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74章 阴风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都别闹腾了。”眼看张三疯绕着药娃娃转来转去,想要再从他身上弄到点好处的模样,林白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自己这师兄真是连腌臜都不顾了,而后神情有些激动的朝脸色青白,静卧在石床上的陈白庵看了眼,沉声道:“咱们先把陈老给救醒。”

听得这话,张三疯总算是停下了极没脸皮的事情,脸上也是露出激动之色。不管历经了多少波折,经受了多少磨难,总算是拨开乌云见月明,等到了陈白庵能够苏醒的这一天。

“前辈,这丹药该如何使用,是化水服下,还是直接给陈老吞服?”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后,林白转头望着无支祁疑声道。虽然不管是化水服用,还是直接吞服,都只是一些旁枝末节的事情,但为了唤醒陈白庵,林白却是不愿出现一星半点的纰漏。

“直接吞服吧。”无支祁略一犹豫,然后向着林白看了眼,沉声道:“不过这丹药的药力太猛,其中蕴藏的生机也过多,必须得有人用银针刺穴,以法力度入他体内,然后将这些药力化开。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丹药发挥最大的效力,使他从沉眠中苏醒过来。”

“这个简单,我就可以做。”林白闻言轻舒了一口气,他是真怕无支祁再说出什么艰难的条件。不能早一天将陈白庵从沉眠中唤醒,他的心便一日得不到安宁。认真来说,陈白庵落得如今这个境遇,他有着八成的责任,如果不是为他,陈白庵何至于以身犯险。

“小师弟,虽说马上就能救陈老了,你手也不用这么抖吧。”就在此时,张三疯脸上却是露出一抹笑意,望着林白笑吟吟道:“可千万捏紧点,别把这丹药给弄掉地上了。”

“我手没抖啊,是不是师兄你心情太过激动,自己在抖,所以看得我手里的丹药也在动。”林白闻言有些错愕的摇了摇头,调侃了一句,然后转头朝手上捏着的丹药望去。

这一眼望去,却是叫林白大吃一惊。原本被他紧捏在手心里的丹药,此时竟然真如活物一般,正在簌簌颤抖不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林白手中挣脱出去。

“不好,这恐怕是丹劫!”看到林白手上丹药的模样,无支祁脸上顿时露出凝重之色,沉声道:“我曾听闻我家主人说过,如果炼制出来的丹药药力过强,超出了这片天地之内生灵所能企及的地步,便会引发天道感应,降下丹劫,如果闯不过丹劫,丹药便要废弃;假若能够闯过丹劫的话,丹药便会受到天地加持,药效比先前更为迅猛。”

人修习相术,如果达到瓶颈,会有天道反噬降下,也就是俗称的天劫;可这炼制丹药都还有丹劫,如果不能度过此劫,药力尽废,这还是诸人还是闻所未闻。

“这劳什子天道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怎么着天天搞这个劫,那个难的!”张三疯恼怒之下,破口大骂不止,直至此时,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前人总要逆天而行。修习个相术,他奶奶的它要拦着;炼个丹药,它还要拦着,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师兄,你骂什么,这是好事儿,咱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听到张三疯的话,望着挣扎得愈发剧烈的丹药,林白不怒反喜,大笑道:“陈老如今的情况极为恶劣,我正担心,如果这枚丹药喂下去,万一药效不足,他老人家醒不过来怎么办。如今降下丹劫,岂不是我正瞌睡,这老天就给我送来了一个软枕头,可以让我悬着的心放下来!”

就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尘封之地的上空已是有无数浓墨重彩的乌云垂降,也亏得这极北极寒之地没人居住,否则的话怕是那些普通人都要以为是世界末日降临!

虽说尘封之地深居地下,但随着天地间雷鸣之声愈发响亮,诸人只觉得就连脚下的地面都开始微微颤动起来,而尘封之地穴居的那些上古遗种,也是一个个惊悚望天。在此地平静生活了无数年的他们,对雷声陌生无比,着实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动静来破坏他们的生活。

“你们到底是怎么炼出来的丹药,丹劫的威势竟然如此之强!”饶是无支祁,此刻面上都隐隐有些惧意,林白等人不知道尘封之地这洞府的情况,他可是十分清楚。

这洞府乃是由他家主人费尽心思布置而成,隔绝气息阻拦外力之功强横无比,即便是踏入化神境界的相师调动法相破坏此处,怕都是起不到任何作用。但如今竟然出现颤抖的情势,足见此次丹劫的威势之强横,也足以说明这颗丹药的逆天程度。

“自然是药爷爷我拉……”纵然是如今雷霆压顶,药娃娃仍然是一幅风轻云淡模样,淡淡摆了摆手,脸上带着得意笑容,便打算把自己的光辉行径说出来。

“为今之计说怎么炼得也没用了,咱们顾不得那么多,只能拼着看能不能挡住丹劫了!”

药娃娃炼制丹药的过程实在是恶心得紧,若是知道的人多了,哪个嘴漏风说给陈白庵,老爷子一辈子爱干净,得知自己是被这腌臜法子救活的,不知道得多痛苦。是以林白急忙打断了药娃娃的话,然后扭头朝药娃娃剜了一眼,示意他千万别说露了嘴。

“也只能这样了。”听得林白打断了自己的文化,无支祁微微摇头,却也没再追问。尘封之地上空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而林白手中握着的丹药颤动的也越来越厉害,看现在这架势,恐怕丹劫马上就要降临,而身处此地的人,自然而然的都要成为丹劫的对象。

只是短短几瞬的功夫,诸人便觉得洞府之内原本的那股升级缭绕之感已经荡然无存,直叫诸人觉得他们似乎是被束缚在牢笼中般,而且空气更是沉闷的叫人心悸。

感受着四下的元气波动,无支祁微微闭上了眼睛。虽然洞府颤动之剧烈叫人不安,但他心中如今却是微微有些兴奋,甚至整个身躯都在微微颤动。在场的这些人里面,唯有他一人知道天劫究竟牵扯着什么,而且只有天劫降下,他才能确定心中的那个疑惑到底是真是假!

有风骤起!尘封之地深居地下,与世隔绝,如何能有风来!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股寒风刚一吹来,诸人便觉得有些异样。寻常的天风或者山风,不过是叫人肌肤微微发寒,但这股阴风却是叫人觉得直接吹入五脏六腑之间,甚至直达丹田,灌入七窍,沁入心神。

“如果主人当初没说错的话,这丹劫应该分为三重,先是祸乱心神的阴风劫;然后便是破人经脉的罡雷劫;第三重心劫才算是真正的丹劫,唯有破开此劫,丹劫才算成功渡过,丹药的药力也才会获得质变。所有人都小心一些,切莫丹药没到手,又丢了自己的性命。”

感受着那股扑面生寒的阴风,无支祁的面容异常凝重,将丹劫的危险讲述了一遍后,转头望着林白,沉声道:“第一道阴风劫你来顶住,第二道罡雷劫我来对付。至于第三道心劫,如果主人没说错的话,恐怕只会降落在持丹的你身上,阴风劫过后,你便尽快调息。”

“多谢前辈提点!”到了此时此刻,林白也顾不得那么多繁文缛节,向无支祁道了声谢之后,便微微眯起双眼,双手缓缓掐动,运转河图洛书,催发神念,感触洞府内的阴风。

诚如无支祁所言,这阴风在祸乱心神方面,果然是有着极为恐怖的威势。林白的神念刚一接触到那股阴风,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而且种种诡异恐怖的画面,更是如走马灯一般,在心中不停的翻动,也亏得他这些年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才算没心神失守。

但刚才的阴风只不过是一场试探,只是短短片刻,一阵阵如气旋的般的阴风便将场内诸人的身躯紧紧包裹,每个人都是眉头紧皱,面上神情变幻不止,这是心神被困之象。

只是短短几瞬,每个人便觉得似乎有无数血腥恐怖的魔头如飓风般,朝着自己扑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整个身躯已然被那些魔头所吞噬,正在无比贪婪的吮吸着所有的神念。

身处这阴风之中,你能感受得到神念一分一毫从体内被剥离时,脑海的那种剧烈疼痛。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无数把刻刀,在不停的分割身体,意念和思维星星点点的消散,叫人惊慌失措,叫人心惊胆寒,却又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反抗的能力。

即便是药娃娃,此时脸上都露出一抹不正常的绯红。它乃是不死药化形,和阴灵化形的小黑猫不同,并非虚体,而是血肉之躯。是以也能被这阴风侵袭。

阴风吹拂之下,所有人的心魔都狂乱变动,肆意分割着神念,带来无尽的痛楚。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于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就在此时,心中尚存着一丝清明的林白,猛然一咬舌尖,强行借助法力将心魔压抑于心底,而后没有任何犹豫,口中猛然念诵清心明性的无上妙篇《太上老君常说清静经》。

一字一顿,如洪钟大吕,荡漾洞府之间,振聋发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