏晋时期的玄学高人王弼注曰:不行不跃,而在乎天,非飞而何?故曰:‘飞龙’也。龙飞与天,翱翔自如,风雷随行,如鱼归大海,自由驰骋,无拘无束。

华夏人自古以来就极为崇尚中、正之说,而此说在周易中可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周易中,以八卦为基础又两两重合而构成六十四重卦,又称复卦。

重卦乾由上下两个乾卦重合而成。它的卦形由六根阳爻组成。爻是要从下往上数,而阳爻又以九代称,故从下数第五爻称九五。九五之爻在上乾卦中居于中的位置,称“得中”,而且从总卦来看,它处于奇数的位置,阳爻处于奇位称“得正”,故九五爻既得中又得正。

从其所处位置来看,就是大吉大贵之位。所以它的爻辞是飞龙在天,以龙飞在天上,对应于人事便是说事物处于最鼎盛时期。华夏的‘九五之尊’之说,便也源自此处。

而如今骊山的这一处龙穴应了‘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此说,便说明龙穴对地脉龙气的收摄也到了无以复加的强横地步,彻底掌控龙脉,一飞冲天。

“我能帮那小家伙的也只能到这一步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这朗朗乾坤又要何去何从,就只能看他自己的了。”林白伸手摸了摸鼻子,颇有些不负责任父亲的模样,嘿然笑道:“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心里边还真是忍不住有些小激动。”

“不激动那才出了鬼了!”张三疯忍不住有些腹诽,神情复杂的朝林白看了眼,然后摇头苦笑道:“若是师父他老人家在世,也不知道怎么说咱们干的这件事。”

“自然是引以为豪!”林白大刺刺说了句,然后道:“收拾收拾,准备去救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