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81章 终得再聚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好疼,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连个觉都不让我睡安生,竟然要拿针来扎我!”

在神识向着那团光亮越靠越近之后,陈白庵觉得自己的身躯骤然一重,重新掌控身体的那种奇妙感觉瞬时涌上心头。但这股喜悦还没持续多久,他便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酸软一片,而且全身数十处大穴中,都有一股极为酸涩麻疼的感觉在不断侵袭心神。

在眼不可见光明,神识昏昏沉沉的地方待的久了,感官对心神的刺激自然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但如今神识骤然控制全身,这酸楚的感觉就像是放大了数百倍。如果不是有七窍灵丹强烈生机的滋养,恐怕这强烈的酸楚感会让他两眼一翻,再次昏死过去。

但即便是如此,陈白庵还是很清楚,那些感觉是什么东西造成的。银针,只有银针入体,刺入自己身躯的那些穴道之后,才会产生这种酸麻的痛楚感觉。而且体内那股如潮水般在不断冲刷着身体每个器官的强烈生机,也被他极为敏锐的感知于心。

林白施展银针的手段,早在当初在迪拜的时候,他已经见识到了。能够在自己身上诸处大穴完美下针的,除却林白这个小家伙之外,再不会有别人。

但让他诧异的是,自己体内那股不断冲刷骨骼肌肉,甚至叫他明显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焕发了新的生机的气息,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苏醒的这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先前所处的状态,那状态说得好听点就是神魂离体,说难听点儿就是活死人。

可是这小家伙是怎么弄来了如此强横的生机滋养之物,生生将自己弥留的一线生机无限放大,甚至让神识可以重新回归身躯,掌控身体!难不成是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把这世间所有的天材地宝,都堆到了自己这个活死人的身上,才发生了这种异变么?!

而他更清楚的是,不管林白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能够把自己从沉眠中唤醒,这个小家伙肯定吃了很多苦,而且恐怕是发了疯般给自己弄来了这些东西!所以不管是这酸楚麻疼的感觉,对自己心神的刺激再强烈,他都要咬紧牙关,撑住这痛苦。

不仅如此,他还要如那正在沉睡,却被人无缘无故唤醒的人般,说两句玩笑话。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个费尽心思救自己的小家伙,感觉到自己如今的状态非常好。

“小师弟,陈老醒了!”听到陈白庵嘟哝的这句话,张三疯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也顾不得那么多,欣喜若狂对林白道:“老爷子状态还挺好,竟然开起了咱们的玩笑。”

说着话,顺着张三疯眼角竟然止不住有欣喜的热泪淌下。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只是未到伤心时,也可能是未到高兴时。陈白庵这些年和他们生死与共,一起出生入死,不知道在鬼门关转悠了多少次,这样的经历,如何能叫人眼睁睁的看着陈白庵沉眠不复醒。

不单单是张三疯,就连林白眼角也是有滚烫的泪珠留下。

看着这俩大男人无声而泣的模样,纵然是铁石心肠之人,此时恐怕都要化作绕指柔,更不用说是无支祁和秦九爷他们这些古道热肠的人,一个个皆是慨叹莫名。

“收针吧,既然他已经恢复意识,就已经掌握了自己的身体,你继续用银针刺穴,除却给他徒增痛苦外,再不可能再将七窍灵丹积聚在他穴道内的药力震荡开了。”

无支祁朝面上满是黄豆大小的汗珠,五指紧捏,却连吭都不吭一声的陈白庵看了眼后,缓缓接着道:“以后就只能靠他自己化开体内灵丹的药力了。”

话虽如此,但无支祁心中却是颇多慨叹。陈白庵遭受此劫固然是承受了不少痛苦,但同样的,却也获得天大的好处。七窍灵丹何其珍贵,一整粒完整的丹药入体,那股澎湃的生机滋润下,哪怕他只是个平凡人,都会获得极为了不起的成就。

更不用说陈白庵本来就是勘天境巅峰的相师,而且一只脚都已经踏进了化神境界。破而后立,不破不立。就无支祁如今看来,在七窍灵丹将陈白庵身体破损的经脉滋润复原后,他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已然是化神境界相师的气息,而且这气息之强大,不在林白之下。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句话用在陈白庵身上可说是再恰当不过。

“陈老,您老人家总算醒了,这些日子您老人家受苦了。”林白听得无支祁这话,心里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一时间更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心情,将银针拔掉后,见陈白庵急着睁眼,便轻笑道:“不着急,咱们有的时间看这世界,小心眼睛。”

陈白庵昏迷了太久,视觉感官早已习惯了黑暗这色调,如果突然睁开眼睛的话,洞府内的光亮虽然不甚强烈,但仍然有刺伤眼睛的可能。若是病治好了,却落下眼疾,那反倒不美。

“我受什么苦,懵懵懂懂,浑浑噩噩,一点苦楚没有……”陈白庵微微摇头,却也依着林白的话没有睁眼,枯瘦的大手抖抖索索的摸到林白的手后,轻轻拍了拍,然后道:“我不苦,是你们受苦了,为了救我这个老家伙,你们哥俩恐怕也废了不少气力。”

“都是休戚与共的主儿,客气这些做什么。”秦九爷听得这话,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老友,就是繁文缛节太多,疾步凑到近前,道:“陈老哥,你听听我是谁啊?”

“好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陈白庵脸上露出一抹诧异之色,皱眉苦思冥想半天后,脸上满是喜色道:“秦老九,你是秦老九!你这老家伙怎么也跑这里来了。”

陈白庵、李天元和秦老九都是一个时代的人,而且三人之间交情之深,可说是过命的交情。而且当初秦老九还在干土夫子这营生的时候,平常是没少找陈白庵讨教一些风水堪舆的难题,而且只要他在古墓之中找到有关相术的典籍,也会第一时间交给这两人。

只是当年出了李天元的那档子事情后,几兄弟心间却是结下了些疙瘩。但如今李天元已经羽化,又有林白从中调停,老友能有缘再见,如何不唏嘘感慨。

“我怎么来的这里,还不是因为大侄子……”见陈白庵单听声音,便能判断出自己是谁,饶秦九爷年逾古稀,见惯生离死别,眼角也有些微热,感慨道:“老哥哥,你昏昏沉沉的这几天,可是不知道大侄子为了把你唤醒下了多少工夫,只差没把始皇陵寝翻个底朝天……”

感慨几句之后,秦九爷便把诸人在始皇陵寝内遇到的那些稀奇古怪事情悉数道出,虽然秦九爷并不是那种擅长讲故事的人,话语简单锤炼。但即便如此,还是叫陈白庵听得有些提心吊胆,尤其是听到遇到修蛇,以及和付承光几人搏斗之时,嘴角更是泛起一抹苦笑。

虽说他知道林白为救自己肯定没少险中求生,却没想到林白竟然付出了如此之多。始皇陵寝是什么地方,其中又有多少凶险,哪怕是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为了自己,林白如此不遗余力,足见这小子是真把自己当成了血缘至亲。为求生机,刀山火海,无所畏惧。

“林白,为了我这把老骨头,苦了你了。”陈白庵轻叹一声后,拍了拍林白的手,声音有些哽咽道:“我这几两老骨头,散了就散了,刚好去地底下找天元老哥他们作伴。以后若再遇到这情况,你切莫如此,若是出了意外,我还有什么面目去地底下见天元老哥和你父亲。”

“陈老,您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林白连连摇头,握住陈白庵的手,轻笑道:“若是您老人家真出了什么事儿,我不搭救,才会被师父和老爹他们在地底下戳我脊梁骨。而且如果是我换做您老人家的情况,我想您为了救我,也会无所顾忌。”

“你们怎么就不感谢感谢我,你吃的那丹药可是我忍着天大的痛苦,吞了太岁那种腌臜玩意儿,又憋了好半天,才憋……”药娃娃见一直没人出言感谢自己,不禁有些郁结,刚想点破丹药是自己憋出来的这件事儿,再一看到林白要杀人般的目光,赶紧改口道:“丹药可是我费尽心思才炼出来的,要是没我,就算你们有那劳什子药物,也没用。”

“哈哈……”场内诸人看着药娃娃邀功般的表情,不禁捧腹大笑。这小家伙倒也真是有意思,爱慕虚名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按照常理而言,不死药这种天材地宝,化形之后,该是无比云淡风轻才对,这小家伙怎么着会有着这么个古怪的脾气。

“那我就也多谢谢你了,等我修养好了,好好请你吃上一顿。”陈白庵轻笑摇头,道。

“这才像回事儿嘛。”药娃娃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再褒奖陈白庵几句,却是看到张三疯猥琐的表情,咽了口唾沫,提心吊胆道:“饭可以吃,不过酒却是不能再喝了。”

场内诸人听得这话,再想到药娃娃先前酩酊大醉的模样,笑声愈发响亮。

“陈老,我们就不叨扰你了,您多休息一会儿。”林白轻笑着摇摇头,然后转头朝无支祁扫了眼,缓声道:“前辈,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您,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